第二十七章 青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老庙祝做事很讲究,有始有终,见萧砚出来,便又问他要不要去别的殿也拜拜。

    上海城隍庙很大,据萧砚所知,这座庙宇在以前沿着整条长江,都应该能排进前三大,所以里头的殿宇除了作为正神的城隍,还有两座神将殿跟一座慈航殿。

    但对于此,萧砚则敬谢不敏。他去给城隍一炷香火,是因为老和尚的情分,并不是真的来拜神,所以尽管知道庙祝的期望,但还是拒绝了。

    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样的交谈,应该已经属于神祗‘显圣’了吧?他下台阶之时,突然想到自己听过的一些东西,然后又想到这位秦先生倒也真是舍得。

    毕竟不管是‘显灵’还是‘显圣’,对于神祗本身来说,都是要付出些代价的,所以对于绝大多数人,或者说是信徒来说,可能活了一辈子,也就在闭眼跟头七之间的七天,才能确定在香火背后的神龛里,的确是坐着一尊享受香火供奉的神佛。

    不过跟着庙祝往外走,穿过仪门的时候萧砚却站在了那里,吸引他的是进门时候没有注意到的,嵌在门后的一张大算盘,其上刻了四个字:不由人算。

    “由天算?”他嘀咕了一句,视线越过仪门又投向了后方大殿,里面供奉的是一位彪炳史册的霍姓大猛人。

    不过运气不好,医馆那位大先生今天不在,坐堂的是他的一个弟子,叫李悬壶,也是二十来岁,大家都在神仙街混饭吃,所以跟萧砚算是点头之交,认识。

    李悬壶给他诊了脉,又问了两个问题,最后得出结论,身体无碍。

    “又是一段因果,他,现在在何处?”

    城隍秦先生的语调感慨,又问起了萧砚圭老和尚的事情,看得出来他们的确认识。

    然后萧砚便挑挑拣拣的说了些跟老和尚有关的事,便结束了交谈,将那枚奇怪的铜钱投进了香油箱里,从大殿内转身出来。

    于是他猛地转道,直接进了大殿将身上带着的所有大洋一股脑全都倒进了香油箱里,大约有三十多块,但并没有进香,更谈不上下拜。

    这样做有些粗暴,老庙祝看的脸都抽了几下,但也不知道是几十块大洋起了作用还是因为这并不是城隍庙正神的原因,老庙祝并没有指出萧砚的失礼之处。

    了结了老和尚交代过的事情,萧砚心安理得的在快十二点之时赶回了神仙街,然后按照既定计划去了西头的医馆。

    整个过程用了不到三分钟。

    导致的直接后果,是萧砚从医馆走出来的时候将信将疑,心说这些大夫玩起玄学来,可比道士神棍之流让人心虚多了?

    十二点多,萧砚回了店里,命馆那位先生立刻就跟个尾巴一样跟了过来,不过说话的语气却气势汹汹的,招呼也不打,直接道:“萧砚,你还准备替赵寻一瞒到什么时候?”

    萧砚心虚的要死。

    表面却一头雾水的看着他。

    “啥?”

    命馆那位台柱子先生怒道:“我问过了,有人说看见经常来你店里的那个胖子,昨天中午专门去找了寻一,然后他晚上就跑了!你敢说你不知道?”

    这样也行?萧砚嘀咕着,正想着怎么打个马虎眼糊弄过去,就听那位先生补充道:“这次是赵先生让我问你的,你想好再说。”

    能让这位用先生来称呼的,也只有命馆老神仙赵长河了。

    只是平时那尊神仙对赵寻一都是放羊式教育,怎么突然就这么重视的?

    而且他本事几乎要通天,据说能跟老天爷讲道理啊,赵寻一去哪了他不会自己算么,非要来问自己?

    萧砚一脸难受,犹豫再三之后,还是把曹礼佛卖了,道:“我那个朋友吧,他打听到了一件事。”萧砚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这位先生的脸色,见他一脸不耐烦,便继续道:“然后他将那件事告诉赵寻一了----据说是龙虎山,有一个叫张修齐的道士下山了。”

    “什么!?简直胡闹!”台柱子先生顿时一脸惊容,然后也不问他是否知道张修齐的行踪,火急火燎的转身就要走。

    萧砚看到这情形心里一突,赶忙问道:“王先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今天一大早,有人在寻一的青录上开始动手脚了!”

    王先生冷冰冰丢下一句话,几乎是趔趄的冲回了命馆。

    青录?

    萧砚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等猛地回过神,想到了青录是什么东西,他便知道曹礼佛可能真闯祸了。

    真正经过天师府传度入了道门的人,都有一份命籍,又叫青录,据说跟一个道士的修行气运和身家性命都有至关重要的联系。而有这份青录的人,正常逝世后死籍会转由三官大帝来管理,不再受地府阴司管辖,涉及到了一个道士的生前死后,十分重要。

    所以,尽管他无法想象赵寻一的青录会怎么被人动手脚。

    但这并不妨碍他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在忐忑中等到天黑,萧砚见命馆那边再无别的动静,便又锁了店门朝烂泥渡赶去。

    不是为了那尊诡异的观天碗,在弄清楚自己还有没有别的没察觉到的损失之前,萧砚都不准备再碰那个玩意。

    今晚继续过去,他主要是想将七十二弄仔细查看一遍,看看是否还有他父亲留下的别的什么痕迹。

    老庙祝带着小男孩远远站去了中庭。

    所以供着城隍金身的城隍殿里正在发生着什么,他们并不知道。

    而萧砚再将铜钱放在手中之时,看着这枚奇怪的铜钱,心中其实微微愣了片刻。

    他突然想到,在神仙街东头那个包子铺里,还梳着大辫的那个年少满人,盯着他说他身上有宝钱,当时他心中是略有疑惑,现在却想着,难不成所谓宝钱,便是这个东西?

    而老和尚也跟他说过,这枚铜钱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到?

    于是他表情奇怪。

    城隍塑像似乎沉默了片刻,等了少倾后,才道:“谁?”

    萧砚抬头看他,说了那个老和尚的法号。

    在山上从来荤素不忌的那个老和尚的俗家名叫什么,他并不清楚,因为江湖上有‘僧不言名,道不言寿’的规矩,对于佛道二家来说,这两者各有忌讳。

    所以他平时都是老秃瓢老秃瓢的叫,老和尚也从来不恼,至于‘圭韫’这个法号,也是从偶尔山上烧香的一些信徒嘴里听来。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强者无敌都市狂人超神学院之福禄小金刚!都奇幻市夜路押镖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