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荒语录

第5章 星落

  • 作者:北晨末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3-14 22:29:33
  • 更新文字:7246字

“有事?”将雨冷冷问道。

那人躬身说道:“不知当讲不当讲。”

“讲!”

长桌两旁的人穿着血色袍衣,宽大的帽兜笼罩他们面庞,不知道那股寒冷是否穿过袍衣的封锁,只听见他们用畏惧的语气答道:“令命!”

将雨正欲说话,长桌上一个人却站起来,帽兜遮盖了他的神色,但将雨能感受到他质疑的目光。

那人越发恭敬,拱手行礼答道:“四极北上穆棱,东至荆山,如今我们内部空虚,可曹家却向这里派遣的人手太多,我们如何……”

那人话还未说完,便被将雨截下来:“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缘由,难道我在星流还没有四极的用处大?”

将雨冷漠的盯着他,说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好了,诸位。”将雨不再理会某个失去舌头的人,他温暖的笑道:“行动吧!”

当然,曹家幅员辽阔,盐泽的赌业对他们来说可能只是九牛一毛,他们更看重的应该是星流。

盐泽城中一处优雅茶楼下,幽暗的空间在地底无限延伸,微弱的火在风中拉伸。

“现在灵州的人让曹家焦头烂额,这可是我们难得的机会,三天,我只给你们三天,三天后盐泽必须笼罩在星流的光芒内。”将雨坐在黑色石椅上,寒冽的目光如冬风般在长桌两旁一卷而过。

仿佛有一座山落到那人的肩膀,那人重重跪在地上。

“大人!我……我并没有此意!大人,请……”

他抬起头,火光照亮他惨白的面孔。他呜咽着想要说完这句请求的话语,但他发现自己再也说不完了。他的牙齿咬到什么软弱的东西,口腔中有一股难以抹去的铁锈味,他双手匆忙捂住嘴,那震惊的神色带动着双手不住的颤抖。

众人起身,拱手答道:“尊命!”

将雨看着长桌旁的人一一离去,庞大地底空间里的火光一一熄灭。他站起身走向台阶,台阶上的他眷恋看着那方黑色的石椅。

所有火光彻底熄灭,死寂又在黑暗中滋生。

有人说黑夜在黎明来临前最黑暗,将雨抬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宙宇,好像的确是个道理。四周的赌坊皆寂静无声,些许是一夜的挥霍让人疲惫,些许是两手空空让人绝望,总之盐泽六十四巷沉闷的耸立在厚重云层下。

将雨拢了拢衣袍倒不是觉得冷,而是难得有些暖意,他抬头看着压抑的天空眉头微微一皱,估摸着今年的第一场雪就要来了。

他的衣袍在夜色的街道上蓦然张开,血色衣摆带动寒风转入六十四巷。山麟血链顺着他的衣袍滑向墙根,又如蛇般始终弯曲盘走在他前方,他谨慎地快步行走却不发出一点声响。

前方,一位跟将雨身材相****畔嗤娜四玖⒃谀睦铮曜呓饺耸帜跹锲鹨屡壅诘采砬屡勐涠ǎ患教跻瓜锢锪礁霾椒ヒ恢碌娜讼蛟洞ψ呷ァ

盐泽最高的阁楼屋檐上,一位紫衣少女衣诀翻飞,她看着许多血袍行走于六十四巷时眼中露出一抹戏谑。心想道:不愧是这片土地上仅次于沈江漓的青年人,的确有傲人的资本,可是对付东荒人的办法终究不适合自己。

在少女骄傲的心中从来不认可这片饱受欺凌的土地,能让她唯一起敬的东寺大能海楠已经将所有修为化作东荒屏障,她心中又想:没有海楠守护的东荒只能任人宰割,就算有人突破周庭最后的防线又如何。

海楠是东荒人的骄傲,同样他也得到其他地方人的崇拜,究其原因,仅仅在于他让东荒在灵州和南陇打压下抬起头颅,可就是这简单的动作,上千年来没有一位东寺执权者做到过。

……

……

突然,一道银铃从黑夜中扩散。

少女看着走出六十四巷的红袍眉头微皱,直至铃声入耳,她的神色突然变得十分难看,黑暗中的她从屋檐一跃而起。

厚重的云层下,激烈的寒风中,沉闷的六十四巷上,三位少年跑得很快甚至有些着急,他们从各自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少女从一堵高墙上跳下去,她食指临空一扣顿时音节大放。另外两位少年从高墙上飞旋入暗处,一根长长的琴弦在巷子中拉开,幽光闪烁消逝于阴影中。

墙边,黑暗,睁开绚丽的眼。

幽光,无声,飞快向眼逼近。

“锵!”眼中划过一条飘逸的线,接着便听到吱吱吱的声音,慢,却刺耳。

眼里很平静,如同即将降雪的盐泽,一切都在他算计中,虽然刺耳,但是音节来临。

他等这道声音许久,或者说刺耳的声音等少女许久,他也想了许久,最终他想明白一些,便来做了。

少女落地,陌生的看着他,而他眼中的线条又盘曲在身后。少女嘴唇微张,那道线如蛇般扑来,顿时腥风大阵。

“为什么杀掉他!”少女躲避他的攻势,站在巷口背挡风暴,“我需要答案!”

