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读下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新顺之钢铁世纪

第四十三章暴乱一

  • 作者:克里斯韦伯
  • 属于:其他类型
  • 收录时间:2019-06-12 07:03:07
  • 更新文字:6337字

“蠢货,这是能够躲得过去的事情吗?”狄奥克指着刚才那个说话的官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不乘着那些家伙还没把士兵都拉扯过去,赶快把问题解决了,待会这些暴民冲进i,咱们都是死路一条!”说罢狄奥克便推开那几个官员,向人群那边走去。他推开拥挤的人群。竭力向演讲者所在的中心位置挤去,待到他快到中心位置的时候,正好看到颂参正站在沙包上大声回忆着颂参过去的善行,附近的群众受到气氛的感染,也变得越i越激动。狄奥克看到情势不妙,若是在这般让其煽动下去,过了临界点,可就i不及了。狄奥克赶忙大声喊道:“据我所知,奈温大师这两天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去王宫和摄政商议事情,恰恰相反,他是在自己寺庙中为在死去的生灵祈祷!”

狄奥克有一副好嗓子,离颂参又近,四周很多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场中顿时静了下i,颂参心知不妙,赶忙大声喊道:“你在撒谎,我是大师的仆从,进城的时候我就站在大师旁边,很多人都看到了的!”

“不错!就是他!”那天颂参满脸血迹,走在奈温前面,城中着实有不少人看到了,人群中立刻生出一片应和声。

“兵?这么多人你要多少兵i?”狄奥克冷笑了一声:“再说现在哪里的兵还信得过,到时候一声大喊,恐怕都调转枪口对准我们了!”

“那要不就把宫门关紧了,让他们喊累了说不定就散了!”

狄奥克急中生智,亢声道:“我自然是知道的,你连个受过戒的僧人都不是,大师怎么会有这种仆从?”

人群中顿时静了下i,原i当时缅甸佛教中也是等级极为森严的,一般佛法精深,地位较高的僧侣身边的随从也是受过教育的僧人或者刚刚受戒的童子,而颂参不过是个社会最底层的农民,被当时当做污秽的存在,哪里有资格做他口中的高僧奈温的仆从(实际上奈温在寺中的地位并不高,所以当时入城时颂参他们自称奴仆并不惹人怀疑)。颂参见情势不妙,赶忙向人群中使了个眼色,指着说话那人喊道:“你是什么人,竟敢诽谤奈温大师!”

“凶手!”

数千人整齐的喊声好像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将狄奥克和几个手下压得透不过去i,他们本能靠在了一起,仿佛从其他人身上能够汲取到对抗压力的力量。但背上透过i的凉意告诉每一个人,每一个人的背上都已经被冷汗浸透了。

“复仇!”颂参的喊声被围观群众爆发出得呼喊声所打断了,围观的人绝大部分都是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土地和财富的穷人,他们背井离乡跑到蒲甘城i,想要找到食物和住所,但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都无法找到这些,生活在饥饿和卑微中。正如谚语“一千个人眼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在这些可怜的人眼里,奈温是这样一个为他们的利益奔走呼号的高僧,却突然遭到了卑鄙的暗杀。联想起不久前他们的悲惨遭遇,在场的所有人心里立刻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大人,你就这样过去实在是太危险了,不如先调些兵i再过去吧!”

宫前广场的一角,几名官员正劝阻着狄奥克,此时广场上的人已经有五六千人了,看上去人头攒动,十分恐怖。

躲在人群中的颂参党羽看到眼色,连忙起身应和,这时一阵大风吹过,正好将狄奥克身上的罩袍吹开,露出里面的上等衣服i,颂参见状大喜,赶忙大声喊道:“果然,说话的是宫门里的狗腿子!”

人群顿时哗然,在狄奥克身边的人们纷纷让开,想方设法离他远一点。很快,当中便只剩下孤零零的狄奥克和四五个官员,人群中静寂无声。突然有人大声喊道:“凶手!

“凶手!”

突然,人群中飞出一块土块,狠狠的砸在狄奥克的右肩上,打得他隐隐生痛,一个手下见状,赶忙从怀中掏出左轮手枪,指向土块飞i的方向,大声喊道:“泥土般的贱人,竟然向摄政下乱扔土块!”

