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术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但令他更加奇怪的是,面对着一群普通人,这些各有来头的妖孽又好像都十分克制,好像被什么规矩约束着一样。

    “五枚宝钱。”

    就在萧砚往回走的时候,突然一个阴鸷的声音自背后响起,略有些熟悉的语调让他心中一惊,猛地回头,便看到了之前见过的那个梳着大辫子的满人。

    跟着萧砚又带着惊讶,去另外两个牌坊前分别看了一会,牌坊下点灯的读书人都在做着跟老管家同样的事情,不过似乎从这三个牌坊进门的,都是些妖鬼精怪。

    看到这里,萧砚再想了想现在烂泥渡中的人影绰绰,突然一阵恶寒。来来往往擦肩而过的看着都是人,其实谁知道那都是些什么东西?

    “将宝钱给我看看。”大辫子用命令的语气说着,朝萧砚伸手,戾气极重。

    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萧砚心中想着,没搭理他,转身朝七十二弄走去。

    他已经醒了。

    不过这是在做什么?

    瞅着一个空档,萧砚问老管家,“这是做什么?”

    老管家笑眯眯的回应道:“收过路费,哪有不交钱就进门的道理?”

    平淡一句话,让萧砚突然对陈桂春,对那座盘踞在烂泥渡中的颍川小筑,有了更深刻的认知,好像姓陈的那个大菩萨,才是此间的主事人?

    他走,大辫子便跟着他走,一直到门口,萧砚才有些不耐烦的转身说道:“有完没完?”

    大辫子冷漠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门上的铭牌,一语未发的转身离开。

    萧砚沉思片刻,才在大雨中收了伞,一进门,便看到在前院里忙忙碌碌,从一个房间出来又立刻钻入另一个房间的那个少年。

    带着几分疑惑,萧砚悄然站在了少年刚推门进去的一间厢房门外朝里面看去。

    黄衣少年拖着条淡黄绒毛的狐狸尾巴,此时正站在房间中央,他先是看着有些疲累的将头上渗出的汗擦了擦,然后便神情认真的将双手聚在身前捏了个手决,同时轻声道:“呼风。”

    咻!

    少年话音刚刚落下,算得上密闭的屋子里忽有清风乍来,然后随着他指间变换风向也随之变化。时间不长,屋子里的灰尘便被风吹着聚拢到了一起,在少年变成了一个稍微笼起的微小土堆。

    而整间屋子,也随着清风不断刷洗,逐渐变得清爽干净起来。

    “术法?”萧砚看得略微呆了呆,又逆着少年刚刚走过来的方向往回查看了两个房间,才发现布满灰尘,他看着甚至都不想收拾的屋子里,此时已经变得非常干净,简直跟被人用心擦拭过无数遍一样。

    不光如此,甚至连之间存在的那种陈旧味都仿若消失,屋里空气透着说不清的清爽馨香。

    这个狐狸变成少年,竟然懂得道门的这种清扫术?萧砚想着,然后似有所感的扭头看去,黄衣少年已经从房间中走了出来,带着些略微的局促盯着他看。

    “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我----我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所以就----就----”

    “挺好的,帮我解决了个大麻烦。”萧砚看着他笑了笑,活了这么多年,跟精怪打交道这还是第一次,看起来似乎并没有那么恐怖?于是顿了顿,他问道:“你刚刚用的,是不是道门的呼风术?”

    黄衣少年微微点头,道:“应该是吧,这是一位老道长教给我的。”

    “来,先不着急忙,我们聊聊天,对了,你有名字吗?叫什么?”

    “我叫黄裳。”

    少年叫黄裳,似乎还带着些懵懂,在萧砚的招呼下,一人一狐狸,便靠着墙看着院中如幕大雨,慢慢聊了起来。

    黄裳说自己是从宁波那座有‘第二庐山’之称的金钟山赶来上海的。

    在萧砚的询问下,他讲了不少自己所知道的金钟山内的事情,比如白龙潭里有一条据说已经活了几百年,但始终不敢走江如海去化龙的白蛟。无意间听说过,仰天湖底下好像有一座奇奇怪怪,但他并没有见过的宫殿还是寺庙。而在那座仙人桥边的悬崖上,有个巨大的雕巢,里面的一对大雕几乎每个月都会跟白龙潭里的白蛟打架。

    而萧砚,尽管知道哪些名山大川中,肯定有精怪存在,但他还是没想到,就跟上海近在咫尺的那座金钟山里,竟然就有这么热闹的一方小世界。

    “那你为什么要来烂泥渡?”良久之后,萧砚有些不解的问他,在之前的交谈中,他已经隐约猜到了一些事情,这座烂泥渡,好像藏着个什么阵法一样,对妖鬼精怪之流极为排斥,尤其是到了晚上,巷道满雷霆,只要到那个时间,有妖鬼精怪依然还没有在烂泥渡中找到一个安身之所,那么,应该会被雷霆斩杀。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后面再没有雷霆落进院里。

    萧砚在前院的屋檐下站了整整半个小时,尽管天上还是雷霆乍现,不时有电光垂下,但好像都是在外面的巷道里。

    不能说都是,他也不能确定,隐约看到的几道仿佛落进颍川小筑中的雷霆,是否是自己眼花。

    从镇宅风水塔中冲出的那张符篆,凌空抖了会威风后,没过多久也重新钻进了塔中。

    萧砚思索着看了眼好像比之前变得有些不同,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同的风水塔一眼,径直走进了他将那个黄衣少年扔进的屋子里。

    少年还处于昏睡当中,但身体已经停止发抖,看上去情况略有好转。

    看着他,萧砚便一声苦笑,心说也不知道自己今晚到底做了件好事还是坏事?

    一夜很快过去,天还没亮,又小睡了一会的萧砚便绑着沙袋起床晨跑,然后在玉兔牌坊下,看到了很多人排队等着进入烂泥渡的一幕。

    他站在老管家旁边看,老管家也不说他,倒是那条大黑狗不时的朝他龇牙,好像极不喜欢萧砚此人一样。

    至于那些从牌坊下经过,又急匆匆走入巷道的行为奇怪的人,有些会好奇的打量他一眼,更多的则是目不斜视将他直接忽略。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快穿之位面采购师猫爷驾到束手就寝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天唐锦绣如意小郎君史上最牛主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