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凌虚惊鸿

第二章 搏杀

  • 作者:楚峰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3-15 04:29:12
  • 更新文字:13113字

巨蚺的领地怪岩参差,四周暗林密布,在有两处怪岩下和三棵参天古树间都隐藏有洞口。萧飞小心翼翼地从一棵树洞钻进去,只见每个树洞或直通地下,或在树中直通树上,洞洞相连,交错纵横,洞里到处都是白骨,充满腥臭难闻的味道,再别无它物。

萧飞不禁大为失望,正要从一处岩石底的洞口出来,忽然听到外面传来数声雕鸣和人声惨叫,隐隐夹杂着金戈之音,他立刻缩回头,观察着四周一切。

不多时,不远处的暗林中奔出两个人,跌跌撞撞倒在前方的草丛里。其中一个蓝衣白发老者,满面刀刻般的皱纹,眼窝深陷,灰蓝色眼珠黯淡无光,脖胫与双手生有青色鳞片,在阳光下显得异常诡异。他的胸前染有大片血迹,显然受了重伤。

但他低估了巨蚺的能力,身后“嘶呜”声响,那条巨蚺昂着一只燃火的头,蜿蜒追了上来,所经之处,草折木断,毒雾弥漫处,四处皆焦。他竭尽全力在林中左转右转,与其周旋,那巨蚺虽然一只头己被红猿喷出的烈火烧的皮焦肉烂,但另一只头带动身躯更为凶残,眨眼间便赶到萧飞身后,情急之下,萧飞取出一颗*扔进了它的血口中,顿时将巨蚺的另一只头炸烂,血肉四溅。

看着眼前瘫软下来的巨蚺鳞躯,萧飞长长吐了口气,缓缓倚着一棵古松坐下,取出青石仔细端起来。这青石呈不规则圆形,上面坑坑洼洼,布满细密的纹络,并无奇异之处,仅是一块流星化成的陨石而己。但红猿与巨蚺却为之以性命相搏,想来青石中必然隐藏着秘密,于是他小心将青石揣好,又休息片刻,才重新回到巨蚺盘息之地,想看看是否还有收获。

扶着老人的却是个美如天仙的女子。黛眉纤细,美眸顾盼迷离,瑶鼻微翘,圆润白腻的脸蛋上一对洒窝可人。一身淡绿散花长裙将身形称得娇盈风韵,举止妩媚却清雅脱俗。

蓝衣老者对绿裙女子道:“姑娘,你快走,莫因老夫丢了性命!”绿裙女子道:“既然咱们一起出来的,我岂能抛下你不管?今天横竖都脱不了身了,大不了凭死一搏!”说话间娇躯摇摇欲坠,伤势显然也不轻。

洞中漆黑一片,她自然看不到也想不不到还有个人在洞深处。

萧飞摒住呼吸向洞深处悄悄挪动了一段距离,拐向另一侧的叉道,然后迅速沿着洞道爬到了一棵古树洞口,拨开枝叶向外悄悄望去,只见十余只褐羽大雕扑翅从空中飞来,每只雕身上都骑着一人。

猿尾立时青烟直冒,痛得红猿大声怪叫,身体失去平衡,巨蚺庞大的鳞躯延展扭动,闪电般将红猿卷入其中。

萧飞立刻听到了红猿骨胳碎裂声音,眼看巨蚺张口将红猿吞下,那红猿衰叫一声,嘴里喷出一股炽热的火焰,正罩在巨蟒的一个头上,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嘶—呜—”双头巨蚺痛苦之极,鳞躯翻腾不止,长尾抽搐扭曲,顿时山崩地裂,摧断了数座岩石和树木,红猿被甩到一座山岩上,*迸射,掌中那块青石也脱手而出,不偏不倚正落在萧飞的脚下。萧飞不容分说,拾起青石夺路狂奔。

