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是不是金玉带你去过?”在郑瑾明能接受的男性范围里,只有金玉一个。若是其他男人的话,他真的特别不高兴。

    我……真的跟你去过……

    金玉想说的话被郑瑾明打断了,再一次表明身份又被打断了。他已经认定他的好朋友去世了,怎么都说都不会信了。可是金玉不会承认自己有双胞胎哥哥的事情,赌气地说:“我跟一个喜欢的小哥哥过去的。”

    虽然郑瑾明不相信这种传说,但是心里还是很在意她跟谁过去,对方是男还是女。

    “我……”

    “喜欢的小哥哥?”郑瑾明第一次听到他的妻子以前还喜欢过人。

    “对!”

    金玉回忆了一下,说:“好像没有逛完呢,那个湖太大了,我走不完……”

    而且那时候,他们两个人还很小,走不了那么多路。

    “跟你啊!”金玉想都不想说出来。

    这么一说,那肯定是小时候不小心和郑瑾明闯进了情人湖,长大才会嫁给他的。

    郑瑾明却当她开玩笑,说:“别开玩笑了,说实话,我不会怪你的。”

    郑瑾明心里突然被堵着不舒服,表面却很冷静地问:“是谁?”

    她居然喜欢过男人,还跟那个男人一起逛情人湖!

    郑瑾明见金玉不回答,又问别的问题:“你跟他有没有逛一圈情人湖?”

    郑瑾明看着她回忆的样子,心里呐喊:她还真跟别的男人去了!

    明明是一个很舒心的午间时光,因为不小心聊到两人成亲以前的事,郑瑾明十分不舒心,板着脸孔,不说话,闷闷地喝茶。

    金玉看见郑瑾明生气的样子,大概是因为她说了自己跟小哥哥的事情,可是那个小哥哥是他本人啊!

    可他认不出她是真正的金玉,她也很生气!

    两个人都一肚子气地吃完餐桌上的点心离开了悦丰楼,饭后郑瑾明先送金玉回府,自己再去工作坊。

    晚上,郑瑾明和郑唯没有回去郑府跟长辈一起吃晚饭,叔侄俩去了酒楼吃饭。

    郑家家教严,郑家的男人不可以沉迷色|性,郑瑾明和郑唯从来不去风花雪月的地方消遣,有什么心烦的事只能约几个友人在酒楼喝酒消愁。

    郑瑾明临时不开心,没叫到友人,只有郑唯陪他去喝酒。酒杯刚到唇边,想起之前自己酒后态度不好,还推金玉摔倒在地上。他还答应过金玉,以后都不会喝酒,便喊人来:“小二,上茶!”

    “好的,客官!”小二爽快地回应,去给郑瑾明沏茶。

    郑唯惊呆地看着郑瑾明,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可下午看他的样子,好像有心思的样子。是他提议过来喝酒的,结果他换喝茶?

    郑唯问:“你怎么不喝酒?”

    郑瑾明深呼吸了一下,有点无奈地说:“我怕喝醉后伤害萱儿。”

    “所以,你上次真的打了三婶?”郑唯惊讶地张开嘴,看起来特别智障。

    郑瑾明不回答,代表默认这件事。

    “三婶真可怜……”

    “她才不可怜!”

    郑唯同情金玉的时候,郑瑾明反驳了他。

    “怎么了,今天三婶惹你不高兴?”郑唯猜到下午郑瑾明心情不佳,多半是三婶惹出来的。

    之前回门后,郑瑾明也是像现在这样,特别不高兴,后来也不知道他们两个怎么和好了。

    说到他的新婚妻子,郑瑾明就觉得很气。

    金玉说怕妹妹遇不到良人,求他娶金萱。他以为金萱是一个活在深闺,干净如白纸一样的女人,结果她曾经跟喜欢的男人一起去过情人湖。既然她已经有心上人,他娶金萱不就变相破坏别人的姻缘吗?

    既然,她有喜欢的男人,那么就放她自由,让她跟那个男人相宿相栖。

    可是,心里有一把声音,他不愿意放手。

    金萱,他已经娶了,才不会交给别人呢!

    郑瑾明一整晚摆着一个臭脸,不说其他的,闷闷地喝茶。郑唯觉得婚后的郑瑾明真不好侍候,这成亲才多久,被个小女人牵着情绪走好几次,苦得他这个做小辈还要为郑瑾明操心。

    果然,成亲真不是什么好东西,除了生儿育女都没别的作用。郑唯娘亲去世十几年了,他爹也没再婚,他心想成亲后一定是不好,不然他爹一个大将军,要什么女人就有什么女人,可他就是不愿意去认识女人再娶。

    夜深了,金玉已经上床休息了,可是郑瑾明还没回来,她心里担心着。

    是不是中午的玩笑开大了,看郑瑾明的样子真的很生气。

    可是,谁叫他认不出她就是他的好朋友金玉。

    而且,她也没说谎,她是跟小哥哥去情人湖了,那个小哥哥还是他自己。

    哼,自己吃自己的醋,真傻瓜!

