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真不是剑仙

第二四九章 最美不过下雨天

  • 作者:海皮刀
  • 属于:玄幻魔法
  • 收录时间:2019-09-25 00:45:10
  • 更新文字:6990字

随着轻轻的风轻轻地飘,

历经的伤都不感觉疼……”

花独秀唱的声音很小,但很投入,很动听,他开口的瞬间,侍卫大哥惊住了,皇子殿下惊住了,花独秀身边所有人都惊住了。

“该不该搁下重重的壳,

寻找到底哪里有蓝天。

然后,开始广播。

不得不说,侍卫大哥的嗓音确实很棒,比之花独秀要强了好几倍。

毫不夸张的讲,这首歌写的实在是太棒了,非常的励志。

它鼓励所有人不要轻言放弃,哪怕是像蜗牛爬行一样缓慢,也应该努力向上,争取拥有属于自己的天空。

她们,又被点燃了。

花独秀示意大家安静,然后在两个铁塔大汉的扶持下“费劲吧啦”的从担架上滑了下来。

两个大汉跟揪着小鸡仔一样左右扶住花独秀,花独秀深吸一口气,开始唱道:

花独秀唱出的歌调,通过侍卫的嘴悠扬的飘荡出去,响彻全场。

所有人都安静的听着,包括三千姐妹团,在听到歌声响起的瞬间,他们立刻安静下来,仔细的听,仔细的记。

开玩笑,这可是花公子太爷爷的歌啊,那就等于是花公子的歌,当然要好好记下来!

很多时候,我们徘徊在机遇或者成功的门口,没有勇气敲门。

甚至敲了门,也不见得这门就会开。

但既然我们站到了门口,我们就该突破心障,就该勇敢的举起手来,勇敢的敲门,勇敢的走进去!

或许,房间内有一片温馨在等着你。

武者,甚至是普通人,最期盼的精神是什么?

是自强不息,是永不放弃,是希望,是追逐希望!

是勇敢的追逐自己想要的生活,就是这首歌唱出的境界啊。

这首歌,引起了全场观众强烈的共鸣。

“任风吹干流过的泪和汗,

总有一天我有属于,

我的天……!”

歌声一落,全场呼喊声,鼓掌声如雷鸣一样响彻天地。

气氛,完全点燃了。

自今日起,花独秀这首歌毕定会像他“剑仙”雅号一样广为传诵,非但是沙之城,整个漠北界都会传诵这首歌。

成为经典。

花独秀不知何时爬到了两个铁塔大汉的肩膀上,一边屁股坐着一个人的肩膀,两个大汉正激动的紧紧扶着他。

喂喂喂,说好的重伤濒死呢?

你哪来的精神,你怎么爬上去的?

这两个大汉这么高,你不怕掉下来摔死你吗?

花独秀纵声大喊:“皇子殿下万岁!武道万岁!纪宗万岁!”

他这么一喊,大内侍卫不敢喊了。

为什么?

因为大君主才是万岁,皇子殿下连太子都不是,怎么喊万岁?

但不喊又不行,气氛到了啊?

不喊,连侍卫大哥自己都觉得很深难受,就像粑粑到了菊花口,却要生憋回去,难受不难受?

四个抬担架,两个扛花独秀的铁塔大汉全都看着他,眼中难掩期盼和激动神色。

大兄弟,你喊,你快喊啊!

我们都等着呢!

都等着跟你一起喊呢!

侍卫大哥灵机一动,鼓起勇气大喊道:

“皇子殿下千岁!武道万岁!纪宗……万岁!”

不明真相的观众,三千姐妹团,纪宗所有武者一同大喊:

“皇子殿下千岁!武道万岁!纪宗万岁!”

花独秀又喊:“万岁……!”

侍卫大哥大喊:“万岁……!”

全场观众大喊:“万岁……!”

这次真的是全场一起喊了。

刚才花独秀有夹带私货的嫌疑,皇子殿下千岁,没毛病,武道万岁,更没毛病,可纪宗万岁是什么鬼?

武者的门户之见是很大的,别派武者绝对不会跟着他瞎喊什么“纪宗万岁”。

但后面再喊万岁,所有人都跟着一起喊了。

因为只喊万岁俩字,大家心里都在想,我喊的是武道万岁,喊的没毛病,就该这么喊!

花独秀继续镇臂高呼:“万岁……!”

