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三国之宅行天下

第八章 最后的黄巾(五)

  • 作者:贱宗首席弟子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6-12 01:42:23
  • 更新文字:17639字

道了”面不改色的应了一声。韩袭缓缓起身,细细一想。含笑说道,“这个,如此深夜,大帅招我何事?”

只见那名稗将膘了眼韩袭,面无表情说道,“末将不知,末将只是奉命而i!既然是大帅招将军前去,想必有要事!”

样啊”韩袭点点头,望了眼那稗将身后两名低着脑袋的士卒,又望了一眼自己身旁恍不知情的心腹护卫,哈哈笑道,“说得也是,既然是大帅相招着,他转过身,目视自己心腹护卫说道。“李敢,替本将军更衣!”

韩袭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方才饮酒导致的余醉顿时烟消朽,有的,只有浓浓的寒意”,

难不成张白骑终于要下手了?

着转过头i的韩袭眼神的精光,那名护卫会意过i,低头说道,军!”

“韩将军!”立在帐口的那名稗将淡淡说道,“大帅叫末将立即请将军过去,有要事商议!”

军!”心腹护卫李敢一声应下,猛然抽出腰间佩剑,朝着帐口那两名士卒砍去。

有心算无心之下,一名稗将、两名士卒,就这样惨死在弗袭与其护卫手中。

就在韩袭如是的问自己之时,帐外传i一阵脚步声,随即便有一员稗将撩帐而入,目光冷淡说道,“将军,大帅招将军过帐!”

帅招我?”韩袭一时之时还没反应过i,然而待他抬头望向那名稗将眼神时,他却感觉有些异样眼神中,仿佛有一种玄意掩盖的杀意。

是的,是杀意!

见韩袭面上露出几许犹豫,望了望自己身上的便衣,为难说道,“这拜见大帅,这幅装束,恐怕”说着,径直走向帐角挂着的铠甲,口丰说道,“若是大帅见我衣甲不全,怪罪下i,莫不是你替我担当?”话虽如此说,但是他伸出的手,却是径直抓向了自己的佩剑,,

见韩袭如此,那名稗将眉头直皱,上前几步伸手说道,“将军,事情紧急,还请”然而话还未说完,就见眼前一道寒光闪过。

“李敢,还愣着做件么,动手!”

“将军,将军!”守在帐外的心腹自然也听见了帐内的动静。纷纷跑了进i,却望见韩袭一身污血站在一具尸之前,正面露狰狞之色,狠狠念叨着三个字。

“张白骑!”

军?”奔入帐内的众人愣神望着帐内三具尸。

只见韩袭手握宝剑”一脸愠怒之色在帐内i回踱步,口中怒声骂道。“老子好歹也为他出神入死,他竟然,”正说着,他一回头,却见自己麾下心腹附近张那正一脸愕然立在帐口。顿时皱眉问道。“张邸,你怎么过i了?”

愕然望着地上尸的张邸回过神i小心避开那三具尸,走到韩袭身旁,纳闷说道,“王当将军传下命i,叫全军备战,准备迎合那马,强袭汜水关,”说着,他指了指地上那些尸,小心问道,军。这是

“当哪!”

只见失手丢了手中佩剑的韩袭张张嘴。忽而抬手说道,方才说什么?”

当将军传下命i并非是只是下令叫点军,并不曾说明究竟,只是末将有些纳闷,偷偷询问王当将军身旁亲卫。这才得悉是要强袭汜水关,”

“你是说强袭汜水关?”满脸狐疑的韩袭如是问道。

的!”

糟了!

心中闪过一丝懊悔,韩袭低头望了望脚下的尸,因为他回想起张白骑的话,”

“”江哲此人,精通奇门遁甲,能未卜先知,你等所思、你等所想。恐被其算到,此次作战,不同以往,不到临战,我却是不会将真正策略告知你等

糟了!这下子,,

有些懊恼自己的疑神疑鬼,韩袭倍感疲倦地坐了下i,双手捂着额头。而他麾下副将张邸此时也从惊愕中回过神i,指着在帐内围观的众黄巾将士喝道,“看什么看,都出去,管住你们口舌,好生守在帐外,任何人不得放入!是任何人!”

