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呼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而今晚他所遇到的这事,又很明显不是偶然,肯定是什么人藏在暗处出手,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那人一直到现在还未现身,但灯油一旦烧完,八角炉熄灭看不清楚周围的状况,那藏在暗处之人再想使点手段对付自己,可就彻底抓瞎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意识到危机不但没有远离,反而越发逼近的萧砚嘟囔着,然后开始绞尽脑汁的思考脱困的办法。慢慢的,他将视线转移到了手中攥着的桃木上,他并不是真的彻底束手无策,只是那种办法,代价实在太大。

    经过了刚刚那个无脸女鬼的一番折腾,长时间燃烧并未熄灭的这盏八角炉,其灯油已经消耗掉了一半还多,将时间稍微一推算,便不难知道,这剩下的灯油还能支撑多久。

    一个小时,甚至可能更少。

    可是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用血在桃木上写一道大符,就算道行尽毁甚至可能被会符篆反噬掉半条命,那也总比将命彻底撂在这里更好些。

    神仙街医馆那位有一句长挂在嘴边的话,先救命,后治病。

    他自语着将伞丢掉,任凭大雨瞬间将自己浇湿,一只手却坚定的按在了手中阴阳罗盘的盘面之上,几乎是同一时间,周边的风水二气突然略微错乱起来,然后这种错乱之势逐渐增强,犹如起于青萍之末的一缕微风,终要酝酿出极为剧烈的风暴。

    而在灌木丛后,大太监柯行舟发出了桀桀笑声,对出手阻碍自己的何姓男子道:“看来想要那个小家伙命的人不少,可不止杂家一个,姓何的,这次你又怎么说?”

    片刻后,萧砚有些无奈的闭嘴,说到底,他不是那种能口绽莲花的人,但凡有一半这样的本事,也不至于沦落到在神仙街开了个店,每天全凭运气等着有客人上门,甚至还不如很多一杆告幡走街串巷的真神棍更能赚钱了。

    只是想到今天一整晚的时间,或许就只能坐在桃树桩上跟这群鬼物对峙,萧砚便有些无精打采起来,甚至为了节约体力,他都懒得再将八角炉拿在手中。

    不对!就在要将八角炉顺手放在树桩旁的前一刻,萧砚看到灯芯下灯油的厚度,突然一个激灵,整个人都变得重新警觉,甚至有些头疼起来。

    犹豫良久,又看了眼灯油所剩厚度,萧砚在纠结中将这个万不得已的想法又暂时摁了下去,隐隐约约间,他总觉得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至关重要的事情。

    此时,藏在黑暗中那个年轻男子则面带不屑,他没想到当年惊才艳艳的那个萧氏逆子的后代,竟然如此弱小,完全没有一丁点那个人传说中的风采。

    “虎父犬子,呵呵。那么当桃树桩不能庇护你的时候,你又能如何?”

    何姓男子:“小辈斗法,看便好。”

    柯行舟:“那他今晚,终是要横死此地了。”

    何姓男子:“如果你知道他父亲是谁,便应该能想到一句话,虎父,无犬子。”

    隐匿在另一个方位的君冷,则始终冷眼相看,哪怕萧砚陷入了困境,但对他来说,只要没有老东西出手针对,他更想看看自己这个小师弟的极限,究竟在哪里。

    更何况,生死境地下,才更能看清一个人的心性如何。

    咔嚓!

    大雨中,一声微不可闻的声响,让冥思苦想的萧砚骤然一惊。他连忙朝桃树桩看去,一条细微的裂缝,在此刻却如此刺眼。

    然而还不等他反应过来,第二条裂缝便紧跟着出现,然后第三条,第四条----

    桃树桩裂缝的速度越来越快了,密密麻麻,多不胜数。这个可以庇护周全的安全屋,眼看着就要崩塌,一直围在周围的诸多鬼物,也在此刻躁动起来,鬼哭之音逐渐浓密。

    “王八蛋!”萧砚怒骂,这种情况完全出乎了预料,紧跟着他便猛地打了个寒颤,然后在桃木桩崩塌的瞬间,陡然明白过来究竟是什么人在出手。

    风水师!

    因为桃树桩会这样裂开,绝不可能是被周边的鬼物的阴气冲击所至,要是这些东西有这么大能力,那桃树桩早就毁了。

    所以,忽略这个因素后,那么唯一能导致这种状况出现的,便只有用风水手段横截周围地脉,将这个桃树孤立成绝地,令它直接干枯崩坏的这一种可能。

    但也就是在这一刹那,萧砚心头骤然划过了一抹亮光,二师兄君冷,就在白日里讲过的呼风术犹如新音再次入耳。

    呼风术,可不光能唤来清风,它同样也能唤来对妖鬼有极大威胁的罡风呢。

    这时候,几十只鬼物扑压而来,将萧砚彻底掩盖。

    躲藏在黑暗中的年轻男子疲累的放下了手中罗盘,面无表情的看向原本桃树桩所在的地方。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是他的子嗣吧。”他喃喃道。

    一切已成定局。

    然而就在有人幸灾乐祸,有人皱眉不语之时,大雨中,突然一道刮得人面目生疼的狂风呼啸而起,带着摧枯拉朽之势,从东方来,往西边去。

    “人间法令,悉出吾收,风雨精魄,洒扫自然,乾上坤下,遵吾令旨,急急如律,令!”

    风雨压不住的声音,自鬼物群中,慨然爆发。

    萧砚将从桃树桩上切下的一节短小桃木,紧紧攥在手中。

    如果是单打独斗,借着八角炉能照出这些鬼物的踪迹,他自信还有一搏之力。

    但现在这样的情况,跳下去就算能杀掉几个,最后也一定会死在这些鬼物手中,对于形势,他认得清楚。

    所以在沉默良久后,萧砚还是决定尝试跟这些乱葬岗中走出的鬼物做一次交流。

    “各位,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不好么?不然我就站在这里,你们又能拿我如何?等天一亮,咱们还是得该干什么便去干什么,在这里浪费时间,实在是----没有必要。”

    “这位僵尸兄,一看你就是个有威信的,你觉得我说的对不对?”

    “那边那位老伯,对,就是说你呢,您一看就是个德高望重的,让大家都散了吧,没必要,真的没必要。”

    “行或者不行,你们倒是吱一声,给个准话啊,都不说话是几个意思?”

    站在桃树桩上,萧砚口沫横飞,一时间倒是像骗子多过像神棍了。

    不过将他围在中央的这群从乱葬岗中走出的鬼物,却没有一个回应他,只是沉默,良久的沉默,好似在等待什么。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男人禁地3守护我的神王明瞳无双你不许凶我![重生]变身在漫威世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