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幕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消灾还是免了。”萧砚摇头拒绝,心想你抠门到一把破伞都要拐弯抹角的跟我要,会这么好心的要来帮忙消灾?骗鬼呢吧。

    “狗咬吕洞宾。”陈桂春气得当场骂了人。

    而萧砚则用最快的速度赶回了神仙街,将拿到手的桐木小人跟剩下的那枚供养钱亲手交到了何掌柜手中,何掌柜则煞有介事的给他写了张欠条,上面说欠萧砚一件力所能及之事。

    萧砚惊奇问他:“陈先生你还差这么个东西?”

    陈桂春好像有点挂不住的摸了摸鼻子,然后道:“香花供养钱存世不多,这跟一座大寺有关系,但是在你手里绝对是白瞎,甚至还有可能给你招祸,所以老子这是帮你消灾来了,你个小混账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萧砚丝毫也不矫情的将欠条收下,然后看着异常安静的杂货铺子,问道:“何姑娘不在?”

    “娘三去逛街了。”何掌柜回了句,然后抽出一根红绳绑在萧砚手腕上,在萧砚疑惑的目光中又笑呵呵说道:“盈倾早晨烧香时候求来的,说是能保平安,让我帮她送给你权当感谢。”

    短暂的沉寂后,陈桂春用半威胁的语气道:“我欠你大师兄的人情,又不是欠你的,君冷,你这是仗着背后有惊仙观,所以准备来我这烂泥渡撒泼,是不是?”

    “陈师兄为什么会这样认为?”君冷蹙眉,用无法理解陈桂春思维的语气道:“大师兄不想让你继续将人情欠着了,所以我这次来便可以让陈师兄你将那份人情还了,并且我所提的,也不是一个特别过分的要求,陈师兄你这是赖着人情不想还么?”

    萧砚不可置否,他又不是傻子,在黄裳急匆匆回来告诉他这事的时候,他便已经想到了这层。

    于是他对陈桂春说道:“不是说在烂泥渡里,不能乱来么?”

    “那你有没有想过出了这四面牌坊之后?”陈桂春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但紧跟着话题一转,便露出了自己的来意,“跟你小子我就不绕弯子了,我知道你身上还有一枚供养钱,你把那枚钱送给我,我保证没人敢打你买下的那样东西的主意,如何?”

    从杂货铺离开,萧砚有些奇怪的看了腕上红绳一眼,这么奇怪的礼物,他长这么大,还真是头一次收到。

    而就在萧砚再赶回烂泥渡的途中,颍川小筑里,陈桂春跟君冷却见了面。

    此刻两人正坐在那座观棋亭里,君冷穿着道袍,面无表情坐的笔直,陈桂春则半靠在亭柱上姿态随意,但神色气急败坏,两人聊得似乎并不十分愉快。

    “老子做梦都想跟那个王八蛋撇清关系!”陈桂春没有绷住的破口大骂,看君冷频频蹙眉,心中才觉得爽了一些,然后冷笑道:“都说惊仙观的君老二规矩不离身,但是现在你却坐在这里,跟我提这种坏规矩的要求,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君冷似乎被陈桂春问住了,他陷入了沉思。

    陈桂春则露出明显带有爽感的表情。

    这是他跟君冷第一次见面,但是对惊仙观中能让那位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道人,和那个耍流氓能耍到阴曹地府的大流氓都束口无策的这个君老二的名声,他是听说过的,所以看到君冷在他这里被问住,那种爽到浑身通透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

    他舒服的起身,走到小桌前端起茶杯美美的喝了一口,又道:“想不通没关系,慢慢想,想通了跟我认个错道个歉就好,看在你大师兄的面子上,老子也不为难你。”

    “不是不想不通。”君冷却微微摇头。

    听到这话,陈桂春心中顿时腾起一丝不妙感,然后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道:“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君冷好似放弃了某种坚持,慢慢出了口气,道:“大师兄总说让我改一改说话的方式,不然会让人很难受,这点不好,所以我刚刚在想怎么表达我想跟陈师兄你说的话,会显得更委婉一点。”

    陈桂春道:“别委婉了,你直接说!”

    “无量天尊。”君冷点头,“我是想说,陈师兄你坏规矩并不是第一次,那么为还人情再坏一次规矩,这对你来说应该牵扯不到规矩二字才对。其次,就算真的坏了规矩,那也不是我的规矩,我其实是不在乎的,天下无规矩之事太多,无规矩之人也太多,所以人,只要做好自己就行。”

    “你要找的东西,三天后会出现在松土坡!君老二,你大师兄的人情老子还了,赶紧滚,有多远给老子滚多远!”

    “无量天尊。”君冷干脆起身,走出观棋亭时,又回头问道:“陈师兄,不知道你想不想让大师兄欠你人情?”

    “我----嗯,什么意思?你说说?”陈桂春本能的想要拒绝,但话到嘴边,硬生生转了弯。

    在这个惹人嫌的君老二面前,他一点高人的架子都无法端起。

    “七十二弄的萧砚,是我小师弟,陈师兄你要是在烂泥渡中能送他两桩福缘,大师兄就会欠你一个人情。”

    大辫子冷眼旁观了一阵,在萧砚二人之前离开。

    而后过了没多久,桐木小人被七十二弄的一个年轻人用四枚宝钱拿下的消息,便传遍了烂泥渡。

    萧砚得知这件事情,还是黄裳匆匆找回来告诉他的。

    人怕出名。

    至于这个消息,究竟是爱新觉罗家的那个大辫子,还是闻人甫传出去的,那只有天知道。

    不过有意思的是这事情的热度,也没持续太久,因为相比让很多人摸不清底细,或者根本不感兴趣的桐木小人,那面已经被证实,的确是能号令阴兵的令牌被一个姓白的女人买下,才更让人有讨论的欲望。

    很多人都说姓白的女子这次是捡到宝了。

    跟着就在萧砚准备离开之时,陈桂春竟然从颍川小筑里走出,纡尊降贵的来了七十二弄。

    “陈先生啊。”萧砚便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他,问道:“来我这么个寒酸的地儿,有什么事吗?”

    听到寒酸二字,陈桂春倒是颇有深意的笑了笑,他就站在前院厢房的屋檐下,盯着院中的那个镇宅风水塔说道:“你小子现在也算是出名了,看来是有人想将水搅浑好对你动手啊。”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