军!”一干士卒连声应着退出帐外。望着地上的尸摇了摇头,张邸走近韩袭,蹲下身低声说道,“将军,这事恐怕瞒不了多久”将军打算怎么做?”

韩袭闻言缓缓抬起头i,眼神中凶光一闪而逝,咬牙说道,“事已至此,别无他法,一不做二不休”说着,他抬手做了一个下切的手势。

将张那自然明白韩袭的意思,倒抽一口冷气,咽了咽唾沫说道,军不会是,”

狠一拍副将肩膀,韩袭缓缓起身,一字一顿说道,“张白骑久欲杀我。不是今日,便是明日,与其战战兢兢等他难,不如我等先下手为强!”说着,话语一顿,低声问道,“营中将士准备如何?”

邸犹豫一下,低声回道,“中军是王当将军所属,我军将士被布置在前军

“无妨”韩袭起身走向帐角,一面穿着铠甲一面说道,“中军之中我也暗中插置了心腹,至于前军,更是我们的人,左右两军也多有依附本将军者,张白骑已将李大目、刘石、廖化等人调出,营内只有一个王当

“这,”

“事已至此,你还犹豫什么,我要是死了你也逃不了!你以为本将军死了,张白骑会放过你?!”

将军尽管吩咐,末将

“嘿嘿,这还差不多!”嘿嘿一笑,韩袭一把抓住张邸肩膀。低声说道,“先且引开中军,我等如此如此

将,,末将明白了!”

与此同时,在营中巡视了一番的王当正转道回张白骑帐内复余…

“大帅!”

淡应了声,躺在榻上的张白骑缓缓睁开双眼,挣扎着坐起问道,“将士们准备得如何?”

当犹豫一下,为难说道,“恐怕需一个时辰”

“一咋。时辰?”张白骑闻言皱皱眉,沉声说道,“太久了!给我在一刻之内备妥!”

当愕然地张张嘴,极为为难地说道,“大帅士们此前毫不知情,要叫他们在一刻之内备妥,这恐怕有些强人所难”

“强人所难?”张白骑冷笑一声,继而嗟叹说道,“并非我为难你等,我军此去汜水关,途中需耗费一、两个时辰,这一两个时辰,期间若是被江哲算到,我等便前功尽弃早一刻便是一刻,此次若是不能打下汜水关,恐怕我白波黄巾终生不能踏足充、豫了”

“大帅”望着年仅双十余五的张白骑满头白、面色苍老,眼神浑浊仿佛迟暮老者,王当没i由的感觉心中一酸,张口正欲说话,却听帐外传i一阵大喊。

“走水了!走水了!”

兵袭营了!曹兵…”

“曹兵攻入中军了!”

直听得榻上的张白骑面色大惊,厉声喝道,“王当,怎么回事?”话音网落,便是一连串的咳嗽。

末将不知啊!”王当显然是不知情,筹措一下,忽然急声喊道,“大帅,末将前去探探情况!”说着,他便欲转身。

然而,还不待他走近帐外,便听榻上的张白骑低声喝道,“站住!”

“大帅?”王当愕然转身,却望见榻上的张白骑眼神闪过一道凶光,挣扎起身,眼神复杂地望着王当说道,“不必去了!”

“大帅?”

“替我将佩剑取i!”

“大帅?”

“去!”

“是!”

走到帐角,王当取过张白骑的佩剑,转身上前几步,递给张白骑,却见张白骑柱着宝剑坐在榻边,又是摇头、又是自嘲说道,“王当,你知道什么叫气运么?”

着外面喊杀震天,王当心急如焚,连连摇头说道,“末将粗鄙之人,如何知晓何为气运将军,叫末将出帐看看吧!”

无视面色大急的王当,张白骑一手柱着宝剑,一手抚摸着剑鞘,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道,“这气运啊,你看不见,摸不着,看似飘渺又无迹可寻,然而有时,又能叫你抓着一星半点,这可是个好东西

“大帅,叫末将出帐探探吧!”

