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十年枫海不负诗棠

第2章 Part 1 青春发芽,成谱成画

  • 作者:与我于微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5-15 19:42:30
  • 更新文字:8365字

乔枫是乔诗棠同父异母的哥哥,听说乔诗棠在准备艺术节的舞蹈,便特地回到成都来看他。“小时候,乔诗棠最喜欢和哥哥玩呢!”

“是的,哥哥最近在忙什么呢?都不回来了看我了!”乔诗棠一脸的娇气,欲哭无泪。

“哥哥这不是回来看你了嘛!”,乔枫像爸爸对待女儿般,轻轻地拂着乔诗棠的头发。

乔诗棠一脸黑线,目光有意无意的与苏时帆对视:“我觉得…《下一秒》这首歌挺好听的,很甜,很安静。”

苏时帆点了点头,用一种像是欣赏恋人的目光看向了乔诗棠的耳畔:“好!”这是他们第三次参加艺术节了。范婧和乔诗棠的节目,是一段柔美的古风舞蹈。

也许,每个女孩子都想拥有一个哥哥,一个永远都不会做恋人的异性,男女之间真的有纯洁的友谊吗?或许有,又或许没有吧。

乔诗棠和哥哥喝完咖啡,便去步行街一家专卖汉服的店给乔诗棠挑选合适的节目服装,当然,范婧也在。

范婧也去找了一套,两人欣喜的冲进了试衣间。

腰间那根正红色的官绦,将还未完全拉开的身影,比例上拉得修长起来,整个人也越发的高挑了。内上的白色镶紫边的夏绸短衫,在艳丽中透出一丝清爽。

范婧昨天和我在宿舍唱歌,好像挺喜欢那首,《下一秒》的,要不我就告诉苏时帆吧。

“你,你怎么了,很热吗”苏时帆打断了她的出神,“我在想喜欢听什么歌啊!”

“那也不用大汗淋漓吧?”“emmmmmm”

乔诗棠看中了玻璃柜里那套最引人注目的汉服,一种欣赏的目光从三人的眼中交叉浮现。

那是一件绣着百蝶穿花的血色齐胸襦裙,裙边墨红点点的红杏,穿插在花瓣纹理之中。那一朵朵用金线穿插在蝶儿之间的牡丹朵朵脉络清晰,层次分明,宛若真花开在了裙角。这套衣服也有一个诗意的名字——“烟柳画棠”。

“你要是喜欢就穿上试试吧!”乔枫突然说。

“哥,给我拍张照好吗?”乔诗棠抖了抖衣领,这时服务员忍不住笑了起来。范婧赶忙拍了拍乔枫的肩膀:“别看了,诗棠让你给他拍张照片呢!”“哦!哦哦…好…好啊!”

“你瞧你哥,都看呆了!”“因为真的很美啊!”乔枫一边拍照一边说。

没过多久,乔诗棠便把那套汉服脱了下来:“这套汉服好像不那么便宜!”

乔枫的心里打了个颤,他还是会尽自己的努力去宠爱乔诗棠。但凡乔诗棠看过的商品超过五秒。乔枫便会用小本子记下来。在下一个节日去带给诗棠小小的惊喜。“这么多年了哥还不懂你,就这样吧,我去付款!”乔枫看着诗棠低下的眼睛,随即冲着服务员笑了笑。“等等,这件太花了,我不喜欢!”

乔诗棠拉着哥哥的手,还微微撒着娇:“哥,~还有半个多月呢,要不等有空了多看几套再做决定。”乔枫知道,诗棠这是口是心非呢,诗棠长大了,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拉着喜欢的东西,死死不放。也许多年后我们才会真正的成熟。那时,喜欢的东西依旧喜欢,但不可以拥有。

离开汉服店时,乔枫冲服务员使了个眼色,轻轻的说了两句话:“麻烦帮我收起来,我回头来买。”服务员也挺机灵,笑嘻嘻的送客:“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诗棠不知道,哥哥为了许给她一件喜欢的衣服。有多少个晚上在夜店打工而遭受客人的白眼。不够快,不够机灵的阳光大男孩在这一刻是多么的心酸。

“诗棠,哥带你去吃麻辣烫吧!”

