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江山烟雨遥

(八十五)落月祭司

  • 作者:晓寒深处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4-15 06:28:18
  • 更新文字:6146字

“父皇!”身前人影微动,白凌夜已然挡在了白靖淳面前,抬起眼,白靖淳忽然发现在那双阴鹫的眸华中,有一种异常可怕的光芒流动,让他不由自主顿了顿。

“落月教的邪术一般要在月圆之夜才会发挥出最大的作用,现在即不是夜晚,也不是十五,这种鬼魅伎俩,还不被儿子放在眼里,”他浅浅勾了勾唇,一副万事在胸地挑了挑眉,定定望向自己的父皇,一字一句道:“父皇不是一直都想灭了落月教么?今天来的这个人,只要我们抓住了他,不仅可以让落月教从此一蹶不振,还可以打击蜀山,让其在江湖中威风扫地,只能依附朝廷。”

“哦?”白靖淳饶有兴趣地回望着面前气定神闲的白凌夜,内心突然涌起一丝异样。他的这个儿子,竟是将他也算计进去了么?要挟,果然是比逼宫要高明的多……

“魂鬼?”几乎是异口同声的,但却神色各异。

白靖淳极冷的黑眸中透出一缕寒色,转而一闪,飞快扫了眼轻蹙眉峰的白凌夜,抬脚便往前殿走。

想及此,他反而笑起来,只是眼神越发深邃:“你想要朕给你什么?”

“龙渊!”白凌夜不置可否的笑笑,淡淡吐出两个字。

“手执龙渊,挥军万千……你果然是朕的好儿子!”怒极反笑,白靖淳虚弱地推开他的手,涨得的发紫的脸上,那双黑眸散发着迫人的电芒,冷睇着这个与自己流着相同血液的儿子:“有了龙渊,就等于掌握了天下兵马大权,你便是这天下唯一的皇,只是,朕不明白,你为何,竟会这般恨朕?”

“父皇还是先决断吧,再拖下去,你等不及铁血十三鹰,便会成为魂鬼的食物,无论什么,都只是妄想……”白凌夜手心已潮湿一片,却依然强迫着自己不去在乎垂幔之后的那个身影,再迟片刻,他会真正失去她。

而她的大师兄,如果阿夜所说的都是真的,便是落月教那个唯一可以使用这种残忍异术的人,落月教大祭司?

“师妹,来,别怕,跟着这魂灯走,师兄带你出去……”仿佛幽魂的轻喃,这宛若空谷回荡的低吟就响在耳边,然,端木烟只是呆呆地凝着那一方暗红,心头涌起那以明状的痛楚。

就在她愣神的刹那,太液深处两个剑拔弩张的父子,同时怔了怔,倏地扬起了脸。

而白靖淳在听到这两个字后,脸色徒然大变,一口气堵在胸间,几乎是本能地弯下身子,用手捂住了胸口,不断压抑上涌的血腥。

“父皇,你老了……”一双手,轻轻落在他的后背,白凌夜温柔抚慰着,漆黑的瞳乳中透着阴冷的笑意:“何必忍的这般辛苦?儿子早就知道你咳血很久了,只是父皇竟然如此执着与权力,这天下大事,本就该让儿子来操心,你与母妃安享晚年不好吗?儿子就算再坏,也不会学您那样,踩着五位兄弟,三位皇妃,三十位朝中大臣的身体踏上这王座。我会证明给你看,就算没有用过逆天改命的妖术,儿子照样坐享这万里江山,因为,我,才是最强的!”

“你……咳咳咳……”仿佛终于忍受不住,白靖淳憋涨在胸腹间的气猛然涌出,伴随着让人心悸的咳嗽,泛黑的血,顺着唇角流下。

白靖淳仿佛是第一次认识自己的儿子,就那般死死的望着他,炭炉渐冷,周遭的空气开始冷却,几乎让他的肺凝结成冰。

“好,朕给你龙渊……”长长吐出一口气,白靖淳忽地一笑,眼中神色,却是莫辨的。

白凌夜不由自主勾起一抹浅笑来,退开两步,平直伸出手来,停在折靖淳身前:“如此,便请父皇安坐片刻……”

沉默刹那,白靖淳从腰间摸出一块血红九龙戏珠玉佩,轻放在那双修长如玉的手掌中:“龙渊在梅泉中,有了这个,你可以进去!”

