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瑾明松了一口气,回了一句:“毛毛躁躁的,以后别弄这玩意。”

    金玉听到郑瑾明不准她刺绣,问:“为什么?”

    “家里有绣娘,你想绣什么可以找绣娘,不用自己绣。还有,你是郑家的夫人,该享受的就享受,别做这些下人做的事情。”

    郑瑾明担心地问:“流血了?”

    金玉摇摇头说:“没有,没破皮。”

    郑瑾明本意是觉得金玉有点迷糊,先是掉进池子里差点被淹死,或是走路险些摔倒,针线无眼,怕这些东西伤害了她。

    可他说出来的话却那么令人难受,金玉以为他的意思是她做的事情抬不上面。

    金玉心里不满,刚刚对着郑瑾明的背后做了一个鬼脸,没想到他突然回头了,整个身体定住了。

    半成品的动作,看起来特别滑稽。

    刚好郑瑾明回到院子里,看到金玉在树荫下刺绣,走过去明知故问:“在干什么?”

    平日郑瑾明外出就一整天,很少中午的时候回来,金玉一时紧张,针头刺到了食指,“啊”了一声。

    金玉看了一下背刺的食指,没有刺到近皮肤,没有流血。

    金玉在给新枕套刺绣,想刺一对鸳鸯,刚刚刺了一只,就被禁止不准刺绣了。

    感觉,这是上天给她的答案,大概这辈子跟郑瑾明的婚姻也就这样了。明明是成亲了,可是内心还是孤单的。

    郑瑾明入屋了,金玉收起东西入屋。郑瑾明入门看见餐桌上摆着一碗补汤,回过头看金玉。

    郑瑾明问:“你在干什么?”

    “做……做运动……”金玉尴尬地动一下手臂和脑袋。

    郑瑾明鄙视了一下,问:“这碗是什么东西。”

    金玉回:“阿胶乌鸡汤,婆婆让人煮给我喝的。”

    郑瑾明见汤没有冒白烟,应该是凉了,问:“那你怎么不喝?”

    金玉吞吞吐吐地回答:“我、我怕你不开心……”

    “我为什么不开心?”

    “你昨晚喝了婆婆的汤、不开心……”

    郑瑾明被金玉折服到没话说了,这孩子学识是有的,上次还振振有理跟他分析给金家分订单是不明之举,就是缺少了一些生活常识。

    昨天仆人送来的牛鞭汤,她不知道有什么功效,还以为他生气的原因是喝了杨诗瑶准备的补汤;现在杨诗瑶送补汤给她,又怕他像昨晚那样不高兴。

    “这汤对女人身体好,让小翠去厨房加热再喝吧。”

    “哦……”金玉放下手中的刺绣的东西,走出屋子,走去院子门口叫小翠。

    郑瑾明不喜欢下人留在院子里,除了正常打扫卫生,有什么事都要走出院子叫人。一是他喜欢安静,二是他在院子弄了一个小屋子供奉兄弟金玉,这件事要是被家里的长辈知道,肯定闹翻天。

    小翠热好汤,端回来,又离开了。

    金玉坐在厅里吹凉汤水,眼角瞥向书房处,看着郑瑾明坐在红木案台前看书,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回家了。补汤还很烫,金玉有些无聊,问:“瑾明哥,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

    郑瑾明头也不抬地说:“没事做。”

    “哦……”成亲好几天了,金玉还不太适应跟郑瑾明这般生疏,就算无能像正常夫妻那样相处,也可以像以前兄弟般相处也行,可惜他不信自己就是当年去潘云书院求学的金玉。

    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金玉恢复女儿身之后,就被要求要像个女孩那样生活,没有得到批准,不准出门。她甚少出门,但是家中有母亲相伴并不无聊。

    金玉来到郑府没什么消遣,也没人陪她聊天,这两天还要被丈夫禁足不能走出院子。

    金玉试图找点话题:“瑾明哥,你在看什么书啊?”

    “《周易》”

    金玉回:“我也看过。”

    郑瑾明语气带着怀疑问:“你看懂?”

