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外界的人知道郑家和金家联婚,有不少人酸得很,毕竟这两家门不当户不对,坊间流传金家手里头抓着郑家不可告人的秘密才被迫娶金四小姐。

    金玉听到了那些姑娘说的话,那些姑娘说话也越来越不靠谱:“你们说该不会是金四小姐被贾老爷抛弃之后,去勾引郑三少爷接盘吧?”

    “有可能,呵呵……”

    “金家和郑家差距这么大,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让郑家接盘……”

    郑瑾明娶金玉,暗地里用了一些手段,外人不知道金玉是他抢回来的。

    刺耳,难听。

    郑瑾明付过钱,店铺老板在打包胭脂水粉。郑瑾明瞥了眼那些说八卦的姑娘们,那些姑娘见郑瑾明看过来,又故作矜持很有涵养的样子。

    郑瑾明问话的时候不带表情。

    被问话的姑娘眼睛一亮,以为自己被郑瑾明相中了,他前来搭讪问话。郑家是有钱人,三妻四妾不过是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就算是给郑三少当妾,这辈子也能享受荣华富贵。

    “小的现在去把最好的拿出来给夫人。”店铺老板麻利地走去柜台,拿出镇店之宝。

    店里的姑娘们听到郑瑾明旁边那位就是他夫人的时候,心都碎了。这么好的男人,居然这么早就结婚了,夫人相貌还很出众,令人羡慕不已。

    突然有一两个不和谐的声音:“听说金四小姐本来要给贾府老爷当填房的,不知道怎么贾府老爷退婚了,变成郑家三少接手。”

    能来这店消费的姑娘们都不是一般人家的女儿,要是刚解决温饱的人家,那里会有余钱来这种地方。

    郑瑾明走向那个造谣的姑娘面前,姑娘穿着绿衣裙,颜色清新让人眼前一亮。郑瑾明看得出她衣服的布料档次不低,还是出自他们郑家出品的丝绸。

    “你是哪家女儿?”

    姑娘矜持含羞自报家门:“番城南边杜家,杜晴晴。”

    “南边杜家……”郑瑾明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下关于杜家的信息,顿了一下,问:“明辉面粉?”

    杜晴晴点点头:“是的,正是我家的店。”

    郑瑾明突然露出笑容,让人觉得惊悚,不怀好意。

    郑瑾明转身回到金玉身边,说:“我们回去吧。”

    金玉静看了一下郑瑾明的行为,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一个举动,没有多问,应道:“好的。”

    郑瑾明和金玉一同走出胭脂店,杜晴晴突然向前一步,说:“郑三少,我在府里等你过来。”

    金玉回头看着杜晴晴,她是什么意思?

    郑瑾明转过身问:“我为什么要去杜府?”

    杜晴晴半分含羞说道:“郑三少刚才问我哪家的女儿不是想纳我为妾吗?”

    “呵呵……”郑瑾明讽刺一笑,否认杜晴晴猜想的想法。

    “我只是好奇是谁不怕郑家,敢在我郑瑾明面前造谣。区区一个卖面粉的女儿,居然欺负到郑家头上。”

    杜晴晴听到郑瑾明的话,一慌:“郑三少,我没有造谣……”

    “金萱小姐是我自愿娶的,在成亲之前,我们不曾见面,杜小姐从哪里听到是金萱小姐勾引我?”

    “郑三少,冤枉啊,我、我也只是听人说的……”

    “没有确认过在传谣,也是对郑家的侮辱,你以为我们郑家宽容对待?”郑瑾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冷冷地说道。

    “郑三少,我不是有意的……”

    杜晴晴在喊着,郑瑾明没有理会,领着金玉离开了胭脂店。

    金玉稍微抬头看着郑瑾明,依旧是那副刻板的脸。他如从前那样,谁若是冒犯他,必定睚眦必报。

    不知道那个卖面粉的姑娘家会有怎么样的报复。

    金玉扯了一下旁人的衣袖,郑瑾明低头看着她,说话的语气恢复了温度:“怎么了?”

    金玉本想求情,但是想到那个杜姑娘说话特别难听,她也不喜欢。

    她说:“我想牵你的手……”

    郑瑾明没有任何意见,主动地牵起娇妻的手,两人向着郑府的方向走去。

    吃过晚饭后,金玉让小翠整理一下今天在外面购买的东西:“这个放在这里,那个放在那边……”

    杨诗瑶的仆人端来一碗补汤来到玉明苑,郑瑾明去了郑天磊的书房聊生意上的事,仆人跟金玉交代一下:“三少夫人,这是夫人让人给三少爷炖的补汤,让他趁热吃。”

    金玉回:“好的,等三少爷回来,我会让他喝的。”

    今晚郑瑾明去郑天磊做汇报,比往常晚回来。回来的时候,补汤已经凉掉了。

    金玉说:“婆婆让人给你炖了补汤,已经凉掉了,我去叫小翠给你加热一下。”

    小翠已经离开院子了,金玉得走出院子叫人。郑瑾明免得她走来走去,说:“不用了,就这样吧。”

    郑瑾明拿起碗,把补汤一饮而尽。

    他漱过口,脱衣上床休息。

    金玉喜欢被郑瑾明抱着睡觉,喜欢被他的气息抱着自己。郑瑾明像往常那样,抱着金玉,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金玉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郑瑾明莫名感觉身体有些燥热,整个身体在充血,想做点事情败火。怀里的女人又软又香,此时对于他来说是个致命的诱惑。

    郑瑾明尚有理智,推开了怀里的女人。金玉才刚刚入睡,被人弄醒之后问道:“瑾明哥,你怎么了?”

