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回头看着床上的人,问道:“怎么了?”

    “陪陪我……”金玉昨晚受到很大的委屈,这个人才哄了一下,一点都不够。

    郑瑾明拒绝:“我要去看店。”

    金玉喜欢他这样的触摸,看着他眼里带着柔情。

    郑瑾明收回了手,准备外出叫丫鬟收拾一下地上的狼藉。转身离开,却被人拽着衣袖不放。

    “我知道了……”

    金玉懂事又带着不舍放下手。

    郑瑾明叫来了丫鬟去屋里收拾,看着丫鬟在收拾,责备丫鬟:“怎么弄得如此邋遢都不收拾?”

    丫鬟小翠十二三岁,刚来郑家不到半年。三少爷平常沉默寡言,要求又极高,做三少爷下人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挨骂受罚。小翠慌慌张张地回答:“昨天三少夫人说亲自给三少爷擦洗,让奴婢出去……”

    金玉那双美而圆的杏眼,眨了眨,眼睛湿漉漉的。

    好像受到极大委屈的孩子。

    “睡吧。”郑瑾明伸手摸摸她的额头。

    看到如此楚楚可怜的娇妻,郑瑾明的心莫名又软了下来,产生留下陪她的念头。

    很快,他又打消了念头。

    他不该为了陪女人而丢下他本分的工作,于是拂手离开。

    郑瑾明听了看着床上的女人,昨晚在屋外冷了一晚,几乎没怎么睡觉,现在她已经入睡了。

    原来昨天受到她的照顾了,可是为什么最后变成这样?

    “继续收拾吧!”郑瑾明没再责备小翠,去梳洗和换衣服。

    换完衣服后,小翠已经麻利地收拾好地上的狼藉,也把地上水渍弄干了。

    小翠准备离开屋里,听到郑瑾明发话:“这桂花糕是谁做的?难吃死了,以后不要让这个人再做,拿去倒了。”

    小翠毕恭毕敬地说:“回少爷,是三夫人做的。”

    正当小翠伸手拿起碟子,郑瑾明又喊停:“行了,就放在这里别动,你出去忙其他吧!”

    小翠回:“好的,少爷。”

    小翠离开屋子,顺带关好了房门,他看着餐桌上的桂花糕,再透过珠子门帘看着床上的女人。

    心里想着这东西该不会是她特意留给他吃的吧?

    想想应该是吧,哪有人深夜还弄一大盘糕点,而且她食量很小。想必是特意为他做的,在房间里等着他回来。

    郑瑾明拿起糕点吃着,妻子做的其实不算难吃,只是放了很多糖,糕点特别甜。

    郑瑾明虽然喜欢吃桂花糕,但是不喜欢吃太甜的东西,想起小时候金玉特别能吃甜的,郑瑾明送她家里带来的糕点,她都觉得不够味道。有一次,郑瑾明让家里的厨师做出特别甜的糕点,那小子特别喜欢。

    想到这里,这两兄妹真的很多地方相似,不光是样貌上的、找茬的功力还是饮食方面。若不是妹妹的的确确是女儿身,他以为自己的妻子就是那个臭小子。

    一共有八块桂花糕,郑瑾明全都吃完了,太齁甜了,给自己灌了一壶茶水,差点给撑死了。

    可是这是自己妻子做的东西,不吃完的话,不给面子。

    他答应过金玉,要好好对待她的妹妹,给予她宠爱,包容,还有面子。

    显然,这几天,他做得并不好。

    因为被人揭穿他的短处,觉得没面子,对新婚妻子不理不睬。

    昨天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金玉跑出屋外睡觉受寒。

    郑瑾明吃饱之后就出门,见到小翠在院子里扫地便跟她说:“等下去厨房弄些姜汤,少夫人醒了就给她喝吧。”

    小翠:“是的,三少爷。”

    金玉夜里冷得睡不着,差不多天亮才眯了一小会。回去床上睡回笼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日照三竿了。

    吓得她马上起床,换了一套干净衣服跑屋子。

    完蛋了,来不及给长辈请安。

    郑家家规严厉,奖罚分明,金玉担心自己被怪责的话会受到什么惩罚。

    金玉去给杨诗瑶请安,杨诗瑶很意外,说:“萱儿,你怎么过来了?”

    金玉虽觉得莫名其妙,还是老实交代:“萱儿不小心睡过头了,给婆婆请安来晚了……”

    杨诗瑶笑笑说:“没事,景明今早来我这里帮你请假,说你身体不适。”

    金玉不太明白为什么杨诗瑶说她身体不适的时候,还笑得那么开心?正常情况不是说一些关心的话吗?

