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570字

第六十九章 施为

    而除开这个巨大罗盘之外,贴着墙壁固定的器物架台上,竟然还有不少的风水器具,一根风水鞭便放置在那个架台上。

    而在罗盘正北方位对着的地方,这是一道似乎代表了阴阳间隔的八卦圆门,此时上面的阴阳二鱼正在追尾而旋,何盈倾便站在那里。

    “何姑娘,三合盘不能用。”

    这间密室中不说别的,光是镶嵌在地面正中央那个巨大的风水罗盘便造价不菲,底盘是哑白色,用汉白玉制成,而盘面诸多方位,东南西北四极似乎用的全都是鸡血石,要拿出去卖,单是这样四大块上等鸡血石,最少也能卖出八到十万大洋的天价,这还不算用来突出罗盘二十四缠山的羊脂白玉。

    萧砚粗浅将罗盘打量过去,只感受到一个字,壕。


    萧砚站在罗盘前对立面的何盈倾提醒。

    这个固定罗盘虽然算是件大器,但其盘面却是很大众的三合盘,多被中原一代的八宅派以及其余诸多支流所接受,但其余三大派却不承认这种罗盘的正统性,皆各有诀窍。


    在他点头确定后,何盈倾便对对他们道:“那咱们现在开始吧。”

    萧砚径直走到桌旁将那杆很沉的风水鞭拿在手中,而后走到罗盘的正南位,站在下面,口诵走马阴阳风水总纲,诵一段便自南而北挥打一次,三次后才抬脚上了罗盘,站在了罗盘天心位上。

    这次便到了正屋,一间很大的密室,里头的诸多陈设在内行人眼中堪称华丽。

    “你们巫门,是真有钱。”

    尽管对何盈倾看的越发不顺眼,但赵寻一还是循着本心发出赞叹。
    何盈倾转身挑眉道:“阴阳风水盘?”

    萧砚点头称是,何盈倾便直接搬动了手边的一个机关,霎时间密室跟发生了小地震一样,轰隆隆响动,而萧砚则亲眼看着那个三合盘盘面下沉,跟着一番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后,直接变成了阴阳风水盘的盘面。

    萧砚淡定的笑看变化,一点都不吃惊,因为今晚吃多了。
    “讲究。”

    赵寻一朝他数竖拇指。

    萧砚这三次挥鞭,叫鞭辟入里,分别打红白黑三煞,只有将煞气驱离,站在罗盘上才能不受影响高枕无忧。

    “入位吧。”萧砚对赵寻一点头说道。

    赵寻一也不再墨迹,径直去了另一张准备给他的桌前坐下,桌上笔墨纸砚,占卜帝钱等物一应俱全,大家都不是新手,心中都有谱,所以不用在这事情上过多交流。

    “那我开始了。”

    何盈倾做了最后确认,跟着将一只手放在八卦门中的阴鱼眼中,先随着其旋转了不多不少整整两圈,跟着胳膊猛然下拉,八卦门顿时开始了飞速旋转,且越转越快,直到黑白二色归于混沌互相交融的瞬间,其上两鱼便毫无预兆的陡然分离。

    就在这个密室中,何盈倾看似毫不废吹灰之力的开了一道连通阳间跟阴间的小门,阴门开启,里头的漆黑浓郁到似乎在涌动,却没有一丁点的阴气从其中泄露出来。

    因为就在阴门打开的刹那,密室天顶上有三颗珠子同时光华璀璨,将阴门后的阴间气息全数阻挡于其内。

    对着阴门,何盈倾将之前收阴魂的瓷瓶拔开,藏于其中的阴魂便顿时如同人在水中遇到巨大旋涡般被从里面扯了出来,跟着被拉扯成一个扭曲的人形飞速朝阴门冲去。

    “留人魂信物!”

    萧砚对赵寻一提醒,声如大钟。

    赵寻一也不说话,伸手虚抓,却好像隔着段距离扯住了那个阴魂的双脚一样,令其身体一半在门后阴间,一半在阳间密室。

    被门夹的感觉就已经十分痛苦,更不要说这扇门还是里外分阴阳的阴门,阴魂在门后发出的痛苦呜咽几乎是在同时响彻了整个密室。

    萧砚听得面皮略微抽搐,指令虽然是他发出的,但他也是按照规矩做事,却从来没想过这种行为对于一个阴魂来说,不吝于正在经受十八层地狱之酷刑。

    但是亲手施为的赵寻一却面无表情,他跟鬼物阴魂打交道比萧砚不知道多出了多少倍,其数量大概就跟萧砚和风水打交道的次数多于他的,所以对这种情况,他早就心中有数并且免疫了。

    不过虽然脸上什么都没有表露,但赵寻一心中却是在念叨无量天尊的,他没想到姓萧的竟然这么狠,开口就要人三魂七魄中的人魂,要知道在这种状态下,抽取三魂对灵魂所造成的痛苦,远远大于剥离七魄之苦。

    然而此局以萧砚为主,指令发出,他只能照做。

    “诵经一遍,眉眼清明----”

    渡人经道音喃喃,赵寻一开始了自己的剥魂之路,好几次那个阴魂都差点承受不住痛苦魂飞魄散,却被他用龙虎山的镇魂术法强行捏合在了一起。

    直到最后,一团其色暗淡的巴掌大小的小人突然从那个已经彻底变形的魂魄中飞出,落到了萧砚所站的阴阳风水罗盘上,赵寻一才立刻撒了手,任由那个被折磨的估计已经疯掉的阴魂窜入门内。

    萧砚略带好奇的低头,朝那个坐在他脚旁无精打采的小人看去,竟然是个小黄人。

    人魂本黄?

    心中嘀咕着,他闭上了眼睛。

    “阴风阴水,阴投阳形,局起!”

    隐约间,似有一个声音念叨,却分不清楚究竟是不是萧砚的声音,因为在此刻,密室中情形大变,全是阴间投影。
    不管是风水符篆还是别的什么道门符篆之类。

    有很多的符式都需要用血来写,并且在所用的血上很有讲究。

    灵长类生物的血,更有奇效。

    看着赵寻一眉头都不眨的样子,萧砚默默用手指蘸血,在那个站立的他身上写了一道迷踪符篆,这种符用不上符敕令,因为其本质是奇门术。

    “都不用排盘的?”

    看着另一个自己在符篆加身后直接消失,赵寻一充分表示了自己的惊讶。

    奇门遁术他也懂,但是掌握的并不精深,因为对他来说,这种玄门手段几乎用不到。

    “还用排盘?”

    萧砚的反问令赵寻一脸色一变,顿时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心想自己为什么要问?

    外间事了,两人便顺着打开的暗门再进一层。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