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愈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里,可不是那条神仙街。”他对来人说道。

    衣着朴素的男人则轻描淡写的屈指一弹,一枚铜钱‘哆’地一声,生生镶嵌柯行舟身边的一颗柳树中。“小辈的事情,让小辈自己去解决,朋友,今天你已经犯忌讳了。”

    “忌讳?”柯行舟冷笑,道:“杀他,比捏死一只蚂蚁难不了多少,今天你能来拦住杂家,难道你还能护他十天百天,甚至一年十年不成?”

    他是来给自己这个小师弟保驾护航的,但现在看来,似乎是不用了?心中想着,他便又想起了以心念起出的那副卦象:初九,潜龙,勿用。

    身后有人,大太监柯行舟顿时转身看去,一对弯尾眉微微向下拉扯,配合着同样下垂的眼角,表露出了自己的不悦。

    “当年李书文能在雁门关下杀你一次,你说他是否还有兴趣再杀你第二次?”男人扔出了一句话,直接证明了柯行舟当年在山西大同被那杆虎枪毙于雁门关下的传言之真实。

    柯行舟脸色骤然难看,那个男人又道:“当然,你若执意对萧砚动手,那就别怪我对爱新觉罗家的那个小辈动手了。”

    于外围,一场风暴已经酝酿出了电光,但雷霆终未落下,悄然出现,又悄然散去。

    而处在风暴中心的萧砚,对发生的这些事一无所觉。

    至于激将?不存在的。

    而在灌木丛后,布满裂纹的人偶,在身穿红蟒袍的大太监柯行舟手中,被捏成了碎沫,然后就在柯行舟一摆手,将一只手搭在宽黑腰带上,准备现身亲手毙掉这个不知天高地厚,让他小主子杀心四溢的萧姓小子之时,黑暗中一个穿着朴素的男人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同时抬起了脚,准备横截柯行舟的君冷顿时挑了挑眉毛,一语不发的将迈出的脚又收了回来,眼睛又开始在乱葬岗的方向,和那个让他心生不喜的死人太监所在之处来回移动。

    “你敢!”柯行舟脸色一变。

    “这天下,还有我不敢的事么?”黑暗中,男人将一块面带悲苦之色的鬼脸面具拿出,戴在了脸上。

    “竟然是你,姓何的孽畜!”

    此刻的他甚至已经无暇去关注乱葬岗中正在隐秘出现的变故,举着才被捡起不久的伞,注意力全被手掌正中央的八角炉所吸引。

    八角炉的炉膛中,正在出现令人讶然的变幻。

    阴气,本身应该是无形的东西,就如同这阳间炙烈的阳气一样,虽然能让人有所感觉,但却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在八角炉的灯芯火焰周围,这种阴气却被实质化。

    萧砚能清楚的看到,无脸女鬼被他用桃木刺穿击杀后,所出现的浓郁阴鬼气全都出现在了炉膛中被炉内火焰煅烧着不断朝火焰中心聚集,然后仿佛被压缩淬炼般,慢慢朝透明圆珠转变。

    此刻他满心所想,都是那位二师兄所说竟然全都是真的,这个小小的八角炉,是一件能将阴鬼气炼丹的神奇法器?

    而就在此时,一大群从乱葬岗中走出的鬼物,已经无声无息的站在了他的背后,跟着十几双屈指成爪的手几乎同时举起,猛然挥下。

    “还有!?”

    千钧一发间,萧砚感觉背后一阵发冷,跟着一回头,吓得顿时猛然前冲。

    然而还是稍晚了一步,几双爪子落在了背上跟胳膊上,继而阴气入体直冲心肺。

    如果是个普通人,被这样来一下,估计连哼都哼不出来就会直接送命,然而身修道行之人,虽然平时看着跟普通人并没有什么差别,但面对这些妖孽鬼怪之时,不同之处便会凸显。

    三十六年道行,让萧砚能将能力以内的阴鬼气拒之于五脏之外并及时化解,虽然身体一阵发冷,有些不听使唤,但还是让他争取到了喘息之机。

    想也不想的两步飞身跳上桃树桩,再看着四周围过来的一层一层的鬼物,萧砚有些头皮发麻,甚至生出了吹熄八角炉,眼不见为净的想法。

    但这个念头刚刚一出现,便被他迅速打消,掩耳盗铃只会让人死得更快。

    短短片刻间,从乱葬岗走出的鬼物,便将桃木桩里外三圈围了个密不透风,其中甚至还夹杂着一具出现尸变,已经长出了白毛的僵尸。

    符篆诡异。

    进入乱葬岗后,并没有立刻显出什么特别之处。

    直到等了几个呼吸后,它才在大雨的掩盖下,融化进了树根下的一滩积水中。

    积水几乎变得更黑了些,但并不明显,而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乱葬岗中的极多鬼物,却争先恐后的朝树前聚拢,仿佛是发现了什么更为吸引他们的东西。

    与此同时,撑伞持罗盘的年轻男子堂而皇之的走入了乱葬岗中,他手上阴阳罗盘的天心针疯狂转动,带着极大的压迫感,将围笼于枯树周围的一大片鬼物震慑逼迫得连连后退。

    “当年把你们葬在这里的,是那个人。”他环视四周,缓声又不容置疑道:“被用风水局困于此处,投胎都不能,一定极为痛苦吧?那你们看,就在你们面前的那人,就是当年将你们杀了后囚于此处之人的儿子,这块地方的门,我现在也替你们暂时打开了,但是持续时间不会太长,所以,机不可失,想做什么,动作就迅速一些。”

    年轻人将话讲完,甚至没给任何一个鬼物与他交流的机会,便冷笑着一步步又从乱葬岗中退了出去,将自己彻底湮灭在黑暗里。

    乱葬岗中,一众鬼物面面相觑,似乎是在交流着权衡利弊,终于在短暂的几个眨眼后,有一个黑影按捺不住,小心翼翼的将脚踩入了有符篆溶解其中的积水中。

    持着罗盘的年轻男子在黑暗中默默注视,嘴角冷笑更甚。

    现在出现的这一幕,完全在他的意料之中,那个萧氏逆子将这些魂魄跟尸体拘禁在这里受苦,令这些东西无法入轮回,甚至没办法去阴间,那么这些年他们有多痛苦,在开始报复的时候就会有多狠。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誓洒热血沐苍穹美食供应商无疆诡秘之主掰弯影后日常春浓花娇芙蓉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