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姝远

第5章 男大当婚,弟大当嫁???

  • 作者:朝别
  • 属于:都市言情
  • 收录时间:2019-03-14 19:23:14
  • 更新文字:12079字

林静姝拉开旁边的凳子,挑眉道:“小王爷,请坐。”

除了陈萱,另外两人话都不敢多说了,心想何德何能跟这种人物同坐一桌。

李修远坐下,看着林静姝一手托着下巴,嘴角勾着一抹笑,醉眼迷离的看着自己,她眼中似有一汪深潭,教人不知不觉溺死其中。就这种眼神,要是换了别人怕是魂都被她勾到九霄云外去了。可偏偏李修远不吃这套,仍是刚才那句:“把衣服穿好。”

另外三人起身行礼:“见过小王爷。”

“免了,都坐。”

“我不。”托着长长的尾音,撒娇的意味十足,听的人骨头都酥了。酒精上头林静姝已经有些晕了,一双玉手捧上了李修远的脸,歪着头盯了半天说了句:“小郎君怎么生的如此好看?”

这三人只觉得自己多余,自觉地偏过头用手挡住脸撇向别处,陈萱心想:都这么勾搭了这李修远居然还不上套?这是正直还是不举啊?

林静姝听了脸都黑了,心想:行,陈萱。你今日是存心阴我。

叫了玉儿做令官,玉儿还诚心出了几个简单的字谜诗句,还一直放水给林静姝提示。可是林静姝一句都答不上来,灌了一肚子的酒。

林静姝抬头看去,李修远正黑着脸皱眉看着自己。

以李修远的角度,林静姝胸前的大好光景被看了个透,他眉心抽了抽,把林静姝推了回去,“经常做什么?经常穿成这样吗?袒胸露乳。”

“我又不是大家闺秀我成什么体统?再说这么热的天,想热死我吗?”林静姝不肯示弱的回嘴。

李修远面无表情的剥开林静姝得手,斟上一杯酒饮下。

“既然王爷在,单喝酒,实在是没有意思。民女有个提议,不如行酒令?”另一边的陈萱使坏道。

李修远似乎很感兴趣:“好。”

另外的李修远看着一脸求死的林静姝笑道:“酒量不错。”

这时陈萱给了林静姝一个眼神,意思是有话要对她说,林静姝会意。

“小王爷,失陪一下。”

走到楼梯拐角林静姝抱着手问:“说吧,什么事神神秘秘的?”

“你弟弟呢?平常这时辰早该回来了啊?”陈萱好像很急的样子。

林静姝根本不懂她急什么。“提那个小混蛋干嘛?怎么了?”

“内个李明志他是个断袖,明白了吗?!”

“断袖?”林静姝懵了。

“你别告诉我不知道什么是断袖!你弟弟这么晚了还跟他在一块,你就不怕……”

林静姝心里一怔感觉一盆凉水从头顶浇来,酒都醒了大半。是啊,怎么今天就李修远自己来了,天天俩人焦不离孟的……这深更半夜的…这是怕是避嫌来了啊!

回到前厅,林静姝坐下:“陈萱,这么晚了带着两位妹妹回去吧,不然她们夫君又要来找我要人了。”

等这三人走了,林静姝装作没事人一样:“这么晚了,我弟弟怎么还没回来,王爷他今天没跟你们在一起吗?”

李修远顿了一下,“方才是在一起,在望月楼。怎么?”

“呃…这么晚了,瑾瑜也该回家了,小王爷要不要跟我一同去?”

“也好。”李修远起身。

望月楼里鸣鸾阁不远,一会儿便走到了。

店里的伙计迎了上来:“诶?这不是刚才内位公子吗?来找刚才那二位?”

林静姝急得心都要蹦出来了:“是,人在哪?”

伙计心里想这姑娘是怎么了急成这样?回道:“您上楼左手边第三个房间……”

“多谢!”说完便飞奔了上去。找到房间,正要推门进去却犹豫了。啪的一声把手拍到了额头上,怎么办?看到不该看怎么办?万一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怎么办?林静姝这一瞬间心绪万千。

林静姝僵立了半响,还是捅破了窗户纸,往里面望去。却还没看到什么就被李修远拉了回来,“你这是干什么?”

