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金玉感觉自己被人耍了,违心傲娇地说:“其实,我不喜欢做这种事,不舒服……”

    油灯已经灭了,漆黑里她看不到此时郑瑾明的脸已经臭到不行了,只能感受到他的手掐着她的腰肢,带着危险的气息质问:“不舒服?”

    金玉感觉自己又不小心得罪了大少爷,马上认怂地求饶:“舒服,很舒服……”

    金玉觉得有点窘,一直以来,一根筋地主动,给人的感觉像欲求不满。真丢脸,以后再也不这么主动了。

    郑瑾明突然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戏笑说道:“想要的话,我明天给你。”

    “哼!”郑瑾明不再说话,也不抱人了,背对着她睡觉。

    金玉撇撇嘴,没说话,这男人比女人还要善变!·

    郑瑾明摸着金玉毛茸茸的小脑袋,好像对待一个珍品,呢喃着:“萱儿,好梦。”

    平日,郑瑾明都比金玉早起,很多时候,金玉醒了就不见郑瑾明的身影。金玉穿好衣服打开屋子的门,准备叫小翠打水进来洗漱,却见一个妙龄少女在院子打扫。

    “那就睡觉吧。”郑瑾明给她盖好被子,搂着她入怀,闷闷地深呼吸一下。

    金玉后知后觉,红着脸,吞吞吐吐地问:“你是不是想那个……”

    “没有,我也累了,睡吧。”他拍拍她的背部,一贯的哄孩子的习惯。

    “瑾明哥……”金玉稍微示弱,伸出手抱着前面的人。

    郑瑾明没有别的动作,就让她抱着,很久之后,他感觉后面的人已经熟睡了,他慢慢转过身,再抱着金玉睡觉。

    大概都很年轻,谁都有自己的傲气,不坦率,从来没有人教他们该怎么去做一对夫妻。

    平日院子里打扫都是小翠做的,这个下人金玉从没见过。眼前这个少女应该跟她同龄吧,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麻布衣服,却遮掩不了她本来的青春洋溢的气息。

    少女的脸蛋白皙,粉扑扑的,怎么看都不像个下人,若换一套靓丽的衣服,那是十足的千金小姐的样子。

    金玉走出屋子,走到院子中央,问:“你是谁?”

    少女礼貌地回答:“回三少夫人,我是新来的丫鬟,我叫小月。”

    金玉想起郑瑾明昨晚在房间怪责小翠对金玉照顾不到,第二天要找管事换掉,眼前这个小月大概是顶替小翠的吧。

    金玉从没见过相貌这么好的丫鬟,就算是天生丽质,常年干着粗活,又没有条件保养,皮肤绝对不会像小月这样又嫩又粉。

    再看看她如白葱纤细的手指,一点都不像干活的手。

    金玉好奇地问:“你什么时候当丫鬟的?”

    小月回答:“刚来郑府不到十天,今天王管事说三少爷这边缺人,便让我过来。”

    金玉打量着小月,问道:“可我看你不像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来做丫鬟。”

    说到这里,小月露出暗淡的眼神,回:“我爹在集市卖东西的,生活还算过得去。前段时间我娘病了,家里花了很多钱给娘治病,现在病治好了,倒欠了很多外债,所以来到郑家当丫鬟。”

    “原来如此……”金玉听后特别同情小月的遭遇,却有点羡慕小月家里人都是有情有义的,至少她爹没有放弃她娘,也没因为家里欠债把自己女儿嫁给不喜欢的人。

    若是换金文昊,必定是个无情无义的家伙。上次生意不好,收了顾老爷的聘礼去解决生意的问题。幸好她现在嫁给郑家,有郑家撑腰,以后叶春柔若有什么事的话,金玉可以给自己娘亲帮上忙。

    金玉吩咐:“先给我打一盆水洗漱吧,我赶着去给婆婆请安。”

    小月把扫把放在一旁,去给金玉打水。

    也不知道是不是小月刚做丫鬟不久,干活特别不利索。金玉特意说明要赶去给婆婆请安,小月慢吞吞地端来一盆水来到院子。导致金玉比平时晚了一点去请安,这时候郑天磊已经出门谈生意了,郑老夫人也会去睡回笼觉了。正堂只有杨诗瑶在等金玉请安。

    这是金玉第一次没有按时去给长辈请安,心里有些忐忑,怕在长辈心里留下坏印象。杨诗瑶看到金玉不安的样子,安慰:“萱儿,这没事,不用放在心上,明天早点来就可以了。”

    郑家的规矩很奇怪,条条都是约束郑家的子孙,严律于己。对女眷很包容,没有其他有钱人府里对女眷很多规矩,不仅可以自由出门,还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金玉不小心迟到来请安没什么的,若是郑瑾明迟到的话,必定让郑天磊责罚。

    郑家的男人不能随便纳妾,而家里的女眷又少,才给她们这些权利吧。

    杨诗瑶说:“对了,萱儿,下个月初五是郑唯的十七岁生辰。郑唯从小没有娘,他爹常年在边疆,这次郑唯生辰宴由你操办吧。”

    “啊?”突然而来的任务,让金玉措手不及。

    杨诗瑶见到金玉很紧张的样子,安抚解释:“只是一个小小的家宴,到时候请郑家跟杨家一些亲戚就可以了。以后当主母要操办各种宴会,你就当练练手吧。”

    杨诗瑶顿了顿,又补充:“到时候也请金家的人过来吧,我们两亲家也没坐下来吃一顿饭。”

