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蔚然亭

第18章 蔚然亭

  • 作者:耳水禾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19-03-14 19:21:36
  • 更新文字:7592字

“不会吧,老师,我哪能写这么好。”

我谦虚道。其实,我也注意到了,这字确实是像我写的,或是说,就是我写的。可仔细品鉴一下,“蔚然”二字应该是我写的,“亭”字虽然也极像,但深究起来,应该是另外一个人写的。可是,我是什么时候写的呢。

回到家,我把橱子最深处的他送我的牛皮纸包裹打开。刀架上排着五把刀。我抽出最外面的一把,把其他的又包好放回去。

99届,那不是他那一届么?我看见亭子周围诵读的学生,仿佛间,有他的身影。

“栾蔚,我这刚注意到亭子的题字,看起来很像是你写的。”

我就在那里细细的看着刀,细细的摸着刀。血流了出来,我没感觉到疼,却在这时发现,刀背上靠刀柄处有浅浅的刻纹。我换了几个角度才看清楚,在Logo后面,有个隶书的“然”字。

妈妈在厨房里喊我。

“嗯。朋友送的。”

“朋友?男的女的?还有送菜刀的?你们这些年轻人啊。”

1984年,材料系(现材料学院)77届校友会筹资兴建。2006年夏,大雨浸蚀,亭木质主体部分塌。2009年,经济学院99届校友会捐资修复重建。”

“是啊,一直就是这个名字。当年很多专业恢复重建,学术氛围浓厚,一派生机。就取了‘尚学之气,蔚然成风’的意思,又因为周围树木繁盛,最后定名‘蔚然’。”

1984年,我出生。

“栾蔚,你干么呢,赶紧过来搭把手,切切肉。”

我拿着它切起了肉,还是那样锋利应手。

“刚买的?你早就嫌家里的刀不好用了吧。”

“很好用的,你试试?”

“哎呦,真快啊。是把好刀。可我怎么觉得哪儿不对劲呢。”

“左撇子专用的,呵呵。”

尹小旭还是负责她的项目。出色的工作能力和业绩让单位里那些老人心服口服。一个之前对她很有成见的大姐还把自己的表弟,一个工业设计专业毕业的热爱西方文学史的小伙子介绍给她。这下好了,他们绝对不愁没有共同话题了。工作、爱好两相宜嘛。至于小旭他们会不会在一起编演话剧,那就是人家的秘密了。

我问她,那个张总有没有再对她不轨。她说,很奇怪,那个张总后来对她很礼貌客气,而且事事都很配合。她猜想,是和那天见到的“高总”有关。

“他竟然是我们甲方的甲方。姓张的那人不傻,肯定觉得犯不上。想想真是恶心,咱们毕竟还是太年轻啊。”

再就是从尹小旭那儿听了个谣传:

“你那个高总,真的不是个普通人。你看他那么年轻,才比我们高三届。但是行事老辣,沉稳干练,人也很能吃苦,而且城府很深。据说,他当年接手的都是人家不要的烂摊子,可到他手里就能枯木逢春,很快成了很能赚钱的项目。还有一点,他是靠女人的。他上学的时候家里穷,是靠和村里有钱人家的女孩儿结婚才筹到的学费,毕业了就甩了人家,官司打了很久。这不是什么稀奇的,现代版陈世美嘛。他在深圳的时候,还做过富婆的小白脸,并利用这层关系为自己打开局面。后来他和那富婆分手,还能全身而退。他在那女人的公司里是持股的,是我们甲方的甲方。”

“你这是从哪儿听来的,他就是个卖书的。”

“卖书的?远不止这些!”

对,远不止这些,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你要是能和他继续,我一定会让你把他的经历都问出来。再写本小说,一定很畅销的。”

“我一定不会跟他在一起的,这么复杂的一个人。”

“哎,说什么都是过往啊。回不去喽。”

是啊,回不去了。

转眼间又到了过年。妈妈买了一大块排骨,是肉很少基本都是骨头的那种。

“妈,家里又不缺肉,你再买排骨太多了啊。不是都准备好了么?反正爸今年还是年初三才回来,你这做了谁吃啊。”

“哎呀,这多少年没见有卖这样的了。你小时候可喜欢吃紧挨着骨头的这点儿带着筋皮的肉了。别看这么大一块儿,剔出来的肉就一点儿。等做好了,你尝尝是不是还是那个味儿的。”

我看着妈妈费力的剔着排骨。

“妈,我有专用的刀。我来。”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妈,你看我这多快。”

我把刀放回刀架,刀落下的时候,听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我担心会卷了刀刃,赶紧拿出来查看,还好,没什么问题。刀架里有什么?我把刀都拿出来,倒扣刀架。一把钥匙掉了出来。

过年的鞭炮响的热闹。在喜悦中,礼花在夜空里绽放的格外耀眼。小侄女已经会背诗了:

“爆竹声中一岁除,

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瞳瞳日,

总把新桃换旧符。”

他还好吗?