“我养了十多年的弟弟,望一眼还不成了?”林静姝扯开李修远,接着又趴了回去。

屋内,一张梨木圆桌,林瑾瑜和李明志面对面的坐着。

林瑾瑜:“明志兄…你这是?”

另一边李明志收起折扇放在桌上,起身绕到林瑾瑜身后抱住了他,把头埋在林瑾瑜的颈窝,深吸一口,还是那副笑脸:“瑾瑜,我不喜欢你这么唤我…”

一抹诡异的红晕爬上林瑾瑜的脖子,林瑾瑜虽为男子,长得却比林静姝还要漂亮,今年刚满十七,还稚气未消,浑身透露着青涩之气:“那……要如何叫?”

李明志笑的活像只狐狸,有绕到了林瑾瑜面前,几乎贴着他的脸说:“嗯…让我想一想,不如瑾瑜唤声夫君如何?”

林瑾瑜的脸更红了,被撩的双腿发软,心咚咚乱跳,盯着李明志的眼睛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半天才挤出一句:“不要胡……唔!”

话说到一半,林瑾瑜的嘴忽然被一个冰凉柔软的唇堵住,牙关被柔软的舌头撬开,林瑾瑜慌乱的动手去推李明志,却被李明志捧着脸加深了这个吻,在他嘴里疯狂的掠夺着。

半响李明志才放过脸红的发烫的林瑾瑜:“我说了,我只想听瑾瑜说我爱听的。”

“你!你这是做什么!”林瑾瑜被吻得头脑发昏。

林静姝在外面看的几欲吐血,卧槽!卧槽!我他妈的!

李修远:“姑娘家家不要出口成脏。”

林静姝怕屋里的人听见,小声啐道:“拱的不是你家的白菜,你当然说的出这话!”

“那本王这猪养的怎么样?”李修远抱着手倚在一边的墙上。

林静姝没搭茬继续趴在窗户眼上偷看

“好了好了,你看你脸红的,不逗你了。我要走了,你也早些回去吧,用不用我送你?”

林静姝马上弹起,拉着李修远就要走。

“做什么?不看了?”李修远不为所动。

“小王爷有耳疾吗?人马上要出来了?不走做什么?看我在这偷窥吗?”

“欲擒故纵罢了,不信自己看。”

林静姝狐疑的再贴了上去

“原来你一直都是在戏弄于我?”林瑾瑜眼有些红了…

李明志一怔也不笑了,就这么看着林瑾瑜。看的他心里一痛,怎么就这么不知分寸要把人儿给弄哭了。

“为何会这么觉得?”

“你说的,在逗我。”

林瑾瑜红着眼狠狠地瞪着李明志。

“瑾瑜一直对我兄弟相称,我以为瑾瑜对我没有心思...”

林瑾瑜一下扑上去抱住了李明志,发狠的在他肩膀咬了一下。

林静姝真想把自己两个眼珠子扣下来,心里狂骂:林瑾瑜你他妈的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啊!

李明志直接将他压在桌上……

最让林静姝抓狂的是林瑾瑜在迎合他。真想冲进去撕了这两个狗男女!狗男女好像不对……奸夫**?好像也不对……林静姝真后悔当初少看了书,以至于现在都没有词骂他俩!

后面林静姝简直没眼看了,转过身瘫坐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心里胡思乱想:臭小子就没给自己争口气……这下真睡到一个被窝去了……

李修远看着林静姝这幅仿佛受了重大打击的样子继续补刀:“走吧。送你回去,今晚怕是等不到人了,早点睡吧。”

月光撒在长街上,林静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怎么,接受不了么?”李修远问到。

林静姝顿了半天,才回:“到也不是接受不了两个男人……”

“那是什么?”李修远看向林静姝,月光照下映在她的脸上,他发现林静姝不论怎么看,都很好看,五官精致,睫毛长长的。又是真的恶劣,自己从没见过这样的,举止轻佻,离经叛道。可以说是没有什么好感。

