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我变身大判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更加疑惑不解了,“是吗?”

    转而,这女孩找了一会,把一件衣服拿了出来,居然还有一个帽子。

    我试着穿了一下,还挺合身,带上帽子,也挺合适,这屋子里有一面镜子,我照着一看,嘿,挺好。

    我疑惑不解道:“我真的来做过衣服吗?”

    “来过啊,不过一年前,来过之后,衣服做好了就一直没来取。”

    看着这身衣服,我忽而想起了像某些人物形象,嘿,好像像个判官!对,我记得电视剧里的判官穿着打扮,就和我现在差不多。

    等等,什么,判官?我脑袋一震,难道我是判官?

    据女孩说,我一年前来到这里,说做一套判官服,然后还把笔放在了这里,说拿衣服的时候,连笔一起拿走,可是居然一去不返,这走就是一年!

    我去,我居然是判官!

    这女孩看了我几眼,还给我倒了一杯茶水,毕恭毕敬的放到了面前,施礼道:“李公子,请喝茶。”

    我不解道:“我不姓李啊,再说,咱们见过面吗?”

    这女孩惊讶道:“李公子忘了吗,一年前,你来过这个铺子做衣服。”

    接下来这女孩的一句话,让我彻底的震惊了。

    “李公子,这里还有你的一支笔!”

    我拿过一看,是一只金色的毛笔,这不是活脱脱的一个判官吗?

    这女孩随后还说,“李公子,其实我等着你,还希望你能为我伸冤呢?”

    “伸冤?伸什么冤?”

    女孩哭哭啼啼道:“我两年前,走夜路,被人杀了,到现在,还没抓到那个凶手,你要为我做主啊。”

    “哦,那个凶手是谁啊?”

    “我也不知道,还请李判官为我查一查。”

    我点了点头道:“好,我一定查,你叫什么名字?”

    这女孩说了名字,家庭地址。

    这时,我就想,既然我是一个判官了,那我还用继续怕这里的鬼么?还怕那个小女孩么?

    也许是该他们怕我了吧!

    想到此处,我就穿着这身判官服,持着判官笔,从裁缝铺子里走了出来,小吃街上的众鬼一看,吓得齐刷刷的下跪,直磕头,“李判官!”

    那个抓着我的小女孩,吓得翻了一个白眼,直接晕了过去。

    嘿,这感觉,倍爽!

    连鬼都这么怕我了。

    我走到那小女孩面前,拍了拍她脑门,她睁眼一看,吓得连连求饶,“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是李判官来,还望你大人有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别和小女子计较。”

    我笑着回道:“那是,本来呢,我想治你罪,但是本判官,胸襟广阔,不追究了!”

    转而我对这跪在地上的众鬼说道:“大家起来吧,起来吧!”

    众鬼这才站了起来,不过连大气也不敢喘。

    这时有个鬼问道:“李判官今日来此有何贵干啊?”

    我回道:“我不是被一个鬼抓来了么。”

    “谁敢抓李大判官!我们打死他!”众鬼群情激奋,扬言要打死这个抓我的鬼,这个小鬼女孩当时一个白眼,又吓晕过去了。

    我这个乐啊,哈哈哈哈,简直差点把我笑晕了。

    正在这个当口,街上的众鬼哗啦散开一条通道,有一个女人带着一帮随从走了过来,远远的都能听到叫骂声,“谁敢欺负我的女儿!”

    这女人看来在鬼中的势力不小,带着十多个相貌凶恶的恶鬼。

    看到在街道上晕倒的那个小女孩,大声道:“这是谁欺负我的女儿了!”

    我说道:“大姐,是我啊,你女儿要让我和你一起去吃蛋糕。”

    这女鬼一怔,转而也吓的跪倒在地,一个劲的朝我磕头,“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是我有眼无珠,没想到让我女儿抓的人是您啊,希望您别计较。”

    我当时笑的腿肚子都差点抽筋了,“好好好,我李大判官,不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的,你放心吧,快带着你女儿回去吧。”

    这时,有鬼喊冤道:“李大判官,你要为我们做主啊,这个女的,经常欺负我们这帮鬼。”

    “是啊,她经常带领这家丁,我们谁也不敢惹,还请李大判官为我们做主啊。”

    我紧紧盯着这个女鬼,厉声呵斥道:“你是经常欺负这里的鬼吗?”

