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燕玉缘

第3章 归国续旧梦(二)

  • 作者:厮如小曼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4-15 06:12:15
  • 更新文字:7651字

米克把陆孟昭带到工人通道舱入口,一个年轻的水手从里面走出来,向米克打了个招呼,米克对陆孟昭说,“这是迪恩,他是我的儿子,他现在带你上去,上去以后,你要兑现承诺,用那块名表来交换。你交给他就可以。”

迪恩没有说话,只对陆孟昭摆了一下头,意思是跟他走。陆孟昭跟着他从接驳梯进入高高的船舱。来到一处楼梯间,迪恩说,“好了,你可以把东西给我了”。陆孟昭说,“等等,是否可以帮我弄到上等舱的舱位,可否帮我安排一下”

“这个我办不到,上等舱早已满员。”迪恩说。陆孟昭说,“那二等舱呢。”

清晨的海边风很大,陆孟昭裹紧了大衣,把散开的围巾重新系好,向码头走去。

丹尼号的各个仓运口正在被打开,启动了传送装置的接驳梯缓缓达到各仓门。清晨温和的阳光照射到10号仓门,陆孟昭走过去,果然看到大胡子米克正站在地面这端,在风里扬着小旗大声指挥调度。看见陆孟昭走了过来,便打了个手势,示意他跟他走。

“别做美梦了,先生。近来船期紧张,二等、三等舱也全部满员。说句老实话,你能上船已经很幸运了,倘若遇到的不是我父亲,你是绝对乘不了这艘船的!”迪恩耸耸肩说。

“可是,这二十多天的航程,我总得有个睡觉的地方吧”陆孟昭说。

陆孟昭顺着迪恩指点的入口,由转梯下到底部,一股酸霉味道立刻灌满了鼻腔。此处是最底层的一个小舱,里面堆满了清洁工具、船员们沾满油污的废旧制服,还有一些橡胶备胎。由于船部下层,整个舱内又潮又闷。一只老鼠从船壁的铁质管道上窜了过去,纵身一跃,跳到另一条管道上,发出啧啧的声音。

陆孟昭美留学期间,参加过官方组织的业余特种训练,接受过真实残酷的野外求生训练,那种艰苦,刻骨铭心,可毕竟只是短短十天的时间。况且,面对困难,面对队友,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可以团队作战,倒不觉如何。可今时今日,自己即将随着轮渡,在望不到边际的茫茫大海上,在这间狭小脏闷的底间里颠沛二十多天,这种即将到来的寂寞和无助,反倒是一种莫大的痛苦。

“这个,当然可以,只要明天一上船,我可以马上给你!”陆孟昭应承到。

“那好吧,明天早上7点,你到货运仓入口找我。”老水手说道。

陆孟昭在酒馆捱过了一夜,直到水手们陆续离开,已是凌晨4点半,他困极了便躺在长椅上打了个盹。不知过了多久,码头边一声汽笛鸣叫,把陆孟昭从睡梦中惊醒,坐起身来,他向窗外望去,海天一色处,早已翻起了金边,看看腕上的表,时针指向6点半。酒馆的伙计正打扫卫生,见陆孟昭醒了,便把米克留的字条给他,说是让他7点前到10号货运仓门处找他。是出发的时候了,陆孟昭想。

“年轻的先生,目前看来,你只能躲在底舱杂物间了。你没船票,没证件,在这艘船上,只有那里是你最理想栖身地,明白吗?呆在其他任何地方,你这个没票的家伙会被扔下船的!”

“可是伙计……”陆孟昭还想争取,又被迪恩打断了,“别说废话了,快把东西给我。等一会让航警看见,你会立马被赶下去的!”

陆孟昭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上船。想想,与其被发现,不如就先将就几日再说。他摘下金表递给迪恩,问到,“请告诉我,你至少要告诉我,杂物间在什么地方吧?”迪恩微笑着拍拍陆孟昭的肩膀,说到,“我也无能为力,先生,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指了指楼梯边的一个暗梯入口说道,“那个转梯下去就是,千万别被扔下海,祝你好运。”

往两巴掌大小的圆形夹层小窗望去,码头上来往的人群多了起来,乘客们都已经陆续开始登船,送行的亲友相互挥手道别,富商们叼着烟斗缓步登船,踌躇满志,谈笑风生。汽笛声夹杂着白色的蒸汽,提醒人们一次东方之旅即将开始。也许对乘客来说,登船即是希望的开始。

随着一声信号汽笛的响起,丹尼号缓缓驶出旧金山港口。码头上人头攒动,有人奔跑着,有人挥动着手帕丝巾。

陆孟昭突然想起此刻海那边的邱丽仁,她就是他的希望。登船也是他希望的开始。

接下来的二十天航程里,因要避开航警的巡查,没有任何证件的富家少爷,白天只好躲在狭小的底舱里,用舱内找到的一点救生艇上的废旧帆布,垫在地板上打盹,吃迪恩送来的食物。到了天黑之后,他才能找机会爬上甲板来透透气。夜晚的海面,如在眼前挂了一展幕布般,漆黑一片,一轮昏月,随着客轮沉浮移走。只有海浪和马达的声音提醒着陆孟昭,有着朝着故土渐行渐近的希望。海风吹着他零乱的头发,俊朗温润的脸上也一开始有点点胡渣的刺痒。

避过了航警第十多次巡查之后,躺在闷热的杂物舱里,陆孟昭自嘲地笑笑,为了上这艘客轮,自己如今这般模样和偷渡客又有什么区别?还好航程还算比较顺利,照这样子,应当不出一周,就能到达上海。

一阵吱吱声,那只老鼠又窜了出来,这几天,它显然已和陆孟昭混熟了,竟胆大包天地跑到他手边的地板上找吃的。陆孟昭早已麻木了,他坐起来,对着这只舱内唯一的活物自言自语起来,“老鼠啊老鼠,你住在这艘客轮上,想必去过上海很多次了吧。你告诉我,是不是很快就可以见到丽仁了?”

