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花月佳期

新公司,新开始

  • 作者:小飞扬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4-15 06:28:00
  • 更新文字:7703字

“何小姐,你是C大管理系硕士毕业的,在美国K&G实习了半年,毕业后在奥林广告公司工作过两年,担任销售组长。嗯,奥林是市内很出名的大广告公司哦,不过两个月前离职了。请问什么原因?”面试官小姐抬头望向我。

“嗯,身体不适住院半个月,不过现在已经好了。”我睁大眼睛很淡定地说,同时显示眼里的诚恳之意。

“呃,”大概她也没有料到离职的原因是生病,所以显然有点尴尬,但人家毕竟是混过社会不短时间的,面色恢复的那叫一个快速平常:“你的条件各方面都出乎意料的好,你之前在奥林是做销售方面的,职位跟我这个位子同级。不过,我们只是招一个小文员。不知道何小姐会不会觉得屈就了呢?”

她不能让妈妈一把年纪还为我担心。

所以,努力工作吧。

何遥之沮丧的犹如漏气的皮球般奔回家。

“面试得如何啊?”何女士关心的问道。

”之之,这是你蔓如表姨。你记不记得,你们小时候常常玩过家家的。”何女士一脸和祥的替我们介绍。

“快叫人,不准那么没礼貌。”何女士见何遥之久久不应于是催促一声。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手,很白皙嫩滑,就跟电视里看的那种大小姐差不多。记得妈妈的手是干涩皱皮的,那是长年累月打面而成的。可见,其实,她真是很少在店里帮忙的,也证明了以前的自己不是个孝顺的人。

唉,这种感受真不好。原来小小的奢望都是幻想。

不过,既然种种如逝水,今日的就不是昨日的何遥之。

“人家嫌我学历和经历太高了。”何遥之郁闷的回答。

“慢慢来,不心急,这个不行就等那个。要不然我跟你六姨婆的女儿说说,她在那个什么铭麟,很有名的大公司。”

“没听过,随便啦。”何遥之其实要求真的不高,只是想做个小文员而已,希区柯克也喜欢跑龙套啊。

她垂下头,如蚊般细声:“蔓如表姨好。”

“嗯。乖啦。”对面的女子很自然的应下。

何遥之抬头飞快瞟一眼她那明显和她差不多年纪但化着精致妆容的脸庞,心里很不好受。

“蔓如啊,之之之前的事你也知道的啦,好不容易她现在没事了。可是整天呆在家里也不是办法,总不能让她跟着我卖一辈子云吞吧。”何女士快速切入正题。

蔓如表姨瞄一眼:“卖面也不错,至少表姐你是靠自己双手挣来的钱。做人啊,就得脚踏实地。”她又凉凉的瞟何遥之一眼。

何遥之忽的打了个冷颤,不是为着那一眼,而是听一个今年貌似才二十四岁比她小的人说起这样的道理,不由感叹这个世界发展得太快了。

“之之。”何女士戳戳她。

何遥之立刻端正姿态,严肃道:“做人当然要脚踏实地,不然长多对翅膀会被肯德基捉回去的。表姨。”

“哼,”表姨瞪我一眼,转头笑言兮兮的对着何女士:“不过表姐你放心,我回去就问问有没有适合之之的职位。”说着笑得十分灿烂的看着何遥之。

蔓如表姨的笑容为毛这么像昨晚电视里演的白骨精对着唐三藏笑的。

然而不得不夸表姨果然就是表姨,不禁辈分比人高,效率也快。

这不,才一天就通知何遥之去那个铭麟面试。

“东西带齐了没有?”何女士特意推迟开店的时间给何遥之煮了碗红鸡蛋面,寓意喜事临门,祝她面试成功。

“唔,表姨说带毕业证和身份证。”何遥之咬着面回答。

“这次如果成了,就得好好感谢蔓如。也亏得她那么大气不记仇肯帮你。”

“记仇?”何遥之不解的问。

“对哦,你不记得了。你十五岁那年不知为什么趁蔓如睡着了剪光了她的头发,弄得她足足半年不敢出门。”何女士悠悠解释道。

何遥之满头黑线。

十五岁还那么幼稚,不过这招倒是蛮狠的,怪不得她昨天那眼神摆明了想吃人一样。

哇,何遥之嘴巴张开都合不上。

好高的楼啊!

眼睛一个窗一个窗的往上数,究竟有多少层呢?

“何遥之,你还不快给我过来。”表姨的声音刺耳的响起。

对哦,刚刚塞车迟了半个钟,表姨应该是等得不耐烦了。

“对不起,蔓如表。。。”她的“姨”字还卡在喉咙里呼之欲出嘴巴立刻被一只手死死掩住。

“不许在公司里那样叫我。”蔓如表姨恶狠狠地瞪着何遥之。

何遥之点点头举手作保证,她才松开手。

“蔓如小姐,对不起,塞车。”何遥之解释道。

“算了,好在我跟人家说的是今早过来,没有订具体时间。不然,哼。”

说完就转身,高跟鞋在光滑的大理石地板咋咋作响。

“还不跟着我。”

“是。”何遥之匆匆小跑跟在她后面。

“蒋小姐,这是?”一个很高大帅气的保安同志拦住何遥之。

表姨甜美一笑:“她是我亲戚,今天过来面试的,张经理那里已经说过了。”

保安同志很尽责地打开电脑一查:“姓名?”