    这女人不敢搭话,一个劲的磕头。

    我喝道:“今天,我就不计较了,但以后,你若再敢带着你的一帮家丁前来撒野,那么别怪我不客气,打的你魂飞破散!”

    这女鬼吓得哆哆嗦嗦,魂不附体,颤颤抖抖说道:“大判官,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在众鬼的欢呼声中,这个女人抱着女儿灰溜溜的跑了。

    转而,我就背着昏迷的楚江,从这些烂尾楼小吃街里向外走去,百鬼在后面相送,“李大判官有空再来啊。”

    “欢迎李大判官再来!”

    “李大判官是我们的再生父母!”

    一阵欢呼高过一声,我甚至都有些不想走了,在这里当个判官的感觉也不错嘛!

    但不走不行啊,我毕竟是人,而且还有晓雯在家里等着我呢。

    走了很久,终于走到了烂尾楼外面,我也累的够呛,楚江这小子还真沉,死沉死沉的!

    我擦了擦汗,仰面睡起觉来。

    不知过了多久,只觉得耳边有人叫我,“峰哥,峰哥,你醒醒!”

    我睁开眼睛一看,是楚江。

    此时,我再一打量我自己,身上的那套帅气的判官服不见了,但手中的金色毛笔还在。

    楚江道:“峰哥,刚才那几个鬼都对付了吧。我给你的香烟蛋糕纸钱都送出去了吧。”

    我说道:“楚江啊楚江,差点没送出去,你又干嘛去了?”

    楚江摸了摸后脑勺道:“峰哥,不瞒你说,刚才我正在烂尾楼里藏着呢,不知道谁又给我后脑勺一板砖,又把我拍晕了。”

    我是非常气愤的说道:“楚江,你行不行啊,哪次都被板砖拍晕,关键时刻掉链子,我不相信你了!”

    楚江嘿嘿一笑,“那我也没料到啊,这谁总拿板砖拍我啊。”顿了顿,他看着我手中的金色毛笔道:“峰哥,你这个金色毛笔哪来的啊?”

    我胡乱说道,“这是我从商店买的,晓雯说用,我带在了身上,还没来及给她呢。”

    楚江拿过去看了看,说道:“峰哥,你这毛笔不错啊,好像是个古物,给我得了,我给你卖个好价钱!”

    我一把抢了过来,“这毛笔跟你小子没关系!”

    我俩从烂尾楼里走了出来,我回忆着刚才百鬼送行的壮观景象,心里美滋滋,转而又琢磨着,我有了这只判官笔,以后就不用怕鬼了吧。

    我就按这个老伯的话演了一出假戏。

    拿着一个鸟笼子,故意往地上一摔,随后与这老头争执起来,最后,“咔嚓”一下,将老伯的衣服拽了一个大口子,老伯当时就不干了,说让我赔他衣服,最后,看我俩打的激烈,旁边铺子的炸油条的,卖馄饨的,都来拉架。

    最后,老头说鸟笼子的事可以不再追究,但衣服一定要赔,理所当然的,我就去不远处的那家裁缝铺子里做衣服。

    这裁缝铺子大门紧紧关着,我“砰砰砰”的敲了好几下,里面好像没人啊,这可咋办,正在我踌躇的时候,门开了,里面黑漆漆的,“你做衣服吗?”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传了出来。

    “对,我做衣服。”

    “可是我母亲出去了,得等我母亲回来再做。”

    我哪里还能等她母亲回来,当即道:“让我先进去,随便做一身就行。”

    随后,我一推门,就进去了。

    这铺子不大,也就十平方左右,里面有很多花花绿绿的布,还有几身做了一半的衣服。

    这个女孩也就十七八岁,长的眉清目秀的,我坐在里面的一个小木凳上,喘了几口气。

阅读倾城诡妻与怪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