“小时候流浪街头,总是怕他饿着了,冻着了。我不愿也让他出去讨饭,他小,不想让他从骨子里就烙上这种摇尾乞怜的性子,就让他在一条破胡同里的荒宅等我,当时能要到一个冷的梆硬的馒头就是好的了。”林静姝扭头看向李修远,发现他也在看自己笑着说:“王爷从小到大锦衣玉食的应该都没见过内种使劲磕桌子咚咚响,啃都啃不动的馒头。有的时候有好心的人给口热乎的我也舍不得吃,先捧着给他吃,我再吃他吃剩的。后来就遇到了人贩子,被卖到了南安。要不是靠着这张脸长得像这么回事儿,让之前鸣鸾阁老板玲姨看上了,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主意打到了林瑾瑜的身上,当时磕破了脑袋才把他保了下来。”

林静姝怔了怔,抬头看了看月亮,眼里没流露出一丝感情,缓缓的说:“娘死了,爹不管。后来我在鸣鸾阁摸爬滚打混了两年红了,给内小子请了名家先生。赚的钱全砸内小子身上了。什么时候都怕饿着他,冻着他,别人看不起他。现在又怕他被骗,怕他错付情衷。还真是没一天让我省心的时候。”

就像自己日日精心呵护的一盆小花,怕风吹怕日晒,怕他禁不起雨打,结果突然有一天被人连盆都端走了,搁谁谁心里多少也会不舒服吧。

“你也不必太过担心,你看李明志风流,其实认定一个人便不会变。放心吧。”李修远不知道算不算安慰但还是说了。

林静姝不再说话,只管往前走。马上就到了,大厅还亮着灯等她回来。林静姝走了进去,对着还在门外的李修远说:“进来啊,站在外面干什么。”

李修远:“既然你到了,本王自然是回府。”

“这么晚了,别走夜路了,不好。将就一宿,明儿再走也不迟。”

李修远并没有多想:“也好。”

差人收拾出了房间,林静姝便带着李修远往后院去。

“你这小院修的可真是雅致。”

“王爷过奖了。”

林静姝带着他进了房间,客套了几句话自己也回房间了。洗完澡,掏出了自己的宝贝烟杆窝在小榻上吸着。这一天可能太累了,就这么窝着就睡着了。

第二天林静姝起的比平时更早,一醒收拾好就一头扎到厨房忙活起来。没当这个老板的时候,老是给林瑾瑜开小灶,也不忘给玲姨做一份,林静姝手艺也很好。后来越来越忙抽不开空,林静姝真不想做林瑾瑜内份,但也是心软一并做了。

等她这都忙乎完了,就让人盛好端到了前厅,自己上楼去叫李修远。

“起了吗,小王爷?”林静姝拍了拍门。随后李修远开了门:“嗯”

“走,下楼吃早饭。”林静姝带着他下了楼。

大厅上的桌子上,两碗皮蛋瘦肉粥,几个白白净净的小包子躺在盘子上,还冒着热气。

“看起来挺不错,在哪家买的?”李修远坐下拿起勺子搅了搅碗里的粥。

“这可是我起大早亲手的做的!什么买的!”林静姝翻了个大白眼“我就这么说,这一整条街都找不到比我手艺还好的。”

“是吗?”李修远喝了一口粥,“还真没看出来,本来以为你只会喝酒打人。”

这时林瑾瑜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天杀的李明志。这俩人刚进门,就感觉被林静姝的眼神扎死了。两人在林静姝对面的凳子上坐下,另一边的李修远仿佛没看见二人的存在,低头吃自己的饭。

林瑾瑜拖着一脸没睡醒的样,心虚的问:“姐,还有没有吃的,好饿……”

林静姝一眼就扫到了林瑾瑜脖子上暧昧的吻痕,火了:“吃吃吃!吃什么吃!怎么不给你饿死!”

李明志被这一声怒喝吓得一怔,林瑾瑜也傻了:“姐……”

林静姝瞪了一眼李明志说:“现在翅膀子硬了,都学会半夜不着家了,脖子怎么弄得?”

林瑾瑜红着脸捂着脖子支支吾吾的:“自己……掐的。”

另一边李修远听了差点喷出来。

林静姝一想起昨天晚上内个情景,一股怒火直冲大脑,猛拍桌子:“你他妈的现在给我掐,掐不出来我弄死你!你当你姐姐是傻的吗?”