“自我师大贤良师病故以i,我黄巾实则气运已尽难道天下合该被暴汉所得?天下百姓合该受苛刻重税?我张白骑自可对天起誓,不曾对那权个有半点染指之心,可为何,为何上天却不能助我一臂之力。反而横加干涉?”

“大帅”听着帐外越加纷乱,王当心中急不可耐,跪下梗咽说道,“大帅,叫末将出帐探探吧!”

白骑自嘲一笑,摇头说道,“何必探?汜水关距此三十里。途中又有马、廖化等人设营驻守,他江哲区区万余兵马,竟能神不知鬼不真闯到此地?江哲精通奇门遁甲,然我亦是不差,他竟能瞒过我?”

“什么?”张白骑一番话直听得王当面色大变,待他细细一想,面色顿变,怒声骂道,“莫不是该死!待末将即刻便去杀了此人!”说着,他起身拔剑欲出。

“站住!”身后传i了张白骑的声音,声音中带着浓浓的疲倦与无力。

“杀了他又能如何?”坐在榻上的张白骑摇摇头。淡淡说道,“要攻下有江哲把守的汜水关,并非区区两、三万兵马便能办到,要取下充、豫两州,更是如此。我能在此地损一人,便少一个夺取充、豫两州的可能,就算侥幸能打下i,也难以挡住曹阿瞒众多兵马

气运,这上天向着曹阿瞒!

气!当真可急!”

“大帅”几步走到榻边,王当厉声说道,“不管大帅怎么说,末将今日定要斩了那小人!”说着,手握宝剑冲出帐外。

“王当!站住!王当!”张白骑喊了两声,却仍止不住麾下爱将,猛然站起,却感眼前一黑。

张张嘴,张白骑仿佛觉察到了什么,黯然坐回榻上,脑海中忽然闪过一个情景……

“这天下如何归属如何,我张白骑不知,你江哲亦是不知!,

知”

“你知?。

“是的,天下终将三分,但是,没有你张白骑”

“可气啊!”自嘲一笑,张白骑摇摇头,喃喃自语说道,“竟被他说中了……师尊

“白骑啊,为师要前往矩鹿,且暂时将你安置在陈留,可好?。

“不”

“你这孩子!为师要去做大事,你跟着做什么?。

“我愿助师尊一臂之力!,

笑!你助我?你知道为师要做什么大事么?。

“知道,推翻暴汉”

“小点声,不想活了?。

“若是无师尊,我早已死了,再死一次,又能如何?。

“你这孩子,口气倒是大得很,你能做什么?。

“只要师尊传授我,我便能助师尊推翻暴汉”

“小点声!在外边这话可不能乱说这事是我们大人的事,你还别参合!好了,别这么看着我你看这样如何,为师传授你奇术,你且乖乖留在陈留,”

“不”

“你这孩子”

“百姓多疾苦啊”

“师尊打算何时动手?。

“早呢,别看大汉昏暗如斯,不过却是经时四百载,要推翻它。岂是这么容易的?或许为师终此一生,也无法办到”。

“师尊办不到,还有我”

“哈哈哈,好好好”

“贼老天,既然你言暴汉气运未灭,我张角便断了他暴汉气运”

“师尊”

想着以往一幕幕,张白骑长长叹了口气,似笑非笑自嘲说道,“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仅此一次的机会,可惜了!阳书凹不样的体蛤剑含怒出帐的至当正古在中营四下观望,猛一名奔跑中的黄巾士卒,厉声喝道,“韩袭在哪?”

“韩将军?”那名士卒愣了愣,迟疑说道,“弗将军带军前往前营阻挡曹兵了!”

“有他娘的曹兵!”王当怒声大吼一声,不顾那名惊愕立在原地的士卒,大声呼道,“赵奇!孙邦!你等身在何处?给我过i!”

或有知情的黄巾士卒插嘴说道,“王将军两位将军随韩将军前往前营阻挡曹兵了!”

“什么?”王当瞪大了眼睛。

而与此同时,王当口中的赵奇、孙邦二人正领军站在前营,望着四下。见竟是自己营中将士,遂纳闷问道,“韩将军,张将军,这这曹兵呢?”

“曹兵啊”韩袭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张茂,指着远处一漆黑处说道。“你看!”

