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雷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虽然是个精怪,但小妖应该没关系吧?”

    “要是他求我进门躲雨,那就借他一间屋子?”

    “日行一善,就当是日行一善,对,说不定还能积点阴德?”

    狂风吹在身上,萧砚打了个寒颤顿时清醒,然后便看到一条带着无数触角,细如发丝的闪电将黑暗撕破,跟着才是‘霹雳’一声,大雨紧随其后唰唰而至,顷刻间便下成了暴雨。

    “又下雨了啊。”他嘟囔着,借着不时出现的电光,起身到窗边将窗户重新关上锁死,又在折回床边准备继续睡觉的时候,略微犹豫了一下,跟着便在睡衣上穿了件外套,打开屋门拿上伞,顶着狂风朝前院走去。

    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院中迅速累积出一个指关节高度的雨水,萧砚走到门后,将门缝上贴着的符篆撕下,在‘嘎吱’声中打开了大门,然后看着门外的景象,呆了呆。

    黄衣少年侧睡在门外,背部紧紧贴着门槛,身子却尽量蜷缩在一起,于已经没有任何一块干燥位置的地面上不断瑟瑟发抖,而他身上穿着的那身黄衣,此时已经彻底湿透。

    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半蹲了下去,但是在正准备探手看看少年是不是发烧之时,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突兀而至。

    闪电直接穿过伞面,几乎是贴着萧砚的鼻尖狠狠劈在了少年身上,昏睡中的少年身体狠狠一抖,然后有条小尾巴略带无力的自他身后出现。

    烂泥渡里慢慢没了任何声音,按理来说,惊蛰之后就应该会在黄昏夜晚,并且逐渐变多的各种虫鸣,在此时的烂泥渡里,却一声都无。只有野猪牌坊下面偶尔会传出两声似有似无的猪哠,好似是被刻绘在牌坊上的那只野猪,在表达着自己的某种不满。

    轰隆!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也许是二更天,也许是三更,躺在床上睡得正安稳的萧砚,突然被一阵灌入耳膜的雷声惊醒,刚一睁眼,便看到关的并不严实的窗户被从外面猛然掀开,带着湿气的狂风紧随其后灌进屋子,将桌上堆积的纸张一下子吹得凌空乱舞。

    “喂,醒醒。”

    “醒醒!”

    萧砚急忙将伞朝外面遮了遮替少年挡雨,不过叫了好几声,倒在地上的少年却并未开口应答。

    “我----!”萧砚被强烈的光芒刺得双眼一阵发黑,转头就想破口大骂,但紧跟着出现在耳边的又一阵霹雳声,让他立刻认怂的缩了缩脖子。

    天降雷霆,斩妖除魔。这会儿要是胡言乱语,弄不好就要被连带着一起给劈了。

    烂泥渡这地儿,真的很邪!

    “小子,我把你带进去,能不能活全看你造化!但咱们提前说好,你身上要有罪业,不关我事,要有大气运,我也不占你便宜,我就是单纯的发个善心!当然,主要是觉得门口死人,晦气!”

    看着天上仿佛又一次雷霆开始酝酿,他快速嘟囔着,跟着一把将黄衣少年从地上提起,用最快的速度将其扔进了前院最偏的一个厢房里,又迅速从房里冲了出来。

    房内很空,灰尘很厚,但至少能遮风挡雨。

    至于能不能挡住那要斩妖除魔的天上雷霆----

    就在他心中极为忐忑的思索之时,一抹亮光瞬间将夜幕再次撕破,有雷霆自九天之上,直奔那座厢房而去。

    这小家伙,大概是完了。

    看到此幕,萧砚在心中叹息了一声。浩荡天威不可挡,就看看每年清明时候命馆那种如临大敌的态势,就知道这里面到底藏着多大的凶险。

    然而就在紧跟着的下一刻,他骤然瞪大了眼睛。

    雷霆带着不可阻挡碾碎一切的势头,眼看着就要劈进那座厢房之时,自镇宅风水塔上,竟然有张比塔身还大两倍的风水符篆逆势而起,迎着它撞了上去。

    符篆,雷霆。

    大音希声。

    两者碰撞得时间极短,又好像江湖上那些绝顶大武夫过招般雪泥鸿爪,无迹可寻。

    只是在极为短暂的交锋后,雷霆如同被吞噬了般逐渐消失,而符篆则凌空而立,在狂风中猎猎作响不可一世。

    在残余未消的电光下,它左下角那‘萧绝敕令’四个小篆,看着竟要比作为主体的符身符胆更加显眼。

    霹雳!

    直到这个时候,落后于闪电光华而来的雷霆声,才骤然于萧砚耳边再次炸响,刚刚那看似漫长的争锋,其实仅在眨眼之间。

    萧砚瞪着的眼睛这才眨了一下,嗓子里正要发出的声音这才出现,心中震撼才刚刚涌起还未退下。

    “哈?”

    人妖殊途四字,讲究很大。

    具体原因萧砚不清楚,但走江湖的人,对此都有些避讳。

    而借人屋檐,对主家来说同样不是很好,其大抵原因,是要借人屋檐之人,本身从侧面就证明了其运势衰弱,而家宅风水又有‘自门而始’的讲究,所以会使进门的风水,沾染上门外的落魄气。

    当然,不排除还有另一种利好状况。

    比如借屋檐而居的是条在渊潜龙,那么一旦其度过了这段落魄时日,之后飞龙在天,被借屋檐之家的运势,也会随其用一种不讲道理的方式天翻地覆,如日中天。

    江湖上便有为了第二种可能,进行小赌或豪赌的‘押宝人’。

    不过萧砚并没有做‘押宝人’的兴趣,这类人要么是底蕴极其雄厚的一方诸侯,要么是红了眼的疯狂赌徒,而他两者都不是,所以在关了门后,便在门缝上贴了张封门符篆,将内外流通的风水暂时隔绝。

    坐在门外的黄衣少年,则在他将符篆贴上的刹那眼神委屈的朝门缝处看了一眼,然后抱着双腿,尽量的将七十二弄的大门贴的更紧了些,仿佛这里是酷烈寒冬中,最后一点带着温度的取暖地。

    “谢谢,谢谢你----”少年嘟囔着,然后看着黑暗渐深空无一人的巷道,带着深深的忐忑不知不觉的睡着。

    萧砚也在这些天收拾出来的一间房子里睡了过去,睡着前,他脑子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是那个少年其实更应该在颍川小筑的门口借住一晚的。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行医[重生]穿越之嫁个穷散修自杀三次以后阴阳至道你比时光深情不为皇后宁为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