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军事千年虐恋之美男倾国
本章:6027字

第六章 司马望北遇险受伤

    “什么人,竟敢夜闯皇宫。”话音刚落,司马望北就感觉背部一阵发寒,一股强 大的内力朝自己袭来。

    司马望北拉着慕容冲闪到一边,躲开这股内力。“咔擦...”身后的石桌被这股内力劈为几半。

    司马望北倒吸了一口冷气,幸好躲得快,要不然自己和冲儿就像石桌了。

    “望北哥哥,如果我走了,清河姐姐就有性命之忧,能不能把她也一起救走。”说着话,深情的看着司马望北的双眼。

    “这.....你先跟我离开,回头我再来救清河,被发现了就来不及了。”说完拉着慕容冲就朝门外走。


    司马望北让慕容冲躲到一边,抽出寒冰宝剑,就与来人交上手。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禁军大统领汪晟。

    前殿符坚大宴文武,很多内待也在聚会守岁。整个宫庭防卫就松懈下来,汪晟作为禁军大统领,不敢有半点松懈,在宫内来回巡视。来到凤紫宫,发现守卫全都不在,顿觉异常。汪晟对于慕容冲,没有好感,在他看来,一个男人待王伴驾,承受胯下之欢,活着就是一个耻辱。无耐君上,甚是喜欢,汪晟也不敢轻怠。


    “不要管我,快走。”慕容冲朝望北大喊。

    这时趴在房顶的九天神女南宫燕和东海剑客蔡毅一看形势不对,飘身而下,三人把汪晟围在中间。就在四人大战之时,惊动了巡夜的禁军,嘴里喊着“有刺客,快抓刺客”。然后潮水般涌来。三人被围在中间,九天神女南宫燕朝司马望北和蔡毅使了个眼色,三人对着汪晟就是一阵强攻,然后一个后撤,飞身上房。

    “ 冲儿,我来救你出去,快跟我走。”望北说着,抓住慕容冲柔嫩的双手,就朝外走。

    慕容冲扑到了司马望北的怀里,眼泪再也忍不住了。自己一个人在这深宫里受到的折辱,痛楚,还有恐惧,都是一个人忍着,自己不敢说给清河姐姐听,怕他担心。眼前司马望北,虽是一面之缘,却在茫茫黑夜里,给了他唯一的心灵港湾,也是他目前唯一的依靠。

    “冲儿,别哭,莫怕,今天望北哥哥就带你离开这。”说着用手,轻抚慕容冲的脸颊,帮冲儿擦去眼泪 。
    刚进到大门,就远远看见司马望北拉着慕容冲望外走。一声大呵,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并劈出一掌。

    两人一伸手,汪晟就看出眼前这个黑衣人就是洛阳行宫行刺之人。慕容冲不会武功站在一边干着急,为望北捏着一把汗,因为他知道汪晟是秦国第一高手并非浪得虚名。

    果然,四十几个回合下来,司马望北就有点吃力,多亏望北轻功奇绝,否则早就不敌。但现在想脱身都很难,更别说带走慕容冲。
    汪晟虽然难敌三人,但三人想这么轻松撤退,也是很难。气沉丹田,力道积于右掌,冲着司马望北就打出去。司马望北感觉一阵冰凉的掌力穿心而过,嗓子发甜,血往上涌。立马气往下沉,把气血又压了下去。

    九天神女南宫燕一看,不好,回手打出一支袖带剑,东海剑客上前拉着司马望北,几个起落消失在黑夜之中。

    “追,别放走了他们.......”说完,回头看了一眼惊魂未定的慕容冲。“送慕容公子回房,好生照看。”

    说着,汪晟带领禁军追了出去。

    皇宫出了刺宫,一时热闹气氛全无,禁军到处搜捕。司马望北和师姐南宫燕及师兄蔡毅趁乱,逃出皇宫。

    从后门进入客栈,还未进房间,司马望北一口鲜血喷在地上,陷入昏迷。

    蔡毅抱起司马望北来到房间,脱去司马望北的衣服,才发现后背一个黑黑的掌印。

    “追魂掌.....’蔡毅脱口而出。

    南宫燕看过也吃了一惊,追魂掌,隔百米都能击中对方。但这追魂掌乃南海绝命门的独门武功,汪晟怎么会......难道汪晟是绝命门的人,可是绝命门远在万里之遥的茫茫南海。