“吖,何遥之。”蔓如表姨掐了她大腿一下,很痛的说。

“麻烦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证。”

何遥之拿出身份证,那保安弟弟往一机器上读卡,随即递还给何遥之。

“好的,两位进去吧。希望下次能看见再次看见何小姐。”保安弟弟笑说。

“谢谢。”何遥之不好意思低下头。

电梯里。

“记着,在人前不能叫我表姨。还有我们是很疏远的亲戚,我跟你不太熟的,有事没事都不能来找我。记得了吗?就算在路上看见我也得称呼为蒋小姐。”蔓如表姨用眼神加压道。

“是。”何遥之举起手:“为什么电梯要按负二层的?那不是停车场吗?”

“傻侄女,”蔓如表姨忽然笑得很阴森地靠近我:“负一层才是停车场。至于负二层了喔,你等下就知道了。”

为毛,何遥之觉得身上的毛细孔争先恐后地齐齐张开了,比那孔雀还要积极。

负二层果然是负二层。

幽暗而不见天日。

只有一盏灯忽闪忽亮的,可更加吓人了。

出了电梯口,拐了个道就见一个半敞的门咯吱作响。

而门里面传来很飘渺的咳嗽声。如何个飘渺法,就是你以为它会继续咳的时候它停下,但当你以为咳完之际它又激烈响起。

一座光鲜雄伟的大厦,一个笑起来牙齿白晃晃的但人又黝黑的保安,暗暗的办公室,闪下闪下的日光灯,飘渺而不断气的咳嗽,还有看似很短却一直在走的走廊,怎么看也很雷同某个剧种。

“表。。。蒋小姐。”一记冷冽的眼神过来,何遥之连忙改口:“这里是哪里?”

“嘿嘿。”她停下脚步,手拍在墙上,掉下不少灰尘,于是一块牌子奇迹般地出现在何遥之的视线里---内勤综合三部。

表姨很潇洒地旋身姿态曼妙的踏进去。

何遥之唯有紧紧地跟在她身后。

虽然外面是如此的充满了某种剧情的气氛,但里面其实是一个很平常的办公室。

“章经理,这就是今天过来面试的何遥之了。”表姨一边很笑容的对一个背对着她们的背影介绍,一边很有力气的把何遥之扯过来。

“章经理好。”

“咳咳,”原来之前的咳嗽声是这位经理发出的,她捂着鼻子转过来,一手指指旁边的椅子,示意何遥之坐下。章经理看起来是个四十多岁面容平凡的女士,如果没有那身工作服,相信和平时在菜市场里看见的师奶是没有任何区别的。

“章经理,我就不打扰你面试了。有任何结果的话不需要通知我。”表姨说完就侧目瞪着何遥之,那眼神应该是在说“你可以面试失败,但是不可以说出我们的关系”。

何遥之僵硬地点点头。

而后,又是一阵销魂的高跟鞋声。

何遥之把头勇敢地抬起直视对方,何女士教道做人一定要挺起胸膛,就算没有胸也要用胸骨撑住。

“咳咳,不好意思,最近上火比较严重。你知道的啦,街边的小吃太多了,眼花缭乱的哪能禁受得住诱惑是吧。可是像我们年纪一大了喔,吃多就不行。这不,吃上火了,一直在咳嗽。。。。”

何遥之觉得她面部所有的表情都失去了细胞流动的欲望,因为这位章经理已经bilibala讲了半个钟,但是她还没有自我介绍,而最重要的是这位章经理绝对不想停止般。

何遥之忍不住斜睨手表,已经漫长的过去半个小时,可章经理还在讲街市场买菜的经验。

章经理大概终于觉得口渴了,问道:“对了,你说你叫什么名字?”

一句话一来何遥之立刻挺直腰板,声音自我感觉娇柔:“你好,我叫何遥之,这是我的简历。”

章经理抬了抬厚实的黑框眼睛,瞄了两三眼就笑微微对她说:“很好,何遥之是吧。明天九点钟你就过来上班吧。”

“哈?”这么快就面试完毕?她就说了一句话而已。

“哎呀,你不知道啊,现在的年轻人都太浮躁了。我们做后勤的一定得有耐心耐力。我看你就挺不错,认真的听我讲了那么久。”

何遥之嘴角僵笑。

老实说,都是俺家何女士培训得好。

回到店里,陈阿姨瞥何遥之一眼:“怎么去那么久?”

“帮孙伯伯的一个客人拿点东西。”何遥之唯唯诺诺解释,“是吗?”她好象不太相信。

“之之,厨房有包子,我热好的了。”何女士瞪一眼陈阿姨说道。

“是。”何遥之点头。

嘴里含住最爱的叉烧,没错,她是只吃馅不吃皮的。皮的话就留给俺家旺财。

“我看她一定又不知道去哪里?”陈阿姨的声音依旧很顽固地穿过墙壁抵达何遥之的耳朵。

“你别再这样说了,之之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她现在乖很多了。”妈妈叹气说。

“哼,看着先吧。这次闯的祸这么大,依着她以前的性子那还得了,没脸见人。”陈阿姨鄙夷道。

何遥之歪着头靠墙壁,心里空得发慌。

自从回来后,也不是没有听见那些话在耳边飘来飘去。大抵都是在说她从前如何如何,其中也包括什么发了达就不认识街坊,连自己亲妈都不要的话。

阅读花月佳期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