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郑瑾明走出院子,见到小月站在院子门口等主子喊话吩咐。郑瑾明见到小月想起昨天不愉快的事情,可是现在没有别下人在附近走动,他只好对小月说:“去厨房弄点吃的过来。”

    “是的。”小月转身就去厨房。

    去厨房的路上,小月松了一口气,看来郑瑾明并非是一个绝情的人,没有因为昨晚她的鲁莽怪责她。

    郑瑾明走出院子,金玉想起他刚才的表情,他刚刚笑着喊她“金玉”,突然眼眸里闪过失落喊她“萱儿”……

    原来他在想小时候的金玉。

    细想了一下,男人都是色相动物,看到漂亮的女人会产生好感,这就是郑瑾明为何昨晚对她怒言,今天却没有教训她的原因。想必,这位三少爷心里对她有不一样的心思。

    厨房早早接到杨诗瑶的吩咐,准备好几个清淡小菜,等郑瑾明夫妇休息后送过去。

    这两天郑瑾明不满意王管事安排的丫鬟,小翠换了小月不到两天,现在又提出换掉小月。

    的确,这两个丫鬟进来郑府时间短,肯定照顾不周,让郑瑾明生气了。杨诗瑶不觉得是什么麻烦事,便让跟从自己两年的丫鬟红枝送去玉明苑。她这里咱也不缺人做事,不需要替补,便让王管事给小月安排别的工作。

    “饿了吗?”

    “饿。”

    “我去叫人准备吃的。”

    小月去厨房端着饭菜回到玉明苑,一一摆放在餐桌上,温声细语地说:“少爷,少夫人,请慢用。”

    小月离开屋子,走去院子门口站岗,等主子的吩咐。她觉得自己做得很好,这段时间不去惹郑瑾明和金玉厌恶,勾引郑瑾明的事情从长计议。

    刚才小月去厨房端菜,郑瑾明看到路过的王管事,说小月太没规矩了,要换一个丫鬟。王管事有事跟杨诗瑶汇报,顺便向杨诗瑶反应这件事。

    王管事带着丫鬟红枝来到玉明苑前跟小月说:“小月,从今天起,红枝将接替你的位置。从现在起,你去洗衣房工作。”

    “为什么?我不要去洗衣房!”小月听到被安排去洗衣房,也是震惊了,她长得那么好看,为什么被安排去洗衣房。双手每天泡着水,肯定会变粗糙的!

    “哪里有这么多为什么?让你去洗衣房就去洗衣房!”王管事也觉得小月实在没规矩,作为一个下人接到上头指示只管服从就好,这丫头倒好,还拒绝了。

    金玉和郑瑾明在屋里吃东西,听到外面一阵喧闹,好奇地问:“外面发生什么事了?”

    郑瑾明听到是小月在大叫,还有王管事说话的声音,虽然内容听不清,但是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夹起小菜放在金玉碗里的粥面,说:“不用理那些下人。”

    顿了一下,又问:“娘让你操办郑唯的生辰?”

    金玉点头:“嗯,她说给我练练手,以后这些活动多着。”

    郑瑾明继续给金玉夹菜,说道:“娘年纪不小了,有劳你多帮她。”

    “这是我该做的。”金玉从没想过要当一个大家族的主母,但是她嫁的人是郑瑾明,这些事都变成她的应分。

    郑瑾明生活在这样非富即贵的圈子,经常听到一些地位不低的男人娶到不贤良的妻子,回到家里就糟心,家里的婆媳关系十分紧张,他们当中有很多人不愿意去面对和调节,每晚流连风花雪月场所。

    相比之下,郑瑾明的确比别人好,父母开明,娶了贤妻,外人说婆媳关系是水火不容的,在府里却没有这样的现象,没有给他增添任何麻烦。

    郑瑾明心里感谢金玉给他送来的贤妻,娶了金萱并不亏。

    还有两三天清明了,刚才郑瑾明在院子里思念金玉,每逢这个时候总是想起儿时和金玉的点滴。那时候他欺负金玉比较多,但是后来金玉不计前嫌地背着他走出大山,他就彻底对金玉好,他的命是金玉给的,他想把拥有的东西都跟金玉对半,可惜金玉没有活得很久。

    差不多吃完饭的时候,郑瑾明问:“你爹娘会在清明节去看金玉吗?”

    金玉看着停下筷子看着郑瑾明,没有回答。

    大概郑瑾明觉得自己有点鲁莽了,家里死了小孩,白头人送黑发人是一件伤心的事情。金家的长辈多半不想面对,或者不会特意看那个小孩。

    “你知道,我和你哥是同窗,是结拜兄弟,情同手足……清明节快到了,我想去看看他……以前我问过你府上的人,他们都没告诉我……”

    郑瑾明说话断断续续的。

    他是天骄之子,说话向来不客气,可是这次问金玉的墓地,语气里竟带点谦卑。

    金玉有点嫉妒小时候的自己,竟然让郑瑾明念念不忘,而且那个身份还是男儿身。

    早知道小时候就跟他坦白自己是个女孩,而不是编造出什么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现在郑瑾明不会相信她是金玉本人,又问她金玉的墓地,她真不好回答。

    金玉一直沉默着,郑瑾明猜想那时候金萱还小,又是女孩,不知道也不足为奇。他勉强扯出一个笑容,道:“不知道,没关系,继续吃饭吧。”

    金玉把碗筷放在餐桌上,郑重地说:“金玉没有死,我就是金玉……”

    “够了!”郑瑾明重重地拍打桌面,生气地说:“我不是说过,不准你拿这件事开玩笑吗?”

