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桐木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都说嘴能杀人。萧砚一脸愕然的看着发生的这事,心说这样也行?

    闻人甫也没有绷住,突然噗嗤笑了出来,然后对大辫子道:“丧家犬,上去抖个威风给爷看看?”

    “你们是真要找死。”大辫子冷冽的看了他和萧砚一眼,而后直接上前一步,高声道:“十万大洋,东西给我!”

    “你!”

    这话犹如一记重锤,直接击断了老头紧绷的心弦,他狠狠的一挺身子,然后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倒在了身边照料他的两个晚辈的怀里,然后那两个年轻人惊呼着,赶紧将其抬着迅速离开。

    十万?听到这个报价,萧砚略有些牙疼的吸了口气,然后伸手进衣兜,将那五枚供奉钱颠了颠,虽然压胜钱是十分珍贵的一种东西,但对其到底能作价多少,他心中是真没个底数。

    然而旁边的闻人甫,在听到大辫子报价后顿时哂笑了一声,然后看着萧砚,故意用能让很多人听到的声音道:“这点钱,也不知道是在羞辱人呢,还是真寒酸?”

    萧砚眼神一凝,看了闻人甫的尖角帽一眼,如果不是补充的这句话,他都忘了这货之前昨天一早给他符篆的报价了。

    而闻人甫也是个心窍玲珑的,话一出口看到萧砚的表情便自觉失言,立刻讪笑着跳过了这个话题,说道:“萧兄,你觉得这东西最后会在什么价位成交?”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跟早就已经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而那个老头子,估计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见过如此不讲究之人,再次被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如果不是他身边还有两个看似小辈的年轻人搀扶照料,估计这会都已经要背过气去。

    然而这还没完,那人紧跟着便在自己的小木牌上敲了敲,大声道:“我知道你们想要老子的这个桐木人,那么看清楚这两个字了没有?价高者得!咱们也不用这么麻烦了,不设底价,你们直接叫价吧。但是!那个刚刚咳嗽的,对,就是说你呢,你就不用出价了,这东西,老子不卖给你!”

    “十万还少?”萧砚问他。

    这么一大笔钱,真够人将优渥的生活过上一辈子了。

    而闻人甫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僵了僵,然后赶紧低声道:“萧兄,我可没有埋汰你的意思,十万算是一笔巨款,但那得看是对什么东西来说了,说句你不爱听的话,就我得到的一些消息来看,这个桐木小人,是真的比我想从你那买的那张符篆价值高很多。”

    “我怎么知道?”萧砚对他呵呵。

    这时候便在大雨捶打在几十个伞面上不断发出的唰唰声,跟众人小声议论的交谈声中,出现了压过大辫子的第二个报价。

    有人高声道:“十五万大洋!”

    然而这样巨高无比的报价,却在人群中没有掀起任何一丝波澜,有人站在那里静静的观望,还有越来越多的人不断的往这个方向迅速汇聚而来。

    萧砚扭头看了看周围情况,然后对旁边不断撇嘴的闻人甫道:“其实我连这个东西是什么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它的价值?闻人兄,听你刚刚的话,是知道这个桐木小人是什么了?跟我说说?”

    闻人甫一脸不信的看着他,但发现萧砚的神色不似作伪时,便用一脸踩了狗屎的表情道:“听说这东西原本是一尊佛身法相,里面藏了一种佛门的秘术,只要能找到将其打开的方法,就能请佛。”

    “真的假的?”萧砚有些不信,虽然那个桐木小人并不大,但凭着极好的目力,萧砚还是能确定,那玩意根本和佛陀法相一丁点的边都沾不上。

    闻人甫道:“我骗你做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骗我想做什么,江湖险恶可不就险恶在这种未知上了?萧砚心想,但并没有说出来,毕竟他又不是曹礼佛那种情商低如狗的生物。

    “那要是找不到打开的方法呢?”

    “洛阳那座白马寺很多年前就发过一份布告,说只要谁能将这东西交还佛门,他们可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交还之人做一件事情。”

    “这样啊?”萧砚眯了眯眼睛。

    而这时候,针对那个根本看不出什么奇特之处的桐木小人,已经有人喊出了四十万大洋天文数字。不过价格到这里,似乎陷入了一个瓶颈,更多的人进入了观望状态。

    然而站在祠堂屋檐下,从有人报价开始便再未说过一个字,只是不时会提着酒葫芦往嘴里灌口酒的那位,却好像丝毫不着急般半靠着旁边柱子,悠悠地又往嘴里灌了口酒。

    一脸不屑。

    “四十五万!”片刻后,大辫子发狠般又将价钱往上推了一大截,跟着猛地上前一步,阴恻恻道:“价钱不低了,恐怕也没人能出得起更高的价,所以我奉劝阁下,还是别再犹豫了。”

    听到大辫子这话,萧砚扭头将其看了一眼,心中想到的却是何盈倾当时说过的话。

    有些东西,只有用压胜钱才能买到。

    真的是只有压胜钱才能买到么?

    他想着,然后提声道:“一枚供养钱。”

    唰!

    一语既落,四周寂静。

    紧跟着无数目光朝萧砚看来,有惊奇,但更多的,是终于有人捅破了这层窗户纸的释然。

    而这些视线中,还有一道大辫子几欲杀人的目光。

    “呼----”

    就在此时,祠堂屋檐下抱着酒葫芦跟桐木小人睡着的醉鬼突然长吐了口气,醒了。

    但他似乎被外面围着的众人吓到了般,看着四周直接陷入了呆滞状态。

    直到有个人故意咳嗽了一声,他的双眼才顿时有神,跟着坐在那里,仿佛个流氓地痞般毫无预兆的发了飙。

    “咳咳咳,咳你闺女嫁不了人,还是咳嗽你老婆在外面偷人?妈的,老子就睡个觉,你们这么一大群人在这里看什么看?还指望老子睡着不小心脱了衣服好让你们大饱眼福不成?”

    “真狗日的一群变态!”

    刚刚站在前排故意咳嗽好吸引注意的那个老头,脸当场就绿了,指着他气得浑身颤抖,却愣是连一个字都讲不出来。

    其实不光是那个老头,几乎所有人都被惊得半晌无言,谁都没想到睡着时候看上去安安静静的这人,一睁眼一张嘴,便是成篇的污言秽语骂了全场,简直犹如泼妇与无赖双重附体。

    最后还是那个被骂的老头子,颤抖着声音第一个开了口,他愤怒道:“知不知道祸从口出,休得妄言!”

    “老子说都说了,还休得妄言?”醉鬼一脸不在乎的缓缓站起,同时将靠在旁边的那个小木牌拿起来翻了个面,顺势挂在面前柱子的一棵铆钉上,而在木牌的这边面上,写着两个字:拍卖。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最强妖孽学生综漫之从巨人开始盗天仙途逍遥游造化之门牧神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