蓝衣老者急声道:“不可,老夫己经七魄俱散,只怕是……”说话间不由一阵剧烈咳嗽,闷声昏厥过去。

绿裙女子一时焦虑万分,急忙半拖着蓝衣老者,连跌带撞地奔到向萧飞隐藏之处。

“咦,这里有个地洞。”绿衣女子来不及多想,拨开草丛拖着老人进入洞内。

大雕盘旋了几圈后,凄鸣一声飞速向下俯冲,十余个黑衣人从高处跃下雕背,箭一般射落在地上,轻得像片树叶。

有个方脸汉子,粗眉大眼,胡须浓密微黄,身上穿件青色坎肩,发达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棱棱地突起,手里提着根黑沉沉的短杆铁枪。望了望四周,眯起眼冷声道:“这边不久前有场大战,不知是何方高能将一只红猿拍得粉碎。”

“那老怪物和丫头都了受了伤,怎么会有这样的本事?看来是另有高能想搅这趟浑水了。”方脸汗子身后的一个少妇道。她青丝斜绾,秀眸透出一股妖媚,盯着林边草木倒折的痕迹又道:“难道他们从这里跑了?”

“老六你们过去看看。”方脸汉子命令道。他旁边的几个黑衣大汉应了声,延着那条痕迹搜索。这时那妖媚少妇盯着地上的血迹,指着前方岩石道:“韩大哥你看,这是不是那老怪物的血?”

方脸大汉“嗯”了声,提抢沿着点点滴滴未干的血迹慢慢前行,直到一处岩石前停下来,他盯着草丛后的黑洞阴笑道:“果真是!”手中的黑枪闪出青色火焰状气流,恶狠狠地向洞中直刺。

“呯”,洞中忽然飞卷出一团红光,刹那幻成十余朵血焰梅花,裹向洞外众人,方面大汉身体立刻泛出黑光,形成一面气盾,两气相撞,“叭叭叭”连响数声,竞然迸出闪亮的星花。

方面大汉冷笑道:“竞使出了火云真决,原来小妞是浮云峰的人!”说着青焰黑枪向洞中急搠,矮身欺了进去。

此时洞中绿衣女子作出全力一击后,拖着昏死的老者快速向洞深处撤退。这个洞原本是巨蚺爬进爬出的地方,并不宽阔,绿衣女子拖着老者移动的并不快,方面大汉借着黑枪上的火焰微光,立即发现了她,不禁阴恻恻地笑道:“小妞,此地甚好,大爷我今天让你尝尝双修的好处。”抬手幻出一道精气形成的大掌,顿时将绿衣女子推倒,随即扑身越过老者压在她身上,狞笑着去解她的裙带。

绿衣女子面色苍白,虽然重伤在身,但仍竭力抵抗挣扎,罗裙多处被大汉撕开,露出似雪的肌肤。

“噗”一声细微的声响,方面大汉狞笑僵固,太阳穴血花四溅,竞被击穿了一个洞,青焰黑枪落地,身子斜倒了下去。

“谁……是谁?”绿衣女子颤声问道。

“不要出声,我叫萧飞。”旁边洞道中亮起一点火光。

绿衣女子看到一个年轻男子持着个银色小块,上面一小簇火苗在摇曳。他古铜色脸上挂着丝无畏的微笑,剑眉下明亮的眼晴闪烁,令人油然生出一种信任和安心。但这男子除了相貌外,头发短短,身上的衣服也极期怪异,少女平生第一次见到。

萧飞将火机递给绿衣女子,道“跟我来。”随后拖起老者,矮身行向旁侧的洞口。不一会儿来到一处宽阔处,将老者放下,指指前方对少女道:“还能走吗?跟我上去看看?”

绿衣女子点点头。

萧飞拿回火机关掉,带着少女不一会儿上到一棵古树洞口,两人悄悄拨开枝叶望去,只见那被称为老六的几个正从搜索地返了回来,对妖媚少妇道:“奶奶的,那枪有条巨蟒,不知被谁打的血肉模糊,韩老大呢?”妖媚少妇向黑岩方向呶呶嘴,道:“哼,他可能正在与那小妮子行云雨之乐呢,真是本性难移!”老六瞪大眼晴道:“还有这好事,怎么把兄弟给甩了,咱们也去助助兴。”