“好!”乔枫摸了摸口袋里的一千块钱,一套汉服一千七百元!对于两个没有父母,依靠在残疾的干妈手下的孩子们,这一千多块钱,可是他们两个学期的生活费啊!乔枫摸了摸鼻子:“没事…诗棠喜欢!”

这时,乔枫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头像是一个女生的背影图——备注:阿冉。

“哇!哥哥有女朋友了?”乔诗棠好奇的出声问乔枫。

“记得小时候,诗棠常常说长大后想要嫁给哥哥呢!”

乔枫的心被悸动了一下,突然的留下一滴眼泪来。

“爸妈离开的早,以前啊,每年生日哥都会包你最爱吃的玉米水饺,还记得那年我们去人家玉米地里投玉米嘛?结果被人家追着跑。你常说有哥哥多好啊,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那年成都的枫叶落得早,已是初秋时分就已铺满了枫湖畔边的望石,有很多人曾在这些地方驻足,或是回想,或是期待。

今日份的阳光起的晚,也没有了往日的温柔,那年乔枫乔诗棠的爸妈不幸遭遇车祸,那天正是诗棠的生日。

“哥,爸妈什么时候回来呀?”乔枫放下从医院打来的电话。满眶的眼泪。向乔诗棠慢慢的遮掩:“爸妈正在给你挑选礼物呢,你先睡一会儿,睡醒了爸妈就回来了!”

“真的吗?”乔诗棠委屈巴巴的几乎要落下泪来。

“别想了”,两人红了眼眶,面对一碗热腾腾的麻辣烫,却没了下咽的胃口。

“什么时候把姐姐介绍给我们认识呢?”突如其来的话语打破了久违的沉寂,却换来乔枫淡淡的冷笑。

后来,爸妈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那时的乔诗棠却已经记事,二人下寄去乔枫干妈那儿生活了将近七年。

“诗棠,哥要回去了,干妈心脏病又复发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干妈照顾了我们两个七年,爸走得早,干妈无儿无女,所以我必须回去照顾她!”

乔诗棠听完,从书包里拿出一个橙黄的信封:“哥,这是我打工,赚来的几百块钱,我知道这些钱微不足道,我想干妈了,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看他?”“有小偷,你快把钱收起来。”乔枫小声说,诗棠愣了一下,回顾四周,乔枫已经背上了包,准备离开:“诗棠,哥走了!”

“唉…”

空荡荡的马路旁,只看见一个女生极力的向离开的男孩大喊,“我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她”那男孩未回过头,却将脚步拉得更大。一旁的范婧一路跟着乔诗棠,却没有过多的去参与他们兄妹的相聚,甚至一个眼神都从未真正的交过去。

我害怕那些无依无靠的孩子们爱上一个不爱他们的人,就像那些离开又回来的人,是爱恨,也是天意…

乔枫的反应令乔诗棠觉得很奇怪,哥是不想要我的钱啊,着急走的吗?又或许是干妈在医院正急吧!

回去的路上,四周都种满了金色的枫树,枫叶就像在春盛秋衰应调时零落。乔诗棠拾起了一片落叶,夹在了书的扉页。

“范婧,你好像心情很低落?”她埋着头,看着手机里那一串串的电话号码:“诗棠,我要向苏时帆告白,你会支持我吗?”

“噗!”乔诗棠竟笑出了猪叫:“范婧,你是认真的吗?”

“诗棠,我没跟你开玩笑!”范婧一脸认真的样子,让乔诗棠慢慢的冷静下来。

“婧婧,你相信我,昨天我都帮你安排好了,所以你现在可以不要着急!”乔诗棠把手搭在范婧的肩膀上。范婧露出一脸喜色。轻轻的咬着嘴唇,拂了拂耳畔的秀发,微微点了点头,却什么也没说。

校园的喜欢,不可一世,又不堪一击…

“诗棠,你觉得我快乐吗?”范婧低下头,手里不断的揉捻着衣角的系带。在乔诗棠的眼里,总会觉得自己幼稚,仿佛沉默寡言的范婧,所经历过的远比自己要多的太多了。

“不要那么敏感,也不要那么心软,太敏感和太心软的人,肯定过得不快乐,别人随便的一句话,你都要胡思乱想,把心放在深处,让别人轻轻地探,也让自己慢慢的学会爱!”这是我奶奶告诉我的呢。一想到奶奶,乔诗棠那眼里便多了几分暖意。

“婧婧,回家吧,明天周末我带你去个地方!”

