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622字

第四十三章 借住

    这就是个滚刀肉!强行将心中那种哔了狗的感觉咽下,萧砚立刻讪笑道:“发誓什么的太见外不是?不管陈先生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以前有个姓梁的先生说过一句话,少年强则中国强,你再瞧瞧你那怂样吧,怪不得现在国弱。”陈桂春讥诮的看了他一眼,跟着手指便朝自己对面点了点,道:“正好,滚过来陪老子吃个饭。”有一副新碗筷正摆在对面。

    而被转手就扣上一顶大帽子的萧砚,则忍气吞声的进亭子里坐下。

    “你发。”

    “……”


    石桌上的饭菜十分普通,三盘素菜一例素汤,看着这寡淡的几乎没什么油水的晚饭,他不禁有些怀疑的看了陈桂春的大肚子一眼,心说这玩意也能把人吃成这模样?

    见萧砚坐在那里并不动筷子,陈桂春便道:“忍气吞声必有所求,说吧,来找老子有什么事情?但是丑话说前头,帮不了的老子肯定不帮,能帮得上的,老子得看看自己心情。”


    萧砚:“……”

    “我今早晨从野猪牌坊出去,还看到有人在牌坊下面看书?陈先生,那是什么人啊?”

    萧砚心中想着,一路跟着老管家又将这风水局极大的颍川小筑走了一趟,最后在后院的观棋亭里,见到了正挺着大肚子坐在那吃饭的陈桂春。

    还不等他说话,陈桂春便先声道:“呵,说什么来着?你这小混账胆还真挺大的,这才过了几天,就上门踩点来了?”

    萧砚脸色微黑,道:“陈先生,我真没打您那两尾龙鲤的主意,要不要我发个誓?”
    话还能这样说?萧砚腹诽,脸上笑容却一丁点不变,甚至变得更狗腿了一点。

    “那个啥,是有事情来请教陈先生你啊。”盯着陈桂春这位大菩萨的脸色,萧砚斟酌道:“我是想来问问,咱们烂泥渡现在这是个什么情况?”

    陈桂春皮笑肉不笑道:“还能是什么情况?就是你看到的情况,有一群钱多的没处花的蠢货跑来花钱了。”
    “读书人啊。”

    呵呵!萧砚顿时有种掀桌子的冲动,然后想了想可能出现的后果,又在心中将想法默默打消。

    他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道:“陈先生不想说,那就算了,不过昨天您不是让老管家告诉小子,说要有什么想卖的东西又拿不定主意,就可以来问问吗?”

    “还有这么回事?”陈桂春停住筷子,认真想了想,而后道:“嗯,好像是有这么回事,那说吧,是什么东西?”

    萧砚道:“一张符篆,昨晚上有人想买,今早晨也有人想要,但我捏不准价。”

    陈桂春闻言皱眉,思索片刻后,便大有深意道:“那张符篆,老子劝你最好还是别卖,不然惹祸上身了,可没人帮你。”

    萧砚闻言顿时一怔,跟着微微眯眼,道:“陈先生,你知道我说的是哪张符篆?”

    陈桂春哂笑道:“那栋宅子里,能勾人去买的符篆,怕是也只有那张了。”说着,便有些不耐烦道:“老子事情还多着,没时间跟你在这里瞎咧咧,所以也不要绕弯子,有话立刻讲。”

    话刚说完,不等萧砚开口,他又立刻补充道:“但是别问对面那栋宅子的事情,因为老子也不清楚。”

    亏自己前些天还想着从姓陈的这个大菩萨嘴里打听些消息!萧砚被陈桂春这番话憋得讷讷无言,犹豫了好半天,见其脸上不耐烦的神色不似做伪,便退而求其次道:“那陈先生你这里,有没有关于一个桐木小人的消息?”

    “没有,这饭你吃还是不吃?不吃的话,现在可以滚蛋了。”

    半个小时后,萧砚从颍川小筑中走出,看着大门‘哐当’一声关上,微微蹙眉。

    跟他前些天所想的没有太大出入,尽管这间大宅的主人陈桂春几乎丝毫信息都没有透露,但他还是确定了,这位看似粗鲁的陈先生,的确是知道跟七十二弄有关的很多东西,不然,以他那狷介的性子,肯定不会先用话将自己的嘴堵上才对。

    “到底藏着什么我没发现的秘密?”站在颍川小筑门口,萧砚抬头看向对面,天边还透着丝亮光,门边上那个‘七十二弄’的铭牌,色泽好像跟这渐黑的天色一样,让人越发的看不清楚。

    巷道中,将摊子摆在门口的烂泥渡住户们,这时候已经开始忙碌着收摊,有些人脸上带着藏不住的喜色,更多的人,则一脸沮丧。

    萧砚听着不远处一个中年妇女,先是用一口上海话,口吐秽语谩骂那些来这里的外乡人有眼无珠,跟着立刻就对一个站在自己摊位前,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的少年人笑脸相迎好话说尽,脸上露出一丝说不清楚的表情。

    片刻后,少年又中年妇女的摊位前离开,跟着站在了刚打开七十二弄大门的萧砚身旁,道:“哥哥,我没有地方住,能在您家里借住一晚吗?”

    扭头看向少年,萧砚觉得似乎有些眼熟,想了好半天,才突然想起早晨从烂泥渡离开之时看到的那幕。

    这是从野猪牌坊进了烂泥渡的那只黄狐狸。

    “人妖殊途。”他微微摇头。

    少年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失望,又急忙道:“那我可以借哥哥你的屋檐,暂避一晚么?”

    萧砚想了想,点头同意。

    “可以。”
    砰砰砰!

    晚饭时间,颍川小筑的大门被拍响。

    萧砚站在大门外,面无表情的看着被左邻右舍占得拥挤的巷道,然后在大门打开的瞬间,立刻换上了一副真诚的笑脸。

    开门的是颍川小筑的老管家,看到萧砚,他诧异道:“小郎有事?”

    萧砚赔笑道:“也没啥大事,来还伞,陈先生前两天不是还跟我念叨了?”说着,将手里的伞在面前晃了晃。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老管家微微点头,将伞接了过去,又道:“那小郎还有别的事没有?”

    “事情倒是没了,不过陈先生在不在?好几天没见过他了,我琢磨着,应该当面给陈先生道个谢不是?”萧砚搓着手,一副无所适从的模样。

    老管家心眼透亮的看了他一眼,说了声稍等便转身离开,过了两分钟,才又过来请他进门。

    这才是深宅大院!

    整个上海,能有陈桂春这份派头的,委实不多。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