    “师妹,你扶着望北,我用内力帮他疗伤,好在距离远,伤得还不是太重。”说着盘腿坐在司马望北的身后,双掌顶着望北的后背,轻运内力。

    南宫燕扶着望北,焦急的看着。望北在她心里不只是师弟,更是自己的心上人。两人从小学艺在九华山,青梅竹马,师兄弟也在撮合她们两个。

    稍时,司马望北后背升腾起团团烟雾。“师兄,望北醒了。”南宫燕喜极而泣。

    蔡毅收了内力,下得床来,两人扶着司马望北躺下。

    “拿我们的金疮药,给望北内服外敷,调理月余,可望痊愈。”蔡毅对南宫燕说着。

    “师姐、师兄,我没事,现在宫内如何,符坚会不会杀了慕容冲。”望北担心的问道。

    “你受伤之后,我们没有恋战,带着你就离开了。宫内吵闹了一阵,就没了动静。符坚深爱慕容冲,应该不会杀他。只是日后再救他,恐怕更加不易。”南宫燕安慰着望北。

    “是我太过冲动,今日救他不成,反而害了冲儿........”司马望北陷入了自责,但眼下也只先养伤,等假师叔鬼谷上人来长安,只能希望符坚看在慕容冲侍奉他左右,能饶过冲儿。
    除夕之夜,前秦皇宫,烟花璀璨,灯火通明,长安城里家家欢乐祥和,庆祝几十年来难得一遇的盛世。自东汉末年,天下纷争不断,战争从未停止,王朝换代更是像走马灯一样的上演。如今的前秦,算是乱世中,难得的盛治。符坚与皇亲国戚及众文武在大殿饮酒守岁,符坚不顾大家的议论,命慕容冲随待左右。

    歌舞升平,乐声悠扬,文武百官的恭贺,让符坚甚是得意,想这乱世,如果不是我符坚,那还不得更乱,正是有我了符坚的出现,才难得有这个盛世局面。不知不觉酒就喝了不少。慕容冲则是心里没有一点过节的心情。玉阶下,慕容垂和慕容韡等其它慕容氏的皇族,也在把酒言欢。

    符坚因为对慕容冲的宠爱,大赦前燕国皇族,封慕容垂这个降臣为大司马,慕容韡这个曾经的燕国皇帝为尚书令,其它慕容氏族人也尽皆封赏。如今慕容氏已经站满秦国朝堂。而他慕容冲只不过是一个深宫禁脔,一个玩物。而慕容氏族人,对他也是充满了鄙夷,而远离他。他们因为慕容冲而得到封赏,但如今他们却远离他,如今的慕容冲可算是众判亲离,这也让他对这个世道人心多了一世鄙夷。

    酒席过半,慕容冲以身体不适为由先行告退。符坚点头应允,只道让慕容冲回凤紫宫好生准备,今天也像往常一样,他要夜宿凤紫宫。

    秦国皇宫,灯火通明,整个皇宫都是歌舞升平,守备比平时松了很多。凤紫宫内,慕容冲一人坐在窗边,左臂搭在窗台,抬头望着空中绽放的烟花。慕容冲特允宫人们在偏房团聚守岁,自己一人想静静。

    就在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三个黑影闪展腾挪,飘起飘落,从皇宫的东边宫墙飞入皇宫。飞檐走壁,悄无声息,来到了凤紫宫的房顶。观察片刻,见宫人都不在,其中一个黑影飘然而落,轻功真是奇绝,落地无声无息。一个快闪,已经到主房门口。

    正在窗边,凝望天空的慕容冲,被飘落的黑影,吓的怔了一下,但马上恢复了平静,心头涌上一阵欢喜。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白衣仙童司马望北。这个身影,慕容冲过目不忘。刚要起身,司马望一进得房来。右手轻轻的拉下蒙面的黑布,那张俊俏的脸蛋挂着笑容。原来,长安城中传唱的民谣,让司马望北如鲠在喉,想起慕容冲每天要和符坚有床第之欢,心里就觉得不爽,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了慕容冲。司马望北决定入秦宫来救慕容冲,南宫燕与蔡毅反对,说现在时机不到。汪晟的底细查不到,对能不能战胜汪晟心里没底,现在师叔又没到。

    但今天除夕,店里没有什么生意。“今天是除夕,皇宫宿卫一定比较松,我们不如今天前去,错过这个机会,就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了。”司马望北焦急的看着师姐和师兄。

    南宫燕和蔡毅一看司马望北脸上这么坚定,心想,若不同意,恐怕他又要独自前去,到时更加危险。再说师弟所言不错,除夕夜宿卫肯定不比平常严格。倒不如一试,三人决定前往秦国皇宫。

阅读千年虐恋之美男倾国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