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惊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到了这茬,他又悻然准备坐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院突然传来门环急促拍门的声音。

    砰!砰砰!砰砰砰!

    被冲动推动着,萧砚立刻站了起来,想立刻过去敲开颍川小筑的大门,但等他往前走了两步,才突然反应过来,这时候已经快要半夜十二点了,以陈桂春那种狷介的性子,这个点去敲门八成----不,肯定十成十的会吃个闭门羹。

    弄不好还要被那货张口老子闭口老子的用话挤兑羞辱一番。

    萧砚听到这声音,身体骤然微微一僵,跟着皱眉望向门外。这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敲这座宅子的门?他想着,心顿时提了起来,但略微犹豫片刻后还是朝前院走去,不过手心中却悄然捏了一张能震慑阴鬼邪祟的符篆。

    抓鬼的本事他不是很懂,但这并不是说他就完全没有对付这些东西的办法,佛道名玄四门,还有江湖上那些厉害的高手武夫,对各种事情都有自己的应付法门。

    但是那女人在倒下之后,除了微弱的呼吸声外,再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不过听到有呼吸,萧砚却松了口气,这至少能证明面前的是个活人。

    “也许可以找旁边的街坊邻居打听一下?”

    他心中猛地冒出了这个想法,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目光也越过大门,直接投向对面陈桂春的那座颍川小筑。

    假如陈桂春不是个普通人,那么两家距离这么近,他所知道的事情应该更多一点吧?

    不过令萧砚意外的是,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那一次,一直到他从后院正屋走到门后这段时间内,却都没有再响起过。

    带着几分小心,萧砚将门栓从里面拉开,然后在开门的瞬间,门外一个黑影便猝不及防朝他扑了过来,他顿时一惊,本能的迅速后退,然后便亲眼看到那个黑影,直挺挺的‘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天上没有月亮,而宅子里又没有相应的照明物品,所以很黑,萧砚站在距离黑影两步远的地方,大约能通过轮廓辨别出来那是个人,而且似乎是个女人。

    不然大半夜的过来一具僵尸之类的东西,虽然不一定就应付不来,但那也够渗人的。

    “喂!你谁啊?”

    萧砚并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多存着一分谨慎,隔着距离跟那个女人打招呼。

    没有回应。

    于是他微微靠近了一些,但很靠近的很有限。

    “我说,大半夜的,别装死吓人,我也是个穷光蛋,不管你是哪路神仙,来讹我有个屁用?真正的富户,在对面呢。”

    “诶?你还真就这样躺着了?不嫌地上凉?----你倒是说句话啊?”

    一连试探着说了很多话,倒在地上的女人都始终没有吭过一声,最后萧砚才迫于无奈提着神走到了她的旁边。

    暴起伤人什么的事情没有发生,甚至萧砚还将能震慑阴鬼的那张的符篆,装模作样的在她脸上来来回回比划,她都没有任何反应。

    至此,他才确定这个看不清楚模样的女人,似乎是陷入了昏迷。

    “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想到前两天在写符篆之时,那位名号叫‘枵元青乌’的先生狠狠给他的一戒尺,萧砚便知道这是报应开始来了。

    这种倒霉的方式,还真都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一点没变。

    总是要将他得到的东西,分毫都不剩的再舍出去才行。

    于是萧砚便认命的将女人架起来走进了后院正屋,借着屋里三根蜡烛的火光,才看清楚了她的正脸跟装束。

    女人,不,应该说是女孩。

    看清楚了女孩的模样跟装束,萧砚却微微一愣,女孩的样子竟然让他有些微微的熟悉感,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沉思了两秒,他猛地警醒,穿着绿衣裙,脸上还有没有洗掉的干涸血迹,身后背着一柄空剑鞘----这不是早晨在神仙街,看到的秦先生背着的那个女孩么?

    她怎么会跑到烂泥渡来?

    萧砚在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然而女孩的情况,看着却不容乐观,她没有什么外伤,但呼吸却正在逐渐微弱,好像随时都会断气一样,再加上七窍边缘血迹是最深之处,所以萧砚几乎可以断定,她是伤到了内腑,而且伤势还十分严重。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他看着女孩,束手无策。

    别说医术他根本一窍不通,就算真的懂,面对这种无米之炊的状况,也只能干看着坐蜡。

    “姑娘,你就是在神仙街敲我门,也是好的,毕竟那边有医馆也有厉害大夫----”

    看着女孩,萧砚苦笑连连,但是见死不救这种事情他偏偏又做不出来。

    所以踟蹰几秒后,他果断决定还是去敲颍川小筑的门吧。

    陈桂春懂不懂医术他不知道,但是像那种土豪肯定有车,想办法想他派个车送他跟这个女孩快速赶去神仙街,这女孩的一条命说不定还能保住。

    而女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此刻萧砚却无暇多想。

    想到就做。

    萧砚立刻伸手去扶女孩,他也不知道女孩还能耽搁多久。

    然而就在他将手刚刚重新搭上女孩肩膀的时候,双目紧闭的女孩却忽然出声说话,吓得他手都抖了下,差点没一拳擂上去。

    “陈门弟子,特来烂泥渡,请先生,救命。”

    女孩于迷迷糊糊间,用虚弱的声音说了这样一句话。

    紧跟着,萧砚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了身后出现了不断传来‘咔哒咔哒’的声响。

    他猛地转身向后看去。

    随着女孩的话音落下,在墙上巨大的阴阳罗盘,竟然开始自己转动。

    而与此同时,罗盘下主桌边的椅子上,出现了一个让人看不真切,似有似无的黑影。

    “父亲!?”

    萧砚猛地愣了,他看着黑影,如遭雷击。

    咔吧!

    一声闷响。

    萧砚打开了烂泥渡七十二弄门上挂着的陈旧老锁。

    此次再来,他带了贾湖悠寄给他的钥匙。走的正门。

    然后从前院第一间屋子开始,对这栋二进二出的宅子进行了一次仔细搜索。

    两个小时后,便以后院正房为终点,又站在了后墙上嵌着的巨大阴阳罗盘前。

    这次搜索,除了有一些证明他父亲的确在此生活过很长时间的痕迹外,并没有更多余的发现。

    但对这个结果,萧砚却有些心存疑虑,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直觉告诉他,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

    因为这根本不能解释他父亲为何要来上海,又为什么一定要呆在这个地方,并且从此之后就跟他们母子彻底断了联系。

    说不通啊,这事情本身就透着诡异。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行医[重生]穿越之嫁个穷散修自杀三次以后阴阳至道你比时光深情不为皇后宁为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