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符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根本就是那个人。

    “敢坏我好事,找死!”

    红蟒袍男人开口说话,话音还未下落,它已经扑到了萧父面前。

    萧砚转身看去,震撼又震撼。

    黑雾变成的影子,跟他早晨在东头遇到的那个红蟒袍男人,至少有九成相似。

    正屋中一瞬间阴风四起,萧砚的衣衫被吹的猎猎作响,桌上的烛火更是疯狂左右摇摆,好像随时都会被吹熄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符咒诵念完的瞬间,萧砚猛地展手前递,而那张被折叠起来的符篆,则在这一刻突然张开立起,直挺挺悬立在了他的手心处。

    符篆迎着阴风发出连续不断的‘哗啦’响动,而萧砚面前却如同出现了一堵无形墙壁,将所有阴风阴气隔绝在了符篆之外。

    但就在下一秒,一团黑雾从女孩的身体中猛然退出。

    它如同受到重击般接连后退,到墙根处时才堪堪挺住,而这时候,它已经变成了人形。

    又是一个眼熟的影子!

    感受到风中极重的阴气随时都可能将自己一身阳气吹散,萧砚头皮都有些发麻,从小到大,这么厉害的阴物他还是第一次见。

    当下根本不敢大意,急忙将那张能震慑阴鬼邪祟的符篆重新捏在手中,厉声诵念符咒,“魔星恶鬼,古洞精灵,举头同视,俯首同听!”

    “符行!”

    而这一切,仅仅发生在几个呼吸之间。这时候萧父才刚刚伸出一指,顶在了红蟒袍的喉结处。

    “太监?”萧父似乎诧异的嘀咕了一声,跟着,指间上骤然现出了又一张符印。

    不过跟女孩前额处那张一闪而逝的符印不同,这张符印死死贴在了红蟒袍身上,然后符篆纹路迅速扩大,一直蔓延到其眉心间才停了下来。

    而这时候,红蟒袍就这样被萧父用一指顶着,僵在那里变得无法动弹分毫。

    屋中的阴风出现了片刻便骤然停下,但这短短的时间,却让萧砚看着立在手心中的符篆讷讷无言,道行太浅,画出的符篆效用便有限,就这几个眨眼的功夫,这张符篆便已经废掉了一大半,下次再用,能不能震慑住那些最低微的游魂小妖都成问题了。

    而这,还仅仅是承受了红莽袍随身阴气的结果。

    假如将他放在父亲的那个位置?萧砚打了个寒颤,那种后果他根本想都不敢想。

    而令他百感交集的,是突然间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现在江湖上还有很多传说,说那个叫萧绝的男人年轻时是怎样的惊才艳艳令人不敢直视,可是到了他这儿——虎父犬子?

    “万言万当,不如一默,守心最重。”

    突然间,萧父的影子似有所感的扭头看向萧砚,言语间有铁石铿锵气。

    “将符收了!”

    “是----”

    萧砚本能点头,然后就跟个被父亲考校的小孩般,念了声‘符止’,跟着用最标准的动作将符篆一丝不苟的重新收回了掌间。

    然后才突然反应了过来,猛地抬头,又惊又喜的看向那个影子。

    “父亲,真的是你!?”

    “呵----”

    影子轻笑,却并未回答。

    这时候挣扎了好几次都没有将符印挣脱的红蟒袍打断了他们之间短暂的交谈,厉声道:“你不怕我上门报复么!”

    萧父影子重新回头看他,又轻轻‘呵’了一声,跟着将手指从符印上抽离。

    而在他挪开手指的瞬间,符印便开始迅速消失,红蟒袍则仿佛受到了什么极为严酷的刑罚,面容迅速扭曲,最后在尖叫中突然溃散,只在原地留下了一小块阴气极重的黑色血斑。

    “我----”

    萧砚看着萧父的影子,正要开口再说,却被墙上罗盘再次传来的‘咔哒’声打断。

    刚刚转动得面目全非的走马阴阳盘又开始自动调整盘面,似在归位,而萧父的影子看了罗盘一眼,便走到了其下的椅子前再次坐下,然后伸手在桌面上快速书写,完毕后便轻声道:“收诊金二钱。”

    哐当!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双目紧闭的女孩袖口中掉下了两枚印有‘江桥’的铜钱。

    铜钱落地,继而迅速生锈,碎裂成了几瓣。

    而坐在椅子上的萧父影子,却随着阴阳盘的归位变得越来越淡。

    “父亲!”

    萧砚心中陡然出现一丝不好的预感,他匆忙叫了声,而在影子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的时候,罗盘归位的速度却猛然加快,根本没给他说话的机会便已经将盘面重新调整过来。

    恍惚的看着那张变得空荡荡的位置,萧砚于原地怔怔然站了好半天。

    “到底,怎么回事?”

    “到底,是不是你?”

    带着说不清楚的情绪,他走到了桌边,在蜡烛不断摇晃的火光下低头看去,留在桌上的,是写在灰尘中的一张给那个女孩的药方,其左下角,还留着‘萧绝’二字。

    萧砚扭头朝背着剑鞘的女孩看去,她的呼吸虽然还显得十分微弱,但相比于刚刚,却能让人感觉到,情况已经好转很多,好像是致命的威胁已经没了。

    真是瞧病啊?

    他突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荒唐感。

    黑影,只是一个大概的影子轮廓,颜色极浅。

    但就是那个轮廓,跟在椅子上隐约看到的那份体态坐姿,对萧砚来说,永远无法忘记。

    然而对他的惊呼,黑影并没有做出回应,而是直接扭头,好似看向坐在萧砚一旁的女孩。

    “可。”

    几秒种后,萧砚朦朦胧胧听到一声回答。

    而那个女孩自然也听到了,她如同得到了什么天大的保证一样,神情骤然放松,然后好像用尽全力一样,很费劲的说道:“诊金,请先生自取。”跟着头朝左一歪,又陷入了昏睡。

    这是怎么回事!?

    萧砚看着这一幕,心中震惊无比,他有一万个问题从脑袋里蹦了出来,然而跟这个酷肖其父的影子,却根本无法交流,对方好像根本看不见他一般。

    跟着过了片刻,影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径直走到女孩面前用手抵住了她的前额,然后萧砚便亲眼看到有符印自女孩的额头上一闪而逝。

    因为自出现到消失,速度太快,那是张什么符篆他并没有看清。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星弦觉醒盛世权谋龙道斗尊撩表心意重生之六界道尊都市妖孽修真医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