    金玉低着头,咬着嘴唇,不再说话。

    郑瑾明离开了屋子,只剩金玉一个人在里面。

    丫鬟红枝算好吃饭的时间,进来收拾碗筷,看见金玉坐在餐桌前发呆。金玉认得红枝,那是杨诗瑶的一个丫鬟,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小月呢?”

    红枝回答:“我是被调过来玉明苑照顾少爷和少夫人的,小月被调到洗衣房。”

    “哦……”金玉对丫鬟调动的理由没什么兴趣,没有继续问为什么,又问:“三少爷去哪里了?”

    红枝回:“没见三少爷出院子。”

    “我知道了……”听到郑瑾明没有出院子,金玉大概知道他去哪里了,肯定是去了那个小木屋,去给那个牌位上香了。

    郑瑾明认定了金玉已经死了,谁也不能拿金玉开玩笑,就算是双胞胎妹妹金萱也不可以。

    算了,他不想去面对,她便不提了。

    金玉休息吃过饭后,精神好了许多,昨天写好的邀请函被毁了,她还没来得及叫王管事去采购邀请函的纸张,于是出院子找王管事。

    王管事昨天知道邀请函的纸张没了,早上已经派人补充库存,金玉领了一叠纸张回来玉明苑,开始写邀请函。

    金玉差不多写完的时候,郑瑾明回来了,他出去许久,要是真生气,也早消气了。

    他恢复以前的冷漠,让金玉觉得有疏离感。

    “在干什么?”

    “在写邀请函……”

    郑瑾明来到案台前,看着她写的邀请函,字迹娟秀,一点都不像金玉写得大气。

    离开许久的郑瑾明,在小木屋想了很多,金玉和金萱有很多相同的地方,也有许多不同的地方。

    金玉和金萱口味偏甜,喜欢吃东西,但是又吃得不多。两个人都是喜欢看书,十分博学。

    但是,金玉该有的小男孩调皮性格她都有;金萱则特别文静,有点柔弱,两人在性格上有着明显的区分。

    再看看金萱的字,跟金玉的字相比,完全不同。

    所以,他很肯定金萱并非是金玉。

    可他不知道,金玉做回女儿身,这几年被母亲叶春柔修正了性格,去掉了小男孩大大咧咧的性格,内敛了许多。教她在家听从长辈,出家后听从丈夫,使得她没有了自己的主见,不敢反抗。加上小时候金玉在郑瑾明那里吃过不少苦头,她一直不敢放飞自我,惹怒郑瑾明。

    金玉写完最后一张邀请函,是给金家的。别家的邀请函写上阖家统请,唯独金家的邀请函是指名道姓,金文昊叶春柔伉俪,儿子金洋。

    郑瑾明看着她写邀请函,见到邀请函上的名字,没有说什么。金萱不喜欢她家的妾室是正常的事情,他也不喜欢金弘,小时候就觉得这个人不配当金玉的哥哥。

    在金玉遭郑瑾明欺负的时候,金弘袖手旁观;在金玉和郑瑾明成为结拜兄弟的时候,金弘去主动出来跟郑瑾明示好,还搬出自己是金玉哥哥的身份。

    郑瑾明觉得不宜跟这种人有来往,得意时是朋友,失意时是陌生人。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二十一章

    金玉病了躺在床上休息,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当她醒来的时候,天还是亮的,估计是下午吧。郑瑾明已经没在枕边,不知道他何时离开了屋子。

    虽然生病要躺在床上休息,可是躺久了,身子有些酸痛,金玉起床后伸展身子。她走出屋子,看到一个熟悉颀长的身影,男人披着黑色的斗篷仰望着蓝天,似乎心事重重的样子。

    他平日只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哪里会带着忧郁?

    是不是在生意上遇到什么问题呢?

    金玉喊了一声:“瑾明哥……”

    郑瑾明侧头看过来,仿佛看到了故人,露出久别重逢的微笑:“金玉。”

    金玉适应别人喊她金玉或者金萱,没有反应过来,习惯性回应:“嗯……”

    郑锦明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认错人了,金玉已故,眼前的人是他的胞妹金萱,恢复平淡的表情,改了称呼:“萱儿,睡醒了吗?”

    金玉点头:“嗯。”

阅读金玉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 下 小 说 网(www.duxia.org)



随机推荐:茅山摆渡人网游三国之万界霸主君王默示录猎户的娇妻全职法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