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第1174章 严嵩的愤怒

  • 作者:余人
  • 属于:历史军事
  • 收录时间:2019-09-24 23:37:02
  • 更新文字:2651字

林晧然望着绝尘而去的野丫头,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放下帘子。却不知,这野丫头何时才能够乖巧听话懂事,好好地学一学针线活。

黄昏降临,一顶轿子从西苑离开,踏着夕阳的余辉回到了严府。

“老爷回来了!”

“哥,我先走了!”

身穿淡蓝色对襟儒裙的虎妞越来越有少女范,在骑上那匹枣红的马后,并没有给林晧然开口叫住她的机会,当即便策马扬长而去。

严年看到严嵩突然归来,整个人显得很是兴奋地跑过来,并亲自扶着严嵩下轿子。

通常而言,哪怕是休沐日,严嵩亦是很少归来,除非是有什么紧要事要他亲自拍板子。只是今天无缘无故归来,令到严年又是惊喜又是意外。

仆人纷纷忙忙碌起来,而有个机灵的仆人过来询问要不要请李郎中过来,当即便是得到了严年肯定的回答。

严嵩原本是不想出宫的,只是皇上突然选择闭关斋戒,而他亦有些事情想要亲自嘱附严世蕃,这才选择回家一趟。

虽然不怕别人借此进行攻击,但一个合理的结识过程,无疑会更加的稳妥。

“臣妾一直深在闺中,又岂会认识李妃,是虎妞跟李妃相识的,好像是虎妞先前帮过李妃解围!”吴秋雨微笑着解释道。

林晧然听到是虎妞那个野丫头,当即便伸手揪开车帘子,想要叫来虎妞仔细地问个清楚,她跟李妃究竟有什么渊源。

严嵩经受着一路的颠簸,脸色显得并不好,身体更是有些发虚发冷。在严年扶他的时候,身体亦是偎向这位忠心耿耿的管家。

“快,给老爷备茶!”

严年服侍了严嵩大半辈子,当即便知道严嵩的身体不好,很是小心翼翼地将严嵩扶出来,同时给旁边的仆人下达指令道。

由于常年不在家中居住,且妻子对严世蕃极度的疼爱,故而正堂房早就让给了严世蕃,而他则是住在东边的一处跨院中。

在严年的参扶下,他朝着居所慢吞吞地走去。只是走到中院的时候,却是听到一阵喧闹声,当即疑惑地询问道:“今日宅子为何如此吵闹?”

严年咽了咽吐沫,显得小心地回答道:“少爷在宴请宾客!”

严嵩那张满是老年斑的脸上当即浮起怒色,显得极是生气地捣着拐杖怒道:“胡闹!他娘的孝期还有十几日,他搞什么宴席!咳咳……”

一团怒火当即涌上心头,却是让到他胸闷不适,不由得重重地咳嗽了起来。

如果是其他的事情,他倒还是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事关到给老伴的事情,让到他此刻既是生气又是感到心疼。

老伴几乎将所有的爱都给了严世蕃,现在严世蕃在宅子日日寻欢作乐亦就罢了,现在竟然在家里大搞宴席,简直就是大大的不孝。

“老爷,您千万别动气,可别气坏了身子!”严年急忙帮着严嵩进行顺气,同时认真地安慰道。

严嵩咳出了一口带血的痰,显得怒气未消地吩咐道:“让严世蕃过来!”

平日这个宅子的主人是严世蕃,但现在严嵩归来,下面的仆人莫敢不从。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便有人跑去请严世蕃了。

“我爹回来了?不是说不回来吗?”

严世蕃正跟工部左侍郎刘伯跃等官员喝得正是高兴之时,面对着一个家奴进来通禀消息,却显得有些扫兴地说道。

工部左侍郎刘伯跃等官员听到严嵩归来,心思当即亦是活跃起来,却都想要见一见首辅大人。

“你们继续,我去去就回!”

严世蕃借着荔娘的肩膀从地上站起来,对着众官员嚷嚷了一句便是离开,只是酒喝得有些高,走路明显有些摇摇晃晃。

工部左侍郎刘伯跃等官员却已经无心于酒宴,右副都御史董威更是直接让舞台的歌姬停止表演,却是在这里聊起了正事来了。

“爹,你这么急找我,是不是有啥重要的事?”

严世蕃从外面摇摇晃晃地走进来,显得大大咧咧地询问道。

“严世蕃,你可知你娘的忌日是哪一天?”

严嵩看着满身酒气的严世蕃,原本有些平息的怨气,此刻又是突然暴起道。

由于严世蕃是他的独子,且是老来得子,又是他跟爱妻所生,故而从小便是疼爱有加。别说将严世蕃捧在手心的妻子,哪怕是他都从来不舍得对严世蕃进行打骂。

现如今,他他之所以撑着这副老骨头熬在万寿宫,连休沐日都不敢离开,更是时时给圣上请安。为的正是要保住这个位置,熬到严世蕃重返内阁的这一天。

只是严世蕃却在为他娘守孝期间,竟然在家中大摆宴席,这不仅是辜负了他这位老爷的一片苦心,更是愧对他九泉之下的老娘。

“爹,我做事有分寸!等到娘忌日那一天,我保证办得风风光光的!”严世藩在茶桌坐下,伸手端起茶壶显得浑不以为然地道。

嘉靖现在膝下只有两子:裕王和景王,故而继承大统之人必在这二位王爷中诞生。

虽然明知如此,但由于嘉靖是一个极为强势的帝王,又偏偏迷信于修长生,致使当下满朝文武都不敢过于接近裕王和景王。

哪怕嘉靖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但却仍然没有哪位大臣敢于站出来提立太子一事,更别说大摇大摆地进行站队,为这两位王子出谋划策了。

正是如此,裕王和景王可谓是存在感最弱的皇位候选人,而满朝大臣都只能跟着他们二人划清界限,令到他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如意。

特别是裕王,更如同是一个受气的媳妇般。虽然占了长兄之利,但却得不到嘉靖的疼爱,更要为着子嗣的问题发愁,从而担心自己会沦为皇位斗争的牺牲品。

林晧然虽想要接近于裕王,从而立下一个从龙之功,但他却一直亦得小心谨慎。

在这京城的险恶之地,一个不慎极可能便落得万劫不复之境。从龙固然很重要,但若是触怒了嘉靖那条神经,恐怕就只能灰溜溜都返回长林村了。

只是妻子跟着裕王侧妃李氏有了接触,这无疑是一个小小的契机。毕竟朝堂的争斗还不至于这般无聊,连官员家的家眷都要约制,若是这样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另外,李氏出身卑微,现在并不是裕王正妃,而仅是裕王的一个侧妃。虽然她现在怀胎五、六个月,但是男是女还不清楚,根本谈不上是什么重要的角色。

林晧然跟着吴秋雨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夫妻二人显然早已经同心,心知要接近裕王而非景王,林晧然好奇地询问道:“娘子,你不是说跟裕王府的人不熟吗?你跟李妃是如何结识的呢?”

阅读寒门祸害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