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坑爹的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这话也没错。而君辞也没有非要追究的意思,道:“跟我进来。”

    竹楼一如她离开时那般简单干净,只是桌子上多了几样东西,六枚白色玉简并排放着,上面分别刻着丹、器、符、阵、兽、法六字。

    “选一个。”君辞道。

    他敢肯定,如果是《惊雷剑诀》她绝对做不到这个程度。合着在她这里,易剑峰历代传承下来的《惊雷剑诀》还比不上剑法中只算是上中等《冰饮》重要了?

    “《冰饮》来来去去也就三招,自然熟些。而《惊雷剑诀》弟子到现在都没有完全领悟透。”沈钰彤解释。

    这是要教她?沈钰彤挑眉,“师父这些都会?”

    “不会。”君辞回答得干脆,“不过会有人教你。”

    余下的四个里,法术是为了攻击,剑法也一样。而她的灵识还不错,在绘制符篆和驱兽上应该有一定加成,符篆就算了,那就——

    “触发主线任务,成为一级炼丹师。”

    躲过沈钰彤刺来的剑,君辞道:“今天到此为止。”

    话音才落下,沈钰彤以收了剑,全然没有刚刚的凌厉。

    这份收放自如让君辞眼皮跳跳,“你这干脆去玉剑峰算了,白师姐一定很欢迎。”

    炼丹、炼器、符篆、阵法、驱兽、法术为修真六艺。法由于法术修炼容易,且威力强大,故被众多修士所追捧,尊为六艺之首。但其它五艺手段极多,也是必不可少的。

    筑基后期才让沈钰彤学,其实已经有些晚了。不过她年纪还小,想要结丹还得再沉淀个几年,趁这个时候补齐,倒也没什么大碍。

    沈钰彤有冰灵根,炼丹、炼器两个可以首先排除——只要她还不想暴露冰陨心炎。

    “触发主线任务,成为一级阵法师。”

    “触发主线任务,成为一级制符师。”

    沈钰彤:“……系统,你出来,咱们好好聊聊。”

    系统沉默。

    被系统推出来的陌干笑一声,“彤彤啊!其实你这眼睛最适合炼丹、结阵或者画符了。技多不压身嘛!”

    “陌啊!不如你来同时学三个吧。”沈钰彤凉凉回应。系统干脆坑死她得了!她的目标是变强!不是全能!虽然系统只要求了三个,但谁敢保证她会不会再抽风!

    杂而不精,懂不懂?

    又随口问着君辞,“不知道师父会什么?”

    君辞笑笑,“因为某个原因,我修法术。你还有个师兄顶着,倒不必学我。除了符篆一道传承有失,其它的想学什么,都不会太难。”左右有人巴不得指导她呢!

    沈钰彤之前翻看古籍,符篆一道的传承因为某个原因,确实残缺不全,也直接导致了现在的制符师所剩无几。

    这也是她不想学的原因。既然要学一门副职业,怎么也不能残缺吧?

    “那就阵法吧。”又想到那三个主线任务,沈钰彤也没得选了。

    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君辞将阵字玉简递给她,又道:“沈彦修的是阵道,你去找他先学着吧!他是兄长,不用跟他客气。”

    这话听着似乎有些不对,但沈钰彤也没有细想,收好玉简,“我知道了,师父。”

    “那即墨晗——你离他远些,总没错。”君辞提醒。

    沈钰彤点头。大师兄提起也就算了,师父都这么说了,加上她本就没什么兴趣,她还是离那人有多远就多远吧。

    “那就去吧!沈彦住在黎洛附近的院子。”

    沈钰彤再次点头。烫手山芋扔了,还有个学习阵法的机会,已经很不错了。

    “诶!彤彤,你还有两个任务呢。”系统冒了出来。

    “不急。”沈钰彤凉凉道,“你们最好给我找个完整的符篆传承。不然——主线任务也没有什么时限不是?就在那儿先晾着吧。”

    系统:“……”她也不想这样啊!可是自从那次沟通——那次之后,任务就不归她管了,她能有什么办法。

    “贪多嚼不烂。这一看就是长期任务。彤彤先捡着一个学也不错。”陌安慰道。

    “陌陌,你真好!以后不用你整理资料了。”陌还没来得及感动,系统下一句话可就有些气死人不偿命了,“不过找符篆传承就交给你啦!”

    陌:“……”这就个没心没肺的,小爷安慰她做什么?怎么还上赶着撞上去了?不过似乎也不是没有办法。

    两人的话沈钰彤听在耳朵里,却也没放在心上。他们能找到最好,如果没有——最多也就是不学嘛!

    自七岁醒来,从来没有任务失败过的沈钰彤自然不知道,任务失败是有惩罚的。而且那个惩罚……

    沈彦的院子并不难找,沈钰彤抱着紫幽刚走到黎洛的住处附近,就听到了某人说话的声音,“大师兄,要我说,师妹应该还没起呢!你们真不用在这儿等着。就她那嗜睡的毛病,让她早起一个时辰她都能拿剑劈了你。我还记得她有次走路犯困,直接……”

    “直接怎么了?”沈钰彤推门走进小院。

    背后揭师妹老底被她撞破,要是搁在平时,他一定会矢口否认。但今天——

    黎洛笑笑,“没怎么,就是直接掉沟里了。等我发现人不见了去找,人家已经在沟里面睡着了。”

    这也能睡着?沈彦还好些,即墨晗和他身后的盼安则用诧异的目光看向沈钰彤。

    沈钰彤沉默了一下,“比不得二师兄,去墨剑峰取个丹药,两天没回来。师父出去一寻才知道,原是被焚剑峰的萧师伯当小贼囚起来了。师兄当时是怎么从东边的墨剑峰跑到西边的焚剑峰来着?想起来了,好像是……”

    黎洛脸色一变,“沈——钰——彤!”

    “二师兄继续说,谁手里没点黑料啊。”沈钰彤笑吟吟道,“看看我们谁多。”

    沈钰彤眨了眨眼,一团冰蓝灵力出现在掌心,“弟子自认根基并无问题。”

    君辞只一眼便知道她所言不假,又想到沈彦,君辞也不再计较她的修为问题。“让我看看你的剑吧。”

    果然要考教剑法啊。

    沈钰彤了然,惊羽剑出鞘,当即用出《惊雷剑诀》刺向君辞,紫色剑身泛着蓝紫色电芒,威势惊人。

    君辞也不意外,侧身躲过,将修为压制在筑基后期。

    在他看来,只有战斗才是检查成果的最好方法。平时将剑练得再好,在战斗中不能灵活使用也是枉然。

    竹楼前,少女剑法凌厉,一身鬼魅步法暂时弥补了经验的不足,让人无法捕捉。只是她所面对的男子显然更为强大,双手背在身后,也不出剑,竟是没中一丝剑气。

    他这小弟子剑道天赋不弱,反应也快,只是年纪还小,战斗经验到底不够。这是君辞心中的评价。

    却不想她的剑招突然一变,较之前慢了几分,威势看着也大不如前,却让君辞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这是冰饮?

阅读系统之奇葩修仙路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偶像练习生 一秒变胖了解一下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隔墙密友的香水味gl君灵御农门喜嫁TfboYS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