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身份之谜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寻一没有说话。

    萧砚便直接道:“她不就是何掌柜的女儿么?”

    “无量天尊,你知道个屁!”赵寻一抖了抖嘴,还是骂了出来,跟着立刻将声音压得极低,“你知道她叫何盈倾,那你知道她小名么?”

    要说来头,萧砚还真不觉得神仙街里,有谁会比赵寻一更有来头,毕竟在他身后杵着的,是老神仙赵长河跟命馆那样一座庞然大物。

    而反观何盈倾,就算萧砚明确知道何掌柜是位不露相的真人,就算之前何盈倾让他帮忙在烂泥渡买那个桐木人,并且一出手就是五枚供养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但其背景跟赵寻一比起来,似乎还是有所不如吧?

    “观音?”

    “你竟然知道?”赵寻一略感惊诧,又跟做贼似的左右环视,讲出了一桩秘闻,“我小时候听说过一件事,何盈倾那女人据说出生的时候,天上有佛气西来直入沪上,景象很吓人,但更吓人的是,她从娘胎里往出爬的时候,产房里凭空有梵音诵念往生经,好像是西天佛门众比丘僧在护佑她平安降世,而当时给她接生的四个产婆,集体在第二天无疾而终,据说死相带笑,疑似被佛陀接引离开,十分安乐。”

    赵寻一继续道:“当然,我是在王先生跟我家那位老头子聊天之时偷听来的,开始也不信,但就在前些年,我衍卦之时突然想到了这事情,也算是福至心灵福吧,就借着那股气机顺便推了一下天上众佛跟菩萨位,结果看到了一件吓人的事情。”

    “什么事?”萧砚凝神问道。

    从刚刚房间里的情形萧砚看出来了两点,其一,是何盈倾隐隐有神仙街这边年轻一辈领头人的风范,第二点则是赵寻一和她之间,似乎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其实你认识不认识关我屁事?我就是看在这点微末交情的份上想提醒你一句,离那个女人最好远些,她来头太大,一个不小心就会惹祸上身。”

    “来头太大?”萧砚疑惑。

    “哈?”萧砚被赵寻一的话震住,心中的第一反应是,这怎么可能?

    太离奇了。

    但更离奇的还在后头。

    赵寻一道:“天上佛陀罗汉皆在位,但是众菩萨位,却少了一尊。”

    说着,赵寻一也不顾下雨泥水重,弯腰捡了一堆小碎石块,在地上排出了一副位置图。

    “这是那年我排出的在天菩萨位象,就是这里少了一位。”

    佛门菩萨极多,常年在位为三十六,其中以八大菩萨领衔,跟朝堂官员多如过江之鲫,但能上朝站于朝堂两侧的却为定数,是一个道理。

    而赵寻一用石块排列出的在天菩萨位象,则只有三十五位,缺失之处,是领衔的八大菩萨之一。

    萧砚隐约猜到了赵寻一想要表达什么,但他有些不敢相信。

    这时候赵寻一用手指在缺失位上重重一点,道:“这是五年前的位象,也就是1928年,那年这个居坐此位的,应该是佛门的观世音。”

    “但这不能代表什么吧?”萧砚的嗓子突然有些发干。

    赵寻一已经开了头,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索性破罐子破摔道:“我开始也不敢信,后来就求人从普陀山给我带回了一罐土,我偷跑去我家老头子的卦室里用那罐土又起了一卦,卦象显示,1910年,也就是民国元年,观世音离位,不知所踪!起这一卦,让我差点死在卦室里。”

    “后来我又专门打听过,何盈倾就是民国元年出生,并且跟观世音离位是同一天!小名观音?呵呵,观音他个无量天尊的,我敢说,何掌柜那老狗绝对是发现什么了,不然他不会这么唐突!”

    “赵寻一,照你这么说,何姑娘是----”

    “八九不离十。”

    萧砚消化着何盈倾带来的震撼。

    这边赵寻一有理有据的推算是一方面,而他这边似乎还有佐证,比如何盈倾给他的那几枚让陈桂春都眼馋的供养钱,比如何盈倾为什么非要对那样一尊跟佛门有大纠葛的桐木人势在必得?

    几个呼吸后,萧砚张了张嘴,不过话还未出口,便被赵寻一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她跟我们一起似乎挺不错对吧?但是,你不要忘记了,假如真跟我猜的一样,那么观世音这位菩萨,在佛门中代表了什么?”

    萧砚不确定道:“大悲?”

    “呵,你对佛门了解的还真挺清楚。”赵寻一松了口气,迅速抬脚将自己摆出的小石子胡乱踢散,道:“没错,地藏代表了大愿,观世音代表着大悲,所以,转世之身,其实就是个扫把星啊,能离她多远,便离她多远吧。”

    “赵寻一,你带着萧公子在这里鬼鬼祟祟的,是做什么?”

    突然间,何盈倾不带温度的声音自背后响起,萧砚与赵寻一顿时僵住。

    何盈倾说了很长时间,中途似乎是说累了,微微停顿。

    萧砚趁机道:“何姑娘,我想跟你打听个人。”

    何盈倾没有拒绝,用眼神示意他说。

    “萧洗尘。”

    “他?”何盈倾微微蹙眉,道:“我这里没有有关他更具体的消息,唯一能确定的,是这个人是那边的领头人之一,之后会出现在烂泥渡。”

    萧砚点头,默默记下了这个消息。

    沉吟片刻后,何盈倾便继续道:“我不确定他们是否会出盘外招,所以近两天,大家还是小心些好,另外,根据我得到的消息,这次烂泥渡瓦窑泄气,很可能是五十年以来最浓也最大的一次,可能会出现些预料不到的危险情况,不管是什么机缘,想要一人独占难于登天,所以我希望诸位尽量不要藏私,同舟共济。”

    等何盈倾将要说的话说完后,这场聚会算是结束,众人各自分开。

    萧砚和赵寻一刚一出门,赵寻一便将萧砚拉到了个没人的角落,有些牙疼的问道:“姓萧的,你竟然跟何盈倾认识?我怎么不知道?”

    萧砚瞥了他一眼,道:“我认识谁,需要向你报备?”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荒屋凶宅阴人债王者荣耀最高统治者[综]审神者见不得光谱凡者巫师破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