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解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萧砚知趣的配合道:“好,二师兄你说。”

    “人间法令,悉出吾手,风雨精魄,洒扫自然,乾上坤下,遵吾令旨,急急如律,令!”

    听着君冷口述,萧砚跟着默记,口诀咒言倒是很有道门风韵。

    君冷无可无不可的点头。

    “再说说呼风术,口诀我教给你,保持平心静气,再来试试。”

    “好了,我便坐在这里,你再使一次呼风术。”

    萧砚点头,然后后退两步站在了屋子正中央,平心静气后嘴中开始开始哦诵念口诀,双手合拢在一起,也随之将前九后八的十七式手决捏了出来。

    相比刚刚使出的呼风术,这次施法,萧砚明显有一种轻松随意,好像念头突然通达般的感觉。

    很玄妙!他心中想着,然后福至心灵般自然而然的将手决方向做了几次改变,唤来的清风便跟着指间朝向变换方向。

    萧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君冷也没有让他回答的意思,便直接略过了这个话题,继续道:“八角炉,你可以先将前院那个小妖用来练练手。”

    “这----不合适吧?”

    萧砚哭笑不得,心想这位突然冒出来的二师兄,竟然步了他的后尘,羞刀难入鞘,所以要拿黄裳来出气?

    中途君冷微微皱过一次眉,好似是看到了什么不妥,但并没有讲出来,只是看着萧砚施为。

    咻!

    外面大雨滂沱,屋内清风自来。

    不光如此,萧砚甚至还有一种可以随着心意,自如控制风力大小的感觉,跟重要的是,这次竟然毫不吃力,差不多就跟慢跑了十几分钟一样,消耗都是毛毛雨。

    这也算是一次功成吧?

    片刻后,萧砚志得意满的将手决散掉,然后看向君冷,等着这位二师兄出口夸赞。

    但是看着君冷皱着的眉头,他心中便咯噔一下。

    “还行,但手决有问题,第八式献祭手以后不要再用,直接去掉。”

    “这手决有问题吗?”

    君冷所说的,便是萧砚之前在做的时候,觉得不妥的那处地方,他心想看来自己的感觉并没有出错。

    君冷道:“问题可大可小,以后不管做什么,所有的献祭礼一概别碰,日积月累的,对你不好。”

    “还有,关于这一手呼风术----”

    君冷对萧砚的解释皆,浅言便止,但还是着重说了一下他称之为十分考较基本功的呼风术。

    按照君冷所言,现在萧砚所用出的呼风,还仅仅只停留在最浅薄表象的层次,而道门中风雨雷电四术,都属于‘洒扫术’范畴,每一个字都是一门很精深的术法神通。就比如呼风,在道行精深的高手手中,可以用这一手术法唤来不同的东西,妖风,阴风,罡风等等皆在呼风之列。

    都说隔行如隔山。

    萧砚自问所涉猎的种种东西,绝不算少,但便宜二师兄君冷的讲解,还是仿佛给他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他看了一眼门内风景,便如获至宝。

    又过了会,看君冷坐在那里好像失去了说话的兴趣,萧砚便问道:“二师兄,你这是专门来找我的?”

    君冷闻言,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好像是在说,你怎么会这样认为?

    对读眼语这种东西,萧砚算得上是驾轻就熟了,因为他也是同好中人,于是就跟吃了个死孩子一样难受。

    君冷道:“看你,是顺道的,主要是来找一样东西。”

    这个回答并不出萧砚所料,这几天烂泥渡简直都要变成寻宝之地了,来这个地方找东西卖东西的人茫茫多,只是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所有人都好像商量好了一样,竟然都聚在同一时间来了?甚至连那位陈姑娘,都好像早就知道烂泥渡会变成如今这样这样子。

    他问道:“找什么东西?”

    君冷高深莫测的摇头,道:“不可说,说了,就找不到了。”

    萧砚顿时无语,尽管感觉自己被敷衍了,但他还是很乖巧的没有多问,于是只能转变话题道:“那师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用你的玉佩,衍卦。”

    得到了君冷回答,萧砚更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倒是知道卦象寻物这一说,赵寻一之前便给他亲手展示过,特别神奇。

    但他这么一个大活人,难道是个东西不成?这么一想,就感觉自己把自己给骂了。

    厌厌的沉思了片刻,萧砚便尝试着询问君冷烂泥渡的事情,陈桂春那边根本不告诉他,但这个疑问却亘在心头令他极不舒服。

    君冷倒是干脆,直言不讳道:“东南这边的布置,我不甚明了,但如果你只是问为什么都在这个时候,来这个地方的话----因为这里是一处养宝地,十年一开,但只有在开门这些天,里面的东西才会是宝贝,也只有在这些天中将其带出此地,才能一直是宝物,不然,时间不对,那便是一普通俗物,不值一哂。”

    养宝地?萧砚仔细品味这三个字,心中豁然开朗。

    这样一说,那烂泥渡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便都可以解释的通了,他也不用因为这些看不懂的变故,而心生惴惴。

    就在此时,一张符篆般的纸片从天而降,跟那晚在书房中发生的事情如出一辙。

    萧砚眨了眨眼睛。

    君冷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但没有说话。

    纸鹤还在他肩头扑棱着翅膀,脖子一抖一抖。

    场面尴尬。

    萧砚觉得气氛不能如此下去,刚刚收到了见面礼,那理所应当的要帮人将尴尬化解掉,便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二----师兄,那个是大师兄?”

    君冷点头,然后将头扭了九十度,对着肩头轻轻吹了口气,纸鹤顿时如同被风吹走的砂砾,化作无数白色小点,飘散消失。

    神仙一样的手段。

    萧砚看着此幕,其实心中都被惊到想要跳起来,不断感叹道门手段的神鬼莫测,脸上却如同一只迈着八字步英姿飒爽的雄鸡,稳的一匹。

    “你是师父收的最后一个弟子,莫要学大师兄。”君冷好像有些嫌弃的在肩膀上弹了弹,语气严肃道:“他,不一定打得过我。”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吞灵变末日之神级充钱系统君王默示录夫君总有被害妄想症凌霄之上造化之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