奇、孙邦顺着韩袭所指一望,却不曾见到有何异常,一面回头,一面疑惑说道,“韩将军,那里好似”然而话还未说话,便望见眼前一道刀光闪过。

血直溅,两个头颅冲天而起。

“将将军?”附近赵、孙二人麾下黄巾将士惊愕地望着韩袭,却见他手握宝剑,厉声喊道,“给我杀”。

二人麾下兵马还未反应过i,就被埋伏在前军的韩袭部下一通乱杀,溃不成军。

同为白波黄巾二人麾下白波黄巾又如何会想到自己的同泽会向自己挥刀?一时间喊杀声、怒骂声、苦求声充斥前营,数里可闻。

“将军!”一刀荐眼前之人砍杀在地,一脸污血的张邸疾步走近韩袭,低声问道,“将军,现在怎么办?。

“还用问么?”韩袭舔了舔长刀上的血迹,一脸疯狂说道,“一不做二不休!”

“话中的寒意叫张邸直咽唾沫,正欲说话,却听远处传i一声怒吼。

“韩袭,你个狗娘养的”。

韩袭皱皱眉,一回头,见是王当领军千余中军前i,面色大变,然而待他望见王当身后一人时,却是面上忧虑尽去,冷笑说道,“王将军,这么晚了,莫不是找末将饮酒啊?”

“饮你娘的酒!”愤怒非常的王当迎头便是一记重劈,韩袭急忙闪过。身旁张邸忽然瞥见远处营中隐隐有兵马前i,恐是左右两营将士,急忙大声呼道,“王当意图叛乱,弟兄们。杀啊!”

下千余士卒一声大喝。

“你血口喷人!弟兄们,给我杀此小人!”王当勃然大怒,挥刀砍向张邸,两人杀成一团。

着声响而i的左右两营黄巾将士自是为杀曹兵而i,然而到了此地,却见王当与韩袭两人杀成一团,心下大愕。

“李将军,这怎么办?,小不明就里的左营留守将领王晖问赶i的左营留守将领李店道。

而王晖不知的是,李店早已依附韩袭,眼下见韩袭与王当两军杀成一团,他隐隐猜到了一些事,一些韩袭前几日便对他们说过的事。

“先看看吧

“先看着?。王晖得然转过头i。

店这才回过神i。讪笑说道,“我的意思是,先分开王、韩袭两位将军,且听大帅定夺!”

“理当如此!”王晖点点头,拔剑上前,眼角却瞥见身后刀光闪过。心下一惊,急忙侧身,然而就算如此,肩膀上仍被砍了一剑。

“李店,你做什么!”望着手握宝剑、目光冷寒的李店,王晖捂着右臂怒声吼道。

“抱歉了!”只见李店眼神闪过一丝歉意,终究挥出了手中的宝剑,口中喊道,“王晖意图叛乱,弟兄们,杀!”

晖心下大怒,一咬牙,怒声吼道,“给我杀了这些该死的!娘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自是不明白,他麾下左营黄巾将士也不明白,即便是李店麾下右营黄巾将士也同样不明白,但是,因为是将军的命令,他们唯有照办!

眼下,已不是中军与前军的冲突了,已经波及了整个白波黄巾军营”

“韩袭,你个狗娘养的,给我出i,今日我定要杀你祭旗!”愤怒中的王当,已经不管一切了,他眼中,只有韩袭!

“将军”忽然有一人一把拉住王当,大声喊道,“此等小人,何须将军动手,末将去便去!”

当转头一望,见是自己麾下稗将,含怒点头说道。且助我一臂之力!,小

军!”那稗将口中应了一声,然而手中的利剑,却是反而刺向了王当,”

刃透体而过。

“你感受着长剑在体内穿过的痛感,王当愕然望着那名稗将。

“抱歉,将军!”

“做得好!”远处传i了韩袭的大笑声,“王当意图叛乱,杀了这小人!”

真该死!

砰!

王当的躯体重重砸在地上,然而他的眼睛,仍望着一个方向,那里,是张白骑的帅帐。

小”,

或许有人要问,为何张白骑不早早除去弗袭,以至于酿成如此大过”

事实上,并非张白骑不想除去,而是一旦下手,后果极为严重!