丹尼号从旧金山*出发,在海上行驶了二十三天后,终于在这日清早达到了中国上海吴淞码头。眼下的上海刚刚入初冬,港口笼罩着淡白薄雾。客轮终于在汽笛的鸣唱下缓缓驶入接驳渡口,两边停泊的大小船舶吐着灰烟等待靠岸,岸上不时有轿车驶过来,几排黄包车早已在码头候着,穿西装和中式长袍的人们在码头等待,多半是来接归来的亲人的。不时还有穿着和服的日本人往来穿行。身背杆枪的警察不断地在驱赶叫卖商品的小贩,和涌入禁区的人群,维持秩序。

三等舱的乘客早已拎着各样行李包裹,熙熙攘攘地涌在闸口处等候下船。等船一靠岸,制动闸一开,陆孟昭趁机钻出底舱,挤进乘客群之中,迅速被人流推挤着往前走。终于走出了闸口,两脚踏上故土的土地,他才松了口气。远远望见海关高耸的洋房屋顶,一时间,仿佛南京路的喧嚣和十里洋场的霓虹闪耀,重拾记忆。

陆孟昭见这川流不息的人群,有相逢的拥抱,有相见的喜极而泣,还有凯旋归来的口哨和欢呼,也自觉兴奋不已,任凭温和的晨光浸满全身,脚步也轻快了许多。他叫了一辆黄包车,朝家的方向驶去。

陆家府宅是中西合璧的三层花园洋房。门前是私人林荫车道,从前院花园进去,有泳池和鹅卵石铺成的引道。小道两边,依照陆老爷子的喜好,种植了一些珍稀植物草被,由几个家丁轮流打理照料。

陆孟昭在自家门前下车,从铁门栅栏外向里望去,花园此时空旷宁静,并不见一个下人,便上前按了响门铃。没一会的功夫,只闻一阵猛烈的狗吠从院内传来,一条足有七八岁孩童高的德国猎犬朝铁门处冲了过来,在门前撒住腿子,用凶狠的眼神死死盯着门外的陆孟昭,又狂吠了起来。一个身着青色马褂的干瘦中年男人也跟着小跑了过来,一边喝道,“别叫,畜生,整天让人不得安生,进屋去!”,猎犬随即撒腿跑开了。

陆孟昭当然认得,此人叫王大贵,是陆公馆的老管家,往常在父亲伺候的人,陆孟昭年少时一直叫他王叔。这么多年了,他除了头发有些花白,其他样子没变,陆孟昭一眼就认出他。

陆孟昭忙叫了声,“王叔,我回来了!”

陆孟昭四下望去,码头上小酒馆灯火通明,传来风琴的演奏声,透过窗户,能看见一群身着皮裤背带制服的人,正举着啤酒瓶酣饮,不时大声说笑着。陆孟昭知道那些人是水手,也许正是丹尼号的水手们,正享受着出航前夜的自由时光,因为第二天清晨,他们便要提前上船作准备,迎接在大海上漂泊二十多天的日子。

陆孟昭本来就打算在码头找个地方过夜,也许小酒馆可以暂时栖身。

小酒馆里虽然喧杂,但很温暖。陆孟昭看到,这里几乎被水手们包了场,早已没了座位。只有柜台边的角落里有张两座小圆桌,桌子一边坐了一个大胡子老水手,已经微醺的样子,仍握着着酒瓶独自喝着。

陆孟昭犹豫了一下,但见码头四下也无更好的去处,便直径走进去,在老水手对面的空椅子上坐下,示意伙计上两瓶啤酒,一边又从大衣口袋中掏出香烟和火柴。却见这名老水手用微醉的深邃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他。陆孟昭笑笑,甩给他一根香烟,说道,“抽烟吗”,老水手摇摇头说,“我只抽雪茄,你有吗”,说完便爽朗地笑起来,陆孟昭当然明白这是水手的玩笑,也笑笑说道,“我只是想跟你换一瓶德国黑啤。”说完两人都大笑起来,老水手伸出宽大的手掌说,“我是米克,见到你很高兴,年轻的东方人。”

“Marcy陆。 幸会。”陆孟昭伸出手去回应,却突然想到,也许可以让水手想办法把他带上船,毕竟他们轻车熟路。尤其眼前这种老水手,跑船多年,也许这事对他来说并不是件难事。既然目前在码头等待,又遇到一帮水手,不如想想办法。

点的啤酒送了上来,陆孟昭邀请老水手一同畅饮。老水手很高兴,说道,“谢谢,干杯吧,希望明天一帆风顺!”

“呵呵,你也知道我是丹尼号得乘客?不过是个买不到船票的乘客”陆孟昭笑道,接着问,“也许我需要你的帮助?”

老水手喝了口酒说,“不,也许我帮不了你,对不起,先生。”

“我付报酬”,陆孟昭靠近老水手低声说到,“我所有的证件都丢失了,我没有办法再留在旧金山,虽然身上带的现金也不多,但我可以全部都给你,只要你能帮我上船。”

老水手犹豫了一下,突然自顾笑了起来,然后小声说到,“年轻人,看来你真的很需要这张船票。好吧,我可以帮你,不过我不要钞票。如果你愿意把你的这块表给我,我保证明天你可以上船”,他指指陆孟昭左手腕上带着的西洋老式镶钻手表。这块表是陆孟昭此时身上最值钱的东西。

阅读燕玉缘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