侍卫大哥带着全场观众继续高呼:“万岁……!”

倒不是花少爷不嫌累,非要喊个没完,实在是他交代沈利嘉的事还没发生,他不得不咬牙继续喊下去。

不对啊,嘉嘉办事挺靠谱的啊?

你瞧瞧,这几个铁塔大汉找的多好,多有气势,那漫天的鸽子又放的多和时宜?

嘉嘉办事,花少爷放心!

可是喊了半天万岁,现场气氛是越来越浓烈,但沈利嘉那边却一点动静没有。

没错,花少爷喊累了,咬着牙继续喊,但其他人可不这样。

无论是侍卫大哥,还是全场观众,他们全都被这股热烈气氛感染,高呼不止,而且越喊越激动,越忘我,哪怕花少爷不领头他们也会喊下去。

忽然,比武场外雷声轰鸣,无数道烟火冲天而起,在阴云笼罩的天空猛烈绽放!

“轰……啪啪啪啪……!”

“轰……霹雳啪啪……!”

比武场外整整一圈,一粒粒金砂喷射而出,在空中傲然绽放。

这烟火漂亮极了,赤黄绿青蓝紫,样样俱全。

红的象征着喜庆,蓝的象征着智慧,绿的象征着生机,黄的象征着温暖,紫的象征着浪漫。

五颜六色,叫人陶醉,使人迷恋。

它时而像仙女撒花,时而像火焰争锋,时而像彩蝶飞舞,时而像含苞欲放。

如此之美,让全场处于极度亢奋的观众们突然惊住,然后又爆发出更为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

在这全场的欢呼声中,大概只有一个人还能保持镇定。

这个人,不是鲍一豹,不是北郭铁男,也不是粘杆司那几个首领。

而是纪念泽。

她惊呆了。

花独秀竟然把庄重严肃的武道大会变成了欢乐,疯狂,盛大的海洋,他真的是神吗?

这还是我认识的小花吗?

哪怕是比花独秀更靠谱一百倍,能力更强一百倍的人,面对如此场面,身边又站着帝国皇子和一界总督,怕是也不敢如此张扬?

纪念泽暗道,到底哪一个花独秀才是真实的花独秀?

又或者,看似顽劣不恭的那个少年,他的心胸真的就是如此之大?

他……他是我的未婚夫!

我现在看他却像是在仰望星空,我还能跟他走到一起吗?

纪念泽迷离了。

一声闷雷。

不知道是黑云酝酿到极限,还是数不清的烟火导致了黑云的变化,天空阵阵雷鸣,远方有闪电流转,似乎要下雨了。

花独秀欣慰了。

他拍拍铁塔大汉的胳膊,说道:“老哥,放我下来吧。”

铁塔大汉对花独秀的崇敬之情溢于言表,他们十分小心的扶着花独秀从肩膀上下来,然后……花少爷重新躺到了担架上。

帝国皇子不敢置信道:“花,花少侠,这也是你的杰作么?”

花独秀笑道:“殿下,这个收尾,你喜欢么?”

皇子笑了,说:“喜欢。你这个人很有趣,我记下你了。将来有空,到奇界大皇宫找我玩啊。”

花独秀点头:“好啊,我这人没见过什么世面,哪天去帝都找你玩,再看看大君主陛下,开开眼界嘛。”

皇子:“……”

马总督轻咳一声说:“花独秀,你这是想开多大的眼界啊?大君主陛下岂是你想拜见就能拜见的?唉,你气氛搞这么热烈,他们三个我还怎么授职?唉,愁人。”

皇子想了想,说:“花独秀,你很不一般,我想单独再授予你一个荣誉,封你为‘漠北界十大杰出青年’之首,如何?”

花独秀一愣:“十大杰出青年?之首?那其余九个是谁?”

皇子笑道:“还没选,我只是被你震撼到了,心血来潮而已。”

花独秀高兴道:“行!那这个荣誉我收下了!”

