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赞美誉芳邻骚华年 倾慕仰壮士志青云(1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高渐离道:“喝酒?大哥,你行不行”!

    荆轲道:“当然可以,没事”。

    立姓亦道:“大哥高兴,怎么样都行,小弟今日舍命陪君子,走”!

    立姓道:“哥哥所言极是”。

    荆轲道:“如今大家都平安无事,又聚在一起,值得庆贺一下,非得大喝一场才能尽兴”。

    便是三兄弟肩并肩说笑着进了厨厅,高渐离命厨仆上来好酒好菜,酒过三巡,菜品五味,荆轲仗着微醺醉意,开口道:“兄弟,当日我和渐离也是与你哥哥成名似现在这般尽兴,人生难有知己,你们兄弟二人真乃性情之人,愚兄敬你一杯”!

    立姓忙端杯道:“荆大哥义薄云天,才是立于天地间的真正好男儿,小弟由衷佩服,来,我敬哥哥一杯”。二人一饮而尽。

    立姓叹道:“唉,一言难尽呐”。

    荆轲看立姓似有难言之隐,又道:“那要困到什么时候,难道没其他办法补救么”!

    荆轲捎带高渐离,回道:“这便是立姓兄弟啊,兄弟仪表堂堂,意气风发,果然是人中俊杰呀”,又拜道:“全仗贤弟化功疗毒,在下才能捡回这条命,在下感激不尽呐”!

    立姓道:“大哥千万别这么说,若非两位哥哥救我性命在前,小弟怎能存活至今,应该是小弟感谢大哥才是”!

    高渐离道:“好啦,都是兄弟,不必拘泥这些说辞,好兄弟自当福祸与共,同甘共苦”!

    荆轲道:“那日你哥哥走得匆忙,未能痛快淋漓一回,没想到那一别却是难以再见,听渐离说你哥哥遭逢劫难,究竟怎么回事”?

    立姓放下酒杯,忧容道:“不瞒二位兄长,哥哥他因犯下过错,被恩师处罚,一直囚在轮回之中,受尽煎熬”。

    荆轲听立姓之言一知半解,心中虽有些困惑,只是应道:“你哥哥处事稳重,能犯什么过错”?

    立姓道:“我也不知道,时机到了师父就放他出来了吧”!

    荆轲道:“你哥哥真是磨难多多呀”!

    高渐离道:“立姓兄弟,那你怎么突然到燕国来了”?

    立姓道:“实不相瞒,小弟也已被恩师逐出师门,走投无路之际,记得往日听哥哥提起过两位兄长情意,这才前来投靠,没想到闯下大祸,连累哥哥了”!

    高渐离道:“兄弟哪里话,你肯只身来寻我等,便是看得起信任我们,我和荆大哥高兴都来不及呢”!

    立姓道:“二位兄长如此坦荡真诚,小弟当真羞愧万分呐”!

    高渐离忧道:“那夜荆大哥劫走兄弟之后,这几天王府派人全城搜捕缉拿荆大哥和兄弟,还要委屈兄弟在这里待些时日,避避风头,等到外面消停些,再从长计议”。

    立姓道:“小弟已得栖身之所已感激万分,一切全听兄长吩咐”。

    荆轲问道:“姬王爷已知那夜刺客是我了吗”?

    高渐离道:“王府对外声张已知刺客底细,放言那人投案自首便会从轻发落,我猜测王爷并不知晓,只是虚张声势,但是大哥也得小心行事,不要露出马脚才是”。

    荆轲道:“我自会小心”,似乎想起什么,又道:“那夜前去搭救立姓兄弟之前咱们不是说好事成之后奔逃我住那里么,怎么还来你这里了”?

    高渐离道:“当时情况紧急,再说你二人都已受伤,不宜舟车劳顿,事后想想,大哥在江湖上赫赫有名,又常年居住燕地,王府出了这么大事他们一定会怀疑大哥,保险起见,还是我这里安全一点”。

    荆轲道:“二弟也算是王城中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王爷不会怀疑二弟么,他派人过来搜查怎么办”?