周末的风,周末的云,将公车覆盖成灰色的旅客,乔诗棠拉着范婧去了一个偏远的孤儿院,一走进那彩色的大门,便听到熟悉的琴声和那纯洁的天真无邪的童声合唱。

来时,路上下了小雨,范婧和乔诗棠因为湿了头发,便搭着湿漉漉的秀发。紧紧贴着耳畔的那一朵小卷儿,像是牵牛花,又似是正青的绿藤,在少女们的耳边披散着青春的曼妙!

苏时帆每个周末都会花一个小时来教小孩子们唱歌。范婧问乔诗棠:“诗棠,我感觉…你很了解苏时帆。”听到这话的乔诗棠愣了愣:“没有,我问的苏时帆。”范婧知道,苏时帆喜欢诗棠远超过了自己,这些,应该都是苏时帆主动告诉乔诗棠的吧。

他们二人只是在窗户外面远远的看着,苏时帆沉浸在童真的声音中,心向阳光,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

“笨蛋,叫你送伏特加你给你冰锐,白兰地和烧酒都分不出来?”酒咖老板指着乔枫的鼻子破口大骂:“如果你再分不出酒的品种给客人送错酒,嘿嘿,这个月的工资就别想要了!”说完,酒咖老板便背着手离开了。

那天晚上乔枫灌了自己很多的酒,各种各样的酒,直到他的肚子里翻江倒海,才缓缓的放下酒杯。乔枫和乔诗棠只剩下干妈这一个亲人。乔枫在乔诗棠十岁那年便退了学,微薄的收入只供得了乔诗棠上学。可喜的是,诗棠上的重点高中,让一家三口却是乐开了花。

所以…这年头酒吧工作都需要文凭啊!乔枫拿着高中文凭去酒吧时,老板只是瞥了瞥眼。说:“现在大学生都到处找工作,你一个高中文凭凭什么也来?”

乔枫沉沉的低下头,仿佛这些就好像发生在昨天…

凭什么?就凭我一口气能喝一瓶伏特加!哐当一声,乔枫手中的杯子竟给碎了,迷糊中,只听见乔枫呆在吧台,喃喃自语:“诗棠,烟柳…画棠…”

十年前的他们在高中校园相遇,不知是缘分的牵引,还是造化的弄人,相识,相知,相恋,可遇而不可求。

乔诗棠最对不起的人,一个是苏时帆,一个是…范婧。

当范婧准备告诉她的好闺蜜乔诗棠,其实,她很喜欢苏时帆时,适逢苏时帆正挑选艺术节他要弹奏的钢琴曲子。音乐教室通常并不会有人,只是苏时帆会经常独自演奏着属于他自己的“美丽的孤独”,乔诗棠想都没想就跑向音乐教室找他,果然,苏时帆正坐在钢琴旁。

“怎么,有事?”苏时帆一手翻着黑色的文件夹,一边问乔诗棠。

“范…”还没等乔诗棠说出第二个字,苏时帆就兴冲冲的拉着乔诗棠坐下,钢琴凳上软软的皮革,让乔诗棠更加的不安。

她从未见过苏时帆穿黑色西装的样子,或许是昏暗的灯光,又或许是那份深藏的紧张,让她说不出话来。她是想告诉苏时帆,范婧有话要对你说。

“你有什么喜欢的歌吗”苏时帆突然问。

“我,我吗?”乔诗棠指着自己。

“难道这儿还有第三个人?”苏时帆抖了抖眉毛。

平时啊,他们三个人一起吃饭,一起逃学,一起去KTV唱歌,一起受罚,把彼此当成了最好的朋友,可今天这是怎么了?乔诗棠摸着自己的胸口,大口大口喘气,什么东西堵在了嗓子眼,自己的好闺蜜范婧喜欢上了苏时帆?我紧张干嘛?好闺蜜,应该帮她是吧?乔诗棠悻悻的安抚自己,正准备回答苏时帆的话。

阅读十年枫海不负诗棠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