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大战赵小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沐峰兄弟,你不了解情况,的确,息事宁人是个办法,医院也不是吝啬这二十万,即使不是医院的医疗事故,但为了不打扰医院营业,也未尝不可。”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不瞒你说,连警方都劝医院,给点钱算了,对于医院来说,这孕妇一家也算是弱势群体,孕妇来自农村,生活条件本就很不好,就算是本着人道主义扶贫原则,给了二十万,又算什么呢?”

    我也摊手道:“是啊,就算是当做捐款了,也没什么啊。”

    “不!一分也不给!”陈凡斩钉截铁道,“这孕妇心太狠,是婴儿出生后,她亲手掐死的。”

    我也没寒暄,单刀直入,“凡哥,门口那棺材,放在这里影响多不好啊,你们怎么不选择息事宁人呢?”

    陈凡背着手站在窗前,望着医院外那哭闹不止的妇人,露出一股鄙夷的神色。

    我啊了一声,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孩子是从娘胎里掉下来的肉啊,怎么可能亲手掐死呢?

    陈凡道:“期初我也不太信,但经过警方和医院的调查,基本认定,这婴儿是孕妇戴手套亲手掐死的。”

    我狠狠的锤了一下桌子,暗自咬牙愤愤,真是人心难测,为了钱,竟然杀女骗钱这个主意也能想出来!

    陈凡的态度很是坚定:医院可以把这二十万捐了善款,可是,说什么也不能给这个杀人犯!

    围观看热闹的人很多,我急忙在附近站点下了车,跑了过去,一打听,据说是此妇女的婴儿死了,和陈凡医院签订了20万的医疗赔偿,医院说是孕妇自身人为事故,不是院方责任,双方就此僵持着。

    我进了医院,直接来到陈凡的办公室,一来二去,我与这陈凡已经非常熟络了,口头称呼也从陈院长转变成了凡哥。

    见我来了,他热情迎接:“沐峰,快坐。”

    据陈凡说,在孕妇家里,已经有三个女儿了,他们家非常想要一个男孩,那家老公以前也说,再不生男孩,就离婚。

    我问道:“那警方既然基本确认孕妇杀婴了,为何不拘捕呢?”

    陈凡解释:这个原因复杂,这家本来就穷的揭不开锅了,现在再拘捕这个产妇,更是雪上加霜,把一家人往死里逼,万一再因为此事闹出几条人命,那社会影响就大了。

    这个当口,有一名警察又进来了,一脸愁容,“陈院长,你看,我们也是俩辅警,上支下派,叫我们解决好这个事情,现在,肯定不能拘捕这个妇女,医院给个三五万也不算什么,把事了结了,大家都舒坦,您就行行好,就当体谅体谅我的难处行不行?”

    陈凡神色凛然,表态绝对一分不给,不给这个妇人!

    正在这个时候啊,突然医院外面的人群一阵骚动,还有人发出惊呼。

    我走出去一看,居然从棺材里传出几声断断续续的啼哭声,婴儿活了,这个大红棺材的盖也没盖严。

    当时就把这个坐在地上的产妇吓傻了。

    有人把棺材盖掀开,将孩子抱起,这个产妇吓得面如土色,一直跪在地上磕头,说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对不起你。额头都磕出血迹来了。

    看来,真是她杀的啊。

    最后,经过一番折腾,产妇抱着婴儿灰溜溜的走了,这一出闹剧也就此收场了。

    围观的人无不唏嘘,感叹人心薄凉,这母亲连个畜生都不如。

    转眼间,已经到了第十天,可是这楚江还没回来,我打电话,也打不通,真不知道楚江这小子干啥去了,还说不丢下我。

    可是只剩我一个人也得继续面对这个可怕的赵小刚的鬼魂啊。

    如今除非我学会怎么使用这判官笔,否则,今天晚上我是必死无疑啊。可是,谁能教我使用这支判官笔呢?

