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搏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顺着藤条将萧砚拉扯的方向看去,这跟莫名诡异的东西,正是从密林中两处高大柳树之间几乎密不透风的灌木丛中生出。

    它,似乎是想将自己捆绑之人,拖进那丛灌木里。

    背后有什么,萧砚并不知晓,但随着距离那堆灌木丛越来越近,他顿时一阵毛骨悚然。

    藤条上的力道好像变得越来越大了,其上的倒刺,更是将手上的伤口不断变多变大,那份巨大的力道,又在不断压迫着手掌跟咽喉间可能存在的最后一丝尚能呼吸的缝隙。

    萧砚在奋力想将藤条撕开的挣扎中,他的身体开始被藤条扯着迅速后退,短短几个呼吸间,便在大雨浇软的密林泥地中拖出了一条好几米长的拖痕。

    咔!

    就在那种吓人的感觉达到最顶峰之时,萧砚的双脚死死盘卡在了一个躯干被砍断的树桩之上。而缺少了随藤条移动的缓冲,脖子上陡然增大的撕扯力令萧砚大脑顿时一片空白,但下一刻,在极强的求生欲刺激下,身体的潜力也被骤然激发,他胳膊猛地迸发了比平时极限还大出好几倍的的力道,竟然强行将藤条拉回了小小一段。

    又经历了来回几次拉锯,终于在片刻后,萧砚的血淋淋的双手,跟藤条上的巨大力道陷入了微妙的平衡。

    此时,倒在地上的他,跟身后那堆根本看不清楚里头究竟有什么东西的灌木丛,相隔已经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而他的一只手则死命的垫在有倒刺的藤条跟脖子之间,拼命的想要将这根危险的藤条跟自己的脖子扯开些缝隙,而另一只手,则试探着朝尽量往回缩的小腿处摸了好几次,想要拔出在那里绑着一把短匕,却始终未能成功。

    手掌心中已经皮开肉绽,剧烈的疼痛感,跟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双重刺激着萧砚身上的每一条神经,并且隐约间,仿佛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不断念叨,让他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那个声音分不清究竟是男是***气森然,但又带着种说不出的魅惑,似乎试图以这种方式,来瓦解萧砚心中的斗志。

    “呼----”

    尽管只是很小的空隙,但已经足够呼吸,萧砚趁着这极短的时间狠狠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跟着迅速回神。

    手掌上的疼痛感更加强烈了,但跟生死间的大恐怖相比,这种疼痛似乎又可以视而不见。

    但这种平衡并不能持久。

    虽然不知道这跟藤条之后究竟有什么,但萧砚深知,要继续这样下去,最后先力竭的肯定是他,就算不考虑胳膊跟手掌的承受力,单单就如此任凭右手被藤条倒刺拉开的伤口继续扩大,那光是失血,就能让他今天彻底交代在这里。

    “不要抵抗了,越挣扎,越痛苦----”

    “把你身体借给我,我替你继续活着----”

    隐隐约约间,那个魅惑的声音自耳畔再次响起,只是相比刚开始听到似有似无,这次的声音,明显变得更加清晰了些,自身后而来。

    “你,开什么玩笑!”

    得到喘息后,萧砚心中积压了很长时间的愤怒终于爆发了,他猛地放开了从外面扯着藤条的手,在窒息感再次出现的瞬间,黑暗中,一道寒光闪过。

    咔嗤!

    借着这个救命的树桩,他终于是有了将匕首拔出的机会,根本连看都不用看的挥手一扬,死箍住他这跟诡异的藤条应声而断。

    断裂的部分无力的骤然松绑,掉到了地上,而剩余的则带着刺耳的沙沙声,几乎一瞬间便缩回了两株柳树间的灌木丛中。

    雨更大了。

    被雨水扑打在脸上,背后却传来比手掌更加剧烈的疼痛感,显然,在刚刚那段被拉扯的过程中,背上也不知道已经裂开了多少伤口。

    萧砚却根本不敢耽搁的迅速起身,然后一屁股坐在算是救了他命的树桩上。

    这是一根桃木桩,看其粗细程度,年份明显不浅。

    而桃木,自从被闪耀道门,一手开创了天师道的那位张姓道人下了谶语法咒后,便成了通阳之木,跟槐柳二阴木针锋相对,最为辟邪。

    感受着身边阴气仿佛被冲散了不少,萧砚这才微微松了口气,然后一抬头,便看到了面前的两株高大柳树,跟那个让他在瞬间毛骨悚然的灌木丛。

    而那个灌木丛前,好像站着个什么东西,正在凝视他一般。

    难道是有什么鬼东西从乱葬岗里跑了出来?萧砚有些不确定的想着,刚刚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现在得到了喘息之机,他的思维便逐渐敏锐起来,思考片刻后,便拿出了那位二师兄早晨才交给他的那盏八角炉。

    那会儿,他可从来都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会将其用上。

    “二师兄啊,但愿您这不是坑我。”嘴中嘟囔着,萧砚坐在桃树桩上,头顶瓢泼大雨,点燃了手中这盏小巧玲珑,带着翘角飞檐的八角炉。

    炉火燃起,小小一朵火苗,其火光却从八个开口处透出,瞬间照亮了周围十几米的地方。

    萧砚被这炉火刺得有些眼疼,然后,便看到了细密的雨线,带血的双手,湿透的浑身,跟直立站在灌木丛后,仿佛是盯着他看的无脸女鬼。

    跟着再看身后乱葬岗的方向,他倒吸了一口冷气。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样一处密林中,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中招的,萧砚此时已经无暇分心去想。

    他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醒悟的还算及时,事情尚没有到最糟的境地。

    不然若是走到了刚刚所看到的那个丁字路口,也就是现在不远处的那座乱葬岗里,那才叫危险万分。

    至于现在,虽然所面临的场面同样棘手,但也未必没有转圜的余地。

    哧啦!

    就在萧砚警觉的看着四周,随时准备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突发状况,并且想从一些蛛丝马迹中知晓究竟是在背后做局对付自己之时,不远处一根粗壮‘藤条’模样的黑影,突然毫无预兆的向他袭来。

    藤条上还带着尖刺,如同成了精般具有生命。

    萧砚听到了声响,但却已经有些晚了,等扭身想要躲开时,那根藤条已经骤然缠在了脖子上,跟着便犹如一根索命的白绫,被身后带着巨大力道的一双手拉着,在咽喉处越缠越紧。

    噗通!

    在黑暗跟大雨中,萧砚的身体被藤条拉扯倒地,脸上泛出不正常的潮红,额头青筋暴起。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漫之从巨人开始快穿之位面采购师终极系列之剑仙传承猫爷驾到束手就寝再婚哈利波特之超然继承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