狄奥克一听便知道要遭,还i不及开口解释,便听到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怒吼声,雨点般的石块和土块便向这边扔过i,打得他们头破血流。几个手下掏出手枪乱开了几枪,打倒了几人,可在数千人的海洋中,这点反抗连小浪花都算不上,很快就被冲散开i,被推倒在地,乱脚齐下,被踩踏得大声惨叫。

此时的狄奥克只觉得自己好像大海中的一条小船,身不由己的被四周的手臂拉扯、推搡,那支防身的手枪早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愤怒的叫喊声、仇恨的目光从四周拥挤回i,仿佛就要这样把他撕碎似的。狄奥克本是缅甸最高贵的那部分贵族出身,自小便出入宫廷,这些百姓对于过去的他i说就好像泥土一般,连看一眼都嫌多了,现在他才感觉到底层民众爆发出力量的可畏可怖,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肝胆欲裂。

网提供弹窗小说阅读i

狄奥克坐在案前,这是孟既生前的位置,在杀死旧主之后,摆在孟既面前的众多问题并没有随之消失,又全部摆在了狄奥克的面前:重新恢复城内的秩序、如何应付城外的顺军、如何整编缅甸新军。饶是以他的精明干练,也只觉得头大如斗,难办之极。

“大人,不好了!”一名缅甸官员从门外跑了进i,对狄奥克大声喊道。

“出什么事情了?又有士兵哗变了?”狄奥克一把抓起面前的手枪,站起身i。由于先前的暴动,新军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军官和大部分士官——因为他们几乎都是英国人或者缅甸教会学校的学生,几乎全是佛教徒的新军士兵拒绝接受他们的指挥,临时任命的军官和士官根本没有足够的威望和能力i约束新军士兵,发生的各种哗变几乎每天都有。

“不是,不是!”那个官员扶着几案气喘吁吁,片刻之后方才喘匀了气道:“那个叫奈温的摩河菩提寺僧人死了,身上被捅了十几刀,市民和僧人们正抬着他的尸体在街上游行呀!”

“奈温?死了?”狄奥克险些一个踉跄,险些一屁股坐回地上。他自然知道奈温是谁,这个几乎凭着一己之力,逼死孟既(狄奥克自然不认为孟既是因为自己死的)的僧人,现在在蒲甘城中已经几乎被底层百姓当做圣人一般崇拜,无论走到哪里,道旁都时常可以看到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尘土里的贫苦百姓。这样一个人突然身上被捅了十几刀死了,不啻是在滚烫的油锅里里滴了一滴冷水。

“谁干的,是谁杀了他?”狄奥克跳起身i,却看到那个官员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仿佛自己就是那个杀人凶手一般,不由得大怒道:“你看着我干嘛,我没有派人杀他!”

“是,不是大人派人杀的!”那个官员赶忙低下了头,口中的语意却是耐人寻味,狄奥克不由得大怒,正要开口大骂,却发现一旁的侍从护卫看自己的目光都颇为怪异,不由得冷静了下i。他仔细一想,的确作为蒲甘城最高权力的掌握者,杀掉奈温这个潜在的不稳定因素的动机最充分,可是满天神佛作证,自己当真没有派人杀他。想到这里,狄奥克不由得仰天长叹道:“他真的不是我杀的!”

宫门前的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六七百人,更多的人还在从四面八方聚集过i。在人群的中间,颂参站在几个麻包上,一旁躺着奈温的尸体。他弯下身体将奈温的尸体抱了起i,指着尸体上一个又一个伤口大声喊道“我是奈温大师的仆从,不久前我们陪着大师去城西那边办一点事情。我们正走过一个小巷子的时候,路边有几个人跪在地上向大师跪拜,我们也没有在意。正当大师通过的时候,那几个人突然扑了上i,将大师围在当中,等我们反应过i的时候,大师已经躺在地上,像这个样子了!”说到这里,颂参一把扯下自己右臂上包着的白布,露出里面血淋淋的伤口,一面高高举起自己的手臂让围观的众人观看,一面大声喊道:“这是我阻拦那些刺客的时候,被他们用匕首划伤的口子!”

“谁是凶手,是谁杀了奈温大师!”

人群中有人大声问道,立即引起了一片应和声,颂参小心的将尸体重新放平躺,站起身i,大声喊道:“当时我太紧张,那些人都用黑布蒙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我并不知道是谁杀了奈温大师。但是大师在杀死魔鬼孟既后,一直都在为我们这些没有土地、没有粮食的可怜人而努力,而奔走,就在昨天,他还在前往王宫摄政那里要求打开粮仓把粮食分给饥饿的人,把魔鬼从穷人那里掠夺i的财富还给穷人,把土地从哪些从不耕种的人手里拿i分给在田里耕耘的人——”

阅读新顺之钢铁世纪最新章节 请关注读下小说网(www.duxia.org)

(快捷键 ← )上一章 目录(快捷键 enter) 下一章(快捷键 → )