“这女的叫易小蝶,修为在罡河境。”少女低声道,吹气如兰。

树洞不宽,刚好挤下两人。萧飞轻轻瞟向绿衣女子,见她面红耳赤,贝齿紧咬着下唇。

再看那几个黑衣汉子己经走到黑岩洞口,老六正要伏身向洞中钻进。萧飞举起*“噗”地便是一枪,老六的后脑顿时开花,撅腚栽入洞中。

“他奶奶的,老六死了,谁干的!”几个黑衣汉子狂吼。

“噗”又一黑衣人眉心爆出血花倒下。

易小蝶突然回过神来,娇叱道“这边”,抬手向萧飞藏身的树洞击出四五团赤光,轰然将洞口的树枝炸飞,接着腾身向树洞飞掠,恨恨道:“是什么人敢管与我青璇宫作对,难道想七魂寂灭吗?”细看时,那洞口早己没了人影。另外那些黑衣人赶过来,纷纷持兵器恶狠狠地刺砍树干。

萧飞与绿衣女子早己转移到另一棵矮树洞中,拨开枝叶,见五六个黑衣人聚在那棵古树旁,不禁低声笑道:“正合我意。”说着目测了下距离,悄悄取出一枚*甩了过去。

“轰”,火光冲天,那几个黑衣人被炸的肢离破碎,易小蝶当时正处在半空,庞大的气浪几乎将她掀翻。

“禁地,是禁地魔洞的人!”有黑衣人惊恐的大喊。

“放屁,禁地早己被鸿荒九绝阵封死,他们如何出得来!都撑起护盾!”易小蝶恨声道。众人听了不敢怠慢,立即围成一圈,祭出符咒,青光一闪,在身体周围形成一个个黑色的气盾。

“他奶奶的,你们看,这里好几个出口!大家齐出手,用火烧死他们!”一黑衣人高叫。那些黑衣人纷纷出掌施法,将周围的枯草树枝飞卷至各个洞口,然后分别射出火焰球将其点燃。

“向里面煽风,熏死他!”有人恶狠狠高叫,于是众人施掌卷出风浪,顿时浓烟滚滚,向洞中弥漫。

萧飞拉着绿衣少女退到里洞,见老者还未醒来,颇为着急。绿衣少女曲指弹出一道青蒙蒙的气波禁制,上有金色符文闪烁,将三人罩在其中,隔离了逐渐涌来的烟雾,樱唇一张,吐出大口黑血,道:“我内伤极重,怕是撑不了多久。”萧飞问:“有多重?”少女道:“前日被青璇宫长老围堵,中了灭魂劲,除非仙药,否则七日后必魂飞魄散。”

萧飞“哦”了声,从衣袋内拿出一红一黄两颗果子,伸到她面前问道:“这个果子管用吗?”

“精阳果!精月果!你……你怎会有这东西?”绿衣少女惊声道,拿起那枚黄色神果,激动地说道:“这神果一千年才结一枚,吃一颗可起死回生,青春永驻,延寿百年,而且可大幅提升修为。”说着又恋恋不舍地放回萧飞手中,又道:“可惜此物太过珍贵。”

萧飞微笑道:“救人一命,胜千年修行,何况你我也在共同患难,假如这果子有效,我们才有求生的机会,你若真想报答,便把名字告诉我。”他轻轻拉起绿衣少女的手,将精月果放在她的掌心。

绿衣少女面色一红,道:“我叫云舒音,来自东疆浮云宫。”

这时,旁边的老者一阵剧烈咳嗽,苏醒过来。云舒音忙扶老者半倚到洞壁旁,只见老者面色青黑,又吐了几口黑血,显然己将油尽灯枯。等老者气息稍微平定后,云舒音简要地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切,然后道:“眼下咱们法子脱身,寻处安全的地方治伤要紧,青璇宫不久还会派人来的。”

老者苦笑着摇摇头道:“老夫经脉俱焚,即使神药也于事无补,只是有件事情未了,两位是否可替老夫完成心愿?”云舒音道:“小女子必尽力而为。”萧飞也向老者点点头。老者道:“甚好。”说着抬起生满鳞片的手,曲指抓入自己的檀海内,从中取出一个方型小玉匣,打开来,里面有个晶莹剔透的小翡灯笼,放到云舒音手中,断断续续讲起了自己的来历。