韩袭是韩忠从弟,其兄久随张白骑,为他出神入死,立下赫赫战功,在白波黄巾之中多有声望。

即便是韩袭本人。也立下过诸多战功,就算是张白骑,也不能无故妄杀有功之士,除非,

除非张白骑身死!

因为他自信能够震慑住韩袭!

不光是韩袭,还有白波黄巾军中无数骁将!

但是,就是因为张白骑威风太甚,麾下将领心中太过畏惧,才引了此次祸事,,

那么,韩袭畏惧张白骑么?

畏惧!极为畏惧!畏惧到韩袭打着“保护大帅小的名义,控制了中营、并非派重兵将张白骑帅帐围的水泄不通之后,仍不敢入内,

军?。副将张邸迟疑地望着立在帅帐之前韩袭。

见韩袭深深吸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撩起了帐幕,鼓起勇气朝着那安然坐在榻边的男子喊道。“张白骑!”

着涌入帐内的诸多人马,坐在榻边的张白骑淡淡笑道,“什么时候,你有胆子在直呼我名了?”说着,他柱着宝剑缓缓起身,引得一干韩袭心腹惊呼着暴退。

“哈哈哈”望着帐口惊的人。张白骑眼神中带着怜悯,语气中带着自嘲。馏愕讥凹,“乌合之众!”

“莫要怕他!”满头冷汗的韩袭强自定下神i,冲着身后心腹喊道,“他不过是一人,又命不久矣,我等诸多人,有何畏惧?”

“有何畏惧?”张白骑冷笑一声,忽而大喝道,“除韩袭外。其余人给我出去!”

一声大喝,只有一声大喝,方才还围在帐口的众人纷纷暴退,只剩下韩袭、护卫李敢,与副将张那三人,这是何等积威?

着张白骑眼中的冷光,张那望了望身旁的韩袭,悄悄退出了帐外。

冷笑着望了眼韩袭,张白骑瞥见了他身旁的护卫李敢,皱眉喝道,“滚出去!”

那护卫李敢是韩袭从底层提拔上i的,自是不曾见过张白骑本事,闻言怒声喝道,“张白骑你莫要倡狂!”说着,他提起手中一物,含怒骂道,“你麾下心腹已被我等所杀,你还能怎样?”

张白骑定眼一望,见是王当级,顿时面色铁青,咬牙说道,等好本事!”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怒声说道,“给我将此獠碎尸万段!”

“你以为会有人”那护卫李敢带着嘲讽的口气才说了半句,却猛然脖颈旁一股巨力传i,朦胧之间,仿佛有一巨大身影,正伸手死死捏着自己脖颈,捏得自己喘不过气i。

“黄黄巾力士!”韩袭额头滴下一滴汗珠,连大气都不敢喘,他想转身便跑,但是脚却不听使唤,连连打颤。

“将军,将军救我……啊!”

肉之躯被活生生撕裂,鲜血四溅,其中一块血肉更是直直贴在韩袭脸庞。叫他浑身一颤,用余光瞥了一眼,却现方才还活生生的心腹护卫,眼下已成了一滩血肉。

“咕,”

“知道么?”仿佛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张白骑摇摇头,再复坐在榻旁,望着韩袭说道,“本i,你根本进不i此帐,能进i的,只有你的级!”

着带着浓烈杀意的话语,韩袭强笑说道,“那敢问敢问大帅,为何末将进i了呢?”

笑一声,张白骑闭眼长叹一声,摇头说道,“因为我累了!”

袭显然不能理解,见张白骑好似不欲杀自己,鼓起勇气抬头望着那个男人。

只见那个以往倍加伟岸的身躯,眼下却充满了萧索。

“韩袭!”

将在!”

“你坏我大事,我本该杀你!”

那大帅为何不杀末将?”

“我说了,我累了我选择了你等,但是你等,却不曾选择我!”

