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知道了……”

    郑瑾明指着她左手肘,上边也有红印,还有点发紫。

    “这里呢?”

    金玉点头:“擦了。”

    “下次小心点。”

    金玉想起昨晚郑瑾明很凶,不敢说。她眼睛流露出慌张,甚至是逃避开他的视线:“不小心在院子里摔倒……”

    郑瑾明一眼看穿她在说谎,不悦地道:“说真话!”

    郑瑾明了然,这就是为什么金玉今早在屋外睡觉的原因。他拿起椅子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给金玉穿上。

    金玉不懂,他叫人脱衣,现在又亲自帮人穿衣,究竟是几个意思?

    金玉回答:“昨天做糕点的时候被热水烫了……”

    郑瑾明皱着眉头,被热水烫了,这有多痛啊?

    “擦药膏了吗?”

    金玉被吓到了,怕惹他生气,只好说真话:“昨晚……被你推到撞到地上的……”

    “然后呢?”

    “然后……你摔盆子叫我滚……”

    “对不起。”

    郑瑾明突然道歉,金玉抬起头对上了他深邃的眼眸。他一边系上衣服的绑带,一边说:“郑唯说我喝醉酒会打人,昨天吓怕了吧?”

    金玉习惯性不让人难做,摇摇头。

    郑瑾明给金玉穿好衣服后,抬起头,摸摸她前额,像哄小孩子的动作:“以后,我不会喝酒了。”

    郑瑾明问道:“小翠有没有给你姜汤喝?”

    金玉回:“喝过了。”

    金玉咬咬唇,有话要说的样子,最后还是咽回去了。

    郑瑾明察觉她脸上的小表情,说:“有事情?”

    金玉点点头 ,又觉得不妥,还是不要说了,摇摇头。

    郑瑾明说:“说吧,还记得我跟你说话的话吗?我们是夫妻,有话直说,不用遮遮掩掩的。”

    “婆婆今天跟我说……”

    “娘说什么了?”

    “她叫、她叫我们早点要个孩子。”金玉几乎是红着脸说这句话,感觉这意思是催促郑瑾明快点跟她圆房。

    郑瑾明看着她小脸通红害羞的样子,觉得很可爱。

    他伸手捏捏她的红而发烫的脸蛋,问道:“想要孩子?”

    “想……”金玉低着头,羞着说。

    郑瑾明觉得自己是在给自己挖坑,之前金玉也只是动作暗示,他可以巧妙地逃避,又不会让她觉得丢脸。现在自己居然问她想不想要孩子,结果对方回答想要,若是拒绝的话,估计这丫头觉得丢脸死了。

    金玉回答完之后,两人沉默了很久。金玉知道郑瑾明不喜欢她,极大可能是喜欢男儿身的金玉。可是他们已经成亲了,如果郑瑾明一直不碰她的话,大概这辈子她要孤独终老了。

    但是,如果她有个孩子,她可以跟孩子相依为命。

    金玉又问,带着恳求的语气:“我、我可以要个孩子吗?”

    郑瑾明回:“可以。”

    金玉听到说可以有孩子,很高兴,问道:“那我们……”

    “孩子的事情,晚点要吧。”郑瑾明摸摸她的发顶,说:“你还现在还小,过两年要孩子,好不好?”

    郑瑾明说她小,金玉真不知道他是觉得她哪里小?

    从身高来说,虽然金玉站起来高度才在郑瑾明的下巴位置,可是她又是在番城女子中比较高挑的一个。

    从年龄来说,已经过了笄礼之年,到了可以成亲生育的年龄了。

    “我……我不小……”金玉抓住郑瑾明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前。

    郑瑾明错愕了一下,他不知道那里是软软的,暖暖的。

    他们此时的姿势很暧昧,郑瑾明故作镇定地把手放下来。

    他温雅一笑,说:“我想跟萱儿多独处,现在要小孩的话,我怕你会冷落我。”

    金玉毕竟是个女孩子,听到甜言蜜语会忘记郑瑾明的“性向”,推翻了郑瑾明不喜欢她的想法。

    羞嗒嗒地说:“萱儿也喜欢跟瑾明哥独处。”

    时间尚早,离太阳下山还有一段时间。郑瑾明想着金玉嫁入郑家多日未曾出门,说:“萱儿,换一套衣服,我们出门逛逛。”

    金玉问:“出门干什么?”

