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剥魂人

第二十六章 打斗

  • 作者:文字有灵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4-15 17:09:00
  • 更新文字:9548字

顿时,混子的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的情绪,他鬼使神差的一巴掌拍在暮黎的脸上,恶狠狠的骂道:“草你妈的,你看你妈比。”

突如其来的一巴掌将暮黎打蒙在当场,他带着满腔怒火从座位上站起,然而在下一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他脸上的怒火突然消失,转而一脸平静的坐回到椅子上。

“草你妈的,垃圾。”混混见暮黎被打被骂皆毫无反应,只是面无表情的坐在那里,顿时感觉有些无趣,骂骂咧咧的转身离开。

当然,也与暮黎毫无关系。

然而,就在混子打完人,洋洋得意的准备离开时,恰巧从暮黎的身旁经过,见暮黎一直以平静的眼神看着他。

然而,就在混混刚刚转身之际,暮黎悄无声息的再次站起,快速抬起先前坐着的金属椅子,双手握着椅背两侧的金属杆,将椅子举过头顶,然后朝着混混的后背砸去,一下,紧接着,两下,三下...

混混被砸第一下时,已经趔趄的摔倒在地,到最后,他只能身体蜷缩成一团,在痛呼中慌乱的防御着,若非暮黎被同学拉开,混混的下场不得而知。

“你这样下狠手,不怕把他打坏吗?”

“我下手时,有控制力道的,看上去椅子砸的很重,实际上我才用了五分力气,我心里有数。”

在暮黎读初中的时候,打架是常有的事情,那时候,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虚荣心,一个个在拉帮结伙,试图称霸校园,然后就可以在其他人畏惧的目光中,肆无忌惮的骂人、欺负人,逃课,泡妞等。

那一日,一个在初二年级稍有名声的混子学生,突然踹开暮黎所在班级的教室门,冲到坐在教室后排的一个同学面前,在对方毫不还手的情况下,对其一顿拳打脚踢。

至于事情的起因无人得知。

事后,混混没敢报复,也没有同学告诉老师,这件事算是不了了之,倒是暮黎在学校里算是出了名,都知道他不好遭惹。

当时被混混欺负的同学曾在私下里问过暮黎:“你怎么就有勇气动手呢?”

还记得暮黎是这样回答的:“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只是在想,凭什么他可以打我、辱骂我,我就不能还手?他是一条命,我也是一条命,即使是拼起来,无非以命相争,谁死谁活也未可知。”

“你打架,学校会处分你,甚至让你退学,你若是将人打坏了,还要赔偿医药费。”

“打都打完了,后果顺其自然吧,我不后悔动手,至于赔偿医药费的问题,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你这么做,不怕老师和家长对你失望吗?”

“没想过,若是被人辱骂,我却不敢动手,我倒是会对自己失望。”

“这叫忍辱负重,至少不会受到学校处分,能够继续读书。”

“不,我倒是认为,这叫做窝囊的活着,人活一辈子,不蒸馒头争口气。”

“你当时动手,就不怕打不过对方吗?”

“打不打得过,只有打过才知道。我当时考虑过这个问题,才没有直接动手,而是背后偷袭。”

“你就不怕失手杀人?难道你敢杀人?”

“当然不敢,当时没想过杀人,而在下手的时候也控制了力道,不过你这一问,倒是让我想起我还未成年,即使杀人貌似也可以从轻处罚。”

说到这里,暮黎突然咧嘴一笑,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笑容给同学留下了何其深刻的印象,而‘冷静的疯子’的评价,正是来自于这位同学。

会议室内,暮黎面色平静的坐回椅子上。

他确实是疯子,否则不会单枪匹马的过来,他也确实冷静,所以才在对方的刺激下,能快速控制好情绪。

坐下后,暮黎的脸上重新挂上了一抹笑意,他看向郑明,笑道:“老哥儿,真的没有商量的余地吗?”

他没有放弃,还想尝试通过谈判解决问题,尽管他知道对方已经叫人来会议室,事情很可能不会善了,但他并不担心,他的兜里装着一把弹簧刀和一根甩棍,他已做好了准备。

而从这一点来看,再次印证了他的疯狂。

暮黎的表现让郑明有些意外,在郑明的认知中,像暮黎这种半大的小年轻,几乎没有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他见暮黎‘噌’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顿时做好了对方动手的准备。

尽管在心中赞叹对方的胆大,但郑明并不担心,脸上的表情毫无波动,大场面他都见过很多,更别提这种小打小闹,对方一个小小的私家侦探,又能翻出什么浪花?