“谢父皇!”紧紧握住这枚这里帝王才可以配带的九龙血玉,他来不及行礼便猛然转身,根本没见到白靖淳唇角那渐深的冷笑。

“哗啦”一声掀起厚幔,他急急往往嘴里放了一颗黑色的药丸,一头冲进了那片浓雾中。

“阿烟,回来!”他焦躁地大喝,袖中剑猛然落出,被他紧紧握住,想也未想,便在虚空中刺了出去。

“嘻嘻,喈喈……”

浓雾的尽头,鬼火一样跳跃的虚影怪笑着,不断往暗红的中心收笼。麻绳粗的黑雾紧紧缠绕在端木烟的腰间,另一根,则缠住了她的嘴唇,白凌夜只依稀看到她伸展的手臂,仿佛在对着他摇摆着。

他就快拥有这锦绣江山,在拥有天下的同时,他还想要这个女人。端木烟,哪怕在他身边为奴为婢,他都,要定了!

“这里是天子之所,邪魔都要退避三舍,本王就不信了,你一个才入门的祭祀,能撑多久?”他的脸色如雪般苍白,身体在浓雾中如箭般急射而去,手中银剑,泛起森冷寒光,直击红光中心。

同时,皇宫极偏的东南角,一处废弃的冷宫中,空旷的雪地被扫开,一袭月白祭司长袍的男子正盘坐在红线织就的灵异阵法中,他的双手结着奇怪的印结,胸前月神石邪芒大盛,将如玉的面容映成一片雪色。

“花千,你初用神功,不可太急近!”一声略带担心的轻喝,站在阵外全身都笼在黑红法袍中的女子见男子结印的双手微微颤抖,不由出声提醒。

今日,并不是满月,不是月神眷顾的日子,更何况皇宫是龙气所在,所有法术的克星。若不是算出今日邪星蔽日,她不会同意端木花千这么做。

“够了,我只让你查探出巫蛊王的所在,其他的,要等机会!”蓝羽凤紫眸一沉,语气越发不耐。

阵中的花千冷哼一声,缓缓道:“你在怀疑我的能力?不要忘了,我的身上,有最纯正的星河归元录心法,是历代落月祭司中最强大的!你要是后悔让我成为祭司,就把这该死的石头收回去!否则,就闭嘴,我自有分寸!”

“你……”蓝羽凤气结,不由握紧了双拳。情劫啊,是祭司的大忌,端木花千,你竟为了一个女人执意如此么?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盼来了今日,落月教将真正成为神教,她蓝羽凤绝不能让落月教历来最强大的祭司因为情劫而早夭,绝不允许!

想及此,眼中紫芒倏地一闪,一条如蚕的小虫在掌中时隐时现。

若他执意为了那个丫头如此,她会给他种下和那个帝王一样的蛊……

而坐于阵中的端木花千,额心汗水潺潺,却死死掌控着魂鬼,与那一头的白凌夜死斗。他不会放弃,绝不放弃这个带走端木烟的机会。

“父皇,您这般激动,于身体毫无益处……”

空寂的太掖殿里仍然温暖如春,远远的,端木烟便听到白凌夜清冷如水的声音,从垂幔后浅浅溢出。

她的心,随着白凌夜还算平静的噪音重重一落,可眼前的景色,却突然如浓雾般迷糊起来,那垂幔,明明近在眼前,可她却,无法往前挪动一步。

“怎么回事?”端木烟抬起手,金色绣线织成的百蝶仿佛要从自己的衣袖脱出,那刺目的金色,借着铜鹤嘴里龙珠的幽白,越发让人眼花燎乱。

“师妹……小师妹……”一个宛若在梦境中才会出现的迷离呼唤,夹杂着难以言状的惊喜与颤栗,温柔地响起。

端木烟倏地回头,本能地张了张口,大师兄三个字,差点儿溢出。

浓白如白纱覆盖的太掖,突然变得诡奇阴森,端木烟的耳边,再听不到任务声音,举目望去,在那极浓的白雾中,只一点暗如血色的红点,忽闪忽闪,越靠越近。

她后退了两步,心头涌起无法言喻的惊惧与痛苦,这样突如其来的巨大悲伤,让她唇角不自觉颤抖的厉害。

“大,大师兄,你在哪里?”她很怕,她突然回忆起当年闯入竹谷时,在竹师叔的书室里看到的关于落月教的描述。

落月教只所以被称为邪教,除了伺养毒物外,最残忍的,便是囚魂。将执念极深的魂魄囚为己用,提升功力,成为神一样的存在。而能将这种邪异的功夫发挥出来的,便是大祭司。书中说,大祭司是月神的宠儿,八字为阴,最能召来怨念深重的魂与魄,并用异术禁锢。而大祭司,将身体转化为魂魄的媒介,久而久之,会改变性情,若是被凡情所困,更有被魂魄反噬的危险,从而万劫不复。

阅读江山烟雨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