他漠然看着少女,这份漠然他保持了许久,那道线盘游在他脚底,“今夜曹家力量全部在我的掌控中,但是你们是个例外,我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朋友所以只有杀了。”

少女冷冷看着他,她只觉得依靠卷轴来了解一个人的行为十分滑稽,一个能成为星流领袖的人怎么说都是城府极深之人,又哪里是一份卷轴能够描绘的。

从头到尾少女都在犯错,因为她看不上东荒人,所以轻藐,所以骄傲,所以失败。

将雨捕捉到少女眼中的杀意,不由冷笑道:“看来我们是敌人。”

寒风在这黑暗的小巷里四处吹动,山麟血链震荡着射向屋檐。与此同时一直在黑暗中的两位少年动了,他们轻轻跃起如同飞燕却刹那出现在屋顶,数根银线组成的密网向下方压去。

寒风在其间呜呼破碎,少女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只竹笛,悠扬致命的声音在窄窄的长巷里回荡。

银线将血色长袍切割成四分五裂,少年们脸色一变,惊呼道:“梦婷小心!”

将雨嘴角流露出一股得意,但当他冲进音幕时笑意却戛然而止。那股音律从四面八方涌来,侵入他皮肤,骨骼,魂海。

将雨在等,梦婷亦在等。将雨在等那两位少年误判自己的走向,梦婷在等将雨向自己走来。

将雨的魂海开始掀起惊涛骇浪,慢慢从中裂开,音律中他举步维艰。当将雨杀死墙角那人时他便已经证明了自己,所以他想走,但是有人不想他走,他就只有留下或者杀戮。

就在高处少年转身向下时,山麟血链已到将雨手中。将雨一声暴喝,一拳向梦婷轰去,血链卷动似巨龙飞旋隐在拳意之后。

梦婷脸色微白,她精通音律但近身之法却惨不忍睹,可现在她必须承受那一拳。她边吹便退,锋利音符朝将雨涌入,她闭上双眼以笛作剑猛然向前刺去。

将雨周遭音符如飞花般袭来,但他不退反进,甚至不在意笛剑。

黑暗中传来一声闷哼,紧接着便是锐器碰撞声,山麟血链仿佛撞到一座须弥山不得不折回,将雨顺力而为,将之引向空中的少年。

而另一边梦婷也同样遭到一股巨力,身体倒飞而出,将雨速度猛然加快从她眼前掠过。

空中少年一起出掌,将山麟血链轰至地上,这条有灵力的小蛇翻滚着消失在墙根。

梦婷从地上爬起来,追去。

……

……

墙边,死去的少年面目全非或者说整张脸都消失不见,两位少年对视一眼看出心中震惊。

……

……

天色微微泛白,没有风的清晨,雪笔直落下。

六十四巷内人声鼎沸,梦婷微微一怔,她下意识步入其中。将雨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人海,她只是本能走向东边。

四周看她的目光有些怪异,有爱慕,有恐惧,有厌憎。可梦婷居然没有发现,她更没发现汗水已经打湿了后背,她只是感觉有些怪。

“锃”拔刀骤然响起。

一片雪光摇晃着梦婷的眼,短时间内梦婷身中数刀,她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掏出竹笛的手被割伤,四周所有人都在向她出刀,她无处躲藏。

有锐物划过空间的声音,两道银线自雪空奔驰而来,银线所过飞雪消融,这两条道成为唯一没有飞雪覆盖的地方。

银线绕着梦婷飞快旋转,靠近她的人顿时被腰斩,可腰斩的人却没有鲜血流出只是化作白雪塌下来。

这里很快便归于平静,

两位少年顷刻而止,他们有些恐惧将雨的手段,说道:“这个人必须死!”

梦婷从红雪中站起来,一道音符从她手中飞出。

苍勒听后,礼貌性的点了点头,将雨对于苍勒从容淡定的表情有些疑惑。在他心中认为,大家如果忘记沈江漓这个女人那理所当然就应该记住自己,可他不知道如今有许多人连沈江漓这个名字都记不住,或者根本没听说过,又哪能要求他们要记得自己。

将雨一拍脑袋,面庞被寒风一吹,后知后觉才明白过来这个道理,他释然道:“苍勒兄你应该不是东荒人吧。”

苍勒看着他,看着他那认真的面容,又认真地说道:“我是南陇人。”

将雨长吁一口气,笑着说道:“你看我这傻子,先前你战斗方式和爆发显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养成,既然短时间内不能养成,除了南陇又有什么地方办得到。”

“南陇还是很有趣味,哪里有你们说的那般恐怖。”苍勒看着将雨,深深的笑着。

不知为什么,将雨看着对面这个少年的笑容,又想起清晨还未消散的记忆。

哪里的清晨会是绝对平静呢。

……

……

曹家,盐泽,这里赌风盛行,赌坊千家,赌徒狂暴。纵情欢乐的背后投射着巨大利益,曹家十分重视这笔生意,同样星流也盯上了这块肥肉。

阅读荒语录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