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恐怖灵异当国巫夫
本章:4537字

第七十七章 都是人呢

    一旁下辈子相当道士的方丈看得目瞪口呆,心说还有这种操作?这个姓萧的小年轻到底什么来头?

    萧砚冷汗满身,不过没人看得到,他回头瞅着白无常,不动声色道:“请问你脑子是不是有些问题?君冷是我师兄,那你说我师父是谁?”

    白无常被嘲讽,心有愤怒,但并未反驳,诡笑着道:“既然萧兄弟的尊师是紫云道长,那么根脚便是在惊仙观了,可是为什么你不是道士呢?”

    白无常便心领神会的举起自己的白色哭丧棒,轻轻将黑色哭丧棒从萧砚肩头拨开,这样一来,气氛明显就和谐了许多。

    白无常脸上挂着诡笑,道:“你说你师兄,是惊仙观的君冷道长么?萧----兄弟,敢问紫云道长与你是什么关系?”


    “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

    “道士可不修风水。”


    白无常嘴角再扯,已经将哭丧棒举起的黑无常又立刻将手放下,跟人打交道这种事情,白无常才是专业的,他们黑无常,一般而言只负责动手。

    “不知道听了有什么后果?”

    在地府阴司中当差,尤其还是像他们这种常出外勤高级鬼众,要是不把上头的情况摸得清楚点,知道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惹,很容易就会给自己招灾引祸。

    说到底,阴差不也都是人当的么?所以但凡活人有的七情六欲,人都会做的审时度势,他们也会做,而且因为活的更久的原因,大多数情况之下做的可比阳间的活人顺滑多了。

    于是黑无常干咳了两声,隐蔽的朝自己的搭档使了个眼色。
    白无常桀桀发笑,但神色却慢慢变了。

    方丈将此变化收入眼底,心说坏了,难不成这货是在扯虎皮做大衣?立刻低声提醒道:“道士入阴间,魂魄上会有三花异像。”

    萧砚听得陡然一愣,但脸上还是看不出表情,直到看着白无常对黑无常使了个眼色,仿佛是在示意可以下手的时候,萧砚方才慢悠悠道:“修不修风水,是我的事情,两位无常兄,这可牵扯到了我惊仙观的一些秘密,我敢说,你们敢听么?若是敢,那么我说了也无妨。”
    萧砚知道这是在试探他,因为不是道士,白无常对他的身份其实并不信任,便冷笑道:“会导致什么样的后果,我也不清楚,不过就在我下来之前,我大师兄还在跟人打架,白兄,你知道为什么吗?”

    哈!?萧砚言语间透出的这条消息令白无常心中狂跳,好死不死的,他前些天偶然听到一个秘闻,说阳间道门惊仙观里的那个疯子快打到天上去了,好像是天上有个人通过某种不正当的手段,窥听了惊仙观中的秘事。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问道:“为什么?”

    萧砚信口胡沁道:“因为那人知道了这个秘密,所以我大师兄很生气,不过到现在还没有结果,白兄你若感兴趣,我现在便说给你听。之所以会出现我不是道士,还懂风水的这种情况,是因为-----”

    说道后面,萧砚的语速已经变得极慢。其实哪里有什么秘密?他这个时候无非是在赌,赌面前的黑白无常没有听他将话讲完的勇气。

    也算是瞎猫碰到死耗子,正正好好吧,在连萧砚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幸运,恰好碰到了一个通过某不正经渠道听说过惊仙观那位老大正在跟人打架的白无常,否则,会出现什么结果,还当真是难说了。

    “停!”

    白无常见萧砚真做出了要将那个秘事说出的姿态,顿时浑身直冒冷汗,急忙开口喊停。

    开什么玩笑啊,惊仙观的那个疯子,可是个敢在阎罗殿上撒泼打滚的无赖岔子,要真让那个道士给盯上了,他们这小小的无常,丢饭碗事小,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事大!

    萧砚从善如流的停下,心中默默松了口气,心想这些阴差似乎智商都比曹礼佛高不到哪里去,竟然这么简单就被唬住了?

    白无常也同时松了口气,语气都跟着客气了三分,用商量的口吻道:“萧兄弟,你看,哥哥我是阴差,你这又在地府犯了事,偏偏我还是来奉缉拿你,要不这样,你也别为难哥哥我了,就跟我回去随便录个供状,可好?反正你背后有人呢,咱们阴司那边,也不可能真拿你怎么样不是?”

    一旁的方丈再次狗呆,突然觉得,自己生前真是将一把年岁活到了狗的身上。

    萧砚摇头道:“不好。”

    白无常神色一滞,立刻摆出了苦口婆心并且很为难的姿态,“为什么不好?萧兄弟你就跟着我们跑跑腿的事情,你看,咱们这当差也不容易----”

    “我赶时间,要先去望乡台,还要送他去投胎。”

    萧砚一把将旁边的方丈扯了出来。

    “这----”

    黑白无常皆是满脸为难之色。

    “黑白二兄,你们若是不同意,那我就跟你们说一说这个秘密,是因为----”

    “停!停!”

    “……”

    少倾后,阴间休止山下,萧砚与方丈向前‘仓皇逃窜’,有黑白无常紧随其后,一脸憋屈的‘奋起直追’。
    最后关头,萧砚撕破了脸出言威胁。

    虽然这话出口,有多少底气他自己都拿捏不准,但这却是紧急之下他所能做的唯一事情。

    令萧砚略感庆幸的是,威胁的话有效,那根黑色哭丧棒停在自己肩头,缺不敢再落下便是最好的证明。

    而黑白无常面面相觑。

    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威胁了?这种事情,虽然听一些同僚说起过,每隔些年总会有那么一两个来头背景都通天的人物捅出篓子然后扯出身后势力压人的。

    但是明目张胆到萧砚这种程度的,还真是闻所未闻。

    愣头青,业务明显不熟练,这样很容易搞得人下不来台啊。

    黑白无常心中如是想到,听说众同僚最头疼的,偏偏也是碰到这样的人。

    而在地府阴司中,到了黑白无常这个高级阴差,眼看着再往上爬一爬便能得到官身的地位,对于阳间的很多事情,他们却比低等阴差譬如牛头马面那些,知道的更多一些。

    就比如萧砚嘴中吐出来的君冷,与惊仙观这两个名字。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