    高渐离道:“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只有赌一把了,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反而安全,我不信王爷能如此聪明”。

    荆轲道:“其实我倒无所谓,王府又没有证据我就是当晚刺客,只是他们识得立姓兄弟,只要走漏一丁点风声,王府之人知道立姓兄弟躲在这里,王爷就抓住了二弟把柄,那事情可就大大不妙”。

    高渐离道:“知道此事之人除了我们三个,还有四名家奴,他们倒是忠心耿耿,绝不会泄露秘密”。

    荆轲道:“目前看来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高渐离道:“这样一来,倒是约见樊师弟之事耽搁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哪里”?

    荆轲道:“哼,一提他就来气,管他做甚,爱去哪去哪”!

    高渐离道:“别这样大哥,说不来此事樊师弟还能帮上忙”!

    荆轲道:“帮上什么忙”?

    高渐离道:“你想啊,樊师弟之前一直替王爷做事,颇受王爷倚重,如今立姓兄弟有难,咱们与那姬王爷又不交好,若樊师弟从中说和周旋,说不定事有转机,立姓兄弟便能化险为夷了”。

    荆轲道:“那也不寻他帮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高渐离道:“大哥,就算不为咱们也得替立姓考虑呀”!

    立姓这时道:“兄长说的樊师弟是谁”?

    高渐离恍道:“哦,是荆大哥同门师弟,樊於期,改日介绍兄弟与他认识”!

    立姓道:“是他?”,又道:“兄长,我认得他”!

    高渐离疑道:“你认识”?

    立姓道:“不错,之前有过交集,我们曾有一面之缘”!

    高渐离道:“怎么认识的”?

    立姓道:“说起来并不光彩,当日为护赵将李牧周全,我曾与那樊於期大打出手,他挨了我一掌,恐怕对我已有仇见了”!

    高渐离道:“居然会这样”?,又道:“没关系,一点小摩擦,正是不打不相识,改日我劝导与他,消除你俩误会,总得与兄弟握手言和”!

    立姓叹道:“但愿如此吧”!

    高渐离道:“这些时日我怕是分不开身,得在家陪着立姓兄弟,这样吧,大哥,你出去寻找樊师弟,争取早日找到他”!

    荆轲忿忿道:“好吧,要不是为了立姓兄弟,我绝不会轻饶那厮,若那厮识相便应该主动现身来见我”。

    高渐离笑道:“大哥你呀,刀子嘴豆腐心,总是嘴上不饶人,却有一颗赤诚心”!

    只见荆轲浑身一哆嗦,嫌弃道:“哎呀,肉麻死了”!三人哈哈大笑。

    ……

    却说荆轲所中箭毒乃是当世最毒五步蛇毒液,由蛊惑之人提炼之后淬于箭头,王爷姬定曾命人秘制一批弓箭,藏于王府之中,以防歹人作乱,以备不时之需,正逢荆轲前来劫囚,正好被邹将军派上用场。饶是荆轲武艺内功高强之人,只中小小一箭,几乎支撑不住,若非立姓及时援手,纵使神医续命,恐怕非死即残。

    原来荆轲劝退二女,喝了汤药,偌大空旷房子,终感寂寞沉闷,无聊之余,自觉伤口愈合,起身穿了衣裳,整了发髻,阔然出门来,于小院逛当一会儿,寻见高渐离二人,便朝这边走过来。

    三人既已碰面,高渐离率先苛责荆轲道:“不是说了好好休息么,大哥你怎么不听话,偷偷跑出来了”?

    荆轲不好意思笑笑道:“在屋里实在闷得慌,憋的久了谁能受得了,总得出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吧,啊,今天天气不错”。

    高渐离道:“是不是那两名女仆伺候不周,我得狠狠责罚她们才是”。

    荆轲忙道:“不怪她们,是我强制呵退她们的”!

    高渐离道:“可是你的伤势并未痊愈,老是乱来复发了怎么办”!

    荆轲活动伸展一下胳膊,装模作样道:“谁说的,我己经全好了,你看”!

    高渐离苦笑道:“真拿你没办法”,高渐离手指立姓,道:“大哥,我来介绍,这便是立姓贤弟了”,又对立姓道:“这是荆轲大哥”!

    立姓拜道:“早闻荆大哥大名,如雷贯耳,今日一见,名不虚传,如今荆大哥身体痊愈,当真可喜可贺”!

阅读我和我的导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红捕快被撩日常心脏在跳动[第五人格]猫片博主的吸猫日常全世界都在等我叛变老板与小狼狗都市贵公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