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踪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梆当!

    赵寻一刚拿到手中的古铜法器失手跌落,响声清脆。

    他目光疑惑的又在何盈倾身上巡游了好几圈,总觉得这个妖女今日言语行为十分反常。

    赵寻一哂笑,道:“不是会不会,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要想再从阴间出来,就不是撤掉风水局的事情了,很麻烦,他不一定有时间。”

    “你来监测萧砚魂魄状态,要有不对马上告诉我,不要推脱,我知道你有的是办法。”何盈倾拿出一个沙漏摆在了桌上,继续道:“一个时辰,两个小时,要是能将阴魂送去投胎并且回来,这时间足够,如果沙漏走完他还未回来,那么,我下地府。”

    “你就不疑惑姓萧的为什么会突然不见?”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相比萧砚只是看着精神略显萎靡,阴魂似乎遭了大罪,它的身体上遍布各种伤痕,刀削斧砍,奇印怪爪,一样不落。

    “辛苦了,鬼兄,怎么称呼?”

    赵寻一便继续道:“要是刚刚还有回来的余地,现在事情是真闹大了,何盈倾,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姓萧的在这里殒命该怎么办?”

    “不会!”

    何盈倾快速回答,斩钉截铁。

    何盈倾对此并不感兴趣,她知道这些年目光聚集在萧砚身上的人不在少数,心中只期望此事对于萧砚来说,是福不是祸。

    而在阴间。

    萧砚自一条阴风如刀的小径上冒出了头,阴魂被他死死抓在手中。

    萧砚在阴魂的脑门上拍了拍,刚刚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埋下了一座奇门阵,为保险起见专程走的最为要命的死门逃出,怪事经历了一大堆,但几乎都被他以阴魂为盾挡下了。

    从黄泉大桥上走下入了阴间,阴魂便不再是那种只受本能趋势的模样,他恢复了些神志,只是因为缺少了人魂的关系,所以全然丢失了喜怒哀乐。

    面对萧砚安慰性的话语,它面无表情道:“不客气,应该的,姓方,名丈。”

    方丈?

    萧砚面皮抽了抽,但并未多言。

    “小兄弟,我心中有个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萧砚本身顺口便想说不知道便不要讲,但想想自己刚刚事情做的不怎么地道,所以处于补偿心态,临时改口道:“方兄你说,我知无不言。”

    方丈道:“我知道那个凶女人抓我是为什么,但是你抽掉了我的人魂,我想知道投胎转世后缺少一个魂魄,你们准备怎么办?”

    “呃——”萧砚哑然,因为他从来都未思考过这个问题,这事情应该是何盈倾操心的。

    看着他的反应,方丈心中便了然有数,轻声道:“小兄弟,我看你面善,跟那个凶女人应该不是一类人,所以假如那个魂魄不能还给我,投胎后能不能拜托你帮我个忙?”

    没想到还是个能忽悠的?萧砚心想,跟着道:“将你杀了,再帮你投一次胎么?”

    就算心中已无人欲,方丈嘴角还是狠狠一抽,立刻摇头道:“并非如此。”开什么玩笑?黄泉大桥外面队伍已经排了那么长,要是再死一次,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投胎?

    萧砚似笑非笑,静静的看着他继续表演。

    方丈道:“那个人魂便不要了,将其打散就好,我是想拜托小兄弟你送我入道门,没了人魂干扰,天生更近大道。”

    够狠!

    萧砚眯眼看着方丈,将其放下拱手道:“没想到阁下还是个狠岔子,失敬失敬,敢问您生前做什么的?”

    “和尚。”

    方丈的回答言简意赅。

    “所以,你这下辈子想做道士?”

    “没错。”

    “行,我答应你了。”

    萧砚目光幽幽,心说何盈倾到底抓了个什么样的人?她在抓人之前,有了解过这些信息么?

    跟方丈谈妥,萧砚扭头与赵寻一联系,却发现不管自己怎么呼喊,都没有得到应答。

    就在他以为赵寻一这厮是不是故意整蛊的时候,又陡然发现自己好像跟脚下踩着的阴阳罗盘断了联系,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什么情况?”萧砚悚然一惊。

    方丈却在此时老神在在道:“不用费劲了小兄弟,你现在是魂魄到了阴间,在桥上你遇到的那个人,走的时候留了后手,你闯出黄泉大桥之时,便是你魂魄入阴间之时。”

    “你怎么连那个时候的事情都知道?”

    萧砚皱眉看他,方丈表现出的模样,跟他所了解的信息严重不符。

    正常来讲,魂魄在下黄泉大桥之前应该不存在记忆,他们只会记得入阴门之前的最后一幕。

    方丈面无表情道:“山人自有妙计,我上辈子的和尚并未白做。”

    “呵呵呵。”萧砚对他呵呵了一阵,道:“那就麻烦了,方兄,我不知道望乡台在哪里,也不知道六道轮回在何处。”

    方丈凝眉道:“没关系,这地方我来过很多次,熟,我给你指路,你看,咱们现在是在这个位置。”

    一张残缺的阴间地图于萧砚面前突兀出现,方丈认真的将手指放在了距离地图上那座大桥左侧不远的位置,手指点落处,代表他们二人位置的一绿一红两个小点出现在地图上。

    这样也行?

    萧砚默默的呵了好些声,只觉得何盈倾似乎不经意间抓错了人,这个叫方丈的,根脚似乎不浅。

    萧砚消失的太过突然,以至于诸多阴兵才提起手中武器便陷入茫然。

    刚刚才摆出那样一副勇往直前的气势,人呢?

    人去了哪里,何盈倾和赵寻一也陷入了如此疑问。

    此时萧砚的确还站在罗盘上,但是却陷入了呆滞状态,好像丢了魂般。

    而投影至密室的阴间景象,也在黄泉大桥上定格。

    何盈倾和赵寻一面面相觑片刻,而后赵寻一小心翼翼的走上罗盘,手指抵在了萧砚眉心。

    “魂走了。”他收回手指,惊疑不定。

    何盈倾闻言耸然一惊,快步至萧砚面前做了跟赵寻一同样的事情,眉头紧皱道:“开阴盘风水,不过是做个投影,怎么会变成这种跟魂魄过阴一样的状况?”

    赵寻一厌厌道:“你懂风水?你又懂过阴?”

    何盈倾从赵寻一身上扫过,没有吭声。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血溅黄昏都市之斩魄时代直播之死亡设计师[希腊神话]神后同生大医凌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