暮黎的表现让郑明多看一眼,或许是郑明觉得暮黎是一个人物,他难得的解释了一句:“我兄弟刚才查过,公司没有你朋友的信息记录,或许是你找错地方了。”

“不可能啊。”暮黎嘀咕一声,郑明的一番话倒是把他说懵了,让他在心中起了疑问:“难道,李子若提供的错误信息?可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此时,暮黎心中已不知道应该相信谁,有可能是郑明故意欺骗他,戏耍他玩,也有可能李子若确实是提供了错误的信息。

一时间,他有些迷茫,他的侦探经历几乎为零,即使有的一些经验,也是从张天意的笔记中看到的,他从未亲身经历过,今夜是他第一次独自做委托任务,也是第一次做这种难度比较大的任务。

“哗哗哗”

就在暮黎思索之际,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从会议室的门外传了进来。

随之,一行七八个男人突然闯进会议室,带头人是一个脑袋较大的中年汉子,其余人年纪不一,小的十几岁,大的三十几岁,有的纹身,有的光头,反正尽数是毫不遮掩的释放出一种信息:他们不是良善之人。

带头人进来后,第一时间看向郑明,低声问好:“大哥,我过来了。”

先前,郑明跟班通过对讲机叫人,暮黎看得清晰,看见进来的这伙人,暮黎顿时明白:“今晚我想要全身而退,只怕有些难啊。”

随时可以采取合适的办法来应对各种突发的状况,这是私家侦探必备的能力之一。

此时的暮黎还不具备这种能力,但是经历会让他快速成长,他快速扫视过进入会议室的众多大汉,见其腰间或怀中均有鼓囊之处,当即明白对方携带武器。

至于武器为何物,他却一时不知。

被一群面色凶恶的人环伺着,若说不害怕,那是扯淡。

暮黎强行压下内心的紧张和恐惧,心中打起十二分精神, 脸上强行保持镇静,他看向郑明,勉强一笑:“老哥儿,我就一个人而已,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吧,我是来谈判的,没有其他恶意。”

不得不说,杀过人的人都拥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多次杀人经历让暮黎可以尽可能平静的面对各种局面。

“怎么,你小子也知道害怕?你这单枪匹马的来谈判,应该有足够的底气吧,不如亮出来让哥几个瞧瞧。”郑明跟班面露嘲讽的笑着调侃。

郑明则神神在在的坐着,任由跟班发挥,这种场合他遇见过多次,他一直习惯于保持旁观者姿态,极有兴致的欣赏着当事人的表现,这是他除了赚钱之外的另一个乐趣。

暮黎当然有底气,否则他怎敢只身一人过来。

他看着对方的架势,早已明白今夜无法善了,索性直接从座位上站起,不过他没有看其他人,而是眼睛盯着郑明,一字一句的说道:“不知老哥儿想看我哪方面的底气?”

暮黎能够在众人环绕的情况下,依旧保持足够的镇定,更能侃侃而谈,这让郑明有些刮目相看,他没有说话,而是对着身后人挥挥手。

跟班当即会意,连忙示意大头安排人将会议室的桌子搬出会议室,同时对暮黎说道:“想要从会议室出去,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躺着出去;要么站着出去。你选一种。”

正所谓行有行规,每个行业都有潜规则的存在,跟班的目的很明显,他不会闹出人命,但他仗着人多势众,必须给暮黎一顿教训,好叫暮黎明白,不是任何地方都可以肆意进入。

至于跟班口中的躺着出去,自然是暮黎被他们群殴后扔出去,而站着出去,就是暮黎打倒所有人,然后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然而不管怎么看,后者的可能性都是零。

不多时,会议室的桌椅被搬空,让三四十平的会议室显得有些空旷,郑明早已站到会议室门口,津津有味的看着会议室中央。

在那里,暮黎正全神贯注的戒备,他周围是九个凶神恶煞的汉子,郑明跟班也在其中。

暮黎的身体绷紧,随时做好出手的准备,尽管他兜里装着弹簧刀和甩棍,但他没有去动,因为对方也是赤手空拳,他若是掏出武器,对方也会掏出武器,届时,情况对他只会更加不利。