“姐姐,别生气。是...是我弄得。”一边李明志把林瑾瑜护到身后。

“姐姐?你叫谁姐姐?!”林静姝被这声姐姐砸懵了。

“姐姐,我李明志发誓,日后定对瑾瑜好,还请姐姐同意瑾瑜和我在一起。”李明志举起三根手指起誓,无比虔诚。

李修远心里也是佩服李明志能如此厚颜无耻。

林静姝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半天才冒出一句

“林瑾瑜!我是真不愿意跟你们生气!饭在厨房锅里,早就知道你们俩给来祸害我!要吃自己去盛!”

林瑾瑜听了这话才长舒一口气。

等李修远李明志走了,林静姝把林瑾瑜叫到了自己屋里。

“瑾瑜。你要想清楚。”林静姝的语气十分平淡,不带一丝怒意。

“姐姐......”

“单看他和李修远说话的语气来看,他的背景绝对在李修远之上。这个先不提,你真的确定他爱你吗?他能爱你多久?五年?十年?二十年?他一个有权有势有背景的皇亲贵胄最不缺的就是伴侣,当有一天你不再年轻,他烦了腻了就会把你抛下,母亲就是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到时候徒留一身伤痛,值吗?”

“姐姐,他不是那样的人。即便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我也愿意。我爱他。”林瑾瑜坚定道。

“你要分清楚喜欢和爱。喜欢是年少的冲动,新鲜感,一瞬的怦然心动。爱不一样,是责任是包容接纳是至死不渝的忠贞,哪怕眼前的人容颜苍老不及当初,残了废了傻了也会不离不弃,相扶一生。他能做到吗?你能做到吗?”

“我能,即便他不能我也认了。”

还真是倔啊...终归还是长大了...林静姝叹了口气,拉过林瑾瑜的手说道:“既然认了,便就去好好的对待,但是要记得留一线,如果他真的不是值得托付的人,不要一头扎死记得回头,姐姐永远在你身后守着你。”

林瑾瑜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一头扎进林静姝怀里。

林静姝拍了拍他的背:“大小伙子了还这样,叫人笑话。”

“林姑娘好像很生气啊.......”李明志扇着扇子,无奈道。

李修远鄙夷的看着李明志:“辛辛苦苦养了十多年的白菜被你这头猪拱了,当然生气。你这声姐姐叫的可真是痛快。”

“叫一声又如何,反正日后也要天天叫。倒是你,大清早的去歌舞坊......”李明志试探到

“昨晚没走。”

“那你和……”

李修远不耐烦的回道:“什么都没有,只是借宿了一晚,你是市井的长舌妇吗?”

李明志虽然没说话,但心里想着这两人肯定有问题。

几日后。林静姝一如往常的攒局喝酒打牌。

“你们俩知不知道内天我拿竹竿砸的那位是谁?”

当天在场的那两位十分好奇得问道:“谁啊?”

“南安王内个独子,李修远!还他妈是让瑾瑜内小王八蛋领回来的,你们都不知道我当时脑瓜子嗡的一下,一片空白啊。当时都要尴尬死我了。”

陈萱:“我打那天就想问,你弟弟从哪认得这种人物?”

“不是认得他,是那天李修远旁边那个,你见过的,叫李明志。”林静姝一手挡着嘴,好像生怕别人听见一样,但是声音却一点都不小。

林静姝接道:“瑾瑜这个小王八蛋,自从认识了他,天天不着家!就跟让人勾了魂似的。”陈萱听了脸色一阵难看。正欲开口,但是却看到一个人走进来四处张望好像在找什么人。

“不提了,提起来这小混蛋就心烦。”提起酒壶,满上了一整碗仰头就灌。外面一件素白纱衣半掉不掉的挽在小臂上露出大半个后背,锁骨,胸前更是一片春光无限。酒水从林静姝的下巴经过修长的玉颈一路流到酥胸的深沟里,厅中不少男人被吸引观赏这如此香艳的一幕。

林静姝灌下一碗,把碗倒过来证明自己喝的一滴不剩。陈萱喝的有些醉,玉面微红,给了林静姝一个眼神,小声斥道:“把衣服穿好,都叫别人看去了。”

林静姝坐的有些累,平时她坐惯了有背的椅子,再加上喝得有些多,迷迷糊糊地完全忘了自己坐的是凳子,习惯性的往后靠“干什么?我不是经常......”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林静姝心里咯噔一下,想这下非给出丑不可。可是却没有跟想象一样一下四脚朝天仰在地上,好像贴住了一个人。

阅读姝远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