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其他类型记忆不随风
本章:2258字

第2章

    去舅奶家已经成为习惯,这个习惯一直延续了到我上高中以后。记得五岁那年夏天,父亲一般只有过年才回家,那是很少的一次例外。他快要外出打工时,顺道带我去舅奶家,我高兴的如同小媳妇回娘家。那次父亲是用家里唯一一辆高梁自行车载我,而去舅奶家我必须要穿新衣服新鞋子,穿鞋之前很认真的将自己好久不洗的脏脚丫子搓洗一遍。那双母亲做的粉红色的布鞋我至今记忆犹新。去舅奶家要三十里路,那时候还没有裴麻大桥,葫芦河由于夏天雨水较多,河水可以轻松吹走我。我坐在自行车后边,双脚勉强能够到两边方便载物的踏板上。估计是因为山路过于颠簸,而我坐车经验不足,在快到葫芦河边时,左脚不知何时塞进车子后轮里,我着急的喊叫着并用尽全力拍打父亲那时宽厚的背。父亲看清楚情况并且停下车时,我左脚的小红鞋早已面目全非,而我左脚在不停的流血,从脚踝一直到大拇指,再迟一点,拇指估计是要分家了。不疼?伤口有点麻,有点凉,我示意父亲可以继续。我左脚放在右脚上金鸡独立,父亲穿上长筒雨鞋抗起自行车先行趟过河,转身又来抱我。之后是怎么到舅奶家我记不清楚了,父亲吃完饭便动身外出打工。

    起先伤口并没有感觉有多疼,夏天热,加之干燥,伤口也没有处理,发炎是必然的事情,我疼的睡不着,急坏了两位老人,那时候电刚通不久,不是很稳定,经常停电,每家都有几盏之前经常用的煤油灯,这便少不了煤油,起初用煤油擦洗效果很好,油挥发后至少能短时间带来清凉感,很是舒服。时间长了却是不行,越是擦洗,越不容易愈合,伤口感染的愈发厉害。舅奶不知从那里听说岱黄叶子可以去火降温,于是便叫我二舅家大我好几岁的表哥,趁着人家休息,偷摘几片叶子回来,舅奶负责望风,表哥负责偷;第一次偷回来我感觉很好笑,也很意外,没有想过舅奶居然会是小偷,之后好些天我都是用岱黄叶外敷。

    母亲农忙之后便来了,那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看到我的脚,她不止一次的埋怨我父亲,其实那时候已经不疼了,虽然没有愈合。第二天母亲背我去威戎镇看医生,只是早已经过了缝合时间,大夫用两瓶盐水打发了我们母子。

    我盘坐在家里的土炕头,听着外边叽叽喳喳的欢声笑语,心痒难耐。奶奶看我一个人坐不住,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一块毛毯,便背我到打麦场,哥哥弟弟还有邻居家的孩子奔跑撒欢,我坐在毛毯上盯着他们,时而傻笑,时而拍掌,时而呼喊。记得有一天我发现一只受伤的蜜蜂,那天我用树枝整整逗了它一个下午,最终它没有熬过酷刑,含恨而终;之后好几天寻找蜜蜂便成为了我的乐趣,我将左脚放在右大腿上,抱起右脚,用屁股行走。起初奶奶让我别乱动,后来也知道我是个好动的主,索性毛毯也不用了,也不用抱,任由我屁股挪来挪去。而我这个姿势长大后奶奶经常提起,也不知道老人家的感觉当时我是可爱呢还是可爱呢!
阅读记忆不随风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推荐阅读
目录 加书架 提意见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