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秘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赵寻一便有些腻歪的看着她的背影,道:“看来没我啥事,你俩忙,我先走。”

    “等等!”何盈倾将他叫住,“萧公子需要应付风水,符咒遮行踪,以及起卦选路的事情,得你来。”

    赵寻一嘴角瞥了瞥,道:“阴间熟人多,且吃力不讨好,不干。”

    何盈倾当然不做无把握之事,她能开口,就说明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这是赵寻一心中所想,但并未说出来,这样长他人志气的言语,小天师从来不稀罕多说。

    何盈倾微笑道:“已经全都准备好,萧公子跟我来。”

    “赵寻一,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你要是不做,可能要付出些代价。”

    何盈倾对赵寻一说话便没有那么客气,甚至带上了威胁。

    萧砚对何盈倾不太了解,但对赵寻一了解颇深,但就算如此,他也从未见过赵寻一如此决戾的面目。

    这两人针锋相对,他也不插话,就站在一旁歪头听着。

    要知道寻龙点穴一脉的杨家人,当年的镇宅之宝深究起来,就是风水鞭的一种,不过是其中举世罕见的神品罢了。

    而萧砚一身本事皆来自走马阴阳一脉,走马阴阳的风水罗盘便是阴阳罗盘,所以起阴盘风水,只要不遇到那种极为恐怖的神仙地,他自问都应付得来,就是启风水局所需的东西,一样都无。

    话说回来,只要不是专程吃这碗死人饭的,谁脑子出毛病了会准备这些?

    赵寻一则一脸不屑,如果是别的小事,碍于对何盈倾身世来历的猜测还有某些不为人道的原因,他也就捏着鼻子忍了。

    但是这件事,不行。

    “说话不用负责任的?无量天尊,我拿你何盈倾没有办法,但你早年上山,现在下山又能在山下留多久?十天?十五天?还是一个月?等你走了,你猜我会不会在你弟弟那个孽障身上做些事?撕破脸,谁怕谁?”

    只是赵寻一公然叫何犊子孽障,这已经是在骂人了,按照这位何姑娘所露出的一些秉性,这下事情怕是不能善了了?

    不过事情并未按照萧砚所猜测的方式进行。

    赵寻一之言,竟然让何盈倾沉默了,少倾后,何盈倾道:“说你的条件吧。”

    赵寻一嘿然道:“告诉我送那个阴魂下去的原因,别打马虎眼,是真是假我要打探并不难。”

    “可以。”何盈倾点头道:“我送他下去是为了两个消息,一个跟私仇有关,我想知道那人这次会从什么地方上来阳间,第二件是确定我在阴间的那个线人是否还在,这次烂泥渡的消息从阴间一直传不上来,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赵寻一跟萧砚都倒吸了口冷气。

    萧砚目中诧异更沉几分。

    赵寻一捂嘴道:“无量天尊!何盈倾,你竟然在阴间都有线人,贼胆泼天啊。”

    何盈倾蹙眉道:“可以了吗?”

    赵寻一迅速点头。

    “可以就跟我来!”

    被这样一搅和,何盈倾的语气中便颇多不快。

    鬼市这栋小楼看着不大,但里头玄机不浅,在何盈倾的带领下,他们直接从房间里的机关暗门离开了这栋楼的主体,然后在岔路极多的甬道中一番上上下下左拐右拐,等到连萧砚都被转得七荤八素,完全弄不清楚方向之时,一行三人才从狭窄甬道中走出,视线豁然开朗。

    “这----”

    萧砚看到了一个从未见过,但令他十分震撼的地下世界,面前这个巨大无比的大厅里,有十几个测天机测地脉,各种奇形怪状的仪器分头而立,而便在头顶,天穹上所悬尽是油灯,有多少盏数不清楚,不过九宫星象皆在其列,并且有机关带着它们缓缓移动。

    除开这些死物,大厅中还有不少人,活的。

    有的坐在某个角落状如发呆,有的则站在那些仪器前,手拿纸笔不断做记录。

    唯一相同的一点,便是这些人对他们的到来,视而不见。

    “明早继续大雨,中午雨势会小,但不停,卢飞星,你那里他娘的还没个结果么?五天了都,等会小心被骂!”

    “骂骂骂,这是骂我就能----哈?有消息了,赶紧过来,记录!”

    “这次天象异常,源头在绍兴,这应该是绍兴吧?好像没错。绍兴天象混乱,疑似有天上人下凡----”

    就在萧砚眼睛四处乱扫的间隙,一段对话陡然在大厅中炸响,内容听得他一脸狗呆。

    疑似有天上人下凡?

    而等他反应过来赶紧循声看去之时,对话出现的那个巨大的转动木质仪器旁,已经被人群围拢得密不透风。

    赵寻一同样被眼前所震撼,不过他与萧砚震撼的点不同。

    “何盈倾,这是你们巫门秘地?带我来这里,我去他个无量天尊的,你是不是疯了!”

    何盈倾并未回答,她的视线落在萧砚身上。嘴角笑意,神秘莫测。

    萧砚目光一凝,点头答应。

    “可以是可以,但何姑娘你能给我准备好环境和趁手工具?”

    何盈倾所说之阴盘风水,是在阳间通过特别的手段,对阴间风水格局加以改变干扰的一种方式。

    因为人去阴间想要投胎,具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就萧砚所知,两年前他从圭韫老和尚的破庙中离开的时候,阴间等着牌堆投胎转世之人,就已经排到了今年。

    而两年一过,之后队伍恐怕只会越来越长,阳间战火四飞,人死的,倒是一年比一年多了。

    所以现在去阴间投胎,要么按部就班的牌堆慢慢等候,要么就是上头有人,可以走捷径直入阴间轮回门前,说白了就是插队。

    但插队并不容易,走捷径后果,便是将会面对极多的凶险,阴间风水气的绞杀便是其中最凶险的事物之一,这时候在阳间能有一个起阴盘风水一路保驾护航的人,便显得尤为重要。

    说起来麻烦,实际上这件事的确十分麻烦,因为想要开阴盘风水并不容易。

    且先不论对风水先生的要求,单是构建出能将阴阳两界相互映射的环境就已经极为不易,更不要说除此之外,还需要找到一根合适的风水鞭。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奇华年月鬼经三国科技化的可行性故国魂游玄幻之神级大号系统超神学院之我是恶魔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