    眼看就天黑了,我不得不去烂尾楼那里,跑也根本跑不了,此时,楚江突然来电话了,说他有急事,会不来,让我准备一只白公鸡,拿着去见赵小刚。

    危急时刻,就杀死白鸡,把血涂在自己身上,这样,兴许能救我一命,成与不成,就看我的造化了。

    此时也没啥办法,我就去市场买了一只大白鸡,然后提上就去了烂尾楼那里。

    心里忐忑不安,晚上十二点的时候,随着一阵阴风的吹过,这个赵小刚终于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赵小刚此时,脸色十分阴沉,“沐峰,你找到我女朋友那个奸夫了么?”

    我摇摇头说:“没找到。”

    赵小刚一阵冷笑,“那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给你的十天期限已经过了。”

    我说道:“赵小刚,你何必这样耿耿于怀呢,你女朋友不喜欢你,喜欢别人了,她和你又没结婚,有喜欢别人的自由啊,你何必抱着如此的执念呢?”

    赵小刚冷冷道:“这些你不懂,你不明白我有多爱她,为了她,我可以去死!反正,那个奸夫必须死!现在,我先杀了你,再去杀那个奸夫!”

    我将楚江让我买的那只大白公鸡提了出来,对赵小刚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赵小刚道:“一只白鸡,有驱邪的作用,但那是对于普通的鬼魂,对于我赵小刚,狗屁事不管,你拿一只鸡就以为我杀不了你了?”

    我提着白公鸡道:“赵小刚,你误会了,我拿白公鸡,不是为了杀你。”

    赵小刚道:“那你拿一只白公鸡做什么?”

    “我想咱们俩一起吃鸡。”

    赵小刚一怔,随即大怒道:“去你大爷的,谁和你吃鸡,还敢戏弄我,你受死吧!”

    随即就张牙舞爪的朝我扑了过来,涌动着阴风阵阵!

    我当时拿个小刀就把鸡脖子切开了,对着赵小刚就是一甩!

    血液喷溅出去老远,喷在了赵小刚身上,随即冒出了一阵白烟,可是,对于这赵小刚来说,也就是挠痒痒,根本不管用,倒是然他更愤怒了!

    伸着两只大手就向我抓了过来。

    阴风阵阵,吹的我头皮发麻!

    我此时还能有啥办法,只能跑了,向烂尾楼里跑,心里祈祷着,那些鬼快出现吧,赵小刚在后猛追不舍!

    “沐峰,今天我要扒你的皮,抽你的筋!”

    不过,我怎么用这支判官笔呢?这是个问题,我虽然大概在冥界是判官的身份,可是,对于如何用这个毛笔是一无所知。

    楚江说,现在我身边的鬼基本已经收拾完了,就剩下那个赵小刚了,不过离赵小刚说的日子还有八天,这个赵小刚是个厉害的角色,楚江说他得去远处找一个人来帮忙,然后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楚江说请的这个人是他茅山的师兄。

    我说打电话不行啊。

    楚江说,这个肯定不行,而且他师兄也没带手机,必须自己亲自诚心去请,要不肯定请不回来的,我就说楚江你快点啊,就还有八天时间,你回不来的话,咱俩可能就说拜拜了。

    楚江说让我放心,就算万一请不回来,他也不会丢下我自己不管的。

    楚江出发去请他师兄了,我则没啥事,拿着毛笔琢磨着怎么使用,其实,我晚上又去那烂尾楼着,但是,这回啥也没发现,也没看见那条百鬼街。要是能看见百鬼,我也可以咨询一下这个判官笔怎么用。

    这个金色闪闪的判官笔我要是真能用了,那就牛逼大发了。究竟该怎么用这支判官笔呢?

    一天,我坐公交车,正好经过陈凡医院,惊讶的瞥见,在正门口的台阶下方,摆着一副红漆大棺材,有一个妇女,坐在棺材旁侧,手里舞动着两把菜刀,连哭带嚎的。

    还有俩警察站在附近,也是连说带劝。

阅读倾城诡妻与怪婴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