    郑瑾明直觉是那碗汤出问题了:“刚才那碗汤是什么?”

    “下人说是牛鞭汤……”

    “牛鞭汤?你怎么不告诉我吗?”郑瑾明又是惊讶,又是责怪。

    金玉不懂料理,补汤这些更不懂。在金家,每次娘亲给她喝补汤,给什么喝什么,从来不问有什么功效。

    早上婆婆告知她,晚上有补汤给郑瑾明喝,让她敦促郑瑾明喝下。

    金玉现在不知道什么状况,郑瑾明说话语气好像喝了毒|药似的,可是杨诗瑶是郑瑾明的母亲,照理不会毒害自己的儿子。

    金玉不知所措:“不、不能喝吗?”

    郑瑾明哼了一声,便下床离开屋里。

    金玉心里纳闷着,自己究竟哪里做错了。

    大约半个时辰,郑瑾明回来了,躺回床上。金玉还没触碰他的身体,都感觉他身体在发寒。

    金玉咬咬嘴唇,问道:“瑾明哥,你去哪里回来了?”

    结果,郑瑾明回了一句:“小孩子别理这么多!”

    黑夜里郑瑾明没见到金玉委屈的脸,她明明只比他小一岁,他总是把她当作小孩子。

    成亲许多天了,两人一点夫妻相处的样子都没,有时候,她害怕自己得罪郑瑾明得到责罚。

    次日,金玉醒了,本想起床梳洗后去给长辈请安,可是郑瑾明不让她走出玉明苑:“今天不用去请安了,明天也不用,这两天待在院子里,不准出去。”

    金玉听到不准出去玉桐院,以为郑瑾明要囚禁她,问:“为什么?萱儿是不是哪里做错事,得罪了瑾明哥?”

    郑瑾明看着她慌张的样子,想起去世的金玉,就算金玉被欺负也不会流露出这么慌张的脸。毕竟眼前这个人是女人,女人都比较敏感,胆小怕事。

    郑瑾明伸出手,常年练笔练武手指粗糙有茧,捏着金玉娇嫩的脸蛋,声音温柔像哄孩子:“听话,在院子留两天,不要出去,第三天我带你去悦丰楼吃饭。”

    金玉听过悦丰楼,听闻那里的东西很好吃,每天食客络绎不绝,还要排很长的队才能吃上,也有人比较倒霉,轮到的时候厨房已经没材料做了,只能第二天请早。

    金玉点头同意他的提议:“好!”

    郑瑾明去正堂给长辈请安,含蓄地说金玉身体不佳,未能前来给长辈们请安。

    对于这个结果,杨诗瑶还是挺满意的。郑家许久没有增添新成员了,大孙子郑唯跟郑瑾明同年,如今两个人长大成熟了,不喜欢黏着长辈。现在郑瑾明成亲了,杨诗瑶当然盼望着家里多一些小孩子,增添热闹。金玉又是那么漂亮,想必以后的孩子可爱极了。

    郑瑾明何曾不知道自己母亲的想法,可是他现在对新婚的妻子没有感情,虽然他知道在这个年代,成亲的男女大多数都是父母包办的,成亲前从没见面,但也有不少模范夫妻相亲相爱。

    可他对新婚妻子只有兄妹之情,暂时无法深入了解。

    杨诗瑶已经误会了是牛鞭汤起的作用,让郑瑾明加把劲地造人导致金玉今天不能来请安。郑瑾明唯有顺着母亲的想法,说:“娘以后不需要给瑾明准备补汤,瑾明还年轻,暂时不需要药物辅助。”

    的确,杨诗瑶这么做有损郑瑾明的颜面,若是炖汤的下人多嘴,别人还以为郑三少爷年纪轻轻就不行了。

    杨诗瑶也道歉了:“是娘不对,是娘着急了,不会有下次了。”

    郑瑾明内心叹了一口气,若是还有下次,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控得住。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三章

    买完金首饰,郑瑾明带着金玉又逛了几家店铺购买东西,跟在他们两个后面的小厮阿福拿的东西越来越多。金玉见阿福快拿不下了,说:“要不,就买这么多吧。”

    郑瑾明瞥了一眼阿福,说:“前面还有个卖胭脂的,看完那个店就回去吧。”

    金玉应了一声:“好。”

    郑瑾明带金玉去的是番城最有名气的胭脂店,很受女孩子受捧。只是金玉常年足不出户,孤陋寡闻。到店里的女孩子很多,都在挑选适合自己的胭脂品。

    郑瑾明是番城的名人,经常在郑家的店铺露面,有很多人认得他。姑娘们见到郑瑾明进店,纷纷假装矜持地看着他,眼里都充满欲望。

    店铺老板见到郑瑾明,上前哈腰点头:“郑三少爷,请问需要点什么?”

    郑瑾明不懂这些女人的东西,不过相当豪气:“最好的胭脂水粉来一些吧。”

    店铺老板看着郑瑾明身边的女人,美丽动人很有气质,袄裙的布料相当昂贵,问道:“这位是少夫人吧?”

    郑瑾明应了一声:“嗯。”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巫道案中有诡追仙神器全能军工设计师乡村修真小神医万界登入之我吓瘫了整个服务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