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当国巫夫

第八十三章 还是同门?

  • 作者:弹指笑东风
  • 属于:恐怖灵异
  • 收录时间:2018-11-05 23:47:33
  • 更新文字:3864字

怎么说话呢?

不过萧砚根本不在意,而是颇有兴趣的又将目光投向了那几个盘坐在黑暗跟暴雨中岿然不动只顾念经的和尚,佛门的投胎指引阵,还真是有些意思呢。

在投胎人的视角上,看这个指引阵会是什么样的表现萧砚并不清楚,但只要是摆在明面上的阵法,不管是什么阵,哪怕是道门被传的最玄乎的罗天大醮,从风水相位的角度来看都有迹可循。

“我说你俩有意思?一个修野狐禅,人佛门根本认都不认,一个拿道门的手段做生意,简直在埋汰人家,现在面红耳赤了?”

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赵寻一跟曹礼佛两人纷纷对萧砚怒目而视。

就像赵寻一嘲讽这个指引阵造孽,在观察了好几圈后,平心而论萧砚是认同他这个说法的。

因为这个阵法不光有给人指引投胎方向的效果,同时还能随着心意将那些不相干的投胎人过滤掉,而过滤又是一个相当委婉的说法,这个筛选过程极为残酷,因为但凡被这个阵法过滤掉的那些投胎者,无一例外都将被几个和尚嘴中的经文与手中的秘宝重新打会阴间,也就是说一起回归原位,得再过一次黄泉大桥,重走一次投胎路。

“来了来了!几位大师开开门。”

不知是否是错觉,萧砚突然抬头朝黑漆漆什么都看不到的天上看去,隐约间耳边还听到了方丈大呼小叫的声音。

“姓赵的,单挑!”

曹礼佛一把将雨衣扯下摔在了地上。

萧砚有些头疼的看了这厮一眼,凭他对这厮的了解,这会应该是被架了上来,羞刀难入鞘了。

想想那种排队到几年后的大场面,萧砚也觉得有些过分了。

但是,此事与他无关,他也无须置喙。

就在这时,屋里生产的女人叫声陡然更加凄厉,何盈倾则打开了一扇窗户,伸手出来烧掉了一张写着生辰八字的庚帖,庚帖烧尽的瞬间,纸灰生莲。

但也就那么一声。

而坐在雨中,看那情形应该是居于主位的和尚,此时突然开始敲击面前放置的木鱼。

邦!邦!邦----

木鱼一声接一声,间隔不长也不短,并不像是和尚通常敲木鱼的速度,反而略偏向寺庙中晨钟暮鼓的节奏,但也不是。

木鱼声仿佛是某种号令,三声之后其他四名和尚同时开始了出声诵念经文,不再是之前的默念。

萧砚在抬头看天的同时侧耳听了听,突然便觉得不是那么靠谱起来。

那几位乍一看去应该是神情肃穆的和尚,此时嘴中所诵经文,竟然是被篡改的乱七八糟的《莲华无上妙品》。

他们应该是神情肃穆的吧?

捕捉到仿佛有个阴影从天上略过,从产房的房顶一头扎进了那间屋子里,萧砚才带着不确定的重新朝那几位和尚看去,跟着心中什么都明白了。

这几位,不开口还挺像那么回事,但一开口,野狐禅的那种不规矩的味道便铺天盖地而来。

“这几位,也是你同门?”

萧砚调整着自己略微有些僵硬的脸部肌肉,开口向曹礼佛询问。

曹礼佛摇头,正欲开口说话,便猛然听到产房中传出了嘹亮的婴儿啼哭声。

“生了,生了,是个男孩!”

跟着稳婆兴奋的声音便从大声传出。

其实稳婆行当也是有些不成文的规矩的,尤其在东南与沿海这一带,假如经手接下来的是个‘带把’的,那主家于情于理都一定要多给人一些赏钱,这叫‘接香火’,颇有讲究。

片刻后,两名稳婆欢天喜地的拿着几块多出来的银元从产房中走出,跟萧砚他们打着招呼匆匆离开,而何盈倾则小心抱着一个婴儿站在了门口,视线从三人身上略过,又立刻进了旁边的另一间屋子里。

“来者何人!”

突然间,之前敲木鱼的和尚陡然长身而起,看向村尾那条小路,萧砚也循声看去,只见一个腰间挂着三尺青锋,身后背着个巨大葫芦的倒是一摇三晃的走来。

酒气冲天!

而萧砚瞳孔则缩了缩,心说来得好快。

此人,来替他哥哥唐仲陵收徒。

曹礼佛是个输人不输阵的,但还是被赵寻一顶得顿时语塞。

因为赵寻一的看似简单甚至不怎么走心的话,直接击中了他的软肋。

佛道本一家是个扯淡的说法,扯得离谱,因为从佛教传入中国,尤其是初唐之时那个姓陈的大和尚的从印度将大乘佛法引入中国后,佛道两家便成了彻头彻尾的宿敌。

所以既然是敌人,那么其实彼此更是相互了解不过了。

赵寻一知道这个佛门的指引阵到底是个什么底细,曹礼佛当然也知道赵寻一知道,但是打人不打脸,这样子搞就真的太坏规矩了。

哪怕是说也不行!

看着赵寻一戏谑的眼神,曹礼佛情急之下直接撸起了袖子,大有当场将其放翻的意思。

讲实话,别人面对赵寻一之时很克制,八成是因为他身后那座盘踞上海的命馆的原因,但堂堂曹大少,真正红起脖子又曾怕过谁来?

东四省的曹家,也不是省油的灯。

不过看到曹礼佛这个架势,赵寻一直接扭过了头,根本连搭理都不想搭理了。

阅读当国巫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