原来这老者是东海龙族的四大护法之首鲛江。两年前,因为族王将王位传给了大太子龙腾,三太子龙渊暗地勾结青璇宫挑起叛乱,将龙腾一族亲系几乎赶尽杀绝,当时由于小公主龙吟雪持九龙神火罩正在一处隐密处闭关,一时踪迹难寻。龙渊将鲛江等四大护法囚禁在青璇宫天牢,严刑拷打,逼其说出龙女和神器的下落。四大护法拒不招供,龙渊便在他们身上下了七绝灭魂散,鲛海、鲛伯、鲛仲三大护法先后陨灭,鲛江也即将七魂陨散,幸亏被云舒音救出,才将龙女藏身的线索带出。

听鲛江讲完,云舒音问道:“这玉饰有什么用处?”鲛江道:“此乃我龙族临难时的信物,两位出了此地,沿路向北找一个叫玄池山的地方,请神龙五老出山……救……救出……公主。”

云舒音道:“到哪里去救公主?”鲛江颤声道:“不……在……。”

话没说完,握着云舒音的手突然无力滑了下去,龙魂陨落。

云舒音秀眉紧蹙,不禁轻叹一声。

萧飞道:“眼下情势紧迫,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在这光波里可以向外攻击吗?”

云舒音点点头,道:“但我坚持不了多久了。”说着摧动禁制同萧飞向洞外前进,来到距洞口数米处停下。萧飞凝神向外面观察了片刻,飞快取出两枚*,扳开拉环飞掷而出。

“那是什么鬼东西滚出来了?”一个黑衣人高喊。“砰砰砰”刺鼻的浓烟飞炸开来,立刻遮住了众人的视线。“哎呀是毒烟!”有人剧烈地咳嗽,有人飞纵半空。

萧飞拉起云舒音飞窜出洞,闪身进到旁边的密林,顾不上多说,背起她便夺路狂奔。

“奶奶的,他们出来了,快追!”几名黑衣立刻追了上去,顿时天上地下雕鸣阵阵,喊杀声声。以萧飞现在的功力,自然不能与青璇宫的人相比较,不一刻便被那些黑衣人迫得险象环生。

“哞——”空中这时突然长吼,震天动地,一头白色的老虎双翅扑闪,口中喷出一道粗粗的青色火焰,夹杂着无数道闪电落在萧飞和云舒音身后,顿时将追上来的黑衣人烧成焦炭。紧接着,白虎在空中左扑右抓,将一只只大雕撕裂,褐羽、血肉纷纷落下。易小蝶惊骇地叫了声:“荒古神兽!”驱雕一个回转,一溜烟径冲向云端。

萧飞停住脚步,将云舒音放下,对天空高喊道:“杀,一个也不留!”远方高空传来易小蝶恨恨的声音:“你们等着,来日我必将你抽筋剥皮,碎尸万段!”

这时,那白虎扑翅飞落到萧飞和云舒音跟前,甩着尾巴围着云舒音嗅来嗅去,云舒音不敢动丝毫,俏脸写满了尴尬神色,鼻吸略微急促。萧飞拍了白虎一下,道:“色胆包天,没见过大美女?”转头冲云舒音一笑,道:“云姑娘身受重伤,咱们一起走吧。”云舒音听了嚅嚅问道:“去……哪里?”萧飞道:“当然是安全可以疗伤的地方,我还有事请教姑娘。”

自从吃了野果后,萧飞感到全身十分疲乏,似乎每寸筋骨和肌肉都酸麻胀痛,实在需好好休息一下。随后的几天,那些所谓的仙人并未再找来。每天夜里子时,他体内忽冷忽热的真气就会急行乱窜,受尽折磨。这样足足过了五天时间,体内的痛苦才完全消失。令他震惊地是,他发现自己的视觉、听觉较以前有了大幅度提高,不仅夜可视物,而且能听清数里外的叶落之音,同时身体更加强壮,出拳可击碎盆大的石块,用力纵身一跃,竞然能跳三丈多高,飞跨五丈多远。

