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496字

第七十三章 捅娄子

    带着惊喜,怨气,不敢相信,在十一年后,他竟然于阴曹地府的黄泉大桥上,重逢故人。

    青年是他父亲萧绝的义子,算是由萧父一手抚养成人,姓唐,名仲陵,与幼年萧砚感情甚笃。

    但萧砚也记不清楚究竟是从何时开始,他与这位兄长见面的机会便越来越少,大概是从父亲失踪之后开始吧?而在他从努鲁尔虎山上被救下之后,便再也没有见过。

    而更多的,还是不可置信吧。

    “哥----?”


    迄今为止,已逾十一年有余。

    不过对唐仲陵,萧砚心中是有些怨气的,这种怨气到底是因为自己少年时候一路走得颇为艰难,而这位兄长却始终不闻不问不见其人,还是那年母亲去世,他却到入土下葬那天都不见踪影,却连萧砚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萧砚好像暂时忘却了身后还有迅速追来的一队阴间执法者,正欲回话,唐仲陵却打断了他的言语,道:“我知道你有很多话想问我,但得等你能闯过这一关,闯得过来,你问我什么我回你什么,闯不过来,答应哥,好好守着自己的风水店过完这辈子,什么事都不要管,我在望乡台等你。”

    话语落下,唐仲陵又摸出了一根狗尾巴草衔入嘴里,在萧砚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跃入黄泉。

    “小石头,好久不见啊。”青年半靠着桥头石栏,嘴角衔着根泛黄的狗尾巴草,语气柔软的跟萧砚打了招呼。

    他弯成月牙的眼睛中,满是宠溺。

    已经准备将风水局撤掉的萧砚愣在了当场,看着那个容貌几乎没怎么变化过的青年,他心头顿时感觉仿佛被堵了块什么东西般,憋闷的说不出话来。
    或是两者兼有。

    “嗳。”唐仲陵应声,扭头将枯黄的狗尾巴草吐入了涛涛黄泉,而后看着萧砚道:“没有长残,比小时候更帅了。”

    “我----”
    而此时,从桥中追来的阴间执法者已至身后,十几柄刀寒光乍起,化作密不透风的刀阵,朝萧砚迎头斩落。

    “萧砚,你发什么发愣呢,快出来!”

    赵寻一将这一幕看的真切,当场惊得从桌后站起,此时,萧砚唯一的退路便是从投影中撤出,不然被这些阴间兵刃加身,后果难料。

    “萧公子!?”

    何盈倾蹙眉呼喊,立刻将手放在了一个机关之上,假如萧砚在刀刃加身之时还不能退出,她将会立刻搬动机关令萧砚脚下的风水罗盘关闭,这样虽然会导致萧砚被风水反噬,但总比送命在黄泉大桥的结果要好。

    一切电光火石,只在瞬息之间。

    萧砚也在这瞬息之间做出了极为重要的决定。

    如果将时间拨回几天前,他或许不会如此,但现在,不一样了。

    “滚!”

    就在赵寻一准备入局救援,何盈倾放在机关上的手已经开始发力,而十几个阴间执法者刀刃马上要加身的瞬间,一声怒喝自萧砚嘴中猛然炸响。

    时间在这千钧一发之刻,仿佛陷入了某种奇怪的静止,一切都是停止的,却唯有萧砚一人在动。那一杆漆黑而沉重的风水鞭,于密室中巨大阴阳罗盘的二十四缠山上迅速点过。

    每一次点落,皆在二十四山阴山位上,不多不少,正好十二。

    与此同时,萧砚好似诵经般的喃喃之声随之起落又结束。

    “阳山避隐,阴山列位,亥、丑、艮、卯、巽、巳、丙、丁、未、庚、酉、辛二十四山放水定局。”

    似有声奇怪的声响略过,又仿佛什么声音都无。

    但一众阴间执法者悬空而落的刀刃,在距离萧砚身体剩下最后几厘米的微短距离之时,却仿佛遭遇了一条深不见底的深渊,无论如何也无法与萧砚出现真正的接触。

    而一旁已经抬脚,眼看着就要落到罗盘上的赵寻一猛地将脚收住,将机关搬动得轻微移位,但还未真正将其触发的何盈倾亦及时收手。

    他们看着罗盘上孑然而立又从容凶猛得不像样子的萧砚,对视了一眼,各自神情微妙起来。

    唯有匍匐在罗盘上,又能看清楚这一切的那个小黄人,将身体缩成一团瑟瑟发抖。从遇到那个叫何盈倾的女人之后,命运于他而言,便成了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定数。

    这世上没有无辜的人,他不过是比较可怜的那个罢了。

    “退开,不要逼我!”

    站在刀山下,萧砚一手提着阴魂,一手持着风水鞭,对十几个阴间执法者再次警训。

    然而也不知道是否因为阴阳之间无法交流,他们并没有退开,反而更用力的在将刀刃压下。

    看到此景,萧砚也放弃了无谓的努力,抬手间将风水格局再次变化。

    阴间执法者,也是阴差,在阳间杀死一些阴差,或许还能瞒天过海逃之夭夭,但是在阴间弄死阴差,是不吝于将天捅出个窟窿的大篓子。

    只是此刻,萧砚别无选择。
    萧砚觉得这事情有些扯淡。

    然而再扯淡的事情,发生了也就是发生了,他和赵寻一是在给何盈倾帮忙,所以何盈倾没有在此事上骗他们的必要。

    果然,何盈倾很快再次开口说话,带着不甘与无可奈何。

    “阴间进不去了,萧公子,退出来吧。”

    投影入阴间,跟通过秘法过阴行走有天壤之别,其中最大的一点不同,是作为主导者的萧砚,若想从局中退出的话,随时都可以抽身而走,不用承担太大风险。

    萧砚跟何盈倾有同样的想法,到了这种地步,不赶紧走人,难道还要跟这群阴间执法者正面对峙不成?这里可是阴间,人家的主场。

    不过就在萧砚点头,准备将这局刚刚开始的阴盘风水撤销关闭之时,突然有张笑眯眯的脸出现在了他视野中。

    那是一个站在颜值正义至高点的青年,头上挽着发髻,穿着身一半红一半黑的大袍子,腰间悬着块散着雾蒙蒙光华的压衣玉佩,左手拿着一杆雪白拂尘,右手则持着一块八角罗盘。

    更奇怪的是,他就站在桥头巨网之后,那群鬼气森然阴兵之前,却仿佛没有任何人能看到他。

    除了萧砚。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