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相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在神仙街扎根两年时间,他自问也算是看清楚了一些事情,比如这条不算短的大街,似乎全都是靠赵寻一他家的那座命馆镇着,所以不管是活物还是死物,都不太敢来这个地方搅风搅雨。

    所以,他在犹豫惹上这样一桩麻烦,是不是应该先跟命馆里头能主事的某位先生通个气?这是礼节问题。而还有一点,假如真要劳烦到命馆帮忙挡下某些事情,这里面是否还有别的规矩?

    要是赵寻一在就好了,虽然跟那个家伙说话十分费劲,但最少有个打听的人。萧砚想着,心中将曹礼佛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便看到隔壁的何掌柜的从东头施施然走来,而他手中提着的早点,似乎比平时多了些?

    到早晨八点多,萧砚带着心事,风尘仆仆赶回店里,然后站在门口,看着对面已经开门的命馆,心中踟蹰犹豫了很长时间。

    他回来神仙街,有最少一半的原因是避祸,虽然昨晚上面对那只白眼乌鸦跟刚刚遇到的那个人,他都表现的十分强势,但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心中明白,能跟‘山上’扯上关系的人,他惹不起。

    这个鸡毛蒜皮的发现,令萧砚微微一愣。

    等何掌柜走近了,他便问道:“何掌柜,今天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看着何掌柜的身影重新消失在门口,萧砚怔怔然回了店里,心想或许可以先向何掌柜这尊真佛打听一下?

    至于何掌柜为什么突兀的邀请自己去他家吃饭,他只想到何掌柜说他大女儿回来了便不愿意再多想,到时候不管什么状况,兵来将挡就是。

    闻人甫笑眯眯道:“白家妹子说得对,可比那个姓萧的,睿智多了。”

    白姓女子羞涩的微微低头,然后仿佛不经意地问道:“烂泥渡七十二弄,这里难道就是那个叫萧绝的人,待过的宅子?”

    “你说呢?”闻人甫反问,跟着又好心道:“有些人的名讳不能乱叫,白家妹子,慎言啊。”

    何掌柜跟往常有些不太一样,听见萧砚问他,便站定了,然后脸色柔和道:“大女儿回来了,是要多买些。”

    大女儿?萧砚闻言一脸懵逼,何掌柜什么时候还多出个女儿来了?不过还没等他回过神,何掌柜已经又重新迈步走进了他家杂货铺子。

    跟着不过两秒又倒退着走了出来,扭头道:“萧先生啊,中午就不要出去了,一点钟过来我这里吃饭。”

    而在杂货铺子里,今天的气氛也有些不太寻常。

    往日里敢对自己父亲呼来喝去,没大没小的何犊子,竟然正襟危坐在一张小桌后读书,异常乖巧,甚至还有些萌萌的。而何掌柜那位悍名在外五大三粗的夫人,今天对何掌柜说话,也是难得温声细语。

    因为有个梳着马尾,穿着身简单青衣的女孩,跟何犊子坐在同一张小桌前正穿针缝衣。

    女孩便是何掌柜的大女儿,叫何盈倾。

    小名,观音。

    何掌柜还是那个寡言的性子,进了门便将从东头买来的早点放在了何盈倾跟何犊子姐弟二人面前,道:“盈倾,你俩先吃东西吧。”

    何盈倾抬头道:“你跟母亲先吃,我马上缝完。”

    何犊子也抬了抬头,似乎想说什么,但跟其姐的目光对上后,便立刻咽了口水,低眉顺眼的将目光重新放回了面前书本上。

    然后何盈倾突然轻声道:“要真学不会做人,那就送你去做鬼。”

    何犊子面色骤然一紧,跟着就跟个受惊的兔子般,被吓得差点哭了出来。

    不过何掌柜对此仿若视而不见,他夫人则面带不忍的看了何犊子一眼,张了张嘴又无奈闭上,最终没有多说一个字。

    一物降一物。

    而在风水店里,萧砚则百无聊赖的拿着一支笔,坐在桌后开始艰难作画,不长时间头上就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而在他手下的纸张上,是一个看着乱七八糟,山脉地势错综复杂的风水局,仔细看去,又仿佛跟符篆有几分相似的味道。

    砰砰砰!

    到十点过三刻快十一点的时候,有人站在门口,将门轻轻敲了敲。他寻声抬头看去,是前些天来他这里求符的那人。

    之所以还能记得,不光是因为其出手阔绰,还有一个辛酸的原因,这是他近些天来做的最后一个生意。

    想到这里,萧砚顿时一个恍惚,不知不觉的,竟然已经十天没有生意上门了。

    而古语有云:坐吃,山空。

    照常从野猪牌坊走出,萧砚碰见了两样怪事。

    先是看到天还没亮,就点着蜡烛在牌坊下看书的读书人。他好奇的看了对方几眼,那人却连头都没抬,仿佛神游书中。

    跟着刚走出牌坊没几步路,便见一只黄狐狸蹑手蹑脚的迎面走来,在路边跟他擦身而过,等他再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狐狸站在牌坊下那个读书人面前,毕恭毕敬的将一枚形如铜钱的东西放在了小桌上。

    “书有万象。”

    读书人似乎被那东西拉回了神,对黄狐狸轻声说了四字,然后狐狸连连拱手,等从书桌前离开时,在他眼中,就变成了一个十二三岁小孩的模样。

    精怪?轻轻咦了一声,萧砚再看向安静的烂泥渡的时候,目光就带上了更深的疑惑。

    如果说之前的上海,让他看不懂的地方是神仙街,那么从清明那天到现在,要再加上一个烂泥渡了。

    风起于青萍之末。不知道为什么,再转身离开时,他心中似有所感的想到了这句话。

    “风起于青萍之末啊,呵呵。”等萧砚离开了很长时间,一直站在七十二弄门口台阶下,看着烂泥渡巷道中人影绰绰好似发呆般的闻人甫突然回神,尴尬化解后,嘴角噙着丝令人看不懂的笑意。

    “闻人兄为什么突然这样感慨?”带着面纱的白姓女子看着他,安慰道:“烂泥渡是个没落的地方,那个姓萧的,不过是个没什么大见识的小人物,他不将东西卖给兄长,同时也拒绝了兄长的一个善缘,损失的,可是他吧。”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我是至尊角色扮演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天行战记誓洒热血沐苍穹我有一座恐怖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