群架,暮黎从来没有打过,他根本没有应付当前场面的经验。

但事已至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去面对。

“喝!”对峙的状态仅持续片刻,暮黎率先动手,他猛喝一声,试图从声势上惊住周围人,同时他飞起一脚,猛然踹向右侧人的胸口,而这一脚是他在调动英魄能力后,只使用了五成的双腿爆发力。

今夜,他是光明正大的前来,没有躲避周围的监控,同时,大厦内部也有监控,他不想闹出人命,否则他的下半生要么在监狱中度过,要么是在逃亡的路上。

当然,就华夏的环境而言,他很难逃亡太久,最大的可能是在监狱中度过。

有道是一力降十惠,虽然是只用了五成力量的一脚,但已足够将一个壮汉踢飞,让其再无反抗之力,暮黎将右侧的壮汉踢得倒飞撞到墙壁后,软软滑落在地,然后在地上不停的哀嚎。

说时迟,那时快,暮黎在踢飞一人后,没有停顿,右腿凭空连踢,再次踢飞一人。

然而,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是被群敌围绕,尽管暮黎尽可能注意周围的环境,但他背后毕竟没长眼睛。

在他踢飞第三人之际,后背接连受到两脚的飞踹,直接将他踹向面前一个正在狞笑的青年。

暮黎趔趄的向对方撞去,过程中尽力调整身体姿态,却见到对方面露凶残,已经抬起了膝盖朝着他的腹部撞去。

当下,暮黎慌忙抬起双臂,挡下对方的膝撞,就这一刹那,他的腰部再次遭受敌人一拳,甚至他都不知道是谁打的。

郑明手下也不想闹出人命。

因此,拥有丰富打架经验的他们,每次攻击的地方都是可以让暮黎感受疼痛难忍,却不会致命。

“草。”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烈疼痛感让暮黎怒骂出声,虽然他双腿的移动速度很快,打斗中一直在尽可能的移动躲避,但他属实防不住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

再次被左方的敌人一脚踢在大腿处,暮黎强行控制住身形,直接抓住对方的小腿,同时瞬间调动精魄的能力,将浑身的力量爆发而出,将对方当作人形棍子,直接挥舞起来。

一时间,整个会议室内虎虎生风,围绕着攻击他的人,不得不后退暂避。

挥舞了几圈后,暮黎猛然甩手,将手中人当作沙袋砸向右前方的敌人,直接将对方砸到在地,同时他快步奔跑,冲到右前方的青年面前,飞起一脚,直接将对方踹飞。

狂暴的战斗中,暮黎一直使用双腿攻击,因为他知道若是使用双拳攻击,不会对敌人造成太大伤害,只有使用力量足够大的双腿攻击,才能一击让敌人再无战斗力。

不得不说,对于如何利用自身的优势,暮黎还是非常清楚的。

“住手。”就在暮黎打倒面前的敌人,猛然转身准备攻击身后人时,郑明突然开口打断:“小兄弟,可以到此为止了。”

“你...”暮黎还是有些年轻气盛,压不住火气,被郑明跟班一骂,火气顿时‘噌噌’往脑袋上串,他当即从座位上站起,准备对跟班动手。

“怎么,还想动手不成?来啊!”跟班嗤之一笑,不屑的挑衅一番,同时他掏出对讲机,对着对讲机喊道:“大头,带着兄弟到会议室来一趟。”

拥有超过普通人的两种特殊能力让暮黎不会怕事,然而他知道如果在此发生冲突,无论是对他,还是对他的委托都十分不利。

因此,他强行将火气压了下去,面色平静的坐回了椅子上。

而他能如此,正对上了他那个几乎不为人知的称呼: 冷静的疯子。

这是指他在遭受刺激时,能快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在看似平静的表象下,心中却在酝酿着歇斯里底的疯狂。

至于获得如此称呼的缘由,还要从一次校园打架事件说起。

众所周知,学生时代多少还是有些混乱的,并不是外界人口中所谓的‘安宁乐土’。

可以说,校园就是社会的一个小型缩影,里面同样隐藏着罪恶和肮脏。

‘校园暴力’‘变态教师’‘不良学生’,等等,这些现象暂且不提,只提那一次的‘校园打架’事件。

阅读剥魂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