我把那把钥匙和其它钥匙放一起随身带着了。

终于有一天,我决定,去看看。

钥匙还能用。我打开门,一切依旧。

我走进厨房,墙上钉的架子上只挂了一把刀,很是普通,和他送我的那套并不一样。其他如故。还是整齐干净的。只不过,应该许久没有用了,案台上有一层薄薄的尘土。

我想起来那个在这里忙碌的身影,那个倚靠在门框上的我。还有曾经在这儿配合默契的我们。

我退出厨房。

他的床上铺的是那个蓝格子床单。应该是铺反了,没有看见编号。

我打开旁边的文件柜,里面整齐排列的是我们在一起时用过的东西。最里面,有个很精致好看的木盒,我没见过。我拿下来打开,里面是一串碧玺的手串。当年,我喜欢的收下,整天的带着。后来听上司说我这串价格不菲,还特意去珠宝店问过。价格确实是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我当时甚至是有点儿得意的。我那时多轻浮啊。还好,我退回来了。

一个大盒子,打开了,里面还套着一个。我想起来曾经在书上看到的描述∶一个盒子套一个盒子,再里面再套着,如此好多层,等全打开了,里面什么都没有。不觉笑了。他这样一个人。肯定不会最里面什么都不放的。

最里面是两个草编的戒指。草早已黄的发灰。那是我们夏天在郊外时他做的。他的手是很粗糙,却极其灵巧。戒指编的很精致。我不戴,说他总是做些可笑的事情。抬眼遇到他的目光,我心中一凛。他趁我愣神的功夫硬是给我带上了。那浓翠的绿把我的手衬得那样的白皙。

戒指下是张叠成小块的纸。展开来,是张从邮政信封上取下来的粘单。单子下方赫然签着:

“高逸然栾蔚代收”

我把这些原样放回去。关上柜门。

另外房间里的桌子上,摆着一张照片。上面的人,笑得明艳动人,无比开心。他不是说删掉了么?我从来都不肯让他拍照。只那一次,他偷偷拍过,还被我发现了,让他全删掉了。怎么还会有这一张?

我拿起来,又放下。他的照片,我都没有。我闭上眼睛,是他暖暖的笑。

“栾蔚,你觉得这房子怎么样?”

“除了卫生间小点儿之外都挺好的。主要是厨房够大,老房子的厨房很少有这么大的。”

“嗯,我觉得也是,就满意厨房了。咱们买下来好么?”

“买下来?那你喜欢你买,我才不买呢。”

“就是我买,咱们住,好么?”

“哼!又想骗我和你同居!”

“不是同居,是过日子。”

“过日子”,我想着。擦掉了房间里的尘土,拖了地面。其实不用这样的,就只是一层很薄的灰罢了。擦与不擦,拖与不拖其实也并无差异。

春去秋来,转眼间大半年又过去了。

妈妈看我收拾着贡品。

“明天给你姥姥姥爷上坟去啊,我和你一起去吧。”

“你不是中元节刚和舅舅他们去过了吗?”

“我还没和我的女儿一起去过。”

“下次吧。这两年出差没赶回来。姥姥都没托梦责怪,看来是真生气了。我这回去得描描字。你嗓子不好,金粉漆呛的很。”

天高高远远的,蔚蓝蔚蓝。没有风,阳光照在身上是暖暖的。公墓又扩建了。不过,姥姥姥爷的位置很好找。老远,我看见有个人单腿跪蹲着。

“来了?快好了。你稍等一会儿再摆吧。”

他描写着,很专注。

过年的时候,我去了他老家。他妈妈捏着我的手不肯松开。再过一个春秋。大年初二的时候,他跟我回家过年。

哥哥嫂子带着小侄女去楼下放鞭炮了。

“妈,您别忙了,歇歇吧,我来就行。”

“那怎么行呢。怎么能让你做菜啊。”

“妈,你给我把苹果刀递过来行么。”

“臭丫头,你这肚子还没看出大来就开始指使人了啊。”

“妈,别忙了,该你歇着我们上了。逸然做饭很好吃的。你就让他表现表现。再说了,你在厨房也是添乱。”

话音未落,爸爸进门了。

“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让新姑爷下厨房?”

“逸然,爸爸说我欺负你,我欺负过你么?”

“哎呀对了,小高啊,最里面那把刀你别用哈,是栾蔚的,左撇子用的,太快了别伤着你了。”

“妈,我知道。您看,这还是我送小蔚的。”

他转身抬起手来。爸爸妈妈都笑了。

(完)

雪融化,春又来。

我和人资部的同事去母校校园招聘。工作结束后,我独自走在校园的路上。春风拂面,暖暖融融的。花开依旧,如烟霞般绚烂。枝头吐绿,黄绒绒嫩油油。信步走着,竟遇到了我的班主任老师。于是同行聊着。

就走到了那处。

“亭子又修好了?真漂亮。”

“是啊,去年修的。而且亭子和回廊的彩绘都是同学们自己描的。咱们院的校友会筹的款,出的画稿。”

“欧?不错啊。”

“当然,这次重建用的所有木料都是事先用桐油浸过的,不再怕雨淋了。”

“老师,这个亭子一直是这个名字么?”

虽然我来过很多次,但这是第一次注意到亭子旁边还有介绍。

“蔚然亭

阅读蔚然亭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