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拒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年轻的那个不知道,看留的辫子,应该是满人,年老的那个,我感觉有点像柯行舟。”

    说着,曹礼佛好似想起了什么,脸色突然有点诡异,将声音压得更低了些,好似自语般说道:“可是不对啊,姓柯的老怪都死了五年了,难道是我眼花了不成?”

    萧砚听得诧异。

    果然,曹礼佛立刻用缅怀的语气,将前天晚上在宝山路天主堂发生的事情细细的讲了出来,最后告诉萧砚,虽然他不知道在教堂后的那座武庙周围发生了什么,但后来他在外面,是亲眼看到有一个很玄乎的中年男人,将陈安歌从里面背出来的,而且当时还有两个人在后面追杀他们。

    “追杀他们那两个,是什么人?”萧砚想到那个红蟒袍男人,便问道。

    昨天一早在东头被何掌柜点醒,那个红蟒袍是个死人,阴气很重,昨天晚上他又亲眼看到了陈安歌身上的诡异,而现在曹礼佛竟然直接说,那个叫柯行舟的已经死了五年?

    他问曹礼佛道:“柯行舟是谁?死了五年,又是怎么回事?”

    “不过出来混吧,总是要还的,就在五年前,1927年,他被一杆替故人报仇的虎枪弄死在了雁门关下,这个人老萧你应该听说过,那可是个大杀星。”

    “虎枪?李书文?”

    听到陈安歌三字,萧砚顿时疑惑的看向曹礼佛,“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你们认识?”

    “多稀奇啊?”曹礼佛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东北腔,声音都拉高了几度,跟着又赶紧将音量压下,有些不自在道:“不过我认识她,她认不认识我就难说了----其实也不一定,弄不好,她对我可能还有些印象!”

    萧砚将眉角微微上挑,更进一步将自己的疑惑表达出来。跟曹礼佛这种生物讲话,能用表情,绝对不需要说话这么麻烦。

    曹礼佛一拍脑门,才想起来萧砚从来都不关心这些事情,毕竟姓柯的不算一个江湖人。

    于是他便迅速给萧砚科普了一段跟大太监柯行舟有关,算得上是半江湖半朝堂的事。

    “满清那会的事情,咱们都没有经历过,但是我听家里人说过这个人。他是爱新觉罗载淳死的前一年入宫的太监,在紫禁城里经过什么没人知道,但是到光绪十五年,他却突然从一个最底层的小太监,变成了慈禧手下的三大太监之一,光绪帝还亲赐了他一件红蟒袍,跟着没多久就出了宫,在外面替慈禧搜罗江湖上的传世珍宝,江湖一向不怎么服清廷朝堂管辖你是知道的,所以----因为干了不少灭门夺宝的事,短短十年,姓柯的跟小半个江湖结了怨,但是等有高手想去杀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有一身深不可测功夫,去暗杀他的人,没有一个能从他手底下活着离开,都死了。”

    看见曹礼佛点头,萧砚心中惊诧万分。

    相比大太监柯行舟的名字,李书文这三个字他是熟悉的,不熟悉也不行,据说这位一杆大枪不光能杀人,甚至能打到神鬼辟易的程度。

    北方江湖第一枪。

    “可是他怎么会还活着?真是活见鬼了!”曹礼佛带着一脸迷惑,在这个问题上纠结无比。

    萧砚则淡定多了,直接道:“是个死人,阴气很重。”

    “哈?”曹礼佛将嘴张到了能生吞榴莲的大小。

    见他不信,萧砚言简意赅的证明道:“他不敢进神仙街。”然后将在东头遇到那一老一少的事情说了。

    曹礼佛讪笑着一连呵呵了好几声。

    不过死人走在阳间,这种事情他算不得惊奇,这世界上奇事多了,有逆天的猛人能从阴曹地府里头爬出来,实在不算个事,要真让他放开手不考虑后果的去干,曹礼佛觉得自己用三篇佛经跟一些手段,也能从阴间吊出几只鬼上来玩。

    于是他迅速将差点歪掉的话题重新扳了回去。

    “那你跟陈安歌到底怎么回事?老萧,我可告诉你啊,那女人敢去武庙拿刀,而且还惹上了柯行舟那么个老怪物,一看就不是个简单的妞,你降不住的。”

    萧砚莫名其妙道:“她不是没拿到?”

    “这倒是。”

    “有个事,你最好去命馆一趟。”萧砚盯着曹礼佛,将命馆过来他这里问赵寻一行踪的事说了。

    “卧槽?他们怎么就敢确定是我说的?”曹礼佛顿时一蹦三丈,心虚的差点发疯。

    萧砚诚实道:“开始不确定,那位王先生过来问我,我就跟他讲了。”

    曹礼佛‘唰’的一下盯住了他,然后好像屁股扎了根针一样猛地站了起来。

    “你狠!我特么先走了,这破地儿我就不爱来!”

    目送曹礼佛仓皇跑路,萧砚面无表情的站起来将店门彻底锁死,又在两边窗户上分别贴了张防他那种小人的符篆,才转身上楼重新进了卧室。

    他有很重要的事情要问陈安歌,所以内心中,对曹胖子这种跑来搅局的货色十分拒绝。

    “陈姑娘,有个事情,我想问问你。”

    看着陈安歌已经自己坐起来靠在床头,萧砚便开门见山。

    陈安歌却语气平淡道:“诊金我已经付过了。”

    “那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片刻后,曹礼佛磕磕绊绊的发问。

    他视线在萧砚与陈安歌二人身上左右变换,心中却已掀起了滔天巨浪。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前天晚上那个背负一柄剑,就敢只身杀入教堂的那个虎到不行的陈姓女孩,此刻竟然躺在萧砚的床上。

    陈安歌将曹礼佛看了一眼,并未说话。

    而萧砚则面无表情的对她道:“这是我朋友,陈姑娘你先休息一会吧,我们下去说话,便不打扰你了。”

    讲完话,萧砚率先下楼,曹礼佛跟个受惊的胖鹌鹑般立刻紧随其后。

    这会他也琢磨过味来了,刚刚貌似是自己想歪了?

    于是刚刚下楼,他便立刻压低了声音,炮弹般的对萧砚连串发问。

    “我说老萧,这是怎么回事?那个是陈安歌吧?她怎么会在你这里?你们是不是早就认识了?”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的老公是主神皆斩自欢白银霸主超神机械师掰弯影后日常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