    金玉理所当然地回答:“看懂啊,怎么看不懂?”

    郑瑾明点头:“嗯。”

    话题终结了,陷入了沉默。

    金玉心里叹气,算了,这个人就是不爱聊天。她拿起碗喝汤,汤面凉了一些,金玉喝完没留神继续喝,其实汤里温度有点高,敏感的舌头被烫到了,受不了,她又是尖叫,又是把热汤吐出来。

    睁开看书的郑瑾明闻声,从书房走过来问道:“怎么了?”

    金玉舌头被烫得难受,伸出来散热,含糊不清地说:“烫到了。”

    郑瑾明伸手到餐桌上,拿起水壶到了一杯凉开水,对给她:“毛毛躁躁的。”

    金玉没顾他说什么,喝下凉开水之后,舌头还是有点痛,样子十分可怜。

    “我看看……”郑瑾明抬起她的下巴,她吐出自己的小舌头让他看一下。

    郑瑾明看着她难受地通红的脸,小巧的樱桃红唇,吐出舌头那一刻有点可爱。

    神使鬼差地俯身亲在她的舌头,她的唇上。

    这般亲密的举动来得很突然,金玉眼睛睁得大大的,身子一动都不动,好像感觉到对方在吸吮着她舌头。

    “张嘴……”

    金玉听到男人含糊的声音,微微地张开嘴巴,他的舌头溜进了她的嘴里……

    奇怪,兴奋,紧张,莫名的酥麻,很多很多不同的感觉在身体里冲击着,偶尔发出羞人的声音。

    很久很久,郑瑾明才肯结束这个吻,两个人刚才有点激动,彼此的脸红红的。

    金玉微微喘气,特别害臊,低着头,不敢看郑瑾明。

    理智慢慢回笼的郑瑾明,肯定是昨晚的牛鞭汤起作用了,不然一直忍得很好的他,怎么突然受不住诱惑了。

    金玉完全不敢抬起头,像个小姑娘似的,他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郑瑾明问:“那个……舌头还痛吗?”

    这种时候金玉完全没留意烫伤的舌头,只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快,快要猝死的感觉。

    金玉还是低着头,她摇摇头,表示没事。

    “喝汤的时候注意点,别再烫到了……”

    金玉低着头,点点头。

    郑瑾明又回到书房继续看书,留下在厅里疑惑的金玉:就这样了,没别了?

    回到案台前的郑瑾明,抬起手摸摸自己的嘴唇,那个女人的嘴唇很软,还有点甜。

    感觉挺好的。

    郑瑾明没有发觉,他一直对她保持着距离,心里已经悄悄地向着那个女人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啾

    最近留评的人怎么少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四章

    郑瑾明给金玉请假未能去请安,杨诗瑶就让人给金玉炖汤补养身子。

    仆人端着补汤来到玉明苑,告诉金玉是杨诗瑶特意让人给她炖的补汤。金玉问了送汤的仆人:“这是什么汤?”

    “阿胶乌鸡汤。”仆人把补汤放在餐桌上,回:“三少夫人慢用,小的先告退。”

    金玉看着乌黑的汤汁,想起昨晚郑瑾明因为喝了婆婆的补汤而生气,她不知道该不该喝。

    还是不喝吧,要是郑瑾明知道的话,估计又不开心了。

    今天初二,上个月的帐已经结清了,新一个月的计划落实实行,这几天比较悠闲,不然郑瑾明也不会说这两天会带金玉出门吃东西。

    午间该处理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郑瑾明闲得没事便回府休息。

    金玉刚嫁来郑府,杨诗瑶短时间内没打算教她管理府里的内务事。金玉平日在郑府闲得没事做,有时候会去郑府的池边欣赏春日风光,又或是留在屋子里看书练字,或者刺绣。

    今天被郑瑾明莫名其妙地禁足了,不准走出院子外面,她只好搬来凳子到树荫下坐着,专心刺绣。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养蚕秘辛我其实是一个大佬复仇女神:异能重生回归重生之拐个仙男当老婆特种兵之至尊养母难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