    郑瑾明平时出门都是巡店铺,巡作坊,或是跟几个好友聚餐,没别的消遣乐子。隐约记得已婚人士曹晖说过女人喜欢漂亮的东西,什么金簪胭脂都给她们买就好了。

    郑瑾明说:“买点东西。”

    金玉以为是他要买东西,应一声:“嗯,那我去换衣服。”

    金玉走去寝室,打开衣柜,里面每一套衣服都很漂亮,都是顶级丝绸做的。金家也做丝绸,但是级别没有这个高,这些都是出自郑家丝绸,是郑瑾明特意找人为她量身定做的。毕竟,金玉已经是郑家的媳妇,什么都要用好的,不能用次的。

    郑瑾明今天穿了一套浅蓝的衣袍,金玉选了一套浅蓝的袄裙。

    金玉穿好之后,走出寝室,说:“好了。”

    她和郑瑾明穿着同一颜色的衣服,站在一起,特别地般配。

    “那出发吧。”

    郑瑾明走在前面,金玉紧跟在后面。

    郑瑾明出入都会带着小厮,这次跟金玉出去也不例外。

    夫妻俩人走出玉明苑,要通过一段走廊的路通去正门,见到杨诗瑶也在走廊上。

    “娘。”

    “婆婆。”

    郑瑾明和金玉同时向杨诗瑶打招呼。

    杨诗瑶笑着问:“去哪里了?”

    郑瑾明回:“瑾明见萱儿多日在府里从未出门,打算带她出门逛逛,添置东西。”

    郑瑾明虽然有严重的少爷脾气,但是小时候也是爱玩爱闹的活泼孩子。十三岁那年,他突然消沉一段日子,后来就变得沈默寡言。十五岁那年,离开了书院跟郑天磊学做生意,每天埋头苦干,让人感觉特别麻木。

    杨诗瑶也担忧这他,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像个木头人一样。自从金玉来郑府以后,虽然他还是很少说话,可是看着金玉的时候目光会变得温柔,笑的次数也多了,活得像一个人。

    “好。”杨诗瑶应声,对金玉说:“萱儿喜欢什么,就叫瑾明买,知道吗?”

    “萱儿知道了。”郑家什么都有,金玉什么都不缺,婆婆的心意领了。

    郑瑾明和金玉走出郑府,今天刚好是赶集日,街道上小贩比平日多,买东西的顾客也多。

    金玉女扮男装的时候,出门都是直接去书院;女儿身的时候,被困在府里不能外出,只能在每年的庙会出来。

    赶集日有不少人拿出一些珍稀的东西出来卖,有些是真的,也有是假的,需要一双□□的眼睛分辨得出来。

    不过 ,郑瑾明向来对这种鱼目混珠的赶集没什么兴趣,就算再珍稀,价钱也高不到哪里去。

    金玉没见过这般情景觉得很好奇,可郑瑾明想直接带她去正规的店铺挑选东西,毕竟店铺的都是正品不掺假。

    金玉见郑瑾明无意逗留在这些小贩上,便紧步跟上,可眼睛一直看着那些新奇的东西。

    他们先来了一个金铺,店铺有现货,也可以定做。郑瑾明跟金铺老板说:“有什么金首饰?”

    金铺老板一看是郑家三少爷,连忙拿出镇店之宝,说:“郑三少,这些都是本店最好的款式,你看着工艺多精湛……”

    郑瑾明随手拿起一两件金饰,觉得款式和工艺都不错,说:“这些,我都要了!”

    金铺老板眉开眼笑:“好好好,我这就给你打包。”

    郑瑾明拿起一枚金簪,工艺精湛。金玉今天盘发很简单,没有戴发饰,他把金簪插入她的发髻,挺般配的。

    金玉刚才根本没想过这些金器是买给她的,直到郑瑾明把金簪插在她的发髻,才问:“瑾明哥,你是买给我的吗?”

    “不然呢?我一个男人会戴这些女人首饰吗?”

    “可府里有好多金器,我还没戴过,你又买新的,我戴不完。”

    “那些是娘送你的。”

    “所以呢?”

    “这些我给你买的。”

    金玉不懂,不都是金器吗?为什么区分起来。

    郑瑾明看着迷迷糊糊的金玉,叹了一口气说:“萱儿,这两者意义不同,明白吗?”

    一个是婆婆的心意,一个是丈夫的心意。

    意义当然是不同。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二章

    在郑瑾明的沈默直视下,金玉感觉到有些害羞,纠结了起来。

    可想到他们已经成亲了,她这身体可以给丈夫看的。

    深呼吸了一下,告诉自己:金玉,没关系的,他是瑾明。

    她开始松带宽衣,外衣,中衣都脱下,放在旁边的椅子上。

    金玉抬起手准备解开肚兜的绑带,被郑瑾明制止了:“行了,就这样吧。”

    郑瑾明第一次看到这么暴|露的女人身体,金玉穿着一件红色的丝绸肚兜衬得皮肤更加雪白,她胸前丰满,小小的肚兜差点包裹不住;那不盈一握的腰肢,仿佛稍微用力就会破碎。

    如此美丽的身段,郑瑾明小腹一紧,脑海里有一些不良的想法。他很快又制止了,镇定了下来,他围着金玉转圈,仔细地看着她身上的肌肤,看有没有伤痕。

    金玉不知所措,站得直直的,身体特别僵硬。

    金玉的身上没有明显的伤痕,但是有两处红红的印。郑瑾明指着她右手背的红印问:“这里怎么了?”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万道争锋我的老婆是猫妖都市幸运王青春随梦一起飞快穿:炮灰逆袭攻略豪门式离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