    金玉不知道杨诗瑶从儿子口中听回来的“身体不适”和现实中的身体不适是两回事。

    昨天以为自己指点金玉去做桂花糕,小丫头也做得很好,以为小丫头已经跟郑瑾明和好了,两人昨晚纵|欲过度,导致小丫头今早不能下床。

    杨诗瑶笑容很和蔼,说:“趁着你现在跟瑾明感情这么好,早点要个小孩吧。男人当了爹以后,才会懂事,不然一辈子都是小孩子性格。”

    金玉不知为何杨诗瑶会说她和瑾明感情好,明明他们还处于冷战。而且要孩子的事情,她想都不敢想,因为郑瑾明压根都不愿意碰她,哪里会有孩子?

    可是,她又不想让杨诗瑶太失望了,说:“知道了,婆婆。”

    “下去吧,我叫人炖汤给瑾明,你晚上督促他喝吧。”

    “知道了。”

    金玉回到玉明苑休息。

    小翠看见金玉起晚了,去厨房准备一些食物放在餐桌上,供金玉食用。

    最后,还准备了一碗姜汤,说:“三少夫人,这是三少吩咐煮给你喝的姜汤。”

    金玉确认一下:“三少爷吩咐的?”

    小翠点点头。

    “好的,我吃完东西就喝。”金玉心里纳闷着为什么郑瑾明要给她准备姜汤。

    她坐在餐桌前,刚才急忙跑去请安,没注意到桂花糕的去向。现在坐下来,就好奇糕点去哪里了:“我做的桂花糕呢?”

    “回三少夫人,三少爷吃了。”

    “全吃了?”

    “嗯。”

    “行了,知道了。”

    他吃了她做了桂花糕,是不是代表原谅她了?

    郑府在番城开了不少门铺,有经营蚕丝布,酒,茶叶,海味等等商品。郑瑾明每天早上都会去看部分门店的销售情况,下午要去几个工作坊检查产量进度。

    郑唯的工作也跟郑瑾明的工作差不多,每天中午叔侄俩都会走在一起去酒楼吃顿饭再进行下午的工作。

    “三叔,昨晚还好吗?”吃饭的时候,郑唯突然问起来。

    “怎么了?”

    郑唯看着郑瑾明一头雾水的样子,以为昨晚没事发生。解释:“三叔,你平时不爱让丫鬟贴身伺候,以前醉后特别排斥被丫鬟碰,压根不给她们碰。昨晚三婶说要亲自照顾你,我忘记这件事了,便离开了。不过,看你这样子,昨晚应该没发生什么事吧。”

    郑瑾明听了以后,整个人身体一僵,那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不然水盆不会倒地,金玉不会在屋外过夜。

    郑瑾明问:“我怎么没听说我醉后会这样?”

    郑唯说:“唉,三叔,你酒量那么好,平时都很难喝醉,一年也就喝醉两三次。而且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我懒得提而已。”

    “那我喝醉以后,有没有打过丫鬟?”

    郑唯肯定地点点头,说:“又打又骂,不然小红也不会辞呈,换成小翠伺候你。”

    郑瑾明心里想着,坏事了。

    如果,昨晚他真的打了金萱,他怎么像死去金玉交代?

    下午,郑瑾明没什么心情去工作坊视察工作情况,便回到郑府。

    刚回到玉明苑的屋子,见到金玉坐在他的案台前写字练书法。

    金玉见人回来了,自己未经他同意私自用他的案台,还有笔墨纸砚。怕他生气,说话都结结巴巴的:“瑾、明哥,你怎么回来了?”

    郑瑾明看到她胆怯地样子,以为自己真的打人了,她在害怕。他说:“过来。”

    金玉放下手中的毛笔,听话地过去。

    郑瑾明迟疑了一下,问:“昨晚……我有没有打你?”

    金玉摇摇头。

    郑瑾明以为她害怕,不敢提。于是,想亲自检查一下,说:“把衣服脱了。”

    金玉以为自己听错了:“啊?”

    “把衣服脱了!”

    金玉心里一惊,看着他认真的脸,不像在开玩笑。

    他真的要大白天做那种事情吗?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一章

    金玉呆滞地看着眼前的人,不太了解他的想法。

    这个人,一会儿对人冷淡,一会儿对人暴怒,一会儿温柔,一会儿还带哄人。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是有这么多的脸孔?

    “我、我冷……”金玉因为昨夜在外吸收不少寒气,身体哆嗦了一下。

    郑瑾明摸了一下她的手,冰凉冰凉的,说:“那就回床休息吧。”

    金玉本想站起来走去床上的,没料到郑瑾明孔武有力,一下子把她横抱起来。

    金玉“啊”一声,郑瑾明笑了笑,安抚她:“别怕,我抱你过去。”

    金玉第一次被人如此抱着,她的头紧贴着郑瑾明的胸膛,心里紧张到不行。从厅堂到寝室,几步路程,清晰地听到他的脚步声,还有均匀的气息。他好几天没有如此亲近地抱过,她十分迷恋,不想被放下。

    最后,郑瑾明把她轻放在软床上,给她盖上轻薄的蚕丝被子。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综+剑三]逼王的自我修养万界之八号当铺天影皆斩皇家撩宠记.诸界末日在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