    你自己慢慢生气吧,我要睡觉,不理你了。

    突然,屋里的门推开了,是郑瑾明回来了。

    金玉给郑瑾明留了灯,她翻身看向床外,透过薄纱蚊帐看到郑瑾明走向过来,越是走近,越是清晰闻到他身上的酒气。

    金玉有点怕他喝醉酒打人,害怕地问:“瑾明哥,你喝酒了吗?”

    郑瑾明没想到这么晚了,金玉还没睡,而且她用害怕颤抖的语气跟他说话。

    他回:“没有,我没有喝酒,是郑唯喝了,我的衣服沾了一点酒气。”

    金玉听后松了一口气:“哦!”

    郑瑾明解带宽衣,脱下外衣,吹灭了灯芯,上床休息。

    金玉主动地靠近郑瑾明,他顺势把她抱在怀里,这是他们两人睡觉的相处模式,每晚都会相拥而眠。他抱着怀里软绵的女人,想起她白天说喜欢一个小哥哥,心里堵着慌,特别难受。

    郑瑾明低声呢喃:“萱儿……”

    “嗯?”

    他稍微搂紧怀里的女人,问:“你还喜欢那个小哥哥吗?”

    “不知道啊……”

    金玉很喜欢郑瑾明的,可是他总是跟她保持着距离,不让她走进他的心。她这么喜欢他,却没得到他的回应,觉得这样很不公平,她才不要承认这件事呢。

    “那你喜欢我吗?”

    “不知道啊!”金玉再也不会傻傻承认自己喜欢郑瑾明。

    “可是,你已经嫁给我了。”

    “怎么了?”

    “你这辈子只能喜欢我,不准喜欢别人。”

    “你无理!”金玉反驳,他不喜欢她,居然要求她只喜欢他!

    “萱儿,做我的女人吧!”

    金玉还没来得及给什么反应,对方已经准确无误地堵上她的嘴,温柔地吸吮着她的唇,他的手在她身体上摸索着,找到了衣服的绑带,解开了……

    初尝人们常说的人间快乐后,金玉累了,蜷缩在郑瑾明怀里休息,郑瑾明满意地抱着怀里的女人。

    好了,萱儿是他的了,再也不怕被别人抢走了。

    清晨,阳光照进了屋里,照在床上一对璧人身上。郑瑾明醒了,看着睡在自己怀里的女人,他伸手摸摸她的脸蛋,想起昨天的鱼水|之欢,早知道是这么快乐的事情,应该早早享受才对。

    金玉被弄醒了,一张开眼睛就看到郑瑾明对她笑,被子遮挡了他的身子,可是还是露出了毫无遮掩的肩膀。想起夜里的事情,他的抚摸,他的喘息,好像在脑海里重演了一遍。

    她拿起被子半遮自己的脸,只露出额头和眼睛,娇羞地说:“瑾明哥。”

    郑瑾明纠正:“叫相公。”

    “相、公。”金玉特别紧张,磕巴了一下。

    郑瑾明笑着问:“怎么了,娘子。”

    听到郑瑾明叫她娘子,金玉抿嘴一笑,又叫了一声:“相公。”

    郑瑾明关心问道:“身体还好吗?疼吗?”

    金玉以前爱习武,身体素质很好,而且昨晚郑瑾明很温柔,她并没什么不适。她回:“很好,不疼。”

    “真的?”

    “嗯。”

    “那再来一次……”

    金玉:“???”

    郑瑾明和金玉在清晨再放纵一次后,两人才下床。郑瑾明下床后看到被单上的血迹,激动不已,抱着金玉说:“萱儿,你是我的,你以后都跑不掉了。”

    金玉不太明白他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但还是顺着他的话说:“我不会跑的,我陪着你。”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六章

    吃完饭之后,小二收拾了残羹,送来了一碟甜点心,沏了一壶热茶放在餐桌上。

    他们坐在二楼的东南角,这是一个不错的位置,可以看到旁边的小河风景,两岸种着一排排的杨柳树。春风柔柔地拂过人的脸,像被心爱的人抚摸过一样。

    郑瑾明和金玉看着外面的风景,品着点心,喝着茶,享受这美好的午间时光。

    金玉不禁地感叹:“外面好漂亮。”

    “嗯。”郑瑾明应了一声,说:“潘云书院附近有个情人湖,比这里还漂亮,改天我带你去。”

    “情人湖啊,我去过啊!”说到情人湖,金玉想起小时候被郑瑾明带着逃课过去的,后来被书院的老师发现了,两人被罚站一天还不准吃饭,不过后来郑唯偷偷留了食物给他们吃。想起小时候的事情,真的是无忧无虑。

    情人湖顾名思义是情人去的地方,传闻一对男女相约在那里走一圈可以喜结良缘。所以有不少相爱的男女都会去那里走一圈,希望以后更加恩爱。

    那时候郑瑾明和金玉还小,不懂这些。只是对那个地方好奇,跑去了那里游玩了一下。

    “你去过?你跟谁去的?”郑瑾明好奇着金玉一个活在深闺的女孩,在没有成亲之前,跟谁去的情人湖。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神图师末日之神级充钱系统权少抢妻:婚不由己盗天仙途[星际]追戮世界对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