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赞美誉芳邻骚华年 倾慕仰壮士志青云(2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立姓也未料樊於期能主动帮忙,心中有些惊异,看二人还在争执下去,开口道:“好了,我知道哥哥们都是为我好,樊大哥能帮小弟说情,小弟先谢过哥哥了,小弟就听兄长的,再叨扰几日吧”。立姓心中却想:如今事态严重扩大,这樊於期兄弟虽然嘴上说情,只怕难起作用,我须得有自知之明,掂清份量,别到头来坑害枉费了他们一片心意,仍打定主意,须得尽早离去。

    樊於期此时却想:这立姓虽然面上随和,实则颇有主见,只怕他态度坚决,心中早有安排打算,纵使留他一时片刻,总归夜长梦多,被他逃走那可棋差一着,大大不妙,须得速战速决,心中念头飞转,已有计谋,突然手膜肚腩,痛苦道:“哎呦,肚子好痛”。

    高渐离见状忙道:“师弟怎么了”?

    高渐离道:“是二哥一直错怪师弟了”。

    樊於期道:“二哥千万别这么说,羞煞小弟了,二哥对我的恩情远比如此,这点小事算什么,不足挂齿”!

    樊於期扭捏道:“只怕吃坏肚子了,我得去上趟茅厕”。

    高渐离道:“没事儿吧”?

    立姓道:“小弟真是三生有幸,今生能遇到哥哥们如此侠义之人”。

    高渐离道:“别这么说,四海之内皆兄弟,茫茫人海相遇便是缘分”。

    樊於期道:“这已经是最好的办法了”,又道:“要不立姓兄弟先听二哥的话吧,再盘桓几日,陪陪二哥,我得空也去探探王爷口风,实在不行再走不迟”!

    高渐离喜道:“樊师弟你肯去求情姬王爷了”?

    樊於期叹口气道:“二哥当真以为我是铁石心肠么,立姓兄弟远来是客,兄弟有难,我能冷眼旁观么”?

    樊於期挥挥手,道:“你们先聊,等我回来”!

    高渐离道:“快去快回”。樊於期起身跑开。

    高渐离看樊於期离开,对立姓道:“现在好了,我那樊师弟颇有门道,他若肯帮忙,说不来事有转机,咱们人多力量大,兄弟就放宽心吧”。

    立姓道:“哥哥所言极是”。

    高渐离看看外面,迷离道:“如今樊师弟已经回来,荆大哥也出去一天了,也该回来了”,又道:“等荆大哥回来,咱们兄弟几个痛痛快快的大喝一场,日后管他吉凶祸福,也不枉结识一场”。

    立姓听高渐离言及兄弟,不由想起哥哥成名仍在轮回中受尽煎熬,心中倍感惆怅落寞,高渐离察觉立姓心思,安慰道:“贤弟想起伤心事了吗”?

    立姓不愿将负面情绪感染高渐离,摇摇头,道:“没有”!

    约莫一盏茶工夫,不见荆轲归来,倒是樊於期又回来了,见到二人道:“聊什么呢”!

    高渐道:“没什么,贤弟你这么快可解决了,处理干净了吗”!

    樊於期道:“干净了,十分干净,真舒坦”!高渐离立姓二人哈哈大笑。

    樊於期回归座位,却被高渐离瞧见指尖血迹,关切道:“你指头怎么了,怎么在流血”?

    樊於期稍稍一愣,随即回道:“哦,刚才无意间划破的,一点小伤,不碍事”。

    听樊於期解释,高渐离也不以为意,轻责道:“怎么这么不小心”,又道:“师弟今天别走了,晚上在这儿睡,等荆大哥回来,咱们兄弟好好聚一聚”。

    樊於期:“好,听二哥吩咐”,言罢黯然道:“之前我一直反感师兄太过严厉,现在想一想都是为了我好,爱之深,恨之切,都怪我以前做了太多错事,是我对不起师兄”。

    高渐离柔声道:“大哥不会责怪你的,你既有这份心意大哥定会十分欣慰”!

    樊於期道:“嗯,我一定要给师兄好好道个歉”!

    高渐离道:“那最好不过了”。

    樊於期道:“师兄说了什么时候回来没”?

    高渐离道:“应该快了吧,咱们再等等”。

    樊於期道:“好”。

    便是三人同坐,随便聊些过往,樊於期讲以前为秦将时打仗有多么残酷激烈,高渐离说幼时如何四处漂泊,又觅得良师学艺,立姓没有什么故事,大多听二人慷慨激昂,顶多插上一句疑问,时间不算太久,大约半个时辰,突闻外面一声踹门巨响,接着无数急促步伐,夹杂着兵器咣当声音,逼进这边,在座三人俱是一惊,唰得起身,高渐离惊醒道:“不好,有人来了,立姓兄弟,你快去躲起来”。

    立姓道:“啊”!看高渐离慌乱急切神情,不由分说闪入隐蔽之处。

    高渐离呵退立姓,对樊於期道:“师弟,咱们去看看”!二人忙大步出来查看,已见大队官兵人马汹涌而来,团团围住二人,兵戎以对。

    立姓此时开口道:“高二哥,就别难为樊大哥了,事已至此,看来只有我一走了之,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我已经想好,今晚天一黑,就潜出蓟都城”,顿顿又道:“这样才不会牵累大家,樊兄弟,你意下如何”?

    樊於期还未答话,高渐离急道:“立姓兄弟,你怎么又说这个,你我都是兄弟,自是有难同当,何来牵累,再说哥哥怎么忍心放你离开,独自漂泊”。

    樊於期暗暗思忖:听这立姓所言似乎要逃走,此人武艺高强,是个大对头,若当真让他逃去了岂非放虎归山,留下祸害,日后若想再抓到他就难了,必须尽早除掉他才是,樊於期既生杀心,却不表露出来,面上道:“这位立姓兄弟所言有理,二哥你想,就算他暂时躲在这里也只是一时平安,总不是长久之计,时间长了怎么办?必然会被人发现,那时仍会招来祸端,再说二哥府中人多眼杂,万一走漏消息怎么办,依我看来,立姓兄弟还是尽早离开为妙”。

    高渐离不悦道:“樊师弟,难道你想要立姓兄弟背负一世罪名吗”?

    樊於期道:“可是二哥你还有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高渐离道:“车到山前必有路,花至暖日自盛开,反正我不同意立姓兄弟就此离开,相信荆大哥也不会同意的”。

    樊於期听高渐离如此说来,正合心意,脸上却露出气愤表情,道:“二哥你这不是在帮立姓兄弟啊,而是在害他”!

    高渐离疑惑道:“我怎么会害立姓兄弟”?

    樊於期道:“二哥莫急,听我细说,立姓兄弟虽然背负罪名离去,总能保全性命,可是留在此处,一旦被姬王爷发现,王府人多势众,王爷领兵前来缉捕,累及哥哥不说,追责干起仗来,又是一场灾难,那时立姓兄弟再想逃走就难了”。

    高渐离听樊於期之言有些道理,急道:“这可如何是好,就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吗”?

阅读我和我的导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来自冥界的女友二十一世纪的修士组织时光在九月风水大师是网红我,ET,混娱乐圈睡醒的相府千金[重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