周围人全都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皇子和花独秀,就好像花独秀是个有极大传染性的逗比病人一样,他身边的皇子殿下已经被他传染了。

马总督向皇子躬身道:“殿下,您请先回去休息,后面的环节让臣来主持吧。”

皇子道:“好,有劳马先生。”

皇子在侍卫们的护卫下离开高台,花独秀也被铁塔大汉们抬着离开。

至于后面马总督怎么给其他三人授职,鲍一豹等三人尴不尴尬,花少爷就不得而知了。

他下了高台后立刻离开比武场,仍旧以半死不活,重伤濒死的状态躺在担架上被抬回客栈。

与此同时,沈利嘉已经通知紫帽老者和纪念泽,让他俩立刻返回客栈,花少爷有话要说。

花少爷刚进客栈,大雨倾盆而下,这场酝酿许久的暴雨终于来了。

花独秀感慨:“这是老天爷在留我吗?不让我走?”

他摇头叹息,遣走了铁塔大汉们,花独秀自顾自上楼收拾行装。

不多时,紫帽老者,纪念泽和沈利嘉三人跑了回来。

他们三个全淋湿了。

花独秀心疼道:“你们就不会打个伞吗?淋感冒了怎么办?”

沈利嘉委屈道:“姐夫,我们是快到客栈时才下的雨,眼看就到了,谁还有功夫去买伞啊?”

花独秀叹气道:“好吧,快擦擦。”

紫帽老者说:“秀儿,你急着把我们叫来是有什么要紧事么?”

花独秀点头:“爷爷,我想正式向您告别。”

紫帽老者叹口气,说:“这一天终于要来了么?”

“秀儿,以你的天资,只需留在纪宗十年,不,只需五年,甚至更短,我就可以把你培养成天下顶尖的高手,甚至我这顶帽子你也可以继承。”

花独秀说:“对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弹指而过。但对年轻人来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紫帽老者神色有些颓丧,他何尝不知道花独秀的性格,花独秀早就说过,他的理想是走遍天下九界,看遍纷繁世事,绝对不愿被栓在一个地方。

没有什么能困住一个向往自由的心。

老者说:“你想好了?”

花独秀说:“想好了。紫爷爷,我走后豹王门或许会来找纪宗麻烦,您只需推脱说一切都是我自己肆意胡为,纪宗一概不知便可。”

“虽然我走了,但纪宗永远是我的家,您永远是我的恩师。合适的时候我会回来看您的,如果您有什么事,纪宗有什么事,只需往困魔谷发一封消息,我立刻就会赶来。”

老者点头:“我知道。秀儿,此去不知何时再见面,你一切小心,切莫招惹你搞不定的对头。”

“这个世界大着呢,藏龙卧虎,不知道有多少隐姓埋名的高人。你切莫以为拿了个武道大会的第一名就怎样怎样,留的小命在,你才有机会在未来攀登武道巅峰。”

花独秀皱眉道:“爷爷,你好能絮叨啊,说完了没有?”

紫帽老者尴尬道:“我这不是不放心你么。”

花独秀说:“我都这么大个人了,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说完您老快回去换衣服吧,都把我地板弄湿了。”

“我还有些话要跟念泽说,让我俩独处一会儿哦?”

紫帽老者笑道:“好,好,你俩说,你俩说。”

紫帽老者拉着沈利嘉就往外走,沈利嘉不高兴了:

“哎哎,老爷子,你拉我做什么,我得留下当见证人啊。”

紫帽说:“你见证个屁,快跟我走,咱爷俩换衣服去!”

沈利嘉:“我不走我不走啊,我得看着点我姐夫,不能让他犯错误啊……”

沈利嘉哪里是紫帽老者的对手,老者直接捏住他手腕气门,硬把他拖走了。

花独秀和纪念泽相视而笑。

花独秀起身来到窗前,把窗子打开一半。

外面的暴雨下的正猛,劲风吹动雨水洒进屋里,崩了花独秀一身。

花独秀回头道:“念泽丫头,来,陪哥哥看看雨。我来漠北一年了,这么大的雨还是头一次见呢。”

纪念泽走到窗前,跟花独秀并排而站。

风大,雨大,二人渐渐湿身。

但谁也没退开,谁也没说话。

好凉啊,这雨。

外面的雨像是钢豆子一样撒下来,砸的窗子咚咚作响,从窗子朝外看去,雨幕如烟,外面的世界朦朦胧胧,像是一幅水墨画。

花独秀忽然轻轻唱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是曾与你躲过雨的屋檐……”

纪念泽一惊,小声道:“这歌好美啊,也是你太爷爷写的么?”

花独秀笑道:“没错。怎么,开始崇拜我太爷爷了?”

