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报仇雪恨兴兵问罪 起死回生散功疗伤(2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一语即毕,姬王爷果然停下手来,依然剑指高渐离,淡淡道:“那就动手吧”!

    立姓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死之后,希望王爷说话算话,放过我二哥”!

    姬定怒道:“还敢和我谈条件,嗯”?说着又抖动利剑。

    姬定道:“二”。剑刃又进一分,只见高渐离胸前鲜血染红一片。

    立姓道:“王爷,我全听您的,您说怎样就怎样,别冲动啊”。看姬王爷无动于衷,已然动了口型,“三”字便要脱口而出,立姓立即道:“好,王爷,我答应你”!

    立姓不再犹豫,已然举起右掌,只听得高渐离嘶声裂肺道:“兄弟,不要啊,别做傻事啊”!

    立姓朝高渐离苦笑,凄迷道:“哥哥,小弟只能做到这些了,哥哥保重”!说罢运掌猛击胸口,只听“嘭”地一声,只见立姓仰天口吐鲜血,倒地不省人事。

    姬王爷听邹将军之言,这才放下心来,不忿道:“倒便宜这小子了”。

    却说樊於期一直侯于一侧,先与邹将军互相辱骂,被高渐离劝止,待到姬王爷到来,樊於期有心上前打招呼,苦无良机,耳闻姬王爷与立姓针锋相对,待立姓自尽之时,本欲上前施救,却顾虑重重,不愿出手,此时跃将出来,拱手道:“王爷,现在凶手已死,还望王爷信守诺言,放了高渐离”!

    立姓时刻留意姬定动作,看他招式轻飘,知他虚张声势,见他果然收手,应道:“姬王爷,有什么冲我来”!

    姬定自顾道:“我数三下,你最好自我了结,莫作困兽之斗,不然休怪我无情无义”,朗声道:“一”。剑刃刺进高渐离身体一寸。

    立姓见姬王爷动真格的了,心中一慌,怎能不担忧高渐离安危,寻思凭己所学,此刻拼尽全力,未必救得下二哥,还有可能更加激怒王爷,陷二哥危险处境,不由急道:“姬王爷,有话好好说,千万别乱来啊”。

    且不说立姓性命究竟如何,姬定见立姓吐血倒地,没想到这么轻易逼得此人自尽,仍心有不甘,侧头道:“去看看死了没有”!

    邹将军应道:“是”!三步走至立姓跟前,蹲下探了探立姓鼻息,道:“已经断气了”。

    高渐离闻语失声痛哭道:“贤弟,你怎么这么傻”!

    其实姬定早瞧见樊於期躲于人群之中,此时见他闪出,冷冷道:“樊将军,枉我往日厚待于你,不料你竟反叛于我,本王还没找你算账,你居然开口替他求情”!

    樊於期道:“王爷恩情,属下没齿难忘,只是高渐离乃属下至亲之人,还望王爷念在卑职昔日衷心耿耿,格外开恩”。

    只听邹将军指责道:“大胆,你樊於期负罪卑微之人,王爷好心收留于你,你不感恩图报,有什么资本开口说情”。

    樊於期应道:“若王爷若有任何吩咐,属下无有不从,只是高渐离与我情同手足,就算拼了性命,属下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救下他”!

    姬定怒道:“混账”!一声怒喝,又缓缓道:“我本来打算饶他一命,经你一说,本王爷还就改变主意了,今日非杀了高渐离不可”!

    樊於期道:“王爷,你若伤害我哥哥一根汗毛,休怪属下翻脸了”!

    姬定哈哈大笑:“你开玩笑是吧,凭你也想吓唬本王爷,我会把你这狗东西放在眼里”!

    樊於期道:“难道王爷把太子也不放在眼里吗”!

    姬定道:“此刻尔等瓮中之鳖,你以为搬出太子就可以了吗,别说太子不在,就算太子现身,也保不了他”!

    话音刚落,耳听后面一声清脆应答:“是吗”?众人纷纷看去,只见一人昂首阔步,大步流星而来,看那人:眉宇英飒,额头圆润,发系琉璃玉簪,身着丝绸锦绣,举止潇洒如意,抬手投足间尽显大气高贵。

    众人望见此人,皆是一惊,顿时低头弯腰,面上毕恭毕敬,分开一条道来,那人只管任意横行,走至姬定面前,姬定惶恐道:“太子殿下,您怎么来了”?

    却说姬定见立姓从屋内出来,自然认得此人,先是一愣,虽说此人是那凶手不假,只是那日百般凌辱折磨于他,早已遍体鳞伤,虽说后来被人劫走,这也才几日工夫,就算神医在世,怎能迅速复原,姬定心中大惑,百思不得其解,意外之余,不再多想,随即狂笑几声,高声道:“你终于肯出来了,哈哈哈,你这个卑鄙小人,倒还重情重义啊”!

    立姓道:“姬王爷,冤有头债有主,是在下杀了令郎,甘愿一人承担罪责,你放了我二哥吧”。

    姬定道:“哼,说得倒轻巧,我那孩儿惨死你的刀下,你这刽子手,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立姓道:“在下愿束手就擒,任凭王爷处置,只是此事与他人无关,恳求王爷放了我哥哥”!

    姬定道:“是吗,你那同伙呢”!

    立姓道:“什么同伙”?

    姬定之前了解过立姓,对他颇为忌惮,心中暗思:此人本领高强,怎能乖乖就范,现在高渐离在手,他还有所顾忌,何况他还有帮手,说不定也在屋内,别中了他的缓兵之计,让这个穷凶极恶之徒趁机救下人质,那就没有筹码要挟了,我须得速战速决,便道:“少在我面前装蒜,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你若不从实招来,我此刻便杀了他”,说罢示意邹将军,邹将军会意将刀锋朝高渐离脖子抹去。

    高渐离挣扎道:“兄弟,你可别中了他的计谋,他这是诈你呢”!

    立姓寻思姬王爷所说同伙怕是那夜救走自己那人,就算高渐离不说,也不会供出荆轲大哥,缓缓道:“姬王爷,在下已经说过,此事与他人无干,你何必为难无辜之人,这样做又岂是正人君子,英雄好汉行径”。

    姬定哈哈大笑,道:“本王爷不是英雄好汉,也不想做正人君子”,话锋一转,厉声道:“你当真执迷不悟,不肯说出实情吗”!忽地姬定一转身,抽出旁边士兵腰间一把长剑,飘至高渐离面前,直刺高渐离左胸,待要刺破衣服,突然住手,回头看向立姓,只见他目光冷峻,开口道:“你不顾他的性命了吗,信不信我亲手杀了他”!说着剑锋往前送出一截,划破皮肤。

阅读我和我的导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