    金玉硬着头皮答应操办家宴的事情:“好,萱儿知道了。”

    杨诗瑶也很体贴,知道金玉初为郑家媳妇很多事情都不懂,说:“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下王管事,或者李妈妈,他们在府里待着久,流程都很熟悉。”

    “好,萱儿这就去操办。”

    郑唯辈分小,年纪也不大,生日宴不宜大搞。郑唯比郑瑾明小半岁,王管事将郑瑾明十七岁的生辰宴的流程告诉金玉,可以借来参考。

    小辈生辰宴相当于一个小家宴,请来了旁系亲戚过来相聚一场,除了通知客人,准备菜肴之外,还要请一些戏剧班过来表演。

    流程是有,只是操作起来比较琐碎麻烦。

    金玉用了一个下午时间了解生辰宴的准备,还有十天就到生辰宴,金玉要着手做通知工作,写好了邀请函,确认了两次,没有漏下客人,才停下来休息一下。

    小月见金玉在书房里书案上写了很久,贴心地给她倒了一杯茶。她端着茶杯来到书案前,突然一个踉跄,没拿稳茶杯,茶水洒在邀请函上。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金玉说了一句责怪的话,连忙用手袖抹干邀请函的水。可是这都是纸张,遇到水很快地渗透下去,只是片刻,整叠邀请函都湿掉不能用了。

    小月慌慌张张地道歉:“三少夫人,我不是故意的……”

    金玉见邀请函湿透了,想到这个月儿还是个新手,还不适应干活,再责骂也无补于事。她收起那些打湿的邀请函丢进一个竹篓,心情特别烦躁地说:“算了算了,出去吧,没叫你别进来。”

    金玉终于明白郑瑾明为什么不喜欢下人在屋里转,遇到个蠢货办事不足,还给自己添麻烦。

    写邀请函的纸张是特种纸,刚好府里有一些库存够用,暂时不用去采购。现在仅有的库存写完了,却被毁掉了,天已经黑了,外面的店铺也关门了,只能等明天早点起床托王管事安排采购。

    小月出来屋子露出得意的笑容,见到郑瑾明进来院子,很快地变脸,哭哭啼啼地小跑到院子中间,假装没见到人似的,撞到郑瑾明怀里。

    郑瑾明向来就不喜欢跟下人有肢体接触,除了因为他们身份低下之外,还有他们整天都干粗活,衣服脏兮兮的。大少爷洁癖很严重,见到一个丫鬟毛躁躁地撞过来,特别恼怒地推开,怒斥:“干什么?”

    小月被推开后退了两步,两眼含着泪光,像受到极大的委屈似的。

    郑瑾明好奇着丫鬟为什么从屋里哭着跑出来:“你怎么了?”

    “三少夫人好凶……”小月楚楚可怜地说着,她知道男人都是吃软不吃硬的动物,都会同情弱势的一番。

    郑瑾明听到丫鬟说着他的娇妻,似乎有点兴趣,金玉在他面前十分地温驯,今天怎么把一个丫头给骂哭了?

    他问:“怎么回事?”

    “奴婢给夫人端茶,夫人不小心打翻了,怪奴婢坏事,赶了奴婢出来。”小月颠倒是非,可以摸黑金玉在郑瑾明心中的形象。

    郑瑾明不带感情地问:“所以你觉得委屈?”

    小月点点头,抬起手用手袖抹脸颊上的眼泪说:“奴婢从没伺候过这么蛮不讲理的主子。”

    郑瑾明冷笑,说:“既然那么委屈,那你走吧!”

    小月没料到对方没有安慰她,还叫她走。

    还有,他说“走”的意思是离开玉明苑,还是离开郑府?

    “三少爷,我……”

    郑瑾明冷眼瞪着小月,训斥:“还不走?”

    小月突然觉得这个三少爷好可怕,仿佛多待一会,会被他掐死,急急忙忙地跑出去。

    郑瑾明心里不爽着:郑家的下人什么时候这么娇气,居然还跟他诉苦?

    刚才被个死丫鬟撞到他身上,也不知道那丫鬟今天干了什么活,有没有碰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他感觉自己的衣服脏透了,要进屋找金玉给他沐浴更衣。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九章

    小翠端来了姜汤,放在餐桌上便离开了。

    姜汤冒着白烟,看起来特别烫,郑瑾明坐在餐桌前,用勺子一直搅动姜汤,让它加速降温。

    “快来喝姜汤。”郑瑾明招手让金玉过来坐。

    金玉坐过来,郑瑾明把姜汤推给她面前,说:“凉了,喝吧。”

    金玉不喜喝姜汤,她不喜欢这个味道,可是她来到郑家喝了不少,每次受寒的时候郑瑾明总会让她喝上一碗。金玉端起碗,喝姜汤的时候,眉头都皱起来了,表达自己对这种汤的厌恶。

    郑瑾明看着她别扭的表情,她是那么简单,喜怒哀乐全都露在脸上,像个孩童一样。等金玉喝完汤,说:“若是不想再喝姜汤,平时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能再迷糊。”

    金玉点点头,郑瑾明摸摸她额前的碎发,说:“去漱口,再上床休息。”

    金玉洗漱过后回到床上,郑瑾明问:“累吗?”

    金玉点头回:“累。”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绝地求生之神级主播好色小姨斗战狂潮如意缘全职法师倒插门[综武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