纪念泽说:“你在比武场上唱的那首《蜗牛》,好美的曲子,词也很好,很有意境。”

花独秀说:“那首歌是唱给所有观众听的,但这首,我只唱给你一个人听。”

纪念泽的心要融化了。

这个该死的花独秀,他总是突如其来的让人心乱如麻,让人小鹿乱跳,真烦人。

花独秀又轻轻哼唱了几句:“你说把爱渐渐放下会走更远,

又何必去改变已错过的时间?

你用你的指尖,阻止我说再见,

想像你在身边,在完全失去之前……”

窗外暴雨如注,窗内雨水狠狠打湿了两个人的脸庞。

纪念泽忽然掩面大哭,猛的扑在花独秀怀里,哭的浑身都在剧烈抖动,难以自已。

她积攒了多少天的情愫再也无法控制,感觉自己的心真的彻底融化掉了,无论花独秀此刻再怎么掉链子破坏气氛,甚至是说出什么决绝的话来,她都无法再让自己的心冷冻起来。

我就是一个无助的女孩,就是一个需要拥抱,需要呵护的女孩,我的一切坚强外表都是假的,在这场雨面前,在你的歌声面前,我所有的伪装都不堪一击,就让我哭出来,让我大声哭出来吧!

听听我内心渴望的声音吧!

纪念泽越哭越难过,越难过越哭,整个人都哭软了。

若不是花独秀拼命托住她,纪念泽怕是要坐倒在地上。

花独秀安慰道:“念泽,念泽,好了不哭了,再哭我真就走不了了,我的心都被你哭化了。”

纪念泽哭的更猛了,简直是嚎啕大哭,气都要喘不上来。

只是她的脸狠狠埋在花独秀怀里,双手死死的抓着花独秀胳膊上的衣服,把哭声完全堵在了她跟花独秀之间。

同时,也把那哭声塞进了花独秀心里。

她就趴在花独秀胸口痛哭。

花独秀抚摸着纪念泽的长发,慢慢说:“其实,我是想问你一句的,你愿不愿意跟我走?”

纪念泽立刻想喊出一万个愿意,但她哭的太伤心了,根本说不出一个字。

到了此时此刻,她都趴在花独秀怀里痛哭了,说与不说还有区别吗?

花独秀说:“有很多事我都瞒着你,我跟嘉嘉要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武道大会结束后会有很多人找我麻烦,而且是大麻烦。”

“我不能给纪宗带来灾祸,我也不能带你走,因为路途上会有无尽的危险等着我,我不愿你跟我一起冒险。”

纪念泽忽然抬起头来,泪眼婆娑的盯着花独秀道:

“我跟你走!我,我剑法很厉害,我不怕冒险!”

花独秀一阵错愕,随即拍拍她的脑袋:“傻孩子,你那点剑法完全不够看啊,看看哥的剑法,那才叫厉害。”

“念泽,日后这阵风波消停了,我会再来找你,你在纪宗老老实实习武,老老实实等着我,记住,千万不要改嫁喔!”

纪念泽狠狠锤了花独秀胸口一下,骂道:“你才改嫁!讨厌死你了!”

花独秀笑吟吟的看着纪念泽耍小女人脾气,她的哭声已经渐渐停止,整个脸都哭花了。

纪念泽问:“你到底惹了什么厉害对头,难道纪宗都庇护不了你么?”

花独秀说:“不要问,该告诉你的我肯定就告诉你了,而且日后你肯定也会知道的。”

“我要走了,念泽,你要好好养着,等我回来娶你!”

(这章5400字,因为剧情连贯没有分段,今天一更哈!嘿嘿~)

花独秀问:“有问题吗?”

大内侍卫:“没,没问题,我……我尽量!”

花独秀清清嗓子道:“最后,我想以一首我太爷爷写的歌作为本次感言的收尾,请大家欣赏——蜗牛。”

大内侍卫就跟打哈欠却吸进了苍蝇一样难受,咬牙把这句话广播出去。

全场五万观众立刻又安静下来。

我的天,唱歌?

今年的武道大会到底是怎么了,花样百出啊?

花少爷,都说你剑法如仙,没想到你做人也跟神仙一样,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啊?

一听花少爷要唱歌,有那么一群人立刻来精神了。

没错,正是花少爷的应援姐妹团。

阅读我真不是剑仙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