更令人吃惊地是,那只白虎自从食用神果复原后,近日后脊竞然生出对数丈长的翅膀,只是由于是新生事物,白虎的飞行技术还欠缺,飞行高度与距离也有限。

萧飞心中窃喜,看到了走出原始莽林的希望。他在洞外的密林中寻到一种韧性极强的紫竹,经过简单加工附以吼筋制成弓箭,每日都带上白虎出去打猎。

原始山林中奇禽异兽自然多,萧飞在林中捕猎可供充饥小型动物时,常常遭遇一些恶兽的突袭。连日来,在白虎的配合下,他凭一把*,共斩杀了六条碗口粗的火冠大蟒、十八只铜鳞魔狼、三头蓝斑锦豹和四只绿焰的妖吼。每次都险象环生,命悬一线,但凭他的格斗技能和体质的提升,加之白虎的闪电神通,最终都大获全胜。每杀一头怪兽,白虎都会撕开兽头,从中取出或大或小的各色晶石类物质,吞到肚中加以炼化。

令萧飞不解地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不仅能听懂这个世界的语言,还能读懂洞北方石门上的古文,那上面写的“青月洞”三字,是三千年前一个叫古阳子的修行之地,只是他打不开那道石门,无法进去一探究境。他感到这种能力或许是在穿越时空隧道时,与白衣少女经过粒子的重组,相互纠缠形成的。

这一日,白虎胃口大开,吞下些许兽晶,又将剩余的神果全吃了,然后进入修行状态。萧飞心疼不己,心想幸亏自己收起来四个。他估计白虎长久才会醒来,便独身出洞,到远方的林中捕猎。不多时便遇到一头八角雪鹿,随即躲到一棵树后拉弓射去,没想到白鹿竞然十分警觉,竟然敏捷地躲开了那一箭,掉头狂跑。萧飞一路追赶,翻了数座山岭,最终白鹿穿入林中失去了踪迹。他在林中转了半天,连只野兔也未看到,不禁颇为沮丧。

忽然,密林深处一阵“嘶嘶”声响起,林中顿时阴气森森。萧飞寻声悄然前行,只见不远处怪石耸立,其间空地上盘着一条绿鳞三头巨蚺,水桶般粗细,浑身布满巴掌大的墨绿鳞片,昂头向上,碧森森地眼晴十分恐怖,血盆大口吐着鲜红的舌头,吞吞吐吐着一块鸡蛋大小的青石,远远看上去,青石象浮动在那里。

萧飞曾听人说过,山中有蛇精拥有蛇莹石,日间吞吐吸取阳光精光,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此时不取,更待何时。

巨蚺显然在专心凝神吞炼宝石,因此才没有发觉附近藏有其它生物,“哧——”,一股炽热的火焰击向巨蚺张开的大口,巨蚺虽然鳞躯庞大,却一点儿也不笨拙,高耸的双头向旁一摇,便将火焰避开。就在这空档儿,一道红色身影突然袭至,毛茸茸的长手将青石掠在掌心,以难以想象的角度窜向一棵参天古木。

萧飞这才看清,那道红影是一只红毛白唇猿猴。眼看红猿己经抓住了一根树枝,巨蚺双口“嘶呜”一声喷出两股惨绿色雾气,将古木的一片枝叶顿时化为枯焦,红猿紧握着一块青色石头,长尾卷住另一侧树枝,又一个翻卷,己攀到另一处,但巨蚺的长尾此时拍了下来,“轰轰轰”将数座怪石击碎。红猿不得不连跳带窜,吱吱叫想快速逃离巨蚺的控制范围,但它对那绿色毒雾相当忌惮,四处逃避。两只怪兽争斗了足有半个时辰,博斗间红猿高速窜起,单臂握住一根树枝,落地时猿足一点,借反弹之力飞跃到半空,不料巨蚺其中一只头忽然探出,张口一股毒雾激射而出,正喷在猿尾上。

阅读凌虚惊鸿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