“哈哈哈”自嘲一笑小张白骑缓缓起身,望着韩袭似笑非笑说道。“没有我张白骑,你等皆是死!唯有死而已!即便我此刻不杀你,你终究难逃一死!”望着那眼下仍充满霸气的男人,韩袭不敢答话,只能眼睁睁望着那人男人自言自语。

“好不容易抓到的机会帏好不容易能趁着曹军元气大损之际,夺取充、豫两州”韩袭!皆被你所毁!”

听到这里,韩袭猛感觉心中一惊,也不知怎么,跪下说道,帅饶命!”

“大帅?呵呵,起i吧,我不杀你,但是你终究难逃一死”愚蠢!我此刻一死,与江哲的约定自然消去,日后你等好自为之吧!出去!”

帅!”听着那愈平淡的话语,韩袭却越加心悸,贼战兢挂起身退了出去。

出去之前。他匆匆一扫帐内,只见朦胧之见,帐内至少立着四、五名黄巾力士……

“将军!”外面的将士望见韩袭出i,连忙涌了上i,副将张那更是上下打量着自家将军,唯恐哪里少了一块。

“将士。不碍事吧?”

韩袭余惊未退,摇摇头小继而转身望着帅帐,眼神很是复杂。脑海中回想着张白骑那句话。

“没有我张白骑,你等皆是死”

没有张白骑,,

若是没有他张白骑,

动动嘴,韩袭猛然想起了一些平日里不曾想到的事,额头渗出冷汗越i越多。

“将军?”

事!”

,,小”,

“师尊,恕白骑不孝,白骑真的累了。或许江哲说得对,黄巾气运已尽,并非白骑一人可以妄假删改”白骑,真的累了,”

缓缓说着这句,张白骑的面容,好似又苍老了几分,他抚摸着榻边的扶手,眼神充满了遗憾,但是没有几许留恋。

嘲一笑,张白骑一手柱着宝剑,一手搭着榻边扶手,望着一个方向,喃喃说道,“江哲,你赢了,赢在气运上运气!运气而已呵呵,”

导此同时,帐外!

副将张邸望望满头大汗的韩袭,又望望身后帅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忽然,他心下一动,抬起头。望见添黑的夜空之中,唯见一颗星辰,时隐时显,紧接着,徐徐出阵阵荧光。

“将军!”

袭抬起头i,却望见一星星大如斗,自东向西,急坠落。而同时的,身后的帅帐一声,猛然燃起熊熊大火,将附近一干黄巾士卒惊得连连后退。

帅?!”

“大帅!”

大帅?”望着那熊熊烈火,韩袭张张嘴,却又说不出任何话i,此刻的他,早已是六神无主,显然,他也想到了一些事,一些很重耍的事。

没有了张白骑的白波黄巾,那还是白波黄巾么?还能抵挡住天下诸侯么?

韩袭不知道!

正如他所说的,事已至此,别无他法!

“大帅?眼下我等,”

兵回洛阳!”

“回洛阳?不攻汜水关了?”

个屁!””是”

与此同时,陈丘被虎豹骑伏击于汜水关后山道;马奉命强袭记水关。久攻不下;

而早在数日之前,白波黄巾治下汉中爆叛乱,郭太听闻此报,急忙调兵围剿。数日不下;

冬春交接,凉州、司隶粮食不足,祸事频繁,北方蛮族更是聚兵欲南下抢粮。

或许张白骑真的累了

呵呵,这不过是一个笑话,但是对这个时代的人而言,它却并非如此。尤其是在深夜子时,这代表着一种不祥的预兆。

比如韩袭!

不知怎么,自依附自己的大将陈丘领军出以后,韩袭时常感觉心神不宁,尤其是在建安五年一月十六日子时,他的左眼猛跳不止”

凶!

军?”相信在韩袭身旁的心腹护卫也看到了自家将军的异样。

“无事!”坐在帐中的韩袭哼了一哼,缓缓伸出右手抚了抚自己狂跳着的左眼,面露狐疑之色。

“眼下”,什么时辰?”

“子时了,将军!”心腹护卫如是说道。

“子时一面摸着不停跳动着的左眼,韩袭猛然感觉心中一阵悸动,同时,背后不知毒么,隐隐有些凉。

究竟是怎么回事?

阅读三国之宅行天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