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526字

第七十一章 前进

    “这是买路符,点燃直接穿行,符气所至,众魂避让。”

    “买路符?我怎么从来都没听说过?”

    萧砚嘴中嘟囔,手底下却丝毫都不含糊的按照赵寻一所说将符篆引燃。

    坐在桌后的赵寻一应声,提笔速写张道门符篆扔上了罗盘。

    然后在投影中,又仿佛根本就是在以另一种形式过阴来到阴间的萧砚,指间便陡然出现那张符篆,跟表演街头杂耍一样。


    零星火藻自符篆一角出现,燃烧的十分缓慢,且有青烟自符上飘出。

    跟着萧砚便亲眼看到,站在阴魂前方的那个鬼魂吸入了一缕符篆青烟,然后微微侧身避让,被何盈倾抓来的阴魂便顺势往前,站在了他的前方。


    “再来一张。”他对赵寻一喊道。

    而处于罗盘之外的赵寻一,此时所看到的情况其实跟萧砚所看到的并不相同。

    虽然他心中的疑惑并未退去,但有何盈倾肯定的回答,于为何没有诡异发生的这件事来说,他也就绝了继续警惕的心思。

    于是他一手捏着风水鞭,先对赵寻一道:“不能在这里继续排队,赵寻一,有没有办法插队先到黄泉大桥?”

    “当然。”
    还真是买路?这种操作萧砚第一次见,但立刻便安心了不少,然后便持着符篆一路开始快速向前,所过之处,身旁的鬼魂纷纷侧身避让,所以在一旁的阴魂也跟着他毫无阻碍的飞速前进。

    不过赵寻一所画的买路符,也随之燃烧得更快。

    一张符篆烧完,萧砚也不知道自己往前到底前进了多少,他唯一能确定的,便是距离黄泉大桥应该还很远,因为还是看不到那座桥的影子。
    萧砚身处局中,能看到的地方很大很远,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此刻他的几乎已经于到了阴间没什么两样,但是赵寻一赵小天师,所能看到的,便只有密室这么一丁点之处。

    所以听到萧砚的话,赵寻一也没做多想,再次提笔迅速写就扔上了罗盘。

    在八卦阴门前的何盈倾微微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但看了和萧砚配合的恰到好处的赵寻一好几眼后,最终并未吱声。

    这东西是真好使!一张符篆用尽后,萧砚对这种以符开道的方式顿时喜欢的不行,这跟拿钱砸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一样的爽感。

    于是在片刻后,第二张在萧砚手中再次用尽。

    他想也不想的喊道:“再来一张!”

    赵寻一双手微僵,目带疑惑的盯着萧砚空空如也的另一只手,如果不是因为亲眼看到符篆烧完,他甚至都要怀疑姓萧的是不是借着这种方式在坑他。

    第三张符篆再次落进了萧砚手里。

    “再来!”

    “再来!”

    “不够!”

    “……”

    “再……”

    “我去他个无量天尊,姓萧的,你是吃符篆么?还要?”

    等萧砚将第十张买路符用掉,赵寻一忍无可忍的狠狠拍了桌子,他双目通红的盯着站在罗盘天心上的萧砚,持笔的手不停颤抖。

    这可是买路符啊,每一张烧掉的都是他赵寻一的功德,姓萧的到底把它当成什么了?街边的垃圾,不要钱么?

    信息的不对称性,在此刻便体现了出来。

    站在萧砚的角度上,他以为赵寻一应该能看到跟他一样的场景,而在这种连阴间黄泉大桥都都看不到的情况下,赵寻一敢给他这种符篆开路,可不就证明了这种符篆应该是以沓来计算的那种大路货么?

    看着那座气派又阴森的黄泉大桥已经赫然在望,再回头看看身后已经看不到尾端的排成长龙的后方鬼魂,萧砚便没好气道:“已经看见了黄泉,就差这最后几个哆嗦了,不要磨蹭。”

    “呵,啥?才看见了黄泉!?姓萧的,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排了这么长的队伍?”

    赵寻一心中顿时生出了飞扑上去将萧砚掐死的冲动,宽大的道袍似乎被他的怒气所慑,袖尾衣袂皆猎猎作响。

    “没有,一张都没有了!”

    “你不知道?”

    萧砚顿时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然后他便听到赵寻一对何盈倾的怒吼。

    “何盈倾,这是你的事情,凭什么要我出这么大的代价?”

    “阴间等着过黄泉的队伍,已经排到了七年后。”何盈倾不轻不重的声音自密室响起,跟着一张黄布被她扔出,跨越了不短的距离,轻飘飘落在了赵寻一面前。

    黄布看着,是一张功德簿。

    “三千功德,自己焚表祭天,赵寻一,你应该还是赚的。”

    “呵呵,我缺的是这点功德?”赵寻一冷笑不断,手下却迅速将其收起,跟着用最快的速度将买路符连画三张,悉数丢上了罗盘。
    其实老头将一众阴差挡在此地,于巫门秘地中还是掀起了一些波澜的。

    阴差上阳间来抓人,并不稀罕。

    稀罕的是竟然找来了这个地方,这令秘地中的许多人,不可思议。

    既然是秘地,自然该有秘地的模样,而对这世界上的另一些人来说,秘地的职责不光只是隐藏于活人的视线之外,还应该能让阴间跟虚无缥缈的天上,同样无法探查。

    但今天的事情,显然不对了。

    跟着没多久,便有消息隐隐在这个位于地下的巫门秘地中迅速流传,说是放在被带进来的那两个人,引来了阴差将此地暴露。

    有人言辞犀利,说这个地方不是某一个人的,这种带外人进门的行为就是对所有人的不负责,其话语中的目标,含沙射影的直指何盈倾。

    不过既然是波澜,自然也有人持反对意见,说何盈倾是由上头某位大人物亲自接引入屋门的,就算常年不在此地,也是巫门的一份子,而被她带来的两人便是为了帮她解决一桩麻烦,众多同门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但遇到这种能够帮得上的事情,该出手便应该出手,至少也不能拖后腿。

    两派各执一词,在大厅中嘴炮打得震天响,但比较有意思的是,不管嘴上吵得多凶,但站在仪器前相互协作的动作,却始终未曾停滞。

    而